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阴谋再起

小说: 朱颜泪之弃妃莫如深祁途 作者: 坚果姑娘 更新时间:2020-02-15 17:45:05 字数:2426 阅读进度:74/101

“唔——”

莫如深瞪大眸子,气急败坏的看着眼前男人骤然放大的五官。

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她双手用力的挣扎,捶打着男人的胸口。

祁途抓住她的胳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长驱直入,越发加深了这个吻。

莫如深到底是个女人,就算力气再大,也没法跟一个长期征战沙场的男人抗衡,她被他抵在门框上,无法动弹,只能被迫的接受他野蛮又粗鲁的亲吻。

他吻的又凶又急,就像是被困已久的兽,迫切的宣泄着心中的所有情绪。

莫如深无力的靠在门框上,感受着他滚烫的体温,心里的一座冰山也被这炙热渐渐融化,可是只要他一想到他也是这样对另一个女人的,她的心就难受的宛如刀割,再也无法淡然。

“莫如深,你知道为什么侯爷连这几天都等不了吗?你知不知道侯爷为什么会不惜背叛对你和你爹的誓言,这么着急的娶我入门?

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因为啊……我怀了侯爷的孩子。”

“我怀了他的孩子,所以,他才迫不及待的要迎我入府,要给我一个名分,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分。”

莫如深忽然睁开眼睛,眼底的所有情绪褪去,只剩下漠然的冰冷。

他和沈轻柔已经做过更加亲密的事情,也有了骨肉。

她这样算什么?

莫如深咬住祁途的舌尖,狠狠用力,淡淡的血腥气息在口腔之中蔓延,因为吃痛,祁途微微的顿了顿。

趁着这个时候,莫如深一把推开了祁途。

她发丝凌乱的垂在脸颊两侧,随着呼吸微微的起伏。一张白皙的脸上布满了浅浅的红晕。

“祁途,你疯了吗?”

祁途醉眼迷蒙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是的,我想你想疯了。如深,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疼你,宠你。

你想要的所有一切我都可以给你,不要再离开我,别再折磨我了好不好?”

……

一辆马车停在客栈门口,一个穿着浅色长裙的女人从上面下来。

守在门口的侍卫看见她,面面相觑,脸上的神色都变得有些微妙。

这位怎么忽然来了?

一个侍卫迎上去,“沈小姐。”

沈轻柔微微勾了勾唇,“你们辛苦了,侯爷在上面吧。”

“侯爷他……”

沈轻柔这些年一直住在侯府,向来也是以女主人的姿态自居,再加上沈轻柔的背后还有个娴妃撑腰,虽然侯爷对她的态度不冷不淡。

可他们做下人的也搞不清楚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自然也不敢怠慢沈轻柔。

“怎么了?”

沈轻柔见他们的表情不对,直接越过他们走进了店子里面。

“沈小姐,要不你在底下等等,属下先去禀告一声。”

“怎么,我想见侯爷还得你们答应是不是?我今天来可是奉了娴妃娘娘的旨意的,我看你们谁敢拦我。”

沈轻柔丢下这句话,径直上了二楼。

整个二楼只有一间房里亮着灯,她直接走了过去,到了门口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里面突然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沈轻柔的手指微微一顿,僵在了半空之中。

“祁途,你干什么,放我下来,疼啊……”

这个声音?

沈轻柔摇了摇头,脸上的血色刹那间褪尽,只剩一片苍白。

难道真的是莫如深?

可是一年前的那一天,她明明亲眼看见莫如深在自己眼前跳下悬崖的,那么高的悬崖,她不可能活命才对。

皇上和祁途找了那么久,他们明明也发现了她的尸身,怎么会……

不可能。

沈轻柔否定了这个想法。

一定是哪个臭不要脸的狐狸精在勾引祁途。

沈轻柔气的浑身发抖,她努力了那么久都没有得到祁途的一点点垂青,现在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狐狸精竟然就让祁途乐不思蜀,留在云燕不肯回京。

她一定要将这女人碎尸万段!

沈轻柔抬手准备推门的时候,祁途带着醉意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如深,我爱你,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你到底要我怎样才能原谅我?”

沈轻柔彻底的僵在了原地,果然是莫如深。

她还没死?

呵。

这个贱人命还真大,没想到从那么高的悬崖上跳下去,也没摔死她。

没死是吗?

行。

她杀得了她一次,也杀得了第二次!

沈轻柔眸底划过一抹冷意,手指紧了紧从门款上收了回来,然后转身离开了。

沈轻柔刚刚离开,莫如深就衣衫不整的从里面跑了出来,脸上还残留着一抹泪意。

房间里。

祁途躺在床上,神色痛苦,一双眸子猩红如血,耳边回响着莫如深方才说的话。

“想要我原谅你,除非你死!”

如深,你当真这么恨我吗?

莫如深回去之后将自己关在房里整整两天没有出来,饶是子青和子矜在外面怎么叫,她都没有回应。

子青她们放在门口的饭菜,她也没有动。

直到第三天,莫如深才从房间里出来。

子青和子矜在门口担忧的守着,也不敢贸然的进去,见莫如深出来,她们两个人立马拥上前去。

“忆姐姐,你没事吧?”

莫如深笑了笑,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没事,就是前天晚上出去受了点风寒,所以有点不舒服。今天已经大好了。

对了,玉佩的事情有紧张吗?”

子青摇了摇头,“这几天上门问诊的人挺多的,但没有人见过这个玉佩。”

“嗯。去店子里吧。”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们刚刚到店子里面,就来了好几个急诊,子青和子矜都被人叫出去出诊去了。

店子里面只剩下莫如深一人。

临近年关,天气渐渐寒凉,路上往来的行人也少了,莫如深在店子里面研究药材,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她抬头看向门外,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急匆匆的朝她跑来。

“大夫!”

莫如深放下手中的药材,走出门扶住了那位婆婆。

“婆婆,您慢些,怎么了?”

婆婆焦急的说道:“不是我,是我孙儿,我孙儿今天吃了东西之后忽然口吐白沫,腹泻不止,刚才还晕厥过去了。

大夫你赶紧随我去看看我那孙儿吧。他就是我的命,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也活不下去了。”

莫如深轻声安慰老人家,“婆婆,没事的,你等等,我拿了药箱现在就随你去。”

她转身去拿东西的时候,没有看见身后白发老人眼底一闪而过的冷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