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 番外 丹心如故(二十)

小说: 总裁,爱上瘾 作者: 笑歌 更新时间:2016-09-05 04:44:54 字数:3367 阅读进度:459/483

这场争论,最终以三败俱伤告终,因为一个尚未出世的孩子,他们的亲情被践踏,被撕裂。

叶如心身心俱疲,将头靠在座椅上,直到蒋若兰下车,她也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林子安透过后视镜,看到叶如心蜷缩在角落的身影,心里一阵阵抽疼,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都是他的错,如果当晚他没有喝醉,没有发生那件事,他们一家三口还是开开心心地生活,那该多好!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白美薇不肯妥协,他只剩下最后一线希望,那就是找白院长说明情况,请求他阻止白美薇。

林子安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算被告上法庭,承担法律责任,他都将心甘情愿。

白记尧是市人民医院的院长,在医院里德高望重,已经五十多岁了,为人和善,虽然身居高位,但是从来不摆架子,林子安一直对他很崇敬。

白记尧只有白美薇一个宝贝女儿,他望女成凤,从小就很注重对她的教育,在她大学毕业之后,特地将她送到美国深造了两年,就是期望女儿能够继承他的衣钵,成为一名医术精湛,医德高尚的好医生。

白家书房。

当林子安将他和白美薇之间的事情和盘托出的时候,白记尧承受不住打击,差点昏厥过去,他脸色煞白,手指指着林子安的鼻子直哆嗦,“你,你说的话,都是真的?”

林子安沉声道,“白院长,都是我的错,我今天,是专门来请罪的,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白记尧重重跌坐在沙发椅上,双眼无神地盯着林子安,还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此时的他,神情惶然,就像迈入迟暮之年的老翁,毫无以往精神矍铄的风范。

过了许久,他才从巨大的震惊当中缓过气来,犀利的双眼望着林子安,“你打算怎么办?”

林子安薄唇绷紧,沉声道,“只要美薇放弃孩子,您无论让我做出怎样的补偿,我都没有意见。”

白记尧沉默了片刻,拿起座机,通知仆人,让她将小姐请到他的书房。

两分钟后,白美薇敲响了书房的门。

她并不知道林子安在这里,看到他的时候,她心里一紧,再仔细观察父亲的脸色,黑沉沉的,眉头紧蹙,似乎在极力压制怒气,她的心底立刻涌起一阵不安,看来,林子安将她怀孕的事情告诉父亲了。

她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微微一笑,“爸,您找我。”

白记尧坐在沙发上,双目燃烧着愤怒,紧盯着站在不远处的白美薇,厉声呵斥,“跪下!”

白美薇咬了咬唇,双腿弯曲,乖乖跪在地上,她长长的睫毛动了动,豆大的泪珠立刻滚落下来,梨花带雨的脸上,满是无助和委屈。

白记尧硬着脖子怒吼,“你这个不孝女,你说说看,你都做了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

“爸——”白美薇嘤嘤哭泣,“爸,您不要生气,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林子安双手紧紧握着,脸色极为难看,深邃的眼眸落在白美薇的脸上,他咬了咬牙,沉声道,“白院长,这一切与美薇无关,是我喝醉了酒,害了她,您要打要骂,要责要罚,都冲着我来,我不会有任何意见。”

“爸,学长他也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喝醉了酒,爸,求求你,原谅我们吧……”白美薇双腿跪在地上,一步步向白记尧面前移动,她哭得肝肠寸断,让铁石心肠的人都忍不住心生怜惜,更何况是她的父亲。

白记尧拳头紧握着,手背上青筋直跳,他闭上双眼,又缓缓睁开,冷声道,“美薇,把孩子打掉,至于你,林子安,将你手头的工作交接好,然后离开医院,永远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不要,爸……”白美薇抱住白记尧的双腿,哭着道,“爸,我不能打掉这个孩子,我,我子宫发育不良,如果打掉这个孩子,以后都没有办法再生育了!爸,求求你,让我生下这个孩子,让我生下这个孩子……”

白记尧浑身一僵,如遭雷击,怎么会这样?这个孩子留不得,可是如果这是女儿生命中唯一的孩子,他又怎么能将他夺走?

林子安早已预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他缓缓道,“白院长,我研究过这种病例,经过中医调理,就算流产过后,还是有百分之二十的可能性怀上孩子。”

白美薇哭着摇头,“不可以,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成功率,万一我属于那百分之八十怎么办?爸,求您了,让我生下孩子吧,您如果觉得我丢人,我就去美国生产,以后也就留在美国,再也不回来扫您的颜面,爸,我求您了……”

白美薇痛哭流涕,摇晃着白记尧的双腿,白记尧太阳穴突突直跳,脑门疼得不行,一边是女儿和白家的名声,一边是女儿做母亲的权利,女儿说得没错,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成功率,谁也不能保证女儿以后还能生育。

白记尧看着哭得像个泪人儿一样的女儿,难以做出抉择,突然之间,他就像老了十岁,沧桑地挥了挥手,“你先起来,这件事,让我好好想一想。”

由于跪的太久,腿有点麻,白美薇站起来的时候双腿还打着颤,她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小声地抽泣。

白记尧冷着脸下了逐客令,林子安只好跟着仆人下楼离开。

接下来一个礼拜,白记尧就像是将这件事忘记了一样,没有任何举动,也没有逼迫林子安交接工作自动离职,白美薇也很正常地每天上下班,不同的是,她没有再刻意接近林子安,就算在医院碰到,她也目不斜视,就好像不认识他这个人一样。

林子安搞不懂白家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里暗暗着急,这段日子,他跟如心在妞妞面前还是一如既往的恩爱,但是背着妞妞,其实相敬如宾,客气得就像陌生人一样,没有一点夫妻情意,他想要打破他们之间的屏障,就必须尽快解决掉白美薇肚子里的孩子,否则,他跟如心之间的鸿沟会越来越大。

林子安备受煎熬,而叶如心,她同样不好过。

她甚至在工作的时候分了心,在研究新菜的时候,食盐多放了半勺,岳叔一向对她要求严格,虎着脸将她骂得狗血淋头。

叶如心耷拉着脑袋任由他骂,周围来来往往的厨师和帮工时不时转头瞄她几眼,都有些不敢相信她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还有一些对她心怀妒忌的,都默默地看着好戏。

挨完骂,叶如心陪着笑脸,“岳叔,您别生气了,我重新再做一份。”

岳叔冷冷地哼了一声。

叶如心立刻屁颠屁颠地跑到厨房里面,重新洗菜切菜,弄得热火朝天。

“岳叔,我做好了,请您老人家品尝。”叶如心做好之后,再次端到岳叔面前。

岳叔尝了一口,不动声色地“嗯”了一声,“这回可以及格了。”

“谢谢岳叔。”叶如心咧嘴笑。

当她收拾完碗筷,转身回厨房的时候,岳叔淡淡道,“做营养师也好,做其他工作也好,切忌不要将私人感情带进工作里面。”

叶如心脚步一顿,眼眶发热,咧嘴笑,“知道了,岳叔。”

洗手间里,叶如心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脸上带着僵硬的笑容,就像快要裂掉的面具一样难看,她打开水龙头,用凉水拍打自己的脸颊。

走廊外有人往洗手间这边走,两人还聊着天。

一个女的说道,“那个叶如心,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炒菜连盐都不会放!”

另一个女的笑了起来,“你是不是嫉妒人家有后台,一进来就成为岳叔的助理?”

“我嫉妒她?我只是看不惯她,有后台就能不按规章制度办事,一请假就请一周?我们这些老员工,工作满一年才能修一周的年假,她刚进公司就……”

来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她已经走到了洗手间门口,看到了站在洗手池前面的叶如心。

叶如心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听见,什么也没有看见,继续用冷水拍了拍脸,然后抬起头,对照着镜子,平静地擦拭脸上的水迹。

八卦的那两个女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尴尬地站在门口。

叶如心一脸平静地走到她们面前,淡淡道,“请让一让。”

那两个女人慌忙让开,叶如心坦然地从她们两人中间迈步过去。

走廊上,邵瑾寒双手环抱着肩膀,悠闲地靠在栏杆上,深邃的眼眸带着淡淡的笑意,静静地看着她。

叶如心走到他面前,“你怎么来了?”

邵瑾寒挑了挑眉,“这里人多眼杂,如果不想再被别人说什么难听的话,就跟我来。”说着,他朝电梯那边走去。

叶如心自嘲地笑了笑,“还能说什么难听的话,总不至于说我是被你包养的吧?”话虽然这么说,还是跟着他进了电梯。

电梯关闭,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他翘起唇角,轻笑道,“包养倒不至于,她们还是很相信我的眼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