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九 北堂深,你先走

小说: 总裁,爱上瘾 作者: 笑歌 更新时间:2016-09-05 04:43:08 字数:3440 阅读进度:239/483

朱雀知道北堂深今晚要去谈生意,不过并不知道具体地点,对于这种机密,他暂时还不会让她知道。

她今晚没有任务,出来散散心,到酒吧里面喝了两杯,结果刚走出酒吧,就接收到了江岛的求救信号,离她此刻的位置是五公里。

去,还是不去呢?

反正那个人那么强,她不去,他应该也死不了。

她还是回家睡美容觉吧。

朱雀坐上自己的座驾,潇洒地往反方向行驶,可是刚行驶了几百米,她再次收到求救信号,看来,事情有点大条了,否则江岛也不会发出两次信号。

她冷艳的脸上,毫无表情,突然眉头一蹙,猛地调转车头,往出事的地点,狂飙而去。

昏暗的路灯下,一辆红色的跑车狂飙而来。

朱雀赶到事发地点,现场已经一片狼藉,好几辆汽车被扔在这里,北堂深的迈巴赫和一辆奥迪撞在一起,车头都瘪了进去,地上趴着几具血淋淋的尸体,没有活人的踪迹。

她眉头一拧,犀利的视线望向旁边那条巷子,不时还有枪声传来,看来,北堂深他们一定是被围困在里面了。

她并没有直接追进去,而是从另外一个方向,找到一个入口,右手持枪,警惕地往里面走。

这里黑乎乎的,垃圾散发出浓浓的臭味,她嫌恶地皱了皱眉,却没有停下脚步。

脚下突然踢到什么东西,一只手狠狠地抓住了她的脚腕,她冷厉的视线一扫,手枪对准脚下的人。

“咳咳,是我——”躺在地上的黑影压低了声音,急促地喘息着,“朱雀,老大在前面,你快去帮他。”

原来是江岛,听起来,他受了重伤,朱雀收了手枪,将他拖到垃圾桶后面隐蔽好,“你在这里别动!”

朱雀借着微弱的星光,在巷子里一步步往前走,突然,她听到一阵脚步声,连忙把蹲下,藏在一堆垃圾的后面。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从她来的那个方向传来,由于巷子里很安静,说话的声音也就显得特别清晰。

“找到了吗?”

“好没有。”

“继续。”

该死的,江岛离他们说话的地方,只有十米远,如果他们再往前一点,就会发现他的!

朱雀皱了皱眉,举起了手枪,打算先将那两个解决掉。

手指放在了扳机上,瞄准了目标,刚想扣动,一只手突然捂住了她的嘴巴,浓浓的血腥味与男人独特的气息窜入鼻端,低沉而微弱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不要轻举妄动。”

是北堂深,她心里竟有些惊喜。

枪声一响,一定会引来别的杀手,可是如果不开枪,江岛就很有可能被发现。

一只手滑向了她的小腿,他的手掌黏湿,有可能是血迹,朱雀不知道他想做什么,眉头一皱,刚想动手,不料,他的手却从她的皮靴里抽出她藏好的匕首。

他将匕首送到她手中,替换掉手枪,压低声音说道,“你负责左边那个。”

她微微点了点头,他将手从她嘴巴边拿开。

并肩而行的两人,离江岛越来越近。

朱雀握紧匕首,眼睛厉光一闪,匕首已经朝着左边那人的心脏刺去。

几在同一时刻,另外一把匕首从她右边擦过,带着呼啸的风声,向着右边那人的心脏刺去。

砰砰两声响动,那两个人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这么栽倒在地上。

“还剩下五个人。”北堂深几乎贴着她的耳朵说话,呼吸的时候,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耳垂,有点难受。

她也压低了声音,“我们呢?”

“我们三个。”他言简意赅,朱雀明白他的意思,现在活着的,只剩下他和江岛,还有自己了。

有液体浸透了他的衣服,又通过他的衣服,侵染到她身上,浓烈的血腥味扑鼻,她皱了皱眉,“你受伤了,能走么?”

“可以,”他重重地喘息了一下,“走后面,带上江岛。”

江岛比北堂深伤得还重,当他们走到他那边的时候,他已经陷入昏迷,鲜血从他的胸膛不停地往外冒。

雀道去生收。朱雀一言不发,直接弯腰,将江岛背到自己背后,低声道,“我的车停在前面的入口,你还能坚持么?”

北堂深鼻音极重地“嗯”了一声,迈着沉重的步伐,跟在她的身后,鲜血顺着他的手指流了下来,滴落在地上,他们一路走,鲜血也就流了一路。

当他们走到停车处的时候,有人从巷子里面跑了出来,朱雀一手扶着江岛,一手抬起手枪瞄准,砰地一声将那人击毙。

“快,他们在前面。”

叫声突然响起。

又一场战火拉开帷幕。

朱雀将江岛扔到后座,自己躲在迈巴赫后面射击敌人,冷静地说道,“北堂深,你先走。”

北堂深手枪里早就没有了子弹,他从江岛怀里掏出手枪,冷声道,“我从来不会扔下女人独自逃命。”

就在这时,两辆汽车急速往这边驶来,一边行驶,里面的人一边冲着那几名杀手射击。

他们的人赶来了。

火力大翻转,很快就消灭掉了仅剩的四名杀手。

有手下赶来,扶住北堂深,“老大,您没事吧?”

“没事。”北堂深捂着的胸膛,鲜红的血水又冒了出来,他低声对手下交代了几句什么,然后呼吸就变得沉重起来,好像快要喘不过气一样。

“不要说了,赶紧叫医生!”朱雀跳上车,急速启动。

北堂深坐到后座之后,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他们一行人,急速赶回北堂深的别墅,医生早就得到消息,做好了手术准备,几名手下将昏迷的北堂深和江岛抬进了手术室,两名医生同时分别为他们两人做手术。

两个小时之后,手术结束,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北堂深和江岛都脱离了危险,江岛身上中了三枪,其中有一枪差一厘米刺入肺部。

北堂深身中两枪,胸膛和背部都受了伤,好在没有伤及要害部位。

手术结束之后,朱雀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她冷淡地打了一声招呼,就要离开,没想到有小弟跑了过来,说道,“朱雀,老大醒了,有话要跟你说。”13acv。

朱雀挑了挑眉,这个男人还真强悍,受了那么重的伤,居然这么快就醒了。

北堂深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却丝毫不损他的英俊,眼神一如既往的犀利阴沉,高蜓的鼻梁,俊美得就如神袛一般,看到她进来,他凉薄的唇动了动,声音黯哑,“今天的事,多谢你。”

朱雀完全没有料到他会向她道谢,怔了怔,唇角勾了勾,淡淡道,“你太客气了,我替你卖命,是理所应当的。”

他深邃的眼眸,不带一丝情绪,“我让人将那批杀手的脸记了下来,你看看,是否认识他们。”

“好,你好好休息。”朱雀真是佩服他,已经伤成这样,还有这么缜密的思维,将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

流星带着朱雀,到了一间房里面,拿出一叠照片给她,解释道,“这些是老大吩咐下面的人拍摄的,是那伙杀手的样貌。”

他从这叠照片里面,特意抽出一张,放到朱雀的面前,说道,“这个男人,今晚上易容成上官博的样貌,设下了这出陷阱。”

原来,和北堂深谈判的上官博,并不是真正的上官博,而是杀手易容假扮的,他们在街道上埋伏好杀手,逼迫北堂深驱车逃跑,然后假上官博就在前面拦截,若不是朱雀及时赶到,很难预测会发生什么后果。

照片上的人,由于已经死去,闭着双眼,脸上的血迹估计是被拍照的小弟专门擦拭干净了,朱雀仔细辨认了半晌,说道,“这个人,我在教父的酒吧,曾经见到过。”

她拿起剩下的照片,一张张仔细辨认,这些人,都很面生,没有认识的,她想了想,说道,“白虎比我交际广,流星,我建议把这些照片传到日本,让白虎辨认。”

流星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立刻让人将所有的照片都传真到日本那边,让白虎辨认。

朱雀伸了伸懒腰,想要离开,流星伸出右臂,拦住她,淡淡地说道,“朱雀,你今晚就住在这里。”

她诧异,“为什么?”

“老大吩咐的。”流星想了想,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么晚了,可能老大担心你回家不安全。”

朱雀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了,“流星,你不要擅自猜测老大的意思。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不安全的女人吗?”

谁敢对她不轨,她不将对方剥皮抽筋才怪!

流星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她今晚穿着黑色的小皮裙,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小皮靴,性感,迷人,若是走出去,肯定会引来狂蜂乱蝶。

他淡淡道,“不安全。”

朱雀翻白眼,山口组这些男人都大男子主义得吓人,就算同为杀手,也不时流露出对女人实力的不信任!真以为她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小姐啊!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大的好意,我心领了,还是自己家的床睡起来舒服,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