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真相

小说: 朱颜泪之弃妃莫如深祁途 作者: 坚果姑娘 更新时间:2020-02-15 17:45:21 字数:2337 阅读进度:85/101

男人浑身一僵,就连手都不知道该放在何处了。

“如……”

莫如深双手缠在祁途的脖子上,像一只小兽一般生涩又鲁莽的咬着他的唇,抒发着身体里面最原始的渴望。

祁途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脸色已经涨的通红。

“如深……”他声音嘶哑,带着丝丝能够察觉的欲念,“你知道你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吗?”

莫如深现在脑子一片混沌,她压根无法思考。

耳边男人声音嗡嗡的响着,好像很近又好像很远。

但她知道,这是祁途的声音。

她不知道这一刻到底是现实还是在梦境之中,她只知道她现在需要他,迫切的需要。

她的体内就像是有一团火,在疯狂的燃烧着,仿佛要将她烧成灰烬。

“祁途。”

听到自己的名字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祁途忽然抱着他从浴桶之中飞身而出,他长臂一挥,宽大的浴巾便包住了怀中的女人。

下一秒,两个人双双倒在了床上。

他覆在她的身上,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我是祁途,跟了我,你不会后悔吗?”

莫如深睁开一双染着血丝的眼睛,媚眼如丝的看着祁途,轻声说道:“不会……”

“好。”

一阵风过,床旁边的纱幔飘然落下。

烛火轻轻晃动了一下,熄灭,一缕青烟消散在了夜幕之中。

男人和女人的衣裳从床幔之中扔出,散落一地。

房间里的动静一直维持到第二天清晨,天光乍亮。

一夜未睡的祁途却没有丝毫累意,他抱着怀中的女人,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莫如深白皙的肌肤上透着一抹粉色的红晕,她睫毛轻轻颤动一下,悠悠的醒了过来。

昨天晚上她做了个梦。

梦见与祁途行了夫妻之实,梦中的感觉无比真实,真实到她几乎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每一次呼吸,每一次触碰。

也能清楚的感觉到疼痛和疼痛过后难以言喻的欢愉。

莫如深睁开眼睛,看见眼前男人的脸,还有一种恍如在梦中的感觉。

“祁途?”

她声音嘶哑,透着一股疲惫。

“是我。”

“我还在做梦吗?”

祁途弯了弯唇,在她唇瓣上轻咬了一下,“你觉得这是梦吗?”

轻微的疼痛让莫如深瞬间清醒过来,她感觉到了丝绸锦缎之下,两个人光着的身子,脸蹭的一下烧了起来。

“我……我和你……我们……”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莫如深拼命的回忆着昨天晚上的事情,可是脑子就像是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棒一样,只能想起断断续续的画面。

昨天她不是还在宜春楼的吗?

她记得自己好像被红姨用药给迷晕了,然后有一个男人……

最后莫如深的画面停留在了祁途抱着她走下楼梯时的那一幕,她这才猛然惊醒,“昨天你救了我?”

“那我……我做的梦不是梦?”

祁途宠溺的看着怀中一脸震惊的女人,“你做了什么梦?”

“我梦见我和你……”莫如深的声音戛然而止,想到梦中的那些情景,她的脸烧的更厉害了,如果那不是梦的话,她和他岂不是真的……

莫如深像是着了火一样快速的坐起来,可她刚刚一动,浑身就像是被人猛揍了一顿一样,疼的呲牙咧嘴,无法忍受。

“疼。”

“傻瓜,别动。你好好躺着休息,第一次都是这样的。”

莫如深脸红的更加彻底,她一拳砸在祁途的胸口上,“祁途,你趁人之危!”

“嘶……”

祁途脸色骤然一变,神情变得无比痛苦。

莫如深立马紧张的问道:“你没事吧?怎么了?是我砸疼你了吗?”

她知道祁途的胸口有伤,所以生怕是自己砸到了他的伤口导致他不舒服,“是不是碰到你伤口了?让我看看。”

祁途忽然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

“笨蛋,骗你的。”

“祁途,你——”

祁途深情的看着莫如深的眼睛,“你还是在乎我的对吗?”

“谁在乎你了,你最好是解释一下,我们……我们两个这是怎么回事?”

“昨天你中了药物,为了救你不得已而为之,如果你不开心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发泄一次。”

说着,他平躺在床上,一幅任你宰割的模样。

莫如深无言以对,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祁途竟然还是个泼皮无赖。

“你好好休息,我还有事情要办,等办完了再来陪你。乖。”

“等一下。”

“怎么了?”

“宜春楼有个叫阿丽的姑娘,你能不能让她来找我。”

“好。安心睡觉吧。”

祁途离开之后,莫如深躺在床上脑子里依旧是懵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人之间突然就这样了。

想着想着,睡意袭来,她闭上眼睛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

“侯爷,宜春楼的红姨要见你。”

祁途出门之后,脸上浮起一层戾气,与方才在莫如深面前的那个男人截然不同,此时的他身上充满着杀伐决断的冰冷气质。

“直接处死。”

“侯爷,她说关于莫姑娘的事情是有人陷害她们的,莫姑娘并不是她们绑回去的。”

祁途脸色微变,“去地牢。”

“是。”

地牢里面昏暗阴冷,祁途一进去就听见了红姨的声音。

“冤枉啊侯爷,我们宜春楼是无辜的,求求侯爷给我们一个公道。冤枉啊……”

地牢的门打开,红姨扑通一声跪在了祁途的面前。

“侯爷,我们真的是冤枉的,我把这个事情思前想后的想了好几遍,这绝对是一个阴谋。我们宜春楼是开门做生意的,挣的那都是干净钱。

我红姨从来不做强人所难的事情,咱们楼里的姑娘也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她们若是不愿意做这些事情我也不会强迫的。”

祁途眸色一冷,“说重点。”

“是是是,我说我说。这莫姑娘当时是有人将她打晕了喂了蒙汗药绑到咱们宜春楼里来的。他不仅没有要钱,还给了一锭金子给我,让我找几个男人好好的……好好的伺候伺候她。

我当时见这姑娘长得好看,财迷心窍,就想着卖个好价钱……我也没想到这姑娘是侯爷的人,我要是知道就算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侯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