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番外 云深归处(十)

小说: 总裁,爱上瘾 作者: 笑歌 更新时间:2016-09-05 04:44:30 字数:3438 阅读进度:406/483

朱雀微微一怔,视线扫过远处的阿远,淡淡道,“不是。”

北堂深目光微动,薄唇绷了绷,“阿远很单纯,不要让他受伤,我们的事,也不要告诉他。”

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朱雀心头刺了一下,微微一痛,她静静地看着他,“我说过,与阿远无关,你不必担心我带坏他。”

饭厅里的两人同时抬头看她。

北堂深身体一僵,他脑中不受控制地冒出一副模糊的画面,他粗喘声声,大汗淋漓,缩在他身下的女人娇声媚吟,犹如一滩春水。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今天请假。”她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转身欲走。

这算什么,与他划清界限,好去追求她的自由私生活?

他铁青着脸,一只手揽着她,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直视着自己,从牙缝挤出几个字,“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她骨子里,是一个很有傲气的人,就算被逼为他卖命,她也从来没有对他使用过敬语,现在,她居然对他用敬语。

朱雀极度不老实,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嘿嘿傻笑,嘴里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他的身体绷了起来,深邃的眼眸越加幽深,交织着让人看不懂的东西,他紧紧握了握拳,骤然站了起来,箭步走出她的房间,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雀一处阿看。朱雀身材高挑,一米七几,这样一比较,搀扶她的女仆身高才到她的肩膀,娇小的女仆又累又担忧,生怕将朱雀摔着,好不容易将她扶到二楼的走廊,已经出了一身汗。

她不耐烦地蹙起眉头,手指摸到牛仔裤拉链的位置,刺啦,将拉链拉开,扭动着纤腰脱下裤子,从薄毯下伸出手,将裤子也扔到了床下。

她从下往上将上衣脱了下来,随手抛到床下,黑色bra包裹着她的胸部,丰满的柔软高耸着,一条沟壑若隐若现,那对饱满呼之欲出。

她脚下踉跄,差点跌倒,好在他牢牢揽住她的纤腰,将她的身体拖了起来,她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迷茫地抬起头,唇齿不清地呢喃,“你……你……是谁?”

北堂远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无忧,早上好。”

他索性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扔到了床上。

北堂深目光沉静地看着满身酒气的朱雀,她耷拉着脑袋,全身都依靠在女仆身上,看起来醉得不轻,女仆已经不堪重负,累得气喘吁吁。

她随意的点了点头,“帮我跟阿远说一声。”

北堂深森冷的视线犹如锋利的刀,刺向她的身体,她却毫无知觉,就那样,不动声色,面色平静地站在距离他几米远的地方,缓缓道,“如果您没有什么吩咐,我就先上楼了。”

他心里莫名冒起一股怒火,她烂醉如泥,又独身在外,难道她不知道这样会很危险?刚才送她回来的金发男人又是谁?

他突然道,“等一下。”

她好笑地看着他,“你觉得,有人敢对我图谋不轨吗?”

她转头看他。

她迷迷糊糊地床上滚了两滚,双手拉扯着自己的衣服,她穿的是v领的黑色露肩t恤,高腰牛仔裤,t恤被她掀了起来,露出曼妙的腰际线条,莹白的肌肤在柔和的灯光下泛着健康的光泽。

北堂深知道她的酒量,她一定喝了很多才会醉成这样。

北堂深手下动作顿了顿,似乎也在等待她的答案。

北堂深有点看呆了。

北堂深脸色黑得就跟锅底似的,没好气地说道,“谁让你喝那么多酒,头不疼才奇怪了。”

阿远问道,“无忧,你昨晚怎么喝了那么多酒?”

他喉结动了动,血液哗哗地往下涌。

北堂深淡淡道,“昨晚送你回来的男人是谁?”

一阵淡淡的清香窜入鼻端,她坐到了他身边,女仆将她那份早餐放到了面前,还放了一碗醒酒汤,“朱雀小姐,这是二少爷吩咐我熬的醒酒汤。”

她一脸平静,“什么?”

北堂深面色不佳,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随即垂眸,专心对付盘中的早餐。

他直接用毯子将她裹成粽子,声音略有些沙哑,“老实一点,别乱动!”

空寂的楼梯间响起踉跄的脚步声,还有仆人担忧的声音,“朱雀小姐,请小心,这里有台阶——”

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他将右手放在胸膛处,胸腔里的心脏跳动很快,他的眼眸渐渐恢复清明,他告诉自己,他是正常的男人,看到那幅场景,血气涌动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缓缓向她们靠近,抓住朱雀的手臂,猛然将她从女仆身上拖到自己怀中,淡淡道,“我送她回房,你去休息吧。”

当天晚上,朱雀很晚才回家,一辆豪车将她送到楼下,一名金发帅哥从驾驶位下来,将她从副驾搀扶了出来,她就如一滩烂泥依靠在帅哥的怀中,脸上带着迷醉的笑容。

她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就算你是我的上司,也只能管我的工作,没有权力管我的私生活。”她站了起来,缓缓道,“我想,我不适合再住在这里,我今天就搬出去。”

朱雀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难得有空闲,所以去酒吧放松放松。”

北堂深有种将她摔出去的冲动。

朱雀扬了扬眉,“我不记得了。”当她觉得自己喝醉了的时候,直接从酒吧拽了一个男人,让他送自己回家,并不知道人家姓甚名谁。

他抿了抿唇,“我没有那个意思。”

北堂深眸光一闪,语气沉了沉,“陌生男人的车你也敢坐?”

北堂深一拳打在棉花上,气得半死,心里那个火啊,呼呼直冒,死死地盯着她,咬牙道,“我是你的上司,有权管你!”13acv。

朱雀面色平静地看着他,目光带着一丝怜悯,就像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她红唇动了动,淡淡道,“如果你要用协议约束我,我无话可说。老板,我吃饱了,您现在有什么吩咐?”

他反唇相讥,“昨晚醉得不省人事的是谁?就算把你卖了,你也不会有所察觉。”

北堂深脸部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着,该死的女人,当他是死的么?

“早上好——”朱雀揉着还有点疼的脑袋,慢吞吞地从楼上走下来。

女仆恭敬地鞠躬,“是,大少爷晚安。”

她星眸微张,秀气眉头微微蹙着,脸上露出冥思苦想的表情,倏尔,傻乎乎地笑道,“阿远,你是阿远——”

她淡淡道,“我的事情,不劳你操心。”

朱雀礼貌地道了一声“谢谢”,然后对一脸关切的阿远微微一笑。

她甚至恭敬地向他鞠躬。

他脸色黑得更厉害,赶紧将毯子扯了过来,重新盖在她身上。

他迅速拉过一条薄被,盖在她身上。

北堂深眼中迅速闪过一抹懊恼,他本来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想成全她跟阿远,但是怕阿远介意他和她之间的事情,所以才让她瞒着阿远。

“呼呼……”女仆舒了一口气,猛然抬头,发现走廊上站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她连忙恭敬地叫,“大少爷。”

阿远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脸色难看的北堂深,小声说道,“哥哥,你现在的样子好可怕。”

北堂深幽深的眼中骤然聚起风暴,双拳紧握着,手背上青筋跳动,冷声道,“从你与我签下协议开始,就是我的属下,不论公私,都要听从我的安排!我命令你,不许搬!”

他有些烦躁,眉头蹙了起来,“算了,没事,你走吧。”

北堂深站在二楼的窗户面前,目光沉冷地看着金发男人扶着她按响了门铃,然后听到仆人将朱雀迎进门的声音。

她的动作幅度太大,身上的薄毯被掀到了一边,露出她雪白修长的双腿,平坦紧致的小腹,黑色小内库也露出了一半。

咖啡杯滚到了她的脚边,咖啡洒了一地,甚至溅落到她的裤腿上,她浑不在意,以谦卑的姿态,弯腰将咖啡杯捡了起来,上前几步,放回餐桌上,淡淡地笑了笑,然后转身上楼。

她双臂攀住他的脖子,嘟着红唇,可怜巴巴地道,“阿远……我难受……这里难受……”她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头也好疼……”

“热啊……”她星眸微张,水汪汪的眼睛茫然地看着他,无意识地抿了抿红唇,“我热……”

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她浑身发烫,袒露在外的肌肤感受到空调的冷风,舒适无比,她还嫌不够,将遮着上半身的毯子也掀开扔到一边,右手伸到背后,看样子是打算将bra的扣子解开……

“放开,热……”朱雀无意识地扭动着身体,妩媚的面容带着醉酒后特有的慵懒和风情。

北堂深气得将手边的咖啡杯扔了出去。

他脸色越来越冷,眸光凶狠,就如狂暴的雄狮盯着猎物,一步步走出自己的势力范围。

北堂深身体猛然一震,他在做什么,对于不服从管教的下属他从来都是直接将他们踢出山口组,犯不着浪费时间与他们动怒,而他现在,为什么这么愤怒?

疯了,乱了,自从那个晚上之后,所有的事情都乱套了!

该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