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她跳崖了

小说: 朱颜泪之弃妃莫如深祁途 作者: 坚果姑娘 更新时间:2020-02-15 17:44:41 字数:2293 阅读进度:58/101

祁途果真不敢再动。

他举起手来,紧张的关注着莫如深的一举一动,一步都不敢上前。

“如深,我们有话好好说行吗?你别激动,别做傻事好吗?”祁途轻声的说着话,神情也是前所未有的柔和。

他生怕刺激到莫如深。

莫如深讥讽的勾了勾唇,这般柔情她可从未见过。

若不是今日她绑了沈轻柔,以她的性命威胁,这辈子她恐怕都见不着祁途这般模样吧。

他的温柔如水,从来都是别人的。

“如深,你听我的话,快过来,到我这里来,我们好好说。你想要什么,你想干什么,我都答应你,只要你过来,好吗?”

祁途对着莫如深伸出手,慢慢的,一点一点的靠近她。

“过来,听话。”

“你站住!”莫如深厉喝一声,拽着沈轻柔的胳膊往后退了一步,大声道:“你不许再往前一步,不准过来。”

“好好好,我不过来。”

祁途吓得心脏欲裂,立马停下,连声音都在发抖,“我不往前,你千万别激动,我停下,我什么都听你的。”

大风凌冽,在山谷之中回荡,发出凄厉的声响。

宛如厉鬼哀嚎。

一声一声,冲击着人的心脏。

风寒陡峭,莫如深披散的头发被吹得四处飞散,里衣也在风中飘着,与发丝纠缠在一起。

祁途看着她光着踩在地上的脚已经冻得铁青,心疼的不得了。

他尽量放缓自己的语气,让自己的音调听上去也尽可能的温柔,“你先过来,有话我们回去好好说,好不好?”

风太大,祁途的声音一发出来便被吹散在了风中。

“如深,过来,我求你了,快过来。”

莫如深拿着匕首的手微微颤抖,她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

从少年到如今能守护一方的英雄,她陪他走过了人生漫长的十年。却始终走不进他的心。

她疼。

疼的想死。

而且,她从来没有想过他这么一个骄傲的男人,现在竟然为了沈轻柔,会如此放低身段的求她。

呵——

他可是面对十面埋伏也不会折腰的铁血汉子。

莫如深红着一双眼睛看着他,字字锥心的说道:“祁途,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为什么说话不算话。你为什么就不能再等等,为什么要这么迫不及待!你就不能……不能等我走之后再做这一切吗?

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

莫如深的声音越来越轻,神色恍惚,“你明知道我接受不了,你明明答应过我的,你怎么可以食言?哪怕你再几天都好啊。”

因为距离远,加上此时此刻的风又大。

祁途并没有听到莫如深的话,“如深,你说什么?什么答应过你的事情?”

莫如深笑了笑,眼中含泪,“罢了,现在说这些又有何用。祁途,我只想最后问你一句话,这么久以来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祁途脸色微微变了变,欲言,又止。

有没有爱过她?

如果没有爱过,他就不会如此痛苦。

如果没有爱过,他就不会不停的在理智和感情中来回撕扯。

如果没有爱过,他也不会拼了性命的守护南楚国。

看见祁途不说话,莫如深了然的一笑,“我知道了,其实又何必再问,我不过是在自取其辱罢了。你若真是爱我,又怎会如此待我。”

这些年,她一次又一次的证明,一次又一次的伤心,还不够吗?

祁途往前一步,着急的说道:“如深,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沈轻柔抬起头来看着莫如深,恶毒的说道:“莫如深,你知道为什么侯爷连这几天都等不了吗?你知不知道侯爷为什么会不惜背叛对你和你爹的誓言,这么着急的娶我入门?

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因为啊……我怀了侯爷的孩子。”

她阴冷的勾了勾唇,继续说道:“我怀了他的孩子,所以,他才迫不及待的要迎我入府,要给我一个名分,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分。”

莫如深摇了摇头,失魂落魄的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

孩子……

他们,竟然有了自己的孩子?

那她呢?她算什么?

新婚之后,她连续一个月缠着他要与他行夫妻之实,她抱着他,哀求他。

“祁哥哥,就算你不爱我,你不喜欢我,可是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孩子,让我在侯府的日子也不至于那么孤单。

给我一个孩子好不好。”

他是怎么说的?

他想也没想的推开了她,说他根本不喜欢孩子啊。

呵。那个时候天真的她竟然相信了他的话,以为他是真的不喜欢孩子。

他哪是不喜欢孩子啊,他不喜欢的,从来都只是她而已。

她怎么能那么傻!

祁途看见她退了几步,有石头从她的身后滑落,他吓得心口一跳,“莫如深!别动!”

沈轻柔见祁途急了,继续阴毒的说道:“莫如深,你若是伤了我肚子里的孩子,侯爷一定会将你全家挫骨扬灰的!

你不是想死吗?去死吧莫如深,赶紧去死吧!”

莫如深心底最后一道防线彻底被沈轻柔摧毁,她恍惚的放开了沈轻柔的胳膊,双手举起匕首对着祁途的方向。

“原来是这样,难怪……”

她笑了一声,看向祁途,冷声道:“祁途,若是有下辈子,我再也不要遇见你,再也不要爱上你!”

“莫如深,莫如深,你要干什么?你冷静一点,听见没有,本侯命令你,赶紧过来。”

“冷静,你要我怎么冷静!我爱了你整整十年,十年的光阴错付,我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

你根本就没有心,你根本就没有!”

“莫如深,你别胡来!”

莫如深勾了勾唇,眼底的光芒已经一寸一寸的寂灭,只剩下一片灰败。

她望着天际的一朵云,像是与祁途告别,又像是与过去的时光告别。

“再见了,祁哥哥。”

说完,她转身,纵身一跃。

身子消失在了茫茫大雾之间。在她身后留下的一窜淡淡的血迹。

“如深——”

一声凄厉的嘶吼在山间响起,祁途直接扑到悬崖边,二话没说的跟着一起跳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