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找到尸体

小说: 总裁,爱上瘾 作者: 笑歌 更新时间:2016-09-05 04:43:42 字数:3431 阅读进度:309/483

距离苏希雅跳海,已经过去三天了,打捞队一直没有找到她的尸体,苏家的人都抱着最后一丝幻想,苏夫人天天烧香拜佛,希望女儿平安归来,苏柏林苍老了许多,夜深人静的时候常常独自坐在窗前,内心自责,不该对女儿过分苛责。苏晋安家里公司两边都要照顾,眼睛下面有淡青色的黑眼圈。

但是,第四天,他们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有游客在离苏希雅跳海一公里的下游海岸发现一具女尸。

由于海水冲击和岩石撞击,女尸脸部尽毁,身体上布满伤痕,左手和右脚骨头断裂,肋骨也断了三根,柔体被水泡得肿胀,几乎分辨不出来容貌,但是她脖子上戴的金表项链,暴露了她的身份。

揭开表盖,上面是一张很小很小的全家福,苏柏林和苏夫人坐在椅子上,怀中各抱着一个孩子。

看到苏希雅的尸体,苏夫人当场昏死过去,苏晋安将她紧紧抱在臂弯里,苏柏林脚下踉跄差点栽倒在地,幸好管家扶住了他。

一名警察拿出一个袋子,交给了苏晋安,说道,“这些都是死者身上的遗物,我们是通过遗物辨别死者的身份的,如果家属还有疑问,可以进行dna检测。”

苏晋安紧紧握着袋子,一口回绝,“不必了。”可怜的妹妹已经去世,就应该让她早点入土为安,他们怎么忍心再打扰她!

两日后,苏家举行了葬礼,前来观礼的人并不多,都是一些至亲好友。

赫连家的人没有到场。

苏慕容一家三口都来了,苏星辰穿着黑色的风衣,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帽檐垂下的面纱遮住了她的脸。

与遗体告别的时候,苏夫人哭得伤心欲绝,苏慕容也红了眼眶,上前扶住她的手臂,将她从棺材边搀扶了过来。

仪式结束之后,参加葬礼的人渐渐散去,苏家人也悲痛地离开,苏星辰安静地站在墓碑面前,她冰冷的眼神,透过面纱落在墓碑的照片上面,唇角缓缓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星辰,我们也走吧。”苏慕容拍了拍女儿的手臂。

“嗯。”苏星辰跟着父母走出墓园。

太阳透过浓密的树枝照射在他们身上,即便如此,寂静的墓园,还是让人有种阴气森森的感觉。

苏慕容夫妻陪着女儿回到医院,又待了一会儿,才离开。

苏星辰将帽子扔到沙发上,露出了整张脸,虽然已经进行过四次整容手术,她的脸还是很可怕,眉毛光秃秃的,下颚布满沟壑般的伤痕,过两天就要进行第五次整容,医生说,这一次整容手术将替她种植眉毛,到时候脸颊看起来会好很多。

苏星辰打开了音乐,这还是她住院之后,第一次这么开心,苏希雅彻彻底底从她的世界里面消失了,以后,她的敌人,就只剩下齐夏一个人了!

哈哈哈,想想都很爽,苏星辰疯狂的大笑声融合在激烈的音乐声里面,诡异得让人不寒而栗。

赫连城的身体恢复很快,头部伤口也已经拆线,一周左右就出了院。

他将公司的事情全权托付给赫连静和陆子皓,做起了甩手掌柜,天天陪着老婆孩子,整个人的气质都慢慢变了,更温和了,也更有耐心。

他很享受这样的生活,每天睁开眼,可以看到躺在他怀中的齐夏,悠闲地吃早餐,陪着她逛花园,陪着她逛这座古老的城市,陪她看日升日落,一起照顾小乖,每天下午连线国内的家人,与他们视频聊天……

与家人聊天的时候,赫连城和齐夏得知了苏希雅的死讯。

齐夏第一反应就是握住赫连城的手,她侧头看着他,眼中写满了担忧。

赫连城握紧她的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将她搂过来,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夕阳下,夫妻俩沉默不语地坐在阳台上,她靠在他的怀中,他抚摸着她的长发,过了许久,她缓缓道,“阿城,如果你想一个人静一静,我——”

他侧头看她,深邃的眼中融着淡淡的暖意,他低声道,“过去了,我和她的事情都过去了,这种结局对于她来说,或许是最好的。”

话虽如此,齐夏还是看得出来,他心情有些郁结,他和苏希雅毕竟是青梅竹马,她又曾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照顾过他,赫连城看似冷漠,实则很重感情,齐夏很理解他的心情,丝毫没有吃醋。

她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腰,柔声道,“阿城,你如果想回国参加她的葬礼,我不会有意见的。”

“不必了。”他亲了亲她的额头,低声道,“她如此伤害你,我还没有原谅她。”

齐夏心中一暖,仰起头,在他唇边亲了一下,微微一笑,“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以后,我们一定要好好的。”

“嗯,我们会好好的。”赫连城眼中涌起一点笑意,笑意渐渐泛滥,蔓延到整张面部。

她仰着头,笑靥如花。

他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声音里带着宠溺,“散步时间到了,走,我们散步去。”

“啊?我们可不可以不去,我不想动了。”她抱着他的手臂耍赖。

“不可以,”他声音温和,唇边带着笑,“小懒虫,适当的运动对你和宝宝有好处,乖了,起来散步。”

“好吧……”齐夏有点舍不得离开他的怀抱,磨磨蹭蹭地站了起来。

赫连城轻笑,拿了披肩披在她的肩头,扶着她的腰,缓缓走出别墅。

金色的夕阳透过树叶的罅隙洒下,斑驳的光点在古老的青石板路上跳跃,他们手牵手沿着台伯河踽踽而行,美好的时光都被封存在记忆里面了。

“先生,买一支玫瑰送给太太吧!”一个抱着一大束玫瑰花的小姑娘跑到他们面前,金色的头发,阳光的笑脸,可爱得如同洋娃娃。

齐夏看到小姑娘就想起小乖,忍不住招了招手。

离希去天静。小姑娘笑米米地走得更近,“太太,你好漂亮。”

齐夏噗嗤笑出声,“小宝贝,你嘴巴真甜。”

小姑娘扑闪着一双大眼睛,天真地笑,“我说的是真话啦,先生,你很幸运,可以娶到这么漂亮的太太。”

“我也这么觉得。”赫连城眉眼俱是笑意,掏出钱包,“这一束玫瑰,多少钱?”

小姑娘露出灿烂的笑容,“一百欧元。”

赫连城取出一百欧元递给她,从她手中抱过玫瑰花。

“谢谢先生,谢谢太太,祝你们幸福。”小姑娘笑着鞠了躬,喜滋滋地跑远了。

赫连城将玫瑰凑到齐夏面前,唇角勾起,“老婆,送给你的。”

齐夏扬眉笑,“谢谢,不过还要请你帮我抱着。”13acv。

“没问题,随时替老婆大人效劳。”赫连城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奖励。”

“嚯,你还真是小气诶——”齐夏笑着抱怨,凑上去,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现在满意了吗?赫连先生?”

“如果亲的是这里,我将更加满意,赫连太太。”赫连城坦然地摸了摸自己的唇。

“美得你。”齐夏好笑地白了他一眼,挽起他的胳膊。

赫连城低低地笑,一手揽着大腹便便的老婆,一手抱着玫瑰花,两人就这样走在路上,甚是引人注目。

齐夏觉得自己都快被那些女人或羡慕或嫉妒的眼神灼烧起来了,忍不住扯了扯赫连城的衣袖,说道,“都怪你,长得那么好看做什么?”

赫连城好脾气地挑了挑眉,“我长得好看也错了?”

“是啊,不然怎么会招来那么多桃花。”齐夏鼓起腮帮,别以为她没有看见,那边坐在长椅上的金发美女,你的眼睛乱瞟什么,身边这个大帅哥是我的老公诶!

还有那两个靠在桥头谈笑风生的美女,别以为我听不懂意大利语,敢不敢不要那么大声地夸赞我的老公帅气?!

赫连城好笑地捏了捏她肉肉的脸颊,“我都没有生气,你这么生气做什么?”

齐夏瞪着他,“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是在怨我挡住你的桃花了吗?”

赫连城轻笑,用手指抬着她的下巴示意她往边上看,额,那个色米米看着她的猥琐大叔是怎么回事?还有还有,那个死盯着她看的阳光帅气的金发帅哥又是怎么回事?

“老婆,就算你怀孕了,也还是魅力不减,所以,我要盖章,表明我的所有权。”赫连城将她的下巴勾回来,众目睽睽之下,吻住她的唇瓣,辗转反侧一番,才将她放开,她羞恼地在他胸膛上捶了一下。

赫连城握住她的手,凑到她耳边,低声道,“看到没有,那边的小帅哥露出了伤心欲绝的表情。”

齐夏偷瞧了一眼,哪有那么夸张,人家只是遗憾的耸了耸肩而已。

“你看,你的行情比我好多了,我必须牢牢看着你,以免你跟别的帅小伙跑了。”赫连城不正经地咬了咬她的耳垂。

一股电流传遍全身,齐夏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赶紧扒开他作恶的嘴巴,转移话题,“老公,我累了,我们回家吧。”

“好。”赫连城轻笑,揉了揉她的头发,揽着她的腰,转身往回走。

夕阳下,两人的影子交叠在一起,和谐又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