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 赶出家门

小说: 总裁,爱上瘾 作者: 笑歌 更新时间:2016-09-05 04:43:53 字数:3399 阅读进度:331/483

齐夏惊愕不已,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当管家领着保镖进来,架着霍利的双臂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她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赫连城想要拉住她,被她用力推开了。

齐夏冲到了托马克的面前,急声道,“义父,您不能这么做!您不能这么对待霍利!”

托马克喉结动了动,声音低沉,“夏夏,这件事,你不要管。”

“不,义父,霍利是您的侄儿,您不能这么对他,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齐夏望向一直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北堂深,着急地说道,“深哥,你也说一句话啊,帮霍利求情啊!”

北堂深薄唇微动,淡淡道,“夏夏,义父既然决定了,我们就照着他说的做。”

“北堂深,你这个混蛋,都是因为你!”霍利满心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他三两脚踢开架着自己的保镖,朝着北堂深扑去,“北堂深,你这个假惺惺的混蛋,我要杀了你!”

霍利右手习惯性地摸向腰间,赫连城心里一紧,连忙上前将齐夏拉过来,护在背后,其他人也纷纷后退,生怕被霍利误伤到。只有托马克和北堂深仍旧站在远处,神色冷清。

“该死的!”霍利并没有摸到手枪,因为在保镖接近他的时候,已经趁他不备取走了他的武器。

他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拳打脚踢,招招带着凌厉的杀气,北堂深沉着应对,与他斗在一起。

北堂深将他的双臂架住,冷冷道,“霍利,你再闹下去,只会让自己更难堪!”

“北堂深,这一切都是你害的,你夺走了属于我的一切,我不会放过你!”霍利眼中喷火,杀气肆虐,他猛然出招,一拳击向北堂深的胸膛。

北堂深在闪躲的同时,侧身猛踢,正中霍利的腹部,他痛苦地扶着自己的腹部,用恨之入骨的眼神紧盯着北堂深。13acv。

托马克突然大喝道,“够了!来人,赶紧将霍利给我拉出去!”

三四名保镖冲了上来,花了不少的时间,将试图反抗的霍利制服。

保镖们拖着霍利往大殿门口走,霍利还不死心,歇斯底里地吼道,“叔父,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托马克脸色变得很难看,双手紧紧握着拳头,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怒火,这个混账东西,直到现在,他还不知悔改!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难道你不记得你是怎么答应我父亲的了?你说过要好好照顾我的!”霍利被人往外拖,不住回头怒吼着。

托马克脸色铁青,突然大吼一声,“站住!”

保镖停了下来,霍利还以为事情有转机,连忙求情,“叔父,不管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请你给我一次机会,解释清楚!”

“好,很好!我就给你一次机会!”托马克声音里透着噬骨的冷意,“我问你,是不是你监守自盗,将qxl的藏品卖到黑市?是不是你让人弄坏了阿城和阿深的汽车,还让人在阿深的汽车下面装了炸弹?”

托马克连声的质问掷地有声,就像一颗颗炸弹在空旷的大殿里面爆炸,震惊了所有的人。

霍利一口否认,“不,不是,这些事都不是我做的!我是被冤枉的!”

托马克眼中满是失望的神色,都到这一步了,霍利还是不肯认错!

“阿深,把证据拿出来,让他心服口服!”

大殿里参加宴会的,全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托马克本来还想给霍利留几分脸面,但是既然他死不悔改,托马克就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他的丑恶拆穿,让他再也无法狡辩!

北堂深早有准备,挥了挥手,只见阿豹和江岛各押着一名男子走进了大殿。

被阿豹抓住的是彼得,而江岛抓着的是麦基。

彼得指着麦基的鼻子,说道,“就是这个男人,他付给我一百万,让我弄坏两辆车,并且在法拉利下面安装了定时炸弹!”

托马克冷冷道,“麦基是你的保镖,难道不是你指使他做着一切的?”、

霍利刚想说什么,乔治在朱雀的陪同下,站了出来,他不敢直视霍利愤怒的目光,唯唯诺诺的说道,“当家,我可以作证,是霍利指使我将公司的拍卖品转卖到黑市,这是我这几年记录的账本。”

乔治从胸前摸出一本很小的账本,弯腰,恭敬递到托马克的面前。

托马克翻看了几眼账本,冷眼盯着霍利,“白纸黑字,记载得明明白白,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霍利脸色惨白,他咬了咬牙,“我承认我指使乔治做了那些事,但是我没有指使麦基,我和汽车爆炸事件毫无关系!”

北堂深突然开口,“你的意思是,麦基没有在你的授意下,自己勾结彼得,想要害死我跟赫连城?”

“没错,就是这样,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那都是麦基的个人行为!”霍利说得斩钉截铁,将所有的罪名都推到的麦基身上。

麦基虽然受雇于霍利,但是他有极强的个人名誉感,他遵从所有命令,不管是杀人还是放火,他也守口如瓶,即便被严刑拷打,也不会将雇主的事情透露半分,但是他绝不容许别人诬陷他,所以,他本来冷漠的神情,有了细微的变化。

北堂深敏锐的捕捉到了,冷笑道,“霍利,麦基对你非常忠诚,即使被我们抓住之后,也没有说你半句坏话,你却将所有的罪行都推到他的身上,你也太过分了!”

“我没有命令麦基做过那些事,我为什么要承认?至于是不是他自己做的,你们应该问他才对!”霍利全然不顾麦基的感受,仍旧坚持都是他的错。

北堂深深邃的视线落在麦基身上,淡淡道,“麦基,你还要包庇他到什么时候?你打算替他赎罪?我提醒你,他现在已经身无分文,可能连你以前的雇佣金都没有办法付给你。”

霍利大声道,“麦基,你说话小心一点,不要诬陷到我的身上!”

麦基再也克制不住了,森冷的眼眸突然转向霍利,“你,不值得我的保护,从这一刻起,我要辞掉你!”他不顾霍利震惊的眼神,陈恳地说道,“对不起,我隐瞒了大家,我确实奉了霍利的命,指使彼得破坏汽车,安装炸弹。”

“你这是诬陷,叔父,麦基对我怀恨在心,你不要相信他说的话!”霍利已经被逼入绝境,眼神已经近乎疯狂。

麦基挺胸抬头地面对众人的质疑,沉声道,“我有证据可以证明我说的话。付给彼得的那一笔钱是通过转账方式支付的,付款方是霍利先生在瑞士银行开的账户,你们可以查他的账户明细。”

“我已经查过了。”不知何时,北堂深手中已经多了一张银行明细,他高高举起手中的明细表,“大家可以看一下,在我们车祸的那一天,有一笔一百万的汇款汇到彼得的账户。”

众人哗然,谁对谁错,已经一目了然。

齐夏双腿一软,差点跌倒。

赫连城单手扶着她,心疼不已,这个傻瓜,总是那么善良,对于与自己关系亲密的人毫无防备之心。

北堂深眉眼微垂,拿出了另外一张明细单,缓缓道,“霍利,我很好奇这一笔钱,你曾经汇款两百万给韩国的整形医院,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霍利双目赤红,一字一顿道,“这是我的私事,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

北堂深唇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你不愿意解释,那我只能自己找答案了,你之所以给韩国的整形医院汇款,那是因为你最爱的女人要在韩国进行整容手术,她的名字就是——”

霍利神情慌乱,眼中流露出祈求之意,“不,不要再说了,我承认,我都承认——”

北堂深薄唇紧抿着,看着眼前这个向他求情的男人,他脑中浮现的是他们一起喝酒畅谈时的情景,他以为他们会成为兄弟,可是霍利却为了权力狠心将他们置于死地!

赫连城看出了北堂深的犹豫,他突然向前一步,冷冷道,“那个女人,就是苏希雅,她也叫水如烟!她曾经谋害过我妻子的性命,还曾利用尤里斯家族的巴里特,试图对付暗夜家族!”

夏愕相自托。“不,水如烟不是苏希雅!”此时的霍利,已经狼狈不堪。

朱雀举起一叠照片,以便让众人看得更加清楚,“这是苏希雅整容前后的照片,我还得到了韩国方面整容医生的证词,证明她们就是同一个人。”

霍利和水如烟的真面目被鲜血淋漓地剥开,展露在众人面前。

而此时,水如烟,也就是苏希雅,她正站在人群后面,慌乱无措地看着那些人突然转过头来,用一种很难以形容的眼神看着她。

“不,我不是——”所有的伪装被拆卸下来,她已经濒临崩溃,早知如此,她就不跟霍利来参加满月酒宴了。

“不,我不是,我不是——”

苏希雅慌乱地摇着头,转身欲逃。

一名宾客拦住了她的去路。

她换了一个方向逃跑,又被人拦住了。

她就像走投无路的老鼠,被所有人围在了中间,指指点点,鄙夷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