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寻死

小说: 朱颜泪之弃妃莫如深祁途 作者: 坚果姑娘 更新时间:2020-02-15 17:45:15 字数:2248 阅读进度:82/101

在浮华欢场侵淫多年的人,自然通透聪明,静姐几乎转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能让整个云燕都调动兵力寻人的,恐怕就是眼前这个贵人了吧。

如果宜春楼里的那位神秘女子真的就是侯爷要寻的人,那红姨她们可就彻底玩完了。

“侯爷。”

静姐直接挡住了祁途的去路。

“放肆,谁给你的胆子挡侯爷的路的?”

静姐低着头,不卑不亢的说道:“小女子也不想这样,但为了救人不得不冒犯侯爷,请侯爷明察。”

旁边的人正要去挡,祁途抬了抬手,“但说无妨。”

“侯爷,宜春楼这两天绑了一位姑娘来,我楼里的姑娘昨日还听见了有人呼救和哭喊的声音。恐怕……”

祁途眉心一蹙,看了一眼旁边陪同的官员,官员立马说道:“王大人已经派人查过宜春楼了,并没有什么发现。这姑娘所说的应该只是个误会。”

静姐微微一笑,“是的,方才我也看见王大人了,他们进去喝了一盏茶就出来了。”

祁途一张脸彻底的沉了下来。

“你们都怎么办事的?来人,将首府大人马上请过来,另外差人封了宜春楼,本侯要亲自督查!”

“是。”

……

宜春楼。

房里,灯光幽暗,角落里的香薰炉里飘着袅袅的青烟,那烟雾里含着欢情的药物,熏的床上的莫如深越发软的好似一滩水。

完全动弹不了。

男人猴急的扑到床边,伸手撕开了莫如深胸口的衣服。

刺啦一声,衣服被撕裂,大片大片瓷白的肌肤,白色里衣里面穿着的鲜红色的肚兜越发刺激的男人情难自禁。

莫如深皮肤很白,细腻透亮,在幽暗的灯光下,就像是一块上好的活玉,流转着光华。

看的男人眼睛都直了。

他流连欢场这么多年,当真没见过哪个女人有这么好的皮肤。

这样的身子,别说摸了,就连瞧一眼都让人血脉喷张。

当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

想要今天晚上这样的尤物就将是自己的,男人越发急不可待,他贪婪的伸手探向莫如深。

莫如深摇头,“别过来。”

“美人儿,你乖乖听话,你若是把本公子伺候舒服了,本公子以后保证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莫如深意识越来越模糊,她使劲的掐着自己的手心,想要保持理智。

可是药物的作用越来越强,哪怕她再怎么用力,也于事无补。

这样下去,她今天恐怕真的难逃一劫。

莫如深眸光一凝,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舌头,刹那间一股猩红的血腥气息在口腔里面蔓延开来,她终于清醒了些。

男人见她唇瓣上点点猩红,越发刺激了他的神经。

“想死?那也得伺候完老子再死。”

说完,他直接解开上衣压在了莫如深的身上,莫如深伸手抱住他的脖颈,男人心下一喜,笑着说道:“这就对了嘛。”

谁知,话还没说完,他脸色猛然一变。

一阵刺痛从他脖子间传开,“你这个臭表子竟然敢咬老子!”

男人想扯开她的头,可是莫如深两只胳膊就像是长了刺的藤蔓一样,死死的缠在他的脖子上,没有松口。

男人疼的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的暴了起来,一只手扯住莫如深的头发使劲的往后拉。

“松开!”

莫如深被拉的头皮发麻,疼痛像刀子割肉般密密麻麻的袭来。

可她依旧没有松。

她从小性子就倔,看上去温良乖巧,可真的发起狠来却比小兽还要凶猛。

这男人想占她的便宜,除非她死!

“你这个臭娘们,老子打死你。”男人捏紧拳头,一拳砸在了莫如深的身上,莫如深闷哼一声,额头上浮起了一层细汗。

可她还是没有松口。

“臭表子!”

连接几拳,打的莫如深几乎晕厥过去,但她还是撑着最后一点的理智,拼了全身的力量与他抗争。

爹说过。

他们莫家的女儿,绝不认输。

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认输。

他们莫家的女儿,可以死,但绝不能这么屈辱的死!

莫如深用尽最后一口力气,拼命的撕扯,将男人脖子上的一块肉给扯了下来,她满脸鲜血,笑着看着身上的男人。

那笑容竟然让男人看的忘了疼,只觉得脊背上一阵冰凉。

莫如深哑着嗓子开口,“莫家女儿也是你能碰的,滚。”

温热的血从男人脖子上流下来,他伸手摸了一下,看见满手鲜血这才感觉到了疼。

“贱人,我管你是谁家女儿,你今天惹了老子,你就得死。”

男人愤怒起身,将莫如深扯了起来,然后抓着她的头发将她往墙上撞。

在这里,命如草芥。

只要这些客人开心,他们便可以随意伤害这些女人。

鲜血顺着莫如深的额头流下来,划过她的脸颊,没入她的唇齿之间,她再也没有了一丝挣扎的力气。

如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摆布。

男人见她不再挣扎,冷哼一声,将她再次甩在床上。

撕开莫如深身上的里衣,欺身而上。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一声巨响,有人踹开了门,刚刚撕开莫如深衣服的男人极其败坏的转头,骂道:“他娘的,谁……”

话还没说完,一只有力的大掌将他整个人拎了起来,甩了出去。

“啊!”

男人摔在地上,疼的破口大骂。

祁途目光落在床上的女人身上,心疼的连手指都在轻轻颤抖。“把这个男人带下去,等候发落。”

说完,他轻轻的拉过被子将莫如深暴露在空气中的身子盖住了,“如深,对不起,我来晚了。”

让你受苦了。

他将满身是血,几乎奄奄一息的女人轻轻的抱起来,往外走去。

听到楼上动静的红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听说有人把他们楼给围了,然后一个男人便带着人冲到了雅曼的房间里。

红姨立马带着一群打手冲了上来,拦在了楼梯口,叉着腰,恶狠狠的说道:“把雅曼姑娘放下,不然老娘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