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 番外 丹心如故(二)

小说: 总裁,爱上瘾 作者: 笑歌 更新时间:2016-09-05 04:44:46 字数:3209 阅读进度:441/483

叶如心摇了摇头。“为什么不问?”她垂眸看着枯黄的草坪,淡淡道,“我本来打算问他,但转念一想,事情过去太久了,如果我现在才问,反而显得我不够信任他,既然我已经决定将他夺回来,就再相信他一回吧。”邵瑾寒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她突然抬头,看着他笑,“差点忘记了,把你的账号告诉我,我待会儿就把钱打给你。”他无奈,“一定要算的这么清楚?”“那当然,亲兄弟明算账,就算我们是朋友,我也不能占你的便宜。”叶如心从手袋里掏出一本便利贴和一支笔,催促道,“快点告诉我,大男人家家的,别这么磨叽。”“好啦……”邵瑾寒拿她没办法,报了一个银行账号给她。他垂眸看她,她纤细的手指握着笔一笔一划在便利贴上写下账号,漂亮的侧脸在阳光下泛着健康的光泽,红唇边噙着安然的笑意,“是这个吗?我没有写错吧?”“没有。”他唇角翘了起来,漆黑的眼眸泛起点点笑意。叶如心将纸便利贴和笔放入手袋里面,冷不防一只手伸到她的脸颊边,将垂下的一缕头发抚到她的耳边,她惊诧地抬头,正好撞入他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他低低地笑,“别动,你老公来了。”她僵硬地保持着对望他的姿势,扯了扯唇角,压低声音道,“行了,别做得太过火。”“别担心,我自有分寸。”他的声音亦很低,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远远看去,他们就像一对深情对望的情侣。林子安身着褐色大衣,沐浴着阳光,矗立在离他们不到十米的地方,他温和俊逸的脸上此时已经乌云密布,高大挺拔的身躯笼罩在低气压里面。他的眸子沉沉地看着那对低声谈笑的男女,心里说不出的愤怒,还有妒火在熊熊燃烧。在他的记忆里,自从他们两人确认恋爱关系之后,如心就再也没有跟哪个男人有过这么亲密的动作,他一直笃定如心深爱着他,笃定她将是他一辈子的老婆,从来没有考虑过她可能爱上别人,第一次,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危机感。邵瑾寒看似将全部注意力放在叶如心身上,其实一直用眼角余光留意林子安的举动,发现他一直矗立在不远处一动不动,他唇边笑意更胜,低声道,“差不多了,装作刚发现他。”叶如心虽然早就知道丈夫在看着他们,但是紧张得根本不敢偷看他,绷得僵直的后背都冒出了汗水,听了邵瑾寒的指示之后,她装作无意间抬了一下头,然后迅速站了起来,灿烂地笑,“老公,你来了。”林子安眸光微动,唇边缓缓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朝着他们坐在的方向走去。“这位是?”他的目光投向了仍旧坐在长椅上的邵瑾寒,墨玉般的眼眸里泛着微微的冷。叶如心连忙为他们介绍,“瑾寒,这是我老公林子安,老公,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邵瑾寒。”瑾寒,叫得可真是亲热。林子安唇边的笑意更胜,只是那笑容却没有丝毫温度,他淡淡道,“邵先生,幸会。”邵瑾寒站了起来,微微一笑,“幸会,林医生,下次你和如心来我的酒吧,我给你们免单。”叶如心笑着解释,“瑾寒是魅色酒吧的幕后老板,老公,什么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去玩。”原本林子安还在介意邵瑾寒对如心亲昵的称呼,心里的妒火越燃越旺,岂知如心突然提到魅色酒吧,林子安眸光猛然一紧,唇边的笑也变得僵硬,双手悄然握了起来,白美薇每次都将他约到魅色,邵瑾寒会不会已经发现了他的秘密?不,不可能的,如果他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一定会告诉如心。他慢慢镇定下来,微微一笑,“好啊,不过免单就不必了,我们夫妻二人怎么好意思让邵先生破费呢。”言语间,他不动声色地提醒邵瑾寒,如心已经是有夫之妇。岂料,邵瑾寒很快又抛出一记炸弹,他扬眉笑道,“你们夫妻二人,还真像,都不肯占人便宜。如心,帮我向小妞妞问好,我还挺想念她。我还有事,先走了,以后再聊。”林子安冷眼看着他潇洒地挥了挥手,转身离去。潜在情敌一走,林子安没有必要再端着脸,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一言不发地坐在长椅上。叶如心偷看了一眼他铁青的脸,心里暗暗发笑,快步走上前,将袋子里面的保温桶取了出来,笑着道,“老公,这些天你辛苦了,我特意熬了鸡汤给你。”林子安冷冷地哼了一声,“我还以为你已经不记得我是你的老公。”这是在吃醋吧,叶如心还从来没有听到过他用这种酸溜溜的语气跟她说话,说实话,很受用。她强忍住笑,无辜地眨了眨眼,“老公,你这话什么意思?”他傲然地抬了抬下巴,冷眼盯着她,“别装傻了,那个邵瑾寒是怎么回事?”她恍然大悟般瞪大眼,“哦,你说瑾寒啊,他其实是赫连城的朋友,有一次,赫连城和夏夏吵架,我为了替夏夏出气,跑去找赫连城算账,当时瑾寒也在场,我们就这么认识了。”“瑾寒?”他浑身迸发的冷气差点没把她冻死,“你们已经发展到互相叫名字这么亲密的地步了?”叶如心一脸无辜,“你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林子安冷哼了一声,妒夫的嘴脸展露无遗,“我看他并没有简单地将你当做普通朋友,他又是怎么认识妞妞的?”她以前怎么没发现,他吃醋的模样这么可爱?叶如心拼命忍住笑,装作努力解释的样子,“前两天不是在三亚旅游吗?你被院长提前叫回来,我带妞妞去游泳,在游泳池撞见了他,他人很好,主动教妞妞学游泳,说起来很巧哦,他去三亚看望朋友,刚好跟我们住在同一家酒店。”“刚才呢?你们挨得那么近,又是怎么一回事?”想起刚才他们低声谈笑的情形,邵瑾寒甚至帮她整理耳边的头发,他心中妒火不降反升。“他心情不好,我在安慰他。至于原因嘛,”她想了想,说道,“这涉及到他的私事,我不太好讲诶。”他瞪着她,“你宁愿让我误会,也不肯讲清楚?”叶如心微微一怔,他的话,让她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他和白美薇在魅色相拥的情形,心情瞬间低落起来,闷闷道,“你又何尝不是?”林子安身体一僵,手指紧紧握了起来,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他缓缓地,缓缓地呼吸,极力控制着自己,但是暗沉如水的眼眸不经意间暴露了他的情绪。一方面,他因愧对她,想要委曲求全,一方面他又因醋意大发很不甘心,两种矛盾的心理交织,搅得他脑子乱作一团,他几乎就快控制不住自己,铁青着脸骤然站了起来,冷冷道,“我先回办公室了。”他担心他再待下去,说不定会说出伤害她的话。叶如心怔怔地看着他箭步远去的背影,手指将保温桶抓得紧紧的,紧到手指关节微微泛白,不知何时,眼中已经泛起水雾,他是在心虚吗?否则,为何要逃得那么快?医院有专门的食堂为医生和护士提供工作餐,但是现在显然已经错过了供餐时间,伤心过后,叶如心还是决定将鸡汤给他送到办公室。缓步走在医院的走廊上,不时看到家属扶着病人求医,看到病人痛苦的样子,她联想到他们的婚姻,他们的婚姻也生病了,好在还没有病入膏肓,她要努力挽救它。这么一想,心里又燃起了斗志,她挺起腰背,抚了抚耳边的头发,面带笑容,往林子安的办公室走去,她提醒自己,待会儿见到他,一定不要刺激他,不要提起不开心的事情,就温言细语地打动他吧。办公室的房门虚掩着。有女人的声音传来。“子安,刚才吃饭的时候我来叫你,你不在,我特意帮你带了一份饭菜,都是你最爱吃的菜。”这个声音,叶如心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是白美薇。叶如心深呼吸,缓缓吐出一口气,努力扯了扯嘴角,让自己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和煦而自然,轻轻推开了房门。白美薇背对着门口,站在办公桌前面,桌面上放着一份外卖。林子安面无表情地坐在办公椅上,手里拿着一支笔,俯首在纸上写着什么,似乎对白美薇这个人的存在毫不在意。叶如心笑容不变,声音柔和,“老公,我把鸡汤送过来了。”林子安乍然抬头,与她四目相接。听到叶如心的声音,白美薇身体一僵,并没有急着回头。叶如心唇边笑意更胜,径直走到办公桌面前,将保温桶放下,仿佛没有看到白美薇一般,将保温桶打开,一一拿出里面的饭盒和汤盒,鸡汤热气腾腾,散发出浓浓的香味,她又从袋子里拿出一双卫生筷,递到他的手边,柔声道,“老公,趁热吃,你也真是的,刚才光顾着跟人家斗气,也不想想自己还饿着肚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