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一 衣服脱了

小说: 总裁,爱上瘾 作者: 笑歌 更新时间:2016-09-05 04:42:54 字数:3424 阅读进度:211/483

“姨妈,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赫连城握着齐夏的手紧了紧,转头看着她,眼神坚定而又充满柔情,“但是,我爱她,我要留在她身边保护她!夏夏她外表看起来很坚强,其实内心很敏感,缺乏安全感,她不相信感情,一遇到感情的事情就退缩,她不相信天长地久,拒绝交出自己的那颗心。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她嫁给我将不会后悔。不管未来的风雨有多大,我都会替她抵挡。”

齐夏的心颤了颤,不敢再看他深情的目光,垂下了眼眸。

夏云看得出,他对齐夏是真心的,起初坚决反对的心,也有些动摇了,小宝和小乖,都是赫连城的孩子,如果他们能够在一起,对孩子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问题太多了,赫连城真的能够抵挡住来自家族的压力吗?

思索了良久,她叹了口气,揉了揉额头,“这样吧,赫连城,我给你两个月的时间,如果两个月之内,你能让家人接受夏夏,我就赞同你们结婚。如果你做不到,你们就离婚吧。这两个月之内,你们结婚的事情要保密,也不能住在一起,一切都维持原状。”

赫连城说了一声好,两个月的时间,其实并不长,要想改变家里人对齐夏的看法,首先就要从根本入手,找到他们排斥她的原因,然后对症下药。

送走夏云,赫连城将齐夏拖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赫连城锁上门,“把衣服脱了。”

齐夏双手抱肩,一脸警惕,“你想干什么?”

他好笑地挑了挑眉,“肩膀有没有擦药?让我看看你的伤。”

齐夏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上午她挡住老夫人拐杖的时候受的伤,脸颊不由染上一抹红晕,“没事,我已经擦过药了。”

“让我看一下,你如果不脱,我就亲自动手了。”赫连城根本不相信她说的话。

齐夏脸颊更红了,“你,你先出去。”

他唇角勾了勾,当真打开房门,走了出去。13acv。

齐夏从衣柜里取出一条吊带睡裙,换上之后,叫赫连城进来,他一进门就看到她穿着裸露肩膀的吊带睡裙,丰满的柔软高蜓着,裙子过膝,露出她纤细精致的小腿,她有些不自在地拢了拢头发,解释道,“穿这条裙子,方便看到肩膀。”

他的眼眸暗了暗,抚开她肩膀上的长发,右边的后肩上,有一条青紫的痕迹,她本来皮肤就白,那道痕迹显得非常刺眼,他登时有了怒意,看这个样子,伤痕根本就没有处理过,她却骗他……

“不要动。”心中有火气,声音却很温柔,他刚才被她赶出门时,就去问小宝,找到了家庭医疗箱,拿了治疗外伤的药膏过来,小心翼翼地涂抹到她的伤痕上面。

擦完药之后,齐夏拿了披肩披在身上,咳嗽了一声,说道,“时间也不早了,你是不是应该回去了。”

“老婆,我想多陪你一会儿。”一想到这个小女人已经成为他的妻子,他心里就抑制不住地激动,想要将她抱在怀里,一刻也不放手。

齐夏干笑,“你不是答应小翼,每天陪他一起吃晚饭吗?还是赶紧回家吧。”

他伸出手臂,很轻松地就把她拥入到怀中,柔软馨香的身体在他怀中不安地扭动着,他开始心猿意马起来,无奈地勾了勾唇,“真想赶紧将你娶回家。”

齐夏推他,“我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他就像没有得到糖果的孩子,在她头顶蹭了蹭,哀怨地叹气,“我指的是住在一起。”

齐夏脸红红的,“……”

他突然低头,吻住了她的唇,温润炙热的唇紧紧压迫着她的,辗转厮磨着,他抱着她突然转了个身,她已经面向他,他一只手稳稳地抬着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搂在她的腰间,清爽的男性味道侵袭而来,他的唇舌柔韧充满了占有谷欠,好像要将她拆吃入腹一般。

她有种强烈的被压迫感,不安地推拒着他的胸膛,他抓住了她的手,适时地放柔了动作,他的吻就如美酒一般芳醇,渐渐引她入迷。

他滚烫的大掌落在了她圆润的肩头,缓缓向下,吊带滑到了胸部,柔软呼之欲出,冰凉又滚烫的矛盾感觉,让她忍不住惊醒,“唔唔”地推着他的手臂。

他如梦初醒,将她紧紧地抱住,沉沉地喘息。

她平复了一下呼吸,不满地道,“你答应过我姨妈,以后不许再碰我。”

他低沉地笑,声音有些沙哑,“我只是答应过她,不和你住在一起。”

她狠狠地咬牙,“在我看来,是同一个意思。”

他笑声愉悦,“那只能说明,老婆你理解有误。”

“滚~”齐夏在他背上捶了一拳,将他推开。

他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念念不舍,“老婆,我走了,明天再见。”

“赶紧走吧。”再不走,她的豆腐都被他吃光光了。

总算是把他送走了,齐夏抱着肩膀窝在沙发上,傻傻地发呆,这一天太过跌宕起伏,她现在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不知道该怎么跟老夫人交待,好烦躁啊。

暴躁地抓了抓头发,门铃声突然响起。

是朱雀回来了,她美丽的脸颊冷得就跟冰山似的,见面第一句话就是道歉,“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赫连城有没有伤害你?”

“没关系,这不能怪你。”齐夏干笑,根本不敢将赫连城强行带自己领证的事情告诉她,如果告诉她,她一定会汇报给深哥,那事情就麻烦了!

齐夏咳嗽了一下,“反倒是你,那个叫杜冰的,没有把你打伤吧?”

妈说道连缺。朱雀冷哼了一声,“想要打伤我,他还没有那个本事。”跟丢了自己保护的人,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总有一天,她要让那个叫杜冰的家伙,付出代价的!

两人也没再多说什么,朱雀回家休息,齐夏进厨房,打算准备晚饭,不料门铃又响了,她还以为是朱雀去而复返,没想到是送外卖的。

齐夏奇道,“你是不是送错了,我没有订外卖。”

“是这里没错,订餐人已经付过款了,麻烦你在这里签收。”

齐夏只好签了自己的名字,抱着快餐盒回到客厅,打开一看,有很多美味的菜肴,色香味俱全,引得她食欲大振。

手机突然响了,赫连城轻笑道,“老婆,我定的外卖到了吗?”

“原来是你定的啊!”齐夏一直怀疑人家送错门了。

“菜色怎样,喜不喜欢?”他几乎能想象到她迷茫之后恍然大悟的表情,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挺好的,谢谢。”她没想到他这么细心。

“你们先吃饭,晚上再打给你。”赫连城叮嘱了几句,就结束了通话。

齐夏叫了两个小家伙吃饭,看到是外卖,他们都很纳闷,因为自从妈咪辞职后,都是自己做饭给他们吃的。

齐夏解释说是赫连叔叔定的,小宝诡异地笑了起来,“老妈,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我现在已经不反对赫连城做我的爹地了。”

“额,这是为什么?你不是一直讨厌他吗?”齐夏抹汗,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儿子在暗示什么啊。

小宝耸了耸肩,毫不在意地说道,“因为我发现误会他了呀,既然误会解开,那我也就没理由讨厌他了。”

“我不要——”小乖嘟起了嘴巴,“赫连叔叔是不错,可是我更喜欢深叔叔,我要深叔叔做我的爹地。”

小宝摸了摸小乖的头,“乖乖,你别忘了,赫连城是我们的亲生爹地,虽然深叔叔很好,可是你不想和你的翼哥哥团聚吗?”

小乖“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可是怎么办,我好喜欢深叔叔。”

小宝好内疚,他居然把妹妹弄哭了,连忙跳下椅子,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不哭不哭,乖乖,深叔叔就算不是我们的爹地,他还是会爱我们的。”

小乖眼泪汪汪地看着他,“真的吗?”

小宝重重地点头,“当然是真的!”

小乖抽抽搭搭,犹豫了好半晌,“那好吧,我也同意赫连叔叔做我的爹地。”

两个小家伙,一起将目光投向齐夏,齐夏拿了纸巾替女儿擦眼泪,假装没有看到他们眼中的渴望。

“妈咪——”小宝抱着齐夏的胳膊,开始卖萌,“你和爹地和好,好不好嘛?”

齐夏无奈,“宝宝,不要这样,我和赫连城之间,很复杂,总之,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

“不就是老夫人嘛,你等着,我有办法让她同意的!”小宝拍着胸脯,自信满满。

齐夏一头黑线,想起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来,“宝宝,乖乖,你们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你们是赫连城的孩子,明白吗?”

小乖嘟着嘴,眼睛湿漉漉地,楚楚可怜,“可是我也想像别的小孩一样,有妈咪和爹地。”

“乖乖,对不起。”齐夏心疼地将她抱住,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她第一次对自己的不婚想法产生了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就因为胆怯,不敢相信男人,所以剥夺了孩子们享受父爱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