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祁途知道了真相

小说: 朱颜泪之弃妃莫如深祁途 作者: 坚果姑娘 更新时间:2020-02-15 17:44:43 字数:2306 阅读进度:59/101

沈轻柔嘴角的笑容还未展开,便僵在了脸上。

她愕然的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方才……方才发生了什么?

直到暗甲狂奔过来,沈轻柔才恍然惊醒。

她扑倒在悬崖边。

“侯爷!!!!”

“快。”沈轻柔爬起来,抓住暗甲的首领,疯了似的喊道:“快救侯爷,快,快啊!”

她好不容易击败了莫如深,她好不容易让这个女人从祁途的生命中彻底消失了,她以为自己胜了,却没想到……

没想到祁途竟然愿意为了莫如深放弃自己的一切。

不。

祁途不能死,她的荣华富贵,她的权势地位都依托在他的身上,他不能就这样死掉。

她费了那么多心思,费了那么多力气争取来的一切,怎么能就这样功亏一篑。

“救人,赶紧救人!”

……

皇宫。

“你说什么?如深她……跳崖了?”

秦安跪在龙榻下,“启禀皇上,是侯爷夜间来的消息,莫小姐确实跳崖了,侯爷也随莫小姐一起跳了下去。侯府派了暗甲下到悬崖底下搜寻,未寻见莫小姐。但在半山腰的一棵大树上发现了昏迷的侯爷。”

一脸苍白的君傲从撑起身子,旁边的丫鬟连忙上前扶住了他。

“皇上,保重龙体。”

“走开。”

君傲掀开过来扶他的丫鬟,下了地,“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深为什么去侯府,又什么会跳崖。这几日她服了药不是应该在家里好好休息吗?

朕不是让你好生照顾她的吗?啊?”

“皇上,是臣照看不力。莫小姐她……她并未服下药丸。”

君傲的脸色彻底变了。

“你说什么?”

“莫小姐服药之时,恰好侯府那边传来消息说侯爷遇刺病重,命悬一线,莫小姐想也未想并将那药让小厮送回侯府了。”

“祁途遇刺?这么大的事情为何朕不知道?”

“皇上,这个,臣便不知了。”

君傲并不傻,他的药刚刚送到莫府,结果祁途遇刺的消息就传到了莫府,这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可他给莫如深寻药的事情,也并无几人知道。

“来人,摆驾平宜侯府。另外,调集所有精锐力量全程搜寻如深的下落,无论如何,都要把她给朕找回来!”

“是,皇上。”

侯府里。

“张院士,祁途的伤势如何?”

“回皇上的话,侯爷吉人自有天相,跳下的地方正好有大树遮挡,虽然胸口的伤口被撕裂,但臣探到侯爷体内有一股浑然真气护体,所以并无性命之忧。”

君傲点了点头。

知道他体内的那股真气便是他拼尽了性命给莫如深找回来的千年雪莲,她却这么轻易的给了他。

一时之间,君傲真不知是何感受。

“如此便好。”

这时,躺在床上的祁途已经悠悠转醒,他看见君傲,撑起身体要给他行礼。

君傲走过去将他摁在了床上,“都这个时候了,还讲这些虚礼作何。你这条命可是如深救的,你若是不好好休养那便是对不起她的救命之恩。”

祁途不明白君傲在说什么,“皇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君傲笑了笑,“这个傻丫头,果真什么都没告诉你。”

祁途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也并不太真切,他顾不得什么君臣之礼,抓住君傲的手问道:“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救命之恩,如深她,她到底做了什么?”

君傲抬了抬手,屋子里的下人们便全部退出去了。

“事到如今,她也已经不在了。有些事情也应当让你知道。”

祁途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

……

今夜,整个侯府注定都睡不着。

“你说皇上来了?”

“是的。”

沈轻柔心情沉重的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沈轻柔惊了惊,起身去开了门。

“沈姑娘,你还没睡下。”

来人是祁途身边伺候的小厮。

沈轻柔应了一声,“是啊,侯爷出了事情,我怎么能睡得着呢。你过来是侯爷出了什么事情吗?”

“侯爷已经醒了,现在差奴才叫沈姑娘过去一趟。”

沈轻柔心里有些忐忑,这个时候祁途叫她过去干什么?

“侯爷可有说是因为什么事情吗?”

“这……奴才没听侯爷说起,不过皇上刚刚走的时候脸色铁青,沈姑娘过去了还是劝劝侯爷吧。”

“好。”

沈轻柔走进祁途的房间,看见祁途,她的眼圈立马就红了。

“侯爷,还好你没事,你若是有事的话,轻柔也不想活了。”

祁途揉了揉眉心,脸色有些疲惫。

“你与她说了什么?”

“啊?”

沈轻柔一脸惊愕的抬起头来看着祁途,“侯爷,你说什么,我没听懂。”

“本侯问你,你到底与如深说了些什么。”

“我,我什么都没跟她说啊。”

祁途脸色一沉,将身后的那身红色嫁衣扔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

沈轻柔看见嫁衣,眼泪簌簌的掉了下来,“侯爷,轻柔爱慕你多时,也知道你为了如深是不会娶轻柔的。所以轻柔只能偷偷的置办了这身嫁衣,满足一下自己的愿望罢了。

若是侯爷连这个也不许,那轻柔现在便将这个拿去烧掉。”

“你知道本侯要问的不是这个。”

“侯爷想知道什么?”

祁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耐心已经到了极限。

今天君傲说了那番话之后,他悔不当初,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原来莫如深早已经生病,原来她要和离是因为不想让自己有负担。

难怪这些日子她总是喜怒无常,那个时候他还那样误会她。

是他的错。

错过了那么多时间,也错过了她。

可今日的一切,绝不会是个意外,他了解如深的性子,她不是会轻易选择自裁的人。

哪怕是病重。

“本侯从未说过要娶你,是你将这个消息传到莫府去的?是吗?”

沈轻柔脸色忽变,“侯爷,轻柔就算再大胆,也不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轻柔是私自做了嫁衣,可从未说过这种话。

轻柔知道了,定是那些奴才误会了,肯定是他们瞎传话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