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秦方阳的实战演练

小说: 左道倾天 作者: 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20-05-23 07:06:22 字数:3260 阅读进度:66/239

左小多缓缓往后退:“秦老师,您这个…那个…”

轰的一声,秦方阳急疾一脚毫无花假的踹在他的小肚子上,左小多一声大叫,屁股朝后脑袋向前脚丫子也向前,炮弹也似的飞了出去。

直接出去不下三十米!

正处于仰视状态的李成龙诧异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屁股朝后,猛虎高飞式’?左老大被踹都这么帅气!”

“早就想这么干了!”

秦方阳哈哈大笑。摇了摇脖子,飞速的赶了上去。

这神棍,自从我见到他的那一天开始,每时每刻,我都想打他!

今天终于如愿以偿!

这一幕先是让正在两两对战的九班学员惊着了!

进而整个操场都惊了!

连高台上的四位监场老师,都在满脸惊愕,目瞪口呆的看着秦方阳殴打自己的学生,左小多沦为一只纯然的沙包,飞过来飞过去。

好不容易站稳架势,不敢说反击,却是全力防御,却仍旧不过一招又被秦方阳给打飞了。

在接下来的好一段时间里,左小多基本都处在离地状态……

“你在突破之余,应该已经经过训练,令到你可以自如操控当前战力,招法运用得也极尽纯熟,以一般眼光而论,已经是合格的武师级数战力。”

秦方阳一边打一边说道:“但是,那只适用于一般意义上的切磋,对抗!”

“若是应用于实战,应用于搏杀!”

“全然,无用!”

“实战与切磋,对抗与搏杀,意义全然不同!”

“你未来要面对的状况,是真刀真枪的搏杀,而不是没有生命危险的对抗切磋!”

“现在我所展现出来的力量,看似凌厉,实则不过就只比你高一线而已;可我的攻击,你完全应付不了,接不下来!为什么会这样?就是你的心境还停留在切磋对抗的氛围中,你并没有真正的实战过,更加没有过搏杀!”

“与敌人生死相搏,对方岂会给你任何的喘息机会?!”

“只要实力差距不那么绝对,你便拥有反败为胜的可能,唯一前提不过是你得抓住那个机会。记住,在任何生死搏杀中,只要不是超阶太远,都有反杀机会的!你一定要记住我这句话!”

“纵使你面前是暴风骤雨,你也要在暴风骤雨之中,找出间隙,予以反扑!”

“因为,再绵密的雨,仍旧存有间隙!”

“反击!”

“你给我反击!”

左小多两只耳朵里嗡嗡作响,眼中看出去,哪哪都是来自于秦方阳眼花缭乱的拳脚攻击;身子一次一次的摔倒,摔出去,跌落尘埃,连连滚动。

自以为已经大成,炉火纯青的星空步,居然完全发挥不出来。

再如何的调整身形,可刚刚迈动之瞬,秦方阳只需要用脚随便一勾一拨,就要即时乱了方寸,当场扑街。

秦方阳的攻击杀伤力固然不强,但实在绵密,绝不会因为左小多的抵挡不住而稍稍放缓节奏,始终是身形如电,进退若神,左小多摔倒到那里,他就会如影随形的出现在哪里,继续拳打脚踢,招招到肉!

“反击!”

“你要习惯、适应在这样的攻势之下反击!”

“如果不能适应,你的修途前路将无比坎坷,再进乏力!”

秦方阳冷静的声音陆续有来,发人深省。

左小多眼中一片血红,突然间,一只大脚迎面而来;左小多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声,摘星掌一招天门封闭猛的迎了上去。

而脚下亦有动作,就在双方拳掌将将接触的一瞬间,骤现一个诡异的后滑,宛如鬼魅移行,随着轰的一声巨响,秦方阳一脚落空,连绵不断的身形终于出现一点停顿,而左小多趁着这一点点空隙,翻翻滚滚的一口气出去了四十米开外!

这是左小多第一次成功回避了秦方阳的攻击,更将彼此距离主动拉开。

但在其还没有落地的时候就已经在调整自身气息,在落地的那一刻,两只脚稳稳的落在地面,随着轰的一声,再加一手撑地,将身子迅速反弹而起。

左小多整个人,再度摆出了一个迎敌姿势,唯其紧绷的肌肉,一下子松弛下来,整个重心尽都放在了两只脚上。

秦方阳眼中终于闪过一丝赞赏,这小子,悟性真不错!

我还以为能连续殴打他半月的……

却没有丝毫停顿,几乎就在左小多刚摆好架势的同时,暴风骤雨的打击又来到了。

然而这一次,左小多虽然还不至于即时全面反击,却已不再如刚才那般的被动,手足无措,他的一双眼睛冷静的如同深潭之水,左右招架秦方阳的攻击;脚下星空步,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流畅感,演绎得瑰丽万端,身形一旋一错之间,赫然有一种星空漫步的超逸感觉。

砰砰砰砰……

师徒二人的战斗,不断发出碰撞声,终于取回数成攻势的左小多越打信心越足,突然一声长啸,身子一翻,一个倒打金钟,展开最凌厉的反扑,两只拳头以一往无回之势,生生攻破了秦方阳的攻击招数,从一个原本并不存在的漏洞中,狠狠地砸了过去!

制造漏洞,砸进去!

秦方阳瞳孔一缩。

这一招,实在太妙!

秦方阳身子一仰,只是后退半步之间,双拳便已经封住左小多的进攻走势。

但左小多的这一次顺畅攻击,已经令其整个人振奋起来了!

能够将秦方阳逼退了半步,至少在左小多看来,就已经是一场伟大的胜利了!

下一刻,左小多已经趁着那短暂得几乎没有停顿的空隙,再度翻身猛进,摘星掌化作了一团模糊的影子,轰轰的进攻了过去!

秦方阳的拿捏力度,比之左小多自然高出不止一筹;但他将自身攻击力压制到只比左小多稍高的程度,此际攻守易势,乍然陷入左小多疯狂的攻势之中,一时间竟是难以腾出手反击,就只能被动招架。

操场上翻翻滚滚,只看到左小多一路追打秦方阳,居然一口气将之连续逼退了六米之远!

亦是直到此刻,左小多一口元气将尽,不得不回气一瞬,再组攻势,而这一瞬空隙,被秦方阳抓到,迅速拉开了彼此距离,而在这一瞬之后,两人又再次纠缠在一处,战火更炽!

秦方阳此刻脸上遍布欣慰,左小多已经完全领悟了他所说的战阵搏杀之道!

“不错,很不错!”

“你要记住!”

“对敌要狠,最忌留手,斩草除根,方无遗患,能有多狠,就要多狠!”

“能一击毙命,绝不用到第二招——这才是搏杀的真谛所在!”

“若是不能一击灭杀敌人的时候,需要以狂暴的攻势将之压制!只要占了一招上风,寻觅到一线空隙,都要乘胜追击,将这一招的上风,化作优势,化作胜势!”

“绝不能让敌人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他缓过来一口气,就有可能导致你自己的死亡!”

再战片刻之后,秦方阳招法骤变,以大山压顶之势接将左小多强力镇压,一举打飞!

但这次的打飞,意义与之前迥异,之前是以技巧取胜,此际却是以力压人,非战之罪!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

秦方阳满意的拍拍手,对对面已经如死狗一般的左小多说道:“很不错,你的反应,胆略,应对每一项都是出乎我的预料的好,明天,我不会再固定用一种拳法,而会采用多种拳法结合的方式与你战斗。”

“不错!”

秦方阳哈哈大笑,招呼全班学生回教室。

整个操场,却犹自一片寂静,半晌无声。

这师徒二人的一场战斗,规模空前,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全然没有任何顾忌的将整个数千米方圆大操场尽数波及。

几乎是操场的每个人都看到了这场激烈战斗,无论是学员,还是他们的师长,尽都看的目瞪口呆。

高台上,一个络腮胡子老师与另一人对望一眼,有些狐疑,道:“秦方阳这是要干什么,在培养他的衣钵传人么?”

另一人茫然不解的道;“秦方阳才多大岁数啊……貌似还不到一百三吧,用不用这么急的培养衣钵之人啊?”

络腮胡子撇撇嘴:“这话说的,好像你比秦方阳还大似的……”

高楼上。

落地窗后面。

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白发萧萧老人,静静观视着操场上发生的一切,满是皱纹的脸上,现出一抹满足的笑意。

那早已经不再年轻的眼睛里,竟然闪烁着少女才有的崇拜。

她注目于秦方阳的战斗,看着秦方阳带着学生回去,咧开只剩下几颗牙的嘴轻轻笑了笑,却滴落了两滴老泪。

扑簌簌的落下来。

…………

<秦老师还是很帅的,你们觉得呢?该不该给秦老师很多推荐票啊……>

“回去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