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 番外 云深归处(一)

小说: 总裁,爱上瘾 作者: 笑歌 更新时间:2016-09-05 04:44:25 字数:3444 阅读进度:397/483

“深哥,我看到阿远了!”

“活着,还活着,不过情况不是很好,原来他被苏慕容囚禁了。”

飞机上,齐夏说过的话,一直萦绕在北堂深的脑海里,他双手紧紧握着,浑身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鼻腔里酸涩得难受,胸膛紧紧绷着,就像要爆炸一般。

“你总喜欢一个人喝闷酒。”朱雀走到他身边,依靠在栏杆上,她的手里也拿了一罐啤酒。

朱雀眼中泛起淡淡的笑意,扬了扬手中的酒罐,“这一次,我们赌什么?”

朱雀唇角微勾,也跳了上去,坐到他身边,看了一眼城市璀璨的夜景,淡淡道,“这是我们第二次坐在这里喝酒了。”

她细致,有耐心,还很温柔。她微笑着给阿远讲故事,她动作轻柔地帮他擦拭刚洗完的湿头发,她牵着他的手在别墅周围散步,她拉着他躲在石头后面观察小野鸭,她替他搭配衣服,将他打扮得帅气迷人,然后带着他一起去游乐场、动物园、还有海族馆……

北堂深凝视着她,眼神深邃,缓缓道,“赌一个问题,赢的人可以随便问输了的人一个问题。”

北堂深脑海中闪现一幕幕画面,还是小男孩的他,不管去哪里都牵着比他小三岁的弟弟,他很喜欢弟弟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叫他“哥哥”,所以他一直努力让自己强大,帮弟弟赶走欺负他的坏小孩,帮弟弟做手工作业,带着这条粘人的小尾巴学武术……

朱雀拢了拢头发,轻笑了一声,“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问题,但是,我不会输的。”

北堂深犹如雕塑一般,矗立在病房门口,深深地凝视着背对他坐在地板上的白衣少年。

“你等着,我取过来。”她眼睛弯了弯,果真跑向他指的那个方向,拧了一提啤酒过来。

北堂深眸光动了动,没有再多说什么。

北堂深唇角扬了起来,转头看她,星光下,她的脸上满是喜悦,精致的眉眼带着笑意,开心得就像小孩。

“你不想告诉我原因。”北堂深顿了顿,继续道,“还是说,你说不出口。”

朱雀抿了抿唇,“我已经办好出院手续。”

清脆的高跟鞋的声音自他背后传来,一股淡淡的熟悉的清香被夜风拂到他的鼻端,不用看,他也知道是谁。

给北堂远安排的房间,面朝花园,各色的鲜花争相夺艳地盛开,花园后面有一片小小的湖泊,湖里游着一群小野鸭,每天早上嘎嘎嘎叫得欢畅,与树上小鸟的啼鸣声合成一曲欢欣鼓舞的晨曲。

“你已经醉了。”

夜晚,天台。

北堂深蹲在他面前,看着他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他们兄弟俩眉眼间有几分相似,但北堂远的脸更小一点,下巴更尖一点,五官整体看起来更秀丽一些。

“那就证明给我看。”

北堂深伸出两根手指,“这是几?”

他将北堂远接回了自己的别墅。

她咧嘴笑,露出漂亮的牙齿,豪气地说道,“干!”

北堂深唇角抽了抽,“你真的醉了,你输了,愿赌服输,回答我一个问题。”

说着,她拍了拍自己鼓鼓囊囊的肚子。

有多久,他没有这么痛苦了?

不知喝了多少,朱雀眼神开始朦胧了,她双颊泛着淡淡的粉色,低声嘟囔,“肚子好涨……”13acv。

一个又一个空酒罐被扔到了楼板上,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他们就像不知疲倦的机器,重复着喝酒的动作,偶尔停下来,看看远方,没有人说话,夜晚沉寂得可怕。

北堂深尽量抽时间,参加他们两人的各种小活动,目睹阿远在朱雀的照顾下,渐渐对周围的事物有了感知,目睹他越来越依赖朱雀,就像刚出生的小动物,本能地依靠母亲。哥看还过抖。

他很瘦很瘦,白色的病号服就像挂在他身上一样,他垂着头,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怀中的骷髅头上面,修长纤细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骷髅头,动作温柔得就如抚摸着恋人的头发一般。

“走开啦——”她不耐烦挥了挥手,赶苍蝇一般赶他。

两人毫不含糊,一口气喝光了罐内的啤酒。

“告诉我,你和阿远是不是以前就认识?”北堂深身体压得更低,离她很近,近到能借着星光看清楚她脸颊上的红晕。

他现在的模样,与他小时候的脸重叠在一起,重重地闯入北堂深的大脑,他再也克制不住情绪,猛然将弟弟抱紧,嘴唇不住地哆嗦,胸膛剧烈地起伏,“阿远,阿远,我是你的哥哥,阿远,我终于找到你了!”

她瞪着眼睛紧紧盯着他的手指,想了半天,“切”了一声,“白痴啊,这是手指!”

她手指悄然握了起来,缓缓道,“说不出口。”

他抱着他的骷髅头,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安静地望着远方,对于北堂深的叮嘱没有一点反应。

过了许久,北堂深从病房里面出来,面无表情,浑身释放出冷厉的气息,朱雀从墙壁上撤离身体,看着他,淡淡道,“我已经跟医生谈过,今天就可以接阿远回家。”

北堂深眼眸依旧冷清,毫无醉意,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她这种娇憨的表情,低笑了一声,“喝了那么多酒,肚子不涨才怪。”

他深深看着她,半晌,说道,“好,由你来照顾他。”

她漂亮的柳叶眉皱了起来,嘟着红唇道,“谁说我醉了,我清醒得很,我们继续喝,我才不会输给你!”

夜风吹拂,天空繁星点点,一道挺拔的身影矗立在栏杆边,手中拿着一罐啤酒,仰头喝了一大口。

“阿远……阿远……”她低声呢喃。

如同上次比试一样,他们用力碰撞了一下酒罐,预示着赌约成立,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他们两人的眼神都不再冰冷,而是带了淡淡的笑意。

“嗯,阿远今天很乖,他愿意跟我交流了。”提起北堂远,朱雀的心情就很好,语气透着轻快,“刚才,我倒了一杯热牛奶给他,他不想喝,就摇头拒绝,这还是第一次,他愿意表露自己的情绪。”

北堂深凝望着她的双眼,深邃的眸光,就像要洞悉她的五脏六腑,他沉沉地开口,“你对阿远,非同一般,我想知道原因。”

北堂远木偶一般,任由他抱着,不言也不语。

坐在北堂深身边的朱雀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悄然转头,看向窗外。

“对,阿远,你们以前就认识?”他凝神等待她的回答。

她缓缓吐出两个字,“谢谢。”

“好。”

北堂深望着远方的夜空,淡淡道,“阿远睡了?”

北堂深眼中汇聚的泪光,最终还是滚落了下来。

北堂深俯身,推了推她的肩膀,“别睡——”

美丽的夕阳染红了天际,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铺洒在地板上。

北堂深“嗯”了一声,目光直视着前方,“要不要再赌一次?”

北堂深深邃的眼眸落在她身上,“你从来不会干涉我的私事。”他的语气里面并没有指责或是不悦,只是好奇。

“……”某人根本不搭理他,身体往后,躺在了高台上。

走廊上,朱雀拦住了北堂深,抿了抿唇,说道,“我想照顾阿远。”

他相信她,相信她不会做出伤害阿远的事情。

北堂深接过她递过来的啤酒,纵身跳上了两米多高的高台,恣意地坐在边缘,“咔哒”打开了啤酒。

他用啤酒罐碰了碰她的,沉声道,“这都是你的功劳,谢谢。”

他淡淡道,“不会。”两人一起经历过很多次生死,他早就将她视为自己人。

朱雀面对别人,包括北堂深,她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很少露出笑容,但是面对阿远,她展露出了她不为人知的一面。

不知不觉,已经有冰凉的东西从眼角滑下。

北堂远搬入新的环境,很平静,或者说,很冷漠,就像机器人一样,默默地承受外界给他的安排,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厌恶或者喜欢的情绪。

“我没有!”

刚开始,北堂深还有点担心,担心朱雀是杀手,不如一般女人那样懂得照顾别人,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

朱雀扬了扬手中的酒罐,懊恼地皱了皱眉,“没了,我应该多带几罐上来。”

朱雀调侃,“你不怕我趁你喝醉,刺杀你?”

他从她手中抢过啤酒罐,“别喝了,你已经醉了。”

北堂深眼中涌起笑意,下巴朝某个方向抬了抬,“我还有私藏,就在那边。”

朱雀平静的眸光有瞬间的裂痕,她唇角绷了起来,淡淡道,“我不会伤害阿远,我只是想让他早点好起来。”

病房外,朱雀后背紧贴着墙壁,缓缓闭上了双眼,也有晶莹的东西从她眼角滑落。

没料到,她翻了个身,四肢蜷缩,将自己缩成一团,很快就响起平稳的呼吸声。

她睡着了。

北堂深哭笑不得地看着缩在一团的女人,手伸向她的肩膀,想要叫醒她,可最终,还是改变了方向,将手臂从她腰间穿了过去,抱着她,跳下了高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