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五 狼狈为奸

小说: 总裁,爱上瘾 作者: 笑歌 更新时间:2016-09-05 04:43:11 字数:3385 阅读进度:245/483

医生是日本人,说的也是日语,朱雀勉强能听懂,听到“任性”这个词语,她忍不住发出“噗哧”声。

北堂深不悦地抬头看她,她双手背在背后,挺胸抬头站立,面无表情地盯着正前方,就像刚才那一声嗤笑并不是她发出来的一般。

医生名叫宫本半藏,是五十多岁的老人,以前曾跟在北堂深父亲北堂鹤一的身边多年,在山口组里面也是很有资历的老前辈,所以对待北堂深,更倾向于叔侄之情,说话也不会有太多顾忌。

他一边替北堂深处理伤口,一边嘀嘀咕咕抱怨,“我的医术本来是很高明的,但是碰到不合作的患者,还真是没有办法啊。”

朱雀面无表情的脸,渐渐离开了一条缝,咔哒,抽搐了一下。

北堂深忍耐地皱了皱眉,没想到他越来越离谱,低声嘀咕道,“我看,还是找人帮你看守着比较好,免得再浪费我的药水和纱布了。”

北堂深眉头皱得更紧,“半藏叔,你年纪大了,越来越罗嗦了。”

宫本半藏将他的伤口重新包扎好,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要不是你这么任性,我怎么会啰嗦?”他抬头,望向目不斜视的朱雀,笑米米地说道,“朱雀,阿深就交给你了,至少让他给我乖乖养伤三天!”

朱雀嘴角抽了抽,“宫本大叔,你确定是在跟我说话?”

“当然是你,小雀啊,现在三口组里面的年轻人,敢跟阿深对着吼的,也就只有你了。”宫本半藏将手上的橡胶手套脱下,笑呵呵地拍了拍朱雀的肩膀,“所以,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别看宫本半藏年纪大,但是手劲却不小,朱雀猝不及防之下,被他一巴掌拍了个趔趄,她嘴角抽动得更厉害,“宫本大叔,你确定跟我没有仇?”

让她跟北堂深对抗,让那个专横独断的男人听她的?这简直就是做梦!

不过,等等!

朱雀脑海里迅速闪过一抹亮光,在上官敖的别墅里面,她和北堂深比赛,看谁杀的人多……

“你还欠我一个条件。”朱雀双手抱肩,盯着北堂深。

北堂深皱眉。

朱雀挑眉,“如果你杀了那两个女人,你杀人的数量,会比我多一个,但是你放过了她们,那么,就是你输了。愿赌服输,怎么,你难道想赖账?”

“你说条件。”北堂深几乎忘记打赌是事情。

“我的条件就是,这三天,你不许乱动,更不许做出危险的事情。”她唇角勾了勾,淡淡道,“最好是躺在床上静养。”

北堂深犀利的眼眸紧盯着她,心中抱有怀疑,“我以为,你会让我恢复你的自由。”

她不甚在意地耸肩,拍了拍宫本半藏的肩膀,“谁让半藏大叔这么能唠叨呢。”

宫本半藏听不懂中文,但是从他们的表情里,他也看出朱雀已经说服了北堂深,咧开嘴笑,叽里咕噜地说道,“我先走了,小雀啊,你可要帮我盯紧阿深。”

宫本半藏矮小的身影溜走了。

朱雀淡淡道,“半藏大叔的话你也听到了,这三天,你归我管了。”

“你胆子不小!”北堂深犀利的眼眸盯着她。

“我胆子不大,不过我记忆很好,我一直都记得,赌输的一方,要服从赢的一方的条件。”她语气淡然。

“……”早知道,他就不应该一时心软,饶过那两个女人的性命。

“吃药。”她将宫本半藏留下的药瓶打开,倒了药丸,拿了一杯水,递到他面前。

她还真当他是三岁的小孩,需要时时刻刻照看?生日朱勉方。

北堂深嘴角抽了抽,虽然心头不满,但是愿赌服输,他还是愤然地接过药片,仰头服下。

劳累一晚,加上药里面有安神的成分,北堂深很快就睡着了。

朱雀确定他入睡之后,退出房间,伸了个懒腰,也懒得回家,直接找了一间客房休息。13acv。

教父果然老歼巨猾,流星等人奉命追踪的时候,确实在水池底发现了一个设计巧妙的机关,那是一道石门,进入石门,走过一段黑暗的隧道,再爬出来的时候,居然已经在别墅后门的河沟里面。

河边有木桩,曾经绑着一艘快艇,但是现在快艇已经不见了,而且血迹一直延伸到这里,显而易见,教父已经坐上快艇逃跑了。

不过,就算他逃跑,也没有用,北堂深已经发布了通缉令,在黑道上全力通缉他。

此时的教父,已经通过快艇,逃出了别墅区,他当年购置这栋别墅的时候,就已经布置好了逃跑路线,别墅外面的这条小河流,是通往入海口的,一路往下,他可以达到海港,很快就能动用关系,搞定出国的船票。

不过,他还不能出国,他不能抛下苏星辰,而且,他不相信北堂深有那么大的势力,能够将他从a市挖出来。

河面越来越宽阔,他停下快艇,找出快艇上的医疗急救箱,咬着软棒,从腿上挖出了子弹,然后挖出了手臂上的子弹,痛得浑身直冒冷汗,差点昏死过去。忍着剧痛,包扎了伤口,他无力地坐在船舱内,额头上的汗水刷刷滴落。

狡兔三窟,别墅地址暴露,他还有其他安身之处,他拨打电话,让一名他最信任的手下来港湾接他,然后找了一家临海的茶馆,拖着受伤的腿,打算到里面等待。

却没有料到,他会碰到那个女人——苏希雅。

苏希雅和一名外国男人并肩从楼上的包厢下来,外国男人身材挺拔,面容英俊,脸上带着迷人的笑意,揽着她的腰,两人亲密得就如情侣一般。

教父眼中迅速滑过一抹精明的光芒,他突然叫了一声,“苏希雅小姐。”

苏希雅跟外国人正要走出茶馆,陡然间听到有人叫自己,诧异地回头,看到坐在窗前的一个中年男人冲自己挥了挥手,她抿了抿唇,凑到外国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朝着教父这边走来。

她不动声色地打量眼前的男人,面容苍白,身上裹着浴袍,左臂和腿上都染上了血迹,她眼中迅速闪过一抹嫌恶,居高临下地问道,“你是谁?”

教父意味深长地笑,“教父。”

苏希雅脸上迅速变了颜色,仔细打量了他一番,狐疑地问,“你真的是教父?”教父不是很厉害么,怎么会变成这样?简直就跟bt流浪汉一般!

教父唇角一勾,“上次我们通电话,你把一件东西送给了我,我还没有好好感激你呢。”

“不用说了,我相信你就是。”苏希雅知道他指的是自己将毒品样本给他的事情,自然也就是相信了他的身份,淡淡道,“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教父苦笑,“这件事说来话长,我想和你谈一谈。”他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茶馆门口等待苏希雅的外国人,“不如,让你的朋友先离开?”

苏希雅深深地看着他,“你最好是有正事。”

“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那好,你等我几分钟。”

苏希雅走到外国男人身边,勾着他的手臂,走到茶馆门外,用英语说道,“达令,我遇到一位老朋友,要跟他聊一会儿,你先回酒店。”

外国人单手扶着她的腰,低下头,满含笑意地盯着她美丽的脸颊,“宝贝,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中国,你难道不多陪我一会儿?”

苏希雅伸出双手抱住他的脖子,仰头在他唇边亲了一下,柔声道,“达令,我明天再去看你,乖啦。”

“好吧,你这没良心的女人。”男人耸了耸肩,吻住她性感的红唇,细细品尝了许久,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她,咬着她的耳垂,压低声音威胁她,“不许跟他上床。”

苏希雅在他胸膛捶了一拳,“拜托,那种糟老头子,送给我,我也不稀罕。”

男人轻笑一声,放开她离开,双手插在裤兜里,双眼微眯,看着她婀娜多姿的身影往教父那边走去,性感的薄唇边缓缓浮现一抹冰冷的弧度。

苏希雅动作优雅地坐在教父对面的位置上,淡淡道,“你想跟我谈什么?”

教父精明的眼中眸光微动,微笑道,“看来,苏小姐已经放弃赫连城了。”那个外国男人,看起来应该是她的新欢。

她优雅地喝了一口茶,轻轻放下茶碗,眉眼间平淡无波,“放弃如何,不放弃又如何?”

“如果已然放弃,那我们的谈话可以就此结束,如果没有放弃,我会很乐意跟苏小姐合作。”

苏希雅迷人的双眼微微一挑,注视着他,“说说看,没准儿,我会对你的合作方案感兴趣。”

言外之意,她并没有放弃赫连城。

教父唇边勾起一抹笑意,“两天后,赫连城就要与齐夏举行婚礼,难道你不想给他们送上一份礼物么?”

她意味深长地笑,“礼物么,我一直在思考,但是没有好的选择,不知道教父有什么建议?”

教父身体前倾,靠近她,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她诧异地扬了扬眉,“如果这么做,你有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