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左护法

小说: 罪恶不赦 作者: 莫伊莱 更新时间:2020-11-22 03:05:30 字数:4205 阅读进度:66/79

他这么一说,康戈和颜雪倒是什么都明白了,很显然这李学林把段勇所谓的“替死鬼”给理解到了另外的一种实施方式上,并且很有可能为了想要节省一些开销,打算自己动手了。

这么一想,徐文瑞还真是危险重重,即便没有遇到豹斑【HX】鹅膏,搞不好也会遇到李学林为了改变自己运气而做出的傻事。

这一劫好像无论如何很难躲得过。

“康警官,颜警官,你看,我从头到尾是不是都挺配合你们工作的?我可跟你们一句假话也没说过,从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段勇凭借自己多年的“江湖经验”,当然已经意识到李学林应该是惹了麻烦,所以赶忙开脱,“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真没跟李学林说过杀个人当替死鬼这种话啊!我就是想要捞点钱花一花,我可不坑人害命啊!”

“我知道,所以这不是来给你撇清干系的机会了么!”康戈对他说,“毕竟这两个案子,一边就是骗了别人的钱,另外一边是实实在在的一条人命,孰轻孰重你也都已经分辨的很清楚了,所以说你肯定也很乐意撇清这件事。

这样,你配合我们去找李学林谈一谈,他不是连你说找‘替死鬼’这件事都听得进去么,那就把这个和他沟通,问清楚事情经过的机会留给你,你来唱主角,我们配合你,回头徐文瑞的那个案子破了,也算你间接有点立功表现,你觉得划算不划算?”

“划算,那当然划算了!”段勇一张脸好像苦瓜一样,“唉,我现在别说是立功了,只要能让我说得清楚,证明自己没做过那种害死人的事儿,就已经很知足了呀!

该怎么说怎么做,我全听你们的安排,你就尽管吩咐我就行,我肯定好好配合你们!”

“行?那我先去办手续?回头出去了再跟你好好的排练排练!”康戈神秘兮兮地说完就留下段勇和颜雪,一个人先去办相关的手续了。

“你们这是……要带我出去?”段勇有些惊讶?“你们不怕我半道跑了么?”

“这个倒是真的不怎么担心。”颜雪冲他笑了笑?很显然并没有担心过这个问题,“因为不划算啊!利用封【HX】建迷【HX】信思想诈骗钱财本来就不是什么重刑的罪名?我们这又给了你一个可以适当减轻处罚的好机会,你要是不好好把握?还半道逃跑?去给自己争取从重处罚,那你可真的是对自己太狠了!”

“嘿嘿……不会不会!我没那么想不开!你们肯给我这个机会,我肯定好好把握!”段勇忙不迭的表诚意,似乎很怕颜雪因为方才自己的多嘴一问而对自己产生了不信任似的。

康戈的这个计划事先当然是已经报请相关领导?并且得到了批准的?再加上段勇确实不算是这种金额不算巨大的诈骗犯,无论是危险性还是严重性都普普通通,所以相关手续都比较顺利,前前后后也就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他们就带着段勇离开了看守所。

虽然说从理论上来说?段勇是没有任何外逃的意义,但为了以防万一?康戈还是把钥匙交给了颜雪,让颜雪负责开车?他则以“讲剧本”为由,和段勇一起坐在后排。

颜雪也没着急开车奔往下一个目的地?而是在离开看守所之后?开车来到附近一个郊区公园旁的停车场?因为现在是工作日,又已经过去了郊游最适合的季节,这样一个上午,停车场上面空空荡荡,正适合停下来聊一聊,让段勇好好的“排练”一下。

大概的套路康戈和颜雪早就已经讨论好,明确下来了,只是因为这一次去找李学林,唱主角的是段勇,所以他们也得确保段勇不但熟悉流程,并且还能够表现得自然,免得惹李学林起了疑心,不愿意配合,什么都不说,那可就白忙一场了。

结果康戈把套路向段勇交代了一下,又帮他熟悉了两遍之后,段勇这个也算是在某种程度上小有名气的资深神棍就表现出了自己绝佳的“专业素养”,用自己自然无破绽的演技震撼了康戈和颜雪,也让他们对这个计划的可行性更增加了几分信心。

既然已经没有问题,算一算这个傍中午的时间去找李学林应该比较合适,他们便朝K大附近出发,准备在李学林起床之后给他一个措手不及的拜访。

去K大的路上,段勇几乎把脸贴在车窗上,两眼一直看着车窗外的景物,过了好一会儿,忽然发出幽幽一声长叹,那叹息声听起来颇为惆怅。

“怎么了这是?”康戈听他叹气叹得那么大声,有些好奇。

“没什么,没什么……”段勇嘴上说着没什么,却又叹了一口气,“就是觉得我得好好看看这外面街上的人啊车啊楼啊店铺啊什么的,回头进去了,估计得几年见不着!我现在是真后悔了,真不应该弄那装神弄鬼的事儿去骗人!”

“你知道你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吗?就是你这个人太不信邪了!”康戈拍拍段勇的肩,“你但凡真的相信点什么因果报应神神鬼鬼的那些,也不敢装模作样的拿这种事情去骗人钱财,现在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么?

所以说啊,有些事还真的是让人哭笑不得,那种虚无缥缈的所谓因果报应论,比实实在在摆在那里的法律规定还更具有震慑力和约束力,这你说到哪里说理去好呢!”

大学附近的商铺,除了超市之类的以外,大部分都是一种开门晚关门更晚的营业模式,他们到达那边的时候,很多小店铺才刚刚开门,也没有什么生意,小商业街上一片宁静,三个人从街上穿过,直奔里面拐角小街上李学林的那家小旅馆。

因为时间的缘故,主街上都冷冷清清,拐过去小街就更加安静,这里刚好被旁边一栋楼的影子挡住了阳光,显得有些阴冷,一排大概五六家门市,一家饰品店没有开门,两三家空荡荡的玻璃橱窗里贴着“出租出兑”的字样。

和李学林的旅馆紧挨着是一家网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午这个时间段的缘故,看起来也有些萧条,没有什么人进出,就连门口的网游易拉宝都在日晒风吹的摧残下,卷边褪色了。

李学林那家店毕竟是旅馆,倒是不存在什么营业时间的问题,就是已经是天光大亮的时候,这里居然还没有关门口灯箱的灯。

“这个李学林是不是自己都还没起床啊?”段勇看到这样的画面有些惊讶,作为一名靠旁门左道骗钱供自己吃喝玩乐的职业神棍,他很显然是被自己客户做生意的积极性惊讶到了,“都这个时间了,大门关着,灯箱亮着……谁看着都得觉得这家不是诚心做生意啊!

我原来就觉得他有点打不起精神来,没想到不经心到这种程度!这么个德行能把买卖做好了那才真的是有鬼呢!亏得他没去找我让我帮他操作,不然回头不灵,他还得找我麻烦!”

“好了,先别讨论你已经结束的业务问题了,打起精神来,考验你演技的时候到了!”快到旅馆门口,康戈在身后提醒段勇。

段勇回过神来,点点头,抹了一把脸,两手往身后一背,挺起胸膛,踱着小方步就朝李学林的旅馆走过去。

还真别说,他这一端起架势来,看起来还真的和康戈他们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模一样,透着那么一股子底气十足、道貌岸然的派头。

康戈和颜雪跟在他身后,扮演着两个称职的小跟班。

三个人来到李学林的旅馆门前,段勇气派十足的冲康戈偏了偏头,递了个眼色,康戈就非常配合的主动上前,帮他拉开了那扇玻璃门,段勇神气活现地走进去,颜雪紧随其后。

一进门左手边就是一个前台接待处,桌上戳着一个价目表,却并没有人在那里,从那桌面上面的一层薄灰来看,平时这边应该也没有什么人。

这小旅馆有两层,静悄悄的,一眼看过去,一楼很多房间的门都是开着的,应该是没有人住在这里,康戈看了一圈,在前台桌上看到了一个门铃的按钮,于是按了几下,安安静静的小旅馆当中响起了一串音乐声。

过了一会儿,一阵拖拖沓沓的脚步声,从二楼下来一个穿着宽松花睡裤和皱巴巴汗衫的中年男人,脚也好像抬不起来似的,拖鞋底和楼梯碰撞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干嘛?找人还是住宿?”那人睡眼惺忪,说话声音也还含含糊糊的。

“李学林,你来!”段勇向前应了两步,冲李学林勾勾手,“来来来!你给我过来!”

李学林原本还有点迷迷糊糊的,一听到段勇的声音,愣了一下,一下子就精神过来,扶着楼梯扶手往楼下探头,看到站在一楼冲自己招手的段勇,惊讶的嘴巴都快闭不上了。

“天师!你……你怎么来了?”他短暂的一愣神之后,急忙从楼梯上跑下来,看样子是真的挺着急,还差两级台阶的时候被拖鞋绊了一下,差一点直接滚下来,“我最近正准备要去找你呢!没想到你居然跑到我店里来了!天师,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店在这里呢?”

段勇牛哄哄的瞥他一眼,说话拖着一点长腔:“要是想找你,连这么大的一家店都找不到,那我哪还对得起你刚才叫我的那一声天师啊!”

“对对对!天师你神通广大!”李学林连忙讨好似的奉承一句,然后目光越过段勇,落在了他身后的康戈和颜雪身上,尤其当他看到了颜雪之后,眼神里便多了几分日爱日未,“天师,你们这一行……现在出门也都流行配个女秘书啊?”

颜雪对他那种油腻腻的眼神和语气感到十分不爽,但是碍于眼下的这种情况,只能眼观鼻,鼻观心,权当自己什么也没有听到。

“不得胡言!”段勇的反应倒是很大,他用力一拍旁边的前台桌子,发出砰的一声,连桌上的那一层灰都因为他那一巴掌而飞起来不少,“你再这么胡言乱语大不敬,以后再招惹了什么灾星煞星、怨鬼恶鬼的,死活我也都不管你!

你知道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她是我花了好多年才找到的太上老君座下童子转世的灵童女!我今天特意带她和我的左护法过来你这边,就是想要帮一帮你!你还在这里胡说八道!”

李学林一听这话,顿时就变了脸色,连忙恭恭敬敬的同颜雪打招呼,一脸讨好的笑容。

颜雪在一旁一脸平静,甚至还摆出一种清高、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样,心里面简直忍笑忍得快要抽搐,段勇信口胡诌的能力确实是不弱,但是李学林居然对这种鬼话一丁点儿都没有起疑,就这么照单全收了,简直太不可理喻了。

康戈在一旁叉着腰站在那里,与平日里的笑眯眯迥异,虎着脸,本来就是高大的身材,站在并不高大得段勇身后,还真有点“护法”的味道。

“哎呀,不好意思啊,我昨天晚上打游戏,几乎一宿没睡,所以这连衣服都没捞着换!那……天师,你突然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儿么?”李学林殷勤的拉着段勇,“来来!里面坐!我给你们泡点茶吧!我这儿……应该还有点茶叶……”

“行了!别忙了!我大老远跑到你这里来,难道就是为了混你一口茶喝?你跟我说实话吧!我之前让你去找我,我帮你解决的那件事,结果你一直都没有去找过我,你最近是不是动了什么邪念了?”段勇装腔作势地一脸威严问李学林,“你可别瞒着我,到底你做了什么孽,赶紧告诉我,我看看能不能有破解的法子!

今天是你最后的机会,你要是再瞒着我,到时候别说是我,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