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他要成婚了

小说: 朱颜泪之弃妃莫如深祁途 作者: 坚果姑娘 更新时间:2020-02-15 17:44:38 字数:2275 阅读进度:55/101

“那自然是,沈姑娘温柔贤惠,美丽大方,又深得侯爷的看重。今后肯定是会成为侯夫人的。咱们可要机灵点把未来的主子给伺候好喽。”

“珍儿姐姐,我听说这次侯爷伤中,一直是沈姑娘在旁照顾,为了侯爷她还每日都取自己的心头血呢。这事儿是真的吗?”

珍儿压低声音,“自然是真的。沈姑娘对侯爷情深义重,连自己的命都不顾,哪像从前那位主子啊。以前整日说着自己爱侯爷爱侯爷的,可咱们侯爷这次遇刺过后,她连来都没来过,我看啊,她爱的根本就是侯夫人这个位置。

还整日装的深情款款的,真是恶心死人了。难怪侯爷要把她休了的。活该!”

“就是说嘛,莫小姐这次恐怕是以为咱们侯爷命不久矣了,所以连个客套的过场都不愿意走。人家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莫小姐的心也太狠了些。”

“莫小姐本就心狠手辣又刁钻跋扈,要不然怎么会不许侯爷纳妾,这京中的哪位权贵不是三妻四妾,也就咱们侯爷守着那莫如深一人。

我真心替沈小姐不值,以前莫如深在府上作威作福,就是不肯给人家一个名分,还好侯爷休了她。”

“嘘……你们都小声点,这话要是传到主子们耳朵里去,咱们可是要挨鞭子的。”

“莫如深如今可不是咱们主子了,有什么好怕的。算了,走吧走吧,赶紧给沈姑娘弄吃的去。”

这几个丫鬟走远之后,沈轻柔才从回廊里走出来。

她看着那些丫鬟的背影,嘴角微勾。

她们说的没错,这侯府下一个女主人,必定会是她!

“去,派人去告诉侯爷,我病重,命不久矣。”

……

“你疯了?你身子都成什么样了,现在还想出门?”

这才几日光景,莫如深整个人已经瘦了一圈,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苍白的宛如薄纸一般。

她强撑起自己身体,微微一笑。

“我今日感觉好些了,没事的。”

秦安很坚持,“不行,你不能出去,你这身子不能见风。我是不会让你出门的。”

“左右活不过几日了,与其在房子里面关着还不如放我出去,让我换换心情。”

秦安真是想骂醒莫如深。

他这辈子就没见过这般倔强,这般拿自己的命不当回事的女人。

送药给祁途这件事情,至今他还帮她瞒着皇上。

皇上因为深入山林寻药,中了瘴气,现在还病着不能下床,这几个祖宗还真是一个比一个让人头疼。

“你是想出去换换心情,还是想去见祁途。”

莫如深浅浅的笑了笑,“既然知道又何必拆穿我呢。”

“你啊你……祁途现在身子已经大好,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

蓉儿也心疼莫如深,明明都已经跟侯爷和离了,明明侯府里还住着个妖精,也不明白他们家小姐为何要这样折磨自己成全别人。

“小姐,你就听秦大夫的话别去了吧。现在侯爷和那个沈……和她出双入对的,你何必要去伤自己的心呢。”

丫鬟欲言又止,最后咬着牙说道:“而且,侯爷马上要与那人成婚了,小姐你,你还是别去了吧。奴婢怕你见了……”

“什么?”

莫如深猛地抓住丫鬟的胳膊,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成婚?祁途要和那个女人成婚?不可能的。”

这绝对不可能的。

“他答应过父亲,他也答应过我,他说绝不会纳妾的。”

其实纳妾也没什么,以后她不能陪在他的身边了,有一个知冷知热的女人守在他的身边,她也安心。

可那个女人决不能是沈轻柔。

他亲口说过,不会娶她的。

“小姐……不是纳妾,是……侯爷是要以侯夫人的名义将那个女人八抬大轿抬进府。”蓉儿气愤的说道:“小姐你放弃自己活着的机会将那药让给侯爷,谁知道侯爷转眼就要娶那女人,太可恶了。”

“不行,我不许他娶她。”

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待在祁途身边,以后必定会给他招致祸患。

莫如深猛地转身,冲出了闺房。

“小姐,外面凉,你把衣服穿上啊。小姐,鞋子还没穿呢,小姐,你等等我啊。”

蓉儿慌忙的拿起外袍和鞋子,跟着莫如深冲了出去。

莫如深跑到院子里面,直接从马厩里牵了一匹马,跳上去,直奔侯府。

蓉儿见了,连忙大声喊道:“快,快来人。把小姐拦下,快。”

“驾——”

莫如深驾着马,从街心穿过。

街道两边的人怨声载道。

“这谁啊,大早上的在街心骑马,不怕踩到人吗?”

“真是个疯子。”

一个挑着梨子的小商贩被莫如深的马惊的摔倒,梨子散落一地,他指着莫如深的背影大声骂着。

骚乱的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说了句,“那不是被侯府赶出去的莫家小姐吗?”

“真是她!我听说她蛮横无理,无才无德才被侯府赶出来的,看样子果真如此,这种女人,休得好。”

“没错,休得好。这种女人怎么配得上侯爷那样的人中龙凤。”

有人捡起地上的梨子朝着马背上的莫如深砸了过去,莫如深被砸到胸口,喉间一甜,差点吐出一口血。

大家都屏住呼吸,生怕莫如深下马责备。

不管怎么样,她还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就算再狼狈也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但莫如深就像是没看见,没听见一般,面无表情的驾着马往前,连头都不曾回一下。

于是,大家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一个个拿着手边的东西朝着她砸过去。

“你们看啊,她连鞋子都没穿,还真是个疯子。”

“估计是被侯爷休了之后就疯了吧,大家快把这个疯子砸下来。”

“对,砸,砸死她。”

周遭的一切就像是蒙了一层纱,对于现在的莫如深来说,如此不真切。

可疼,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但是再疼,哪有她的心疼啊。

她的耳边不断的盘旋着蓉儿那句话。

“侯爷马上要与那人成婚了。”

马上要与那人成婚了。

他怎么可以这样。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