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爸爸爱你

小说: 最强卡牌法师 作者: 寒黑星辰 更新时间:2022-04-28 字数:2234 阅读进度:1/50

“你好,快递请签收一下!”

易玄放开手中的鼠标,惊奇自己竟然能够收到快递,最近可没有在网上淘什么东西。

快递员送上来一个小纸盒,上面的快递单号被水打湿,字迹有些模糊不清,更加让他摸不准这个快递是谁送过来的。

但是本着送上门来,不要白不要的态度,易玄还是签了下来,也不管它好坏。

至于炸药,毒蛇什么的恶趣味东西就不用多想回到屋子里,易玄漫不经心的打开包装纸,明明就是一个小东西,拆开外面的纸盒里面还有一层,外加一个气泡包装纸。

拆开,里面是一张黑色的长方形薄片,看这质地应该也是属于某种金属,像铁。斑驳的锈迹上面还有一些看不清楚的纹路,约莫5x8公分的样子。

对于喜欢玩卡牌游戏的易玄来说,这个东西倒是很合手,不过相比较这个东西,剩下一张折叠起来的信纸更加让他好奇。

打开,易玄觉得这个东西肯定是损友寄过来报复他的……

“爸爸爱你!”

瞬间易玄就把这张纸揉皱丢到了一边,自己的爸妈早在十年前就意外去世了,拿自己的亲人来开玩笑,一点都不好玩!

看了一眼包装盒上模糊的快递信息,易玄顿时就明朗了。

“哼,故意的!这样就让我猜不到你是谁了?”

易玄拨通了手机通讯录中为数不多的一个号码,昵称“土狗”,是一只比较壮硕的胖子,两个人平时在学校里经常斗嘴,但是论交情还算是不错的。

“呵呵!”

“呵呵你妹!”

电话一接起来,两个人就干上了,易玄也不啰嗦,直接开喷:“你大爷的,给我寄快递都玩小心思了,胆肥了?”

土狗名叫李彦波,听到易玄这话立马否认:“开什么玩笑,我最近都快穷疯了,还给你寄快递?咱明天周一就开学,犯得着浪费钱么,直接带给你不就行了?”

易玄想想也是,不过“爸爸爱你”这四个字看起来真的极具讽刺杀伤力,他还真想不到谁会这么无聊给他寄这样的一个快递。

“真的不是你?”

“真不是,有钱我还不如请你去游戏厅玩两把,快递起步就要十块钱!够咱俩玩一个下午了!”李彦波想想觉得事情好像有点蹊跷,便问道,“快递里有啥好东西,充气女友?”

“滚!”易玄笑骂,“一个看起来上了锈的薄片,还有一个写着‘爸爸爱你’的纸条……”

电话那头传来土狗般的笑声……没错,土狗这个外号就是这么来的,李彦波笑起来就跟狗嚎似的,特有杀伤力。

“所以你就想到我了?快,叫爸爸!”

“玩你的蛋去!”

易玄挂了电话,看了一旁皱巴巴的纸,有看了一眼握在手里的薄片,幸亏这东西没那么锋利,不然刚才一激动可能就把自己的手给划破了。

闲来无事,易玄取来一把美工刀,顺着薄片上面的纹路开始清理污垢。

作为一个没有技术的宅男,清理薄片上的铁锈明显有点力不从心,不过好歹墨迹了两个小时,上面的纹路基本上可以看得清楚了。

“这东西怎么看着像个魔法阵啊,谁没事用这东西做卡牌?”

经常和朋友一起玩桌游,卡牌也见过不少,封边的有,但是用铁片制作这么耗费血本的事情应该没有傻缺愿意干。

又不是用来当武器,至于么!

翻转过来看向另一面,比较光滑,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易玄还是用美工刀在上面轻轻划了几下,余光瞥到那张写着“爸爸爱你”的纸团,手下力道不知不觉的就加重了些。

“哪个混蛋要是被我抓住了,一定要好好教育下!”

一道细小的缝隙在薄片上出现,易玄也没有注意,随意的丢在房间里后就去玩电脑了。

夜晚如期而至,一个人住在空旷的房子里,易玄也早就习惯了这一份孤单。躺在床上进入梦乡,梦里的一切都那么真实。

母亲系着围裙在厨房间里做饭,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小小的他坐在爸爸的脚边玩着积木……

陡然间,画面似乎开始不断的变幻,似乎一场回忆的画卷被完整的铺开,易玄一直以来不想去触碰的东西都随之被牵引出来。

父母是一对探险爱好者,十年前的他们一起出去,说好了半个月后就回来,但是看着他们满面愁容的样子,小小的易玄就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对他那个年纪来说,父母的远行本就是一场噩梦。

当父母的死讯传来时,上了年纪的奶奶当场就去世了,而他很长的一段时间都陷入了极为自闭的状态中,即便是最好的玩伴也无法跟他说上一句话。

从自我的封闭,到无人约束后的反叛,易玄一天天长大,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众人眼中的问题儿童,但是他从来不会这么想。

他只想把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忘掉,就像一个没心没肺的疯子一样。

但是这一场梦来的太真实了,据父母的同伴说他们是死于雪崩之中,所以梦中的画面就像是他以父母的视角,看到了毁灭性的雪崩,朝着他的头顶盖了下来。

“不!”

撕心裂肺的吼叫,曾几何时他也这样在梦中惊醒,不过这一次他没有醒来。

脑海中似乎有种异样的光波在扩散,一圈圈荡漾出去仿佛平静水面上落下一颗石子所荡开的涟漪那样,好像带着某种安抚情绪的功能,易玄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又睡了过去。

等到意识重新复苏的时候,易玄好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这孩子又做噩梦了。”

“唉,要不还是不让他去学魔法了吧,他好像……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被同学嘲笑,估计打击挺严重的。等他醒来后再和他商量商量……”

易玄皱了皱眉,什么魔法?这个梦还没有醒?

猛然间他睁开眼,然后看到穿着围裙的妈妈正一脸担忧的看着他,带着眼镜的父亲,手正搭在他的额头上……额头传来父亲手掌的温度,很温暖。

易玄的眼角划过一滴泪水,这梦还是没醒,不过没醒也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