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擦肩而过

小说: 朱颜泪之弃妃莫如深祁途 作者: 坚果姑娘 更新时间:2020-02-15 17:44:52 字数:2335 阅读进度:65/101

……

“那个轿子里面坐的就是平宜侯吧!”

“天呐,我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传说中的平宜侯诶。”。

“听说这次平宜侯又是打了胜仗归来的,若是咱们南楚没有他,现在也不会生活的这么平静,富足。他才是南楚真正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我听说平宜侯不仅打仗厉害,长的也是俊朗非凡,一表人才呢。你们说这么完美的男子,该是怎样才情的女子才能配得上啊。

“当然是莫家小姐莫如深了。你没听说过他们的故事吗?他们两个人男才女貌,青梅竹马,可真是一段佳话。只可惜,莫家小姐年纪轻轻的就没了。

要是她还活着,这一对可真是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了呢。”

“对啊,莫小姐挺幸福的,平宜侯对她这般宠爱有加,就算是年轻早逝,也不枉在这人世走一遭啊。”

莫如深站在人群中,听着这些议论声,只觉得讽刺。

“你们当真认为莫如深幸福吗?”

那两个说话的女人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莫如深,冷声道:“那当然,有这样的男子宠着护着,自然是幸福的。”

莫如深自嘲的勾了勾唇,“幸福?这两个字……对她来说是最最遥不可及的。”

说完,莫如深转身离开了这里。

那两个女人切了一声。

“莫名其妙!”

“懂什么啊,搞得跟自己就是莫如深一样。”

“就是,有病。”

子青站在人群里,双手合十,抵在自己的下巴上,目光灼灼的望着轿子的方向,十足的花痴样,“人人都说平宜侯打仗厉害,可我觉得他的那份神情才是最值得人钦佩的。莫小姐都离世这么久了,他在京都的日子还会日日去望京悬崖边看望她呢,而且,他还为莫小姐在悬崖边建了一座石碑,据说是专门用来祭奠她的。

忆姐姐,你说这样的男人……”

子青说着回过头来,“诶?忆姐姐,你去哪里啊。”

莫如深脚步匆忙,一秒钟都不想在这儿待下去,更不想听到那些有关他的任何只言片语。

“我去那边看看。”

“忆姐姐……”

就在莫如深转身的时候,祁途的轿子从她们旁边走过,风吹起帘幕,人群顿时响起一阵惊呼。

“侯爷!”

“是平宜侯。”

“没想到平宜侯竟然生的如此这般俊朗。”

听到惊呼的莫如深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只一下,她便快速的转过头来,低下头匆匆的往别处走去。

曾经一眼万年。

她害怕,看一眼,又会重复往日的故事,再次陷入深渊。

帘子在风中缓缓地落下。

忽然,祁途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偏过头来看了一眼。

目光越过人群,落在了一个背影身上,他眸色猛地一凝,坐直了身子。

“停下!”

外面的侍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快步走到祁途身边。

“侯爷,可是有什么吩咐?”

“马上停轿。”

“这……”外面人山人海,万一发生点什么意外,可如何是好?

轿子刚刚停下,祁途就掀开布帘大步走了出去,他看了一眼旁边的侍卫,沉声说道:“你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本侯还要事要办,随后再来与你们汇合。”

“是,侯爷。”

……

“忆姐姐,忆姐姐,你去哪里啊?”

子青追上了莫如深,看见她眼圈红红,忙问道:“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莫如深轻轻摇头,“我没事。只是刚才风沙太大,迷了眼睛。”

话音刚落,距离她们不远处的街边便传来了一阵骚动。

子青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忽然她惊声道:“是平宜侯下轿了!”

莫如深心口一紧,心脏突突的加快了跳动。

他怎么会忽然下来了。

莫不是刚才发现了她?

随即,莫如深自嘲的笑了笑,怎么可能呢。这一年来,他美人在怀,春风得意,恐怕早已经将自己忘得干干净净。

子青想去瞧热闹,刚转头,莫如深便急急的走开了。没一会儿的功夫,她就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再回头时,一个身穿墨色长袍的男子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子青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抬头正好对上面前那双深邃的眼睛。

“你……你是?”

“姑娘。刚才与你在一起的那个人呢?”

子青脑子一片空白,“你,你是说忆姐姐?她往那边去了,你认识忆姐姐吗?”

祁途抬头,目光落在了道路尽头的方向。

道路尽头拐角处的地方,有一抹白色的衣裙,随着风轻轻地飘了出来。那个衣角上绣着一朵小小的兰花。

那是如深以前最爱的花。

祁途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敲击了一下,他几乎是疯了一般的朝那个地方走去。满脑子都是莫如深的脸。

“如深!”

是你吗?

这一年来,他从未相信过她已经离去的事实,他也不信,她会舍得离开。

这一年,他征战四方。

其实也在寻她。

他相信,她一定在世间的某个角落里好好的活着。

所以,刚才惊鸿一瞥看见那个背影时,他才那样笃定,那个人就是她。

祁途抓住那人手臂往外一拉。

“如深。”

“你谁啊?你抓我手臂做什么?”白衣女子一脸莫名其妙的抽出自己的手。

祁途看着眼前这张完全陌生的脸,眼眸里的光一点,一点的暗淡下去。

“你不是……”

祁途忽然笑了笑,低头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掌心,嘴角的笑容莫名苦涩。

是啊。

怎么会是她呢。

这一年来,他这双手已经拉错过多少人。

不过就是一个相似的背影罢了。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街道的另一边,莫如深背靠在冰冷的墙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差一点,刚才差一点就被他发现了。

还好她跑的快。

莫如深理了理自己的心绪,正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她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这一下,她的神色猛地变了。

糟糕。

她头上的那根发簪好像不见了。

莫不是掉在了路上?

这根发簪是当年她母亲留给她的遗物,在这世间再也寻不出第二个,而祁途是见过这根发簪的。

若是被他看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