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番外 云深归处(八)

小说: 总裁,爱上瘾 作者: 笑歌 更新时间:2016-09-05 04:44:29 字数:3406 阅读进度:404/483

“怎么会?老人家可是很努力在赶路了!”好险,差点被这个丫头拆穿自己的计谋了,宫本半藏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一本正经地说道,“当然,还有一个办法,让江岛牺牲一下也可以。”

朱雀气得差点将手机摔出去,让江岛牺牲?亏他说得出口,就算江岛愿意,等北堂深清醒过来,还不宰了江岛!当然,她也不能牺牲!

可是……

隐隐约约,她听到他抱着她,一遍遍叫着一个女人的名字,一个他深爱的女人的名字。

她扬起唇角,“好,知道了。”

直到门外传来敲门声,“阿深,你醒了吗?”

他亦淡淡道,“抽时间出来,我和你一起去拜访林院长。”

阿远抿了抿唇,认真地说道,“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就不逼你了,不过,我是你的朋友,如果有困难,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

北堂深眼眸幽深,沉声道,“我做的事情,我会负责。”

他眉头紧紧蹙了起来,沉默地坐在床上,坐了许久许久。

阿远担忧地看着她,“无忧,你今天有点奇怪,是不是有心事?”

朱雀坐在落地窗前,懒懒地靠在柔软的靠垫上,手里捧着一本书,缓缓朗读着上面的故事,阿远坐在她的对面,双手捧着脑袋,安静地看着她。

当她悄然推开浴室房门,发现泡在冷水里面的北堂深已经接近昏迷状态,她坚定的信念开始动摇了。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是北堂深的声音,“朱雀,我们谈一谈。”

朱雀眸光微微一动,没有回答。

“朱雀在哪里?”

她猛然回过神,笑了笑,“怎么了?”

他霍然站起,浑身透着冷冽的寒意,唇角紧绷着,“你一定要用这样的话作践自己么?”

什么桢襙观,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是浮云,只是一层薄膜而已,给他就给他了,就当被针扎了一下,被狗咬了一口……

“无忧——”阿远她面前挥手,叫着她的名字。

他深邃的眼眸翻腾着惊涛骇浪,他薄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是缓缓地,缓缓地将她松开。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北堂深闭上双眼,片刻之后,缓缓睁开,淡淡道,“进来。”

虽然他已经记不清楚那个女人是谁,但是他很容易就能猜出她的身份,因为昨晚留在这座别墅陪他的,除了朱雀,再没有其他女人。

鲜红的血丝顺着两人契合的部位缓缓融入水中。

她读着读着,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里,骤然停了下来,神情恍惚地盯着书本上密密麻麻的的小字。

自从经历了昨晚那一幕,阿远已经正常了许多,虽然还没有完全放开过去的事情,但也不再拒绝面对过去,他的言行举止也开始像成年人。

她下意识收回手,但是已然来不及了,他已经全然失去了理智。

与她相处这么久,他很清楚她是怎样的女人,更何况他以前还调查过她,知道她在男女关系上面非常清白。

宫本半藏耸了耸肩,“老实说,不是很好,今天我看到她的样子,吓我一跳,面色惨白得就像雪人儿一样,精神也不好,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虚弱……”13acv。

北堂深面无表情地接过药丸,喝了一口水,吞服下去。

宫本半藏没有赶到,他和一个女人发生了关系。

宫本半藏咳嗽了一下,笑呵呵道,“那丫头已经带阿远回别墅了。”

朱雀诧异地看他,“做什么?”

她无措地挥舞着手臂,攀住了他的脖子,借着他身体的力道,将自己的头部从水里拔了出来,张着嘴巴粗喘地呼吸,美丽的眼睛水汪汪的,惹人怜爱极了,水花顺着她优美的脖颈缓缓往下流动,淌过耸立的柔软,诱发了早已欲火焚身的男人内心的兽谷欠。

北堂深捏了捏眉心,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他还是选择问出口,“她还好吧?”

那危险的目光,让朱雀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夕阳晚照,室外温度仍然很高。

朱雀抿了抿唇,冷声道,“就算被我嫌弃你,你也不介意吗?北堂深,你也太贱了!”

他突然抓住她欲收回的右手,骤然将她拽进了超大的浴缸,精壮的身躯将她狠狠压在了身下。

他眼眸微微动了动,声音变得温和,“我知道在你的心里,将林院长当成母亲,我们结婚的事情,自然应该取得她老人家的同意。”

么老力赶以。在药物和ji情的双重作用下,北堂深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苏醒过来。

他走到门口,打开房门,看到北堂深面色平静地站在门口,他灿烂一笑,“哥哥,你回来了,朱雀在里面,你进去吧。”

北堂深拍了拍他的肩膀。

她的手指颤抖地落在他赤luo的肌肤上,他就像被雷击了一般,猛然颤抖了一下,微闭的双眸猛然睁开,原本漆黑的眼眸已经被欲望染上了一层猩红,目光凶猛,就像饿了许久的猛兽发现了猎物。

她烦躁地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瞪着他,“我说过了,不需要你负责,况且,我以前男人多得是,如果个个都闹着对我负责,根本轮不到你。”

阿远笑了笑,“是哥哥,他好像有事找你,我先出去了。”

北堂深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她神情正常,眼眸平静地注视着他,淡淡道,“你想谈什么?”

朱雀手指悄然掐进掌心,她突然噗嗤笑了起来,“北堂深,你不是吧?这么玩不起?我们就当那是一夜情,你情我愿,一拍两散,不用放在心上。”

朱雀冷哼了一声,“那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总之,你只要清楚一件事,你不用对我负责,我也不会跟你结婚!”她似乎还嫌自己说的话不够重,狠狠瞪了他一眼,说道,“就算你不嫌弃我,我也嫌弃你,我不会要你这样的二手货。”

或许是她此刻的神情太过于像某个人,北堂深眼中渐渐恢复了一丝清明,他放缓了动作,双手揉捏着,研磨着,一种陌生的酸涨的感觉从某个地方扩散开来,她的头脑渐渐不再清醒,就如水中的浮萍,随他一起沉沦。

他脑子很乱。

他在她体内狂猛地冲撞着,水花溅出浴缸,流得到处都是,她的眼泪一下就滚落下来,水润的眼睛失神地盯着天花板某处,咬紧的唇边溢出一丝丝痛苦的低吟。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身上穿着干爽的衣服,身体也已经被擦拭干净,但是作为成年男子,他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话音刚落,她腰间一紧,被他猛然拉进了自己的怀中,他的手臂就如铁钳,将她的身体紧紧禁锢着,他双目中燃烧着怒火,有种恨不得掐死她的冲动,“我承认心里还有别人,但是既然决定娶你,我会试着忘记,你最好不要再激怒我!”

“你——”北堂深怒气陡然膨胀,双拳紧紧握成拳头,死死地盯着她,半晌之后,怒气渐渐收敛,语气沉静,“你以为用激将法,我就会改变主意?别天真了。”

北堂深眉头蹙得更紧,虽然记不清楚,但是他很明白,在强力催情药的控制下,他肯定身不由己地做出了伤害她的事情。

宫本半藏的药很起作用,回自己别墅的路上,北堂深已经恢复了正常,头脑也渐渐清晰起来,一个念头在他脑中慢慢成形。

他已经丧失了理智,没有任何前戏,以最直接的方式重重冲入她的体内,身体就如撕裂般疼痛,朱雀闷哼一声,咬紧了唇瓣。

宫本半藏推门而入,他手里拿着一杯水,还有两颗药丸,满脸堆笑地走到床边,“阿深啊,这个是清除你体内余毒的药,快快,服下吧。”

不知过了多久,她已经累得浑身酸软,他还不知疲倦地撩拨着她,将她从浴缸里拖到了床上,两人湿漉漉的身体纠缠在一起,起起伏伏。

朱雀摇了摇头,“没事。”

他这连番的动作太过迅猛,朱雀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她也没想过要挣扎,直接被他压在了浴缸里面,她的头部被他压在了冷水里,难受得差点窒息。

北堂深滚烫的大掌落在她的身上,飞快地将她身上碍事的衣服全部撕成了碎片。破布扔得到处都是,很快,两人就赤诚相见。

树上的蝉吱吱喳喳地鸣叫,让不堪忍受酷暑的人,心生烦躁。

她平静地盯着他的双眼,淡淡道,“何必呢,没有爱情的婚姻,双方都痛苦,我不爱你。”

北堂深打开门,在门口偷听许久,但什么都没有听到的宫本半藏连忙直起身体,笑米米地揽住他的肩膀,将他拖到走廊尽头,压低声音道,“阿深,你们谈得怎么样了?”

北堂深铁青着脸,“半藏叔,你似乎管得太多了。”

宫本半藏老脸上堆满了笑,“哎呀,别这样说嘛,老人家可是很伤心的,阿深,你老爹去世之后,我一直担心你的个人问题,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不错的女孩,可不要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