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一 何为残忍

小说: 总裁,爱上瘾 作者: 笑歌 更新时间:2016-09-05 04:43:33 字数:3444 阅读进度:291/483

野狼裤子裆部浸湿了,有热流顺着腿部缓缓流下,在电椅下面汇聚成小溪流。

他承受不住身体的剧痛,竟然失禁了。

火狐眼睁睁地看着曾经的同伴,变得如此狼狈,变得如此痛苦,她眼中蒙上了一层水雾,紧紧咬着牙齿,死死地盯着江岛。

江岛浑不在意,将手术刀扔进了铁盘里面,又拿起一把很小的匕首,淡淡道,“接下来,我要割三分之一的大脑,据说,这样不会影响到你的说话能力和记忆能力。”

平底锅里面的油汩汩沸腾着,就像唱着一曲欢歌,期待那三分之一的人脑滚入沸腾的油锅里面。

野狼双眼冲血,就像困兽一般,喉咙里发出深沉的痛苦的低吼声。

匕首缓缓地落在了那堆白色的像豆腐一样的东西上面,他正要下手,火狐突然放声尖叫起来,“住手,住手!我说,我都说,求你放过他!”

她整个精神都已经崩溃,再也承受不住那种巨大的心理压力了!嚎啕大哭,嘴唇颤抖着,高声叫道,“放开他,快放开他!”

江岛优雅地将匕首收了回来,转身看着火狐,脸上带着残忍的冷笑,“你说吧,若是说得让我不满意,我会割下你的三分之一大脑下油锅。”

火狐双肩剧烈地抖动着,身为杀手,她看到过很多残忍的场景,也见过很多严刑逼供的惨象,可是像这种惨绝人寰,毫无人性的逼供,她还是头一次见到。

她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缓缓道,“我会将我知道的东西,全部都告诉你。”

“很好。”江岛将匕首放回铁盘里面,扯下手上带血的手套,扔到地板上,淡淡道,“教父在中国有几处老窝?”

火狐牙齿还在颤抖,“我知道的,只有两处,一处是‘半山怡城’的别墅,另外一处在浅水湾。”

北堂深眼眸一凛,浅水湾的别墅,正是他们上次半夜闯入,血洗教父的地方。昏暗的灯光下,他的脸上一片阴暗,声音沉冷,就如来自地狱一般,“半山怡城别墅的具体地址?”

“a区十二号。”

北堂深身体往后靠,招了招手,一直站在他背后的朱雀俯身靠近,他在她耳畔低声道,“将教父的地址发到a市,让人监视教父。”

“明白。”朱雀悄然退出地下室,将北堂深的命令转达给国内留守的人,之后又悄然回到他身后。

江岛又问,“你们平时都是怎么联络教父的?”

“教父有一个电话号码,打过去之后,会被提醒是空号,之后教父会将电话打到我们的手机上面。”

“这么说来,只能教父主动联络你们,你们联络不上教父。”如果教父不回来电,他们根本联系不上他。

火狐说道,“可以这么说。”她顿了顿,侧头看了一眼像是陷入昏迷状态的,耷拉着血淋淋脑袋的野狼,“或许野狼知道得更多一点,他是教父最信任的人。”

江岛冷冷道,“拿水来。”

一名保镖端来一盆凉水,江岛接过水盆,对准野狼的身体,猛然泼了出去。

凉水从他的脑袋上面冲刷下来,鲜血混合在水里面流淌了一地。

野狼咳嗽着清醒过来,剧烈的痛感让他的面孔都扭曲了。

火狐看着他,眼中闪着泪光,“野狼,认输吧,不要再硬撑了,告诉他们怎么联络教父?”

野狼已经气若游丝,江岛的虐杀游戏已经将他逼入绝境,他的精神也已经濒临崩溃,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滴答滴答往下掉,他张着嘴,沉沉地喘息,就像干涸的鱼。

“野狼,认输吧……”火狐泪如雨下。

野狼眼中的神采渐渐涣散,浑身都被痛感所掌控,早已没有其他感觉,他就像一具木偶,渐渐脱离了自己的神智。

江岛冷冷地看着他,“你平时,都是怎么联络教父的?”

野狼机械地回答,“打他的私人电话。”

“他的私人电话是多少?”

野狼随口报出了一串数字,有保镖地记了下来。

“教父除了半山怡城和浅水湾的别墅,在哪里还有住处?”

野狼就像是被催眠了一样,神情茫然地回答,“在城郊一百里的苍山里面还有一处别墅,上次苏希雅就是被绑在那里。”

“除此之外呢?”

“我知道的只有这些了。”

狼子热顺中。北堂深抬了抬手,江岛暂时停止了提问,北堂深沉声问道,“教父绑架苏希雅,是联手好的,对吗?”

野狼木然地回答,“对,教父本来与苏希雅谈好条件,两人联手对付齐夏和北堂深,假装绑架,假装强暴,但是教父藏了一手,他实际上是一箭三雕,他也利用了苏希雅。”

北堂深眸色一沉,“有没有证据?”

“有,本来教父打算在事成之后,将苏希雅踢开,把她的丑态暴露在众人面前,哪知道事情有变,齐夏离开了中国,所以教父暂时没有将证据曝光。”

“证据在哪里?”

“我的电脑上就有,教父曾让我负责保管,听他的指令,在合适的时候公之于众。”

“你的电脑现在哪里?”

“在酒店。”

“哪家酒店,几号房间?”

……

野狼就像被人操控的木偶,一问一答,将他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只可惜,教父戒备心理非常重,就算是他信任的人,他还是没有将许多重要的信息透露给野狼。

北堂深派人到野狼所在的酒店,将他的电脑取了回来,打开文件夹,找到野狼所说的“证据”,那是一段视频,看样子,应该是偷拍的。视频里面,苏希雅和一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坐在一起,苏希雅面对镜头,而男人背对镜头看不清楚长相。

不过,据北堂深猜测,那个男人就是教父。

他们在交谈,谈话的主题就是如何让这场绑架看起来逼真,苏希雅应该说什么话,才能赢得观众的同情和信任,又要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以达到离间赫连城和齐夏的目的。

有了这个视频,就能证明苏希雅和教父串通好了,想要破坏赫连城和齐夏的感情。只可惜,这个视频拍摄得非常有技巧,丝毫没有暴露教父的长相,他的声音也经过特殊处理,分辨不出来,所以就算公之于众,众人也只能认出苏希雅,而条件反射地将所有的关注点都放在她的身上。

北堂深让江岛将这个视频拷贝到u盘里面,之后又翻开了电脑里面的其他隐藏文件,发现教父和野狼的其他犯罪证据,教父派遣野狼干过几次绑架和刺杀,野狼将每次的计划都清楚地写了下来,并且保存了犯罪现场的照片。

江岛将这些东西,也全部拷贝到了u盘里面,总有一天,这些东西都会成为扳倒教父的罪证。

一番忙碌,已经是午夜。

火狐抬头,看着北堂深,“既然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就给我们一个痛快吧。”

北堂深竖了竖手掌,示意江岛。

江岛从腰间抽出一把手枪,对准了野狼的额头,野狼木然地盯着枪口,毫无反应。

“砰”的一声枪响,野狼额头正中间穿进了一颗子弹,鲜血冒了出来,喷洒得到处都是。他身体一偏,瘫在了电椅上面。

火狐看了野狼一眼,然后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她知道,接下来死神即将降临在她的身上。13acv。

“砰”,又是一声枪响,火狐也瘫在了电椅上面。

整个地下室里面,充斥着浓烈的血腥味。

然后是,一片死寂。

“走吧。”北堂深霍然起身,面对满室血腥,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面无表情地往外走。

朱雀跟在他身后。

走出地下室,缓缓登上台阶,回到古堡上面,朱雀缓缓地,呼出了一口气,坦白来讲,她的胃还有点不舒服。

北堂深走在前面,她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走到露天阳台,他突然回身,面无表情地盯着她,薄唇动了动,冷冷道,“有何感想?”

朱雀眉头微蹙,“很恶心。”

他眼中带着审视,“他们曾经是你的同伴。”

朱雀淡淡道,“你不用试探我,我和他们称不上同伴,只有过一面之缘,对于他们的遭遇,我只能表示同情,仅此而已。”

“你不觉得很残忍?”北堂深犀利的眼神,紧盯着她的双眼,就像是要看穿她的五脏六腑一般。

“残忍?”朱雀冷笑,“如果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虽然我不太赞成你的手段,但是我认同你的狠辣。你不用担心因为这件事,我会对你产生二心。”

北堂深唇角紧紧绷着,他发觉,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冷血,将事情利害得失分析得头头是道。

朱雀静静地迎视着他的目光,平静地说道,“我们还要在这里站多久?如果没有其他事,我想回去休息了。”

北堂深猛然想起,她昨天装成一副被绑架的样子,昨晚肯定没有休息好,而白天又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直到现在,都没有休息的机会,就算是男人,都会有点吃不消,更何况她一个女人。

第一次,他将她当做一个女人来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