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三 滚开

小说: 总裁,爱上瘾 作者: 笑歌 更新时间:2016-09-05 04:42:55 字数:3381 阅读进度:213/483

“现在,你看到我的真面目了,和你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对不对?你还会爱我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我们离婚吧。”

在看了想得。他已经面色铁青,整个人就如雕塑一般,只是眼中森森的冷意,才让人觉得,他还活着。

他紧抿着薄唇,没有吭声。

她冷冷地笑,面无表情地在房间里四处翻找,找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本。“走吧,我们现在就去办理离婚手续。”

她转身就走,他从身后,猛地拉住了她的手臂,她猝不及防,撞进他的怀里,他沉冷的声音,满满都是怒意,“你这个狠心的女人,因为你,小翼缺失了四年的母爱,因为你,他孤独寂寞了四年,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对不起小翼,我也对不起你,所以,赫连城,你看,我已经得到报应了,我抛弃了儿子,我的女儿就得了重病,我不得不回来,抛弃自尊抛弃自我,低三下四地接近你,毫无廉耻地沟引你……”她泪流满面,上气不接下气,哽咽不已。

该死的,他应该恨她的,为什么听到她用那些话践踏自己,他的心就如刀割一般难受!

“你给我闭嘴,不要再说了!”他狠狠一拳砸在墙壁上,手背擦破了皮,流出了鲜血,他却感觉不到疼,因为心里的疼早已经压过了身体的疼痛。

“赫连城,你的手——”她上前,想要查看他手上的伤口。

“滚开,我不要你管!”赫连城就像发怒的狮子,一把打开了她的右手,她白希的手背上,立刻多了一条红印子。

他暴跳如雷,满身都是凛然的怒气,就像闪电一般冲出了房间,“砰”地一声甩上了房门。

面对空荡荡的房间,齐夏颓然地跌坐在沙发上,强撑出来的冷静登时崩塌,眼泪刷刷往下掉。

她就知道,等真相曝光,他会毫不留情地甩了自己,果然被自己言中了,可是她为什么那么难过,为什么那么心痛!

赫连城的怒吼声,还有摔门的声音,早就惊动了两个小孩,小宝将妹妹哄回房间,啪啪敲打着齐夏的房门,“妈咪妈咪”地叫。

齐夏抹去脸上的泪水,又平复了一下情绪,才打开房门。

“妈咪,你们吵架了吗?”小宝稚嫩的脸颊上满是担忧。

她咬了咬唇,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没有,我们只是有些意见不合。”

明明就是吵架了,而且声音好大,妈咪还哭过了,眼睛红通通的,小宝好心疼,虽然不知道他们吵架是为了什么,还是将赫连城恨得牙痒痒,都怪他,竟然惹妈咪伤心!

真不知道把他们撮合到一起,是对还是错,小宝头疼地鼓起了腮帮,无声地叹了口气。

“妈咪,那你好好休息,我会照顾乖乖的。”

小宝知道她什么事情都埋在心里,也就不再多问了。回到房间思前想后,还是不放心,打电话把这件事告诉给叶如心,叶如心还不知道齐夏和赫连城领证的事情,听小宝这么一说,惊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来不及问吵架的情况,直接带着妞妞火速奔向了齐夏家里。

叶如心让妞妞和小宝小乖一起玩,自己拽着齐夏进了她房间,看到她眼眶红红的,小心翼翼地问,“夏夏,发生什么事了?你和赫连城吵架了?”

齐夏一句话都没说,眼泪就开始掉。

叶如心一下子慌了手脚,连忙抱着她的肩,安慰她,“夏夏,你先别哭了,是不是赫连城凶你了?没事没事,你也知道,他就是那个臭脾气!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齐夏抹着眼泪,哽咽道,“叶子,他知道了,他全部都知道了,他现在一定恨死我了!”

叶如心一惊,知道事情大条了,叹了口气,“夏夏,你应该把事情解释清楚,等他明白你的难处,我想他会原谅你的……”最后一句话,连她自己都觉得底气不足。

齐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不会了……他不会原谅我……他让我滚开,不要管他……”她用右手捂着嘴,难受地抽泣着。

叶如心一眼看到了她手背上的红印子,眼眸骤然一缩,“你的手是怎么一回事?他打的?”

齐夏捂着嘴,不说话。

叶如心怒气猛然窜了上来,恨得咬牙切齿,“该死的混蛋,竟然打女人,我看错他了!”早知道这样,她当初就不应该帮他!她懊恼不已。

齐夏抽泣,“其实……其实,他不是故意的……”

“你现在还帮着他说话!”叶如心气得快要咬碎一口银牙,腾地站了起来,怒道,“你在家里休息,我去找他,一定要让他给个说法!”刚结婚他就打老婆,再生气也不能做出这种事啊,他还是男人吗?

齐夏抱住她的胳膊,“叶子,你别去,他让我不要管他,我不想再凑上去作践自己了!”

她当初还想给他一次机会,就当她是疯了傻了脑子犯抽了,她再也不会凑上去惹他厌恶了!

被她这么一阻拦,叶如心也渐渐冷静下来,反握住她的手臂,“我先帮你擦药吧。”

齐夏的皮肤本来就敏感,就算握得用力了,手腕上都会起红痕,更别说赫连城饱含怒气的一拍,红痕都透着血色,还有点肿。

手背上擦了药,齐夏的情绪也渐渐缓和下来,叶如心拍了拍她的肩膀,“走,我带你出去潇洒潇洒,散散心。”

齐夏咧嘴苦笑,“孩子怎么办?”

“你笨啊,先送到你姨妈家里,让她帮忙照看一下啊!”

“还是算了,我不想麻烦姨妈。”

叶如心瞪她,“那你就这么哀怨的坐在家里?被孩子发现怎么办?你知道吗?刚才小宝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他都快急哭了!出去散散心,早点恢复过来,你才能更好的照顾孩子。”

齐夏想到孩子们替她担忧,心里就难受,最后同意了叶如心的建议,化了妆,掩饰住红红的眼睛,又换了衣服,整理好头发,两个大人带着三个小孩,驱车到了夏云家里。

高明远上班之后,夏云一个人在家,巴不得孩子们天天住在家里陪她,欢欢喜喜将孩子们迎进门。

“叶子,我们现在要做什么?”这些年一直带着宝宝们,现在一个人闲着,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时间了。

“逛街、购物、做美容、吃饭、看电影、k歌、泡吧,这么多选择,咱们可以一样一样来。”叶如心也有很久没有和闺蜜一起出来玩了。13acv。

先去美容院做了个spa,然后就疯狂购物,买了一堆的东西堆在汽车后座上,要不是考虑到齐夏怀孕了,两人还打算逛下去,傍晚的时候,她们找了一家格调很好的西餐厅,两个女人一起浪漫了一把,引得不少情侣侧目,怀疑她们关系非同一般……

两人出来之后,指着对方的鼻子哈哈大笑,好像很久没有笑得这么开心了。

“走,姐现在带你去唱k!”叶如心豪迈地一拍胸脯,载着齐夏雄纠纠气昂昂的闯进了一家ktv。

两个女人抱着对方的肩膀,疯狂地吼着一首首情歌,送酒水的小弟忍不住侧目,放酒水的时候手还哆嗦了一下,哎呀,看到同志的机会很多,看到蕾丝花边还是第一次啊,很激动啊有木有!

两人唱了一个多小时,累了就趴在沙发上哈哈傻笑,叶如心去上了个厕所的功夫,回来发现齐夏已经缩在沙发角落里睡着了,心疼地摇了摇头,估计她是太累了。

叶如心推了推她的肩膀,“夏夏,别睡了,我送你回家。”

齐夏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屁股一挨着副驾位置,又开始睡了过去。

叶如心好不容易把她弄回家,然后拨通了赫连城电话,问他在哪里,她要见他。

魅色酒吧。

赫连城阴沉着脸,一杯一杯喝着闷酒。

邵瑾寒看不过去,一屁股坐在他身边,夺过他手中的酒杯,“阿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浑身散发出来的寒气,都抵得上南极冰山了!”

赫连城冷冷地瞥一眼他手中的酒杯,“给我!”

“别喝了,再喝下去,我担心你胃出血!”邵瑾寒很少见到他喝酒喝得这么狠,确切的说,这是第二次,第一次他这么闷头喝酒,还是在五年前,苏希雅去英国的时候。

抢了他的酒杯,他再拿一只就是,赫连城长臂一伸,从吧台上取过一只空酒杯,咕咚咕咚倒了满满一杯伏特加,端起来就往嘴里倒。

邵瑾寒忍不住皱眉,照着他这种喝法,一会儿准得倒下!

“阿城!”邵瑾寒拍他的肩膀。

“走开,别管我!”赫连城一把挥开他的手臂,又灌了一杯酒,冷如寒潭的视线紧盯着他,“我一直当你是朋友,却没想到,你跟着他们一起欺骗我。”

邵瑾寒一惊,“这话从何说起,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他冷笑,“还记不记得,我曾经问过你,认不认识齐夏,你和阿璧说什么了?你们说,你和齐夏是旧识,而且追过她,你怎么不说,我和她曾是旧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