第97章 赵秦修

小说: 朱颜泪之弃妃莫如深祁途 作者: 坚果姑娘 更新时间:2020-02-15 17:45:41 字数:2155 阅读进度:97/101

一行人慢慢驶进石楠镇,赵适骑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看着镇子里的情形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往日繁华的街上除了药房,不见一家店子还开着门,就连最常见的小商小贩也没有。

并不是说街上没有人,相反,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都是抱着病人绝望啜泣的镇民,一家名为“济世堂”的药房门口排满了长队。

祁途掀开车帘,打量了一圈,问道:“赵适,当地知府是谁?”

一般来说,地方发生这么严重的瘟疫,肯定要第一时间上报中央,但是祁途就在不远处的云燕,至今为止,都没听到一点风声,要不是恰好在路上遇到了从石楠镇逃出去的百姓,他们一进城看到这幅场面,肯定会无比惊讶,更别说远在千里外的君傲了。

“回侯爷,是赵丞相的堂弟,赵秦修。”赵适顿了顿,又说:“我们此次计划的也是在赵秦修府上留宿。”

“赵秦修?好大的胆子,这么大的瘟疫不上报,还想瞒着。”

一旁的莫如深听到赵丞相愣了一下,那不是娴妃的父亲赵庭?

当年娴妃在宫中伙同沈轻柔想要陷害她,硬生生把自己刚怀上的孩子流掉,现在她跟着容景学了医后,基本可以判断,娴妃当时流了那么多血,想再要怀上孩子,是不太可能了的。

莫如深想到这里不禁想笑,恐怕娴妃当时也没想到,她自那以后是不能再有孕的,而后宫的女人,如果没有孩子,不说绝对,十有八九的下场凄凉。

更何况据她了解,皇兄对于娴妃本就不是特别喜欢,“宠”娴妃一多半都是出于娴妃的父亲,也就是赵丞相,只可惜,娴妃却是看不太清。

莫如深自嘲,别说娴妃,前几年的她,还不是看不清,情情爱爱这个东西,陷进去的人,都跟被蒙了心似的。

现在想起,简直觉得当年的自己跟个傻子似的,估计别人眼里的她,比她眼里的娴妃,更要可笑。

现在娴妃是否仍受宠她不知,但是以后

再看这石楠知府,居然敢把瘟疫这么严重的事情压下来,要是引发民怨,赵丞相肯定会受到不小的牵连。

现在自己跟祁途来了这石楠,不管祁途如何做,自己后面回到京都肯定会如实告知皇兄。

皇兄对赵丞相在朝廷乃至地方四处安插自己亲信不满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赵丞相为官这么多年,在朝廷的根基可谓牢固。

这次的赵秦修,简直是个好的不能再好的突破口。

祁途吩咐赵适,“不去赵秦修府上了,找个客栈住下来,也别告诉赵秦修我过来了。”

“是,侯爷。”

在前往客栈的途中,莫如深看着沿街的情形,越看越惊心,怪不得有人会离开自己祖祖辈辈生活的家乡,石楠的情况实在太严重了。

莫如深在马车上观察了一下躺在街上的病人,想了想,叮嘱道:“祁途,你有面巾吗,把口鼻都捂住,以防感染。”

祁途点点头,从手旁的暗格了拿出几张帕子,递给莫如深一张,见莫如深遮好后再将自己口鼻遮住。

莫如深接着又对赵适说:“赵适,你要所有的人都用东西将口鼻捂住,不要与当地百姓接触,尽量隔远一点。”

赵适知道莫如深在失踪后学了医术,闻言点点头照做,并吩咐了下去。

可能是因为瘟疫的原因,许多客栈都没开门,赵适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家仍开门营业的。

赵适翻身下马,在马车外向祁途行了一个礼,“侯爷,属下先去打探一番,您和夫人现在马车上等候片刻。”

祁途淡淡“嗯”了一声。

随即又看向莫如深,那双向来清冷的眸子里有一丝愧疚,“如深,今天可能要委屈你又跟我一起住这简陋的客栈了,本来你在云燕好好的,要不是我你也不会碰到瘟疫,不会住这么简陋的地方。”

莫如深嘴角微微上扬,摇了摇头,“不委屈啊,本来就是我自己要跟你一起回京都的,更何况,也是我自己要来石楠镇的。”

莫如深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刚被容景救起的时候,什么苦没有吃过,容景为了救治好她,可谓抽筋剥皮,各种凶猛药物用在她身上,她都忍一一了下来,住稍许简陋的客栈,对她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

片刻,她又问:“你派人把消息传给皇兄了吗?”

祁途:“还没有,现在情况到底如何尚未明朗,等赵适去打探一番后再定”

话音刚落,赵适就过来了。

“侯爷,属下去查看了,并没什么问题,而且客栈正好没有人,属下已经将客栈包了下来。”

祁途点点头,现行下了马车,再伸出手,将莫如深扶了下来。

阿丽、子青子矜呀刚好下了马车,见到莫如深,几个小姑娘一窝蜂的跑过,叽叽喳喳的,“莫姐姐莫姐姐,可算见到你了。”

子青子矜也连点头,“是啊忆姐姐,坐马车坐的我们屁股硌疼了。”

子青子矜在治病这方面都有点天赋,原来在药王谷又每天耳濡目染,一下马车,就察觉不对劲。

子青正色道:“莫姐姐,这里是不是发生了疫疾?”

阿丽惊呼:“疫疾?”阿丽一直在宜春楼,只听过花柳病这类会传染人的病,此刻听到子青的话,吓了一跳。

子矜点点头,神色很是凝重,“忆姐姐,这边死了这么多人,可见传染性、危害性之大,莫姐姐你身体不好,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莫如深听着三个小姑娘你一眼我一语的,原本有些沉重的心情都渐渐好了起来,“是发生了瘟疫,你们刚才在路上没有听到吗?”

阿丽有些脸红,小声道:“我们三个人一上车就睡着了,刚刚才醒过来。”

莫如深:“刚才我们在途中停过一次,那么大动静你们都没感觉?”

三个人更不好意思了,低着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就是不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