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 羊入虎口

小说: 总裁,爱上瘾 作者: 笑歌 更新时间:2016-09-05 04:42:17 字数:3418 阅读进度:135/483

一个小时后,北堂深的手下传来消息,“老大,在省道高速入口的山坡上,发现一辆运垃圾的大卡车,据垃圾站那边称,这辆大卡车昨晚被盗了。”

北堂深冷静分析,“一定是绑匪留下的,省道高速有四个入口,分别通向不同的四个省份,这四个省份都派一部分人搜查。”

赫连城沉吟片刻,说道,“其中有两个省份,我都有人脉,我会让他们暗中帮忙查探。”

北堂深点了点头。

……

齐夏醒来的时候,头很痛,她皱着眉头睁开了眼。

下一刻,她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不敢置信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这是一间土墙房子,低矮的屋顶上铺着瓦片,抬头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光线投射了进来,如果是下雨天,一定会漏雨的!

她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家徒四壁,这间房里,除了她身下的破旧木床,和一张小木桌,一个小木扎,就什么也没有了。

她忍不住冷幽默,难道她是穿越了吗?还是穿越到最近很火的种田文里面?

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有身体,还好,她还是自己……

她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慢慢地回想,终于,她想起自己追着一个小女孩到了洗手间,然后,她被藏在隔间里面的人打晕了,再然后,她来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双手抚摸着腹部,很平稳,很正常,肚子里的宝宝应该没事。

她发现自己身上穿着一间破旧的花布衬衫,有点像八十年代的布料。

腿有些酸疼,就像是经历过长途跋涉,齐夏揉了揉腿,然后翻身下床,走到那扇破旧的木板门门口,推了推,想要出去,但是木门被人从外面上了锁,推了半天,只能听到咣当咣当铁锁响动的声音。

“有人吗?有人在吗?”齐夏一边推门,一边放声大叫。

很快,她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开锁的声音,门打开了,门口站着一个头发凌乱胡子拉碴的男人,男人穿着破旧的衣服,裤子挽到了膝盖处,打着赤脚,脚上满是泥巴。

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皮肤很黑,咧开嘴嘿嘿地笑,露出一口焦黄的牙齿,“媳妇儿,你可算是醒了,可吓死俺了。”

男人说的是方言,齐夏完全听不懂,她愣了愣,笑着说道,“这位大哥,我听不懂你的话,你会说普通话吗?”

男人嘿嘿笑得更开心了,大手一拍大腿,侧了个身,高兴地冲着某个方向喊道,“娘,俺媳妇儿醒了,人伢子没骗俺,俺媳妇儿当真是城里人!”

齐夏还没闹明白他在高兴啥,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婆婆拄着拐棍,微微颤颤地走了过来,眯着一双老眼昏花的眼睛,上下打量齐夏,不住地点头,“这女娃长得标致,胸大,屁股大,能生儿子!”

齐夏被老婆婆打量货物一样的眼神瘆的慌,尴尬地笑了笑,说道,“老奶奶,您听得懂我说的话吗?”

老婆婆伸长了耳朵听她说话,齐夏看她听得那么认真,还以为她明白自己的意思,期待地看着她,“老奶奶,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婆婆听了一阵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拍着站着旁边的男人,“富贵啊,这女娃说的就是城里话吧,可真好听!”

“是咧,娘,这个媳妇儿买得值,俺那两头大白猪没有白卖!”

“可不是嘛,富贵啊,今晚就跟你媳妇儿圆房,娘想抱大胖孙子都想疯啦!”老婆婆笑米米地盯着齐夏看,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齐夏一句都听不懂。

齐夏很无奈,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老婆婆应该是那个男人的母亲,两人说的都是本地的方言,可惜,她一句都听不懂,而他们两人,也完全听不懂她说的普通话。

说了半天,双方根本就是鸡同鸭讲!

齐夏想了想,说道,“这位大哥,还有这位老奶奶,哦不,这位阿姨,我不知道是不是你们救了我,不过我很感谢你们,等我回家,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也不知道他们听不听得懂,说完这些话,齐夏对着他们两人鞠了个躬表达谢意,然后打算离开。

可是她刚走出几步,还没有走出这间房间,就被那个叫富贵的男人拦住了,拽着她的手臂,不由分说地就将她推进了房间,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齐夏傻眼了。

等反应过来,扑到门口,用力拍打着房门,“开门,快开门,放我出去!”

她大声喊着,喊了十多分钟,都没有人理睬她,她总算明白了,就算是喊破嗓子,他们也不会放她离开的。13acv。

她不知道他们和绑匪是不是一伙的,为什么把她关在这里,她只知道,她必须离开这里,她要回家!

她打量着这间破旧的房子,思考着有什么办法逃离这里,房顶大概有三米多高,就算是站在床上,她也够不到屋顶,房间里也没有绳子一类的东西,想要通过房顶逃出去,几乎是不可能。

房间里没有窗户,唯一的出口,就是那扇门。

她坐在床边,思索着逃生策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传来铁锁打开的声音,房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隙,一碗面条从门缝里递了进来,然后,房门又被紧紧地关上了。

肚子叽里咕噜的叫了起来。

齐夏无奈地摸了摸肚子,走过去,把面条端了起来,白花花的面条,没有任何配菜,面条煮得很烂,黏糊糊的粘在一起,只是看了一眼就没有任何胃口。

个时下来别。但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不得不吃。

齐夏皱着眉,小口小口吃完了面条,将碗放回到门口。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铁锁打开的声音,门又开了一条小缝,一只手伸了进来,取走了碗和筷子。

她猜测,门外应该有人在监视她。

又过了几分钟,她敲着门,“开开门,我想上厕所,开开门啊!”

叫了半天,没有人理她,她捂着肚子痛苦地叫了起来,“哎哟,快开开门,我忍不住了!”

齐夏猜得没错,门外确实有人监视她,富贵透过门缝偷kui,对菜园子里正在锄草的老婆婆说道,“娘,俺媳妇儿捂着肚子,叫得好大声,不会出啥事儿吧?”

老婆婆眼皮子一翻,嚷道,“能出么子事,肯定是想上茅房,你把尿桶给她提进去!”

“哦哦,要得!”富贵急慌慌地跑到茅房,提着一只木桶跑了回来,先从门缝里往里面看了看,发现齐夏蹲在地上,痛苦地申银着,这才用钥匙打开房门,将木桶提了进去。

“媳妇儿,这个尿桶给你,你想方便,就方便在这个里头。”富贵把木桶搁到一边墙角,走过来想要搀扶齐夏。

她随着他手臂的搀扶站了起来,看她没事,他放心地咧开嘴笑了笑,挠了挠头,“那媳妇儿,你先方便,我出去了哈。”

她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还是点了点头,富贵高兴得跟什么是的,哈哈大笑了两声,然后转身就要出门。

齐夏眼眸一闪,就是现在,她的右手迅速抬起,朝着他的后脑勺劈了下去,富贵“啊”的叫了一声,咣当一声晕倒了过去。

齐夏并没有急着逃跑,她走到门口,小心地探出头查看,发现这是一所简陋的小院子,房子前面就是一片菜地,刚才看到的那个老婆婆正弯腰在地里锄草,除了躺在房间里面的富贵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她放下心来,趁着老婆婆不注意,一溜烟地跑出了院子。

出了院子之后,她发现这是在一个很偏远的村庄里面,到处都是破旧的土墙瓦房,一条条小道两旁长满了野草。

她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只好随便挑了一条看起来比较宽的小路,顺着小路往外跑,她捂着肚子,不敢跑得太快,遇到有人路过,就低着头放慢脚步,生怕再被绑匪抓回去。

走了将近半个小时,齐夏终于看到一条崎岖不平的公路,正巧这个时候,有一辆手扶拖拉机轰隆隆的开了过来,她跑过去使劲招手,“师傅,停车,麻烦你停一停!”

拖拉机停了下来,开拖拉机的是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眼睛不大,看起来笑幂幂的,似乎很好说话,齐夏连忙说道,“师傅,我想去城里,能不能告诉我,该怎么走?”

“去城里?”

男人破天荒的说的是普通话,虽然有点蹩脚,但是齐夏能够听懂,她激动地直点头,“对对,师傅,我要去城里,应该怎么走?”

男人视线在她身上上下打量,让她感觉很不舒服,不由皱起了眉头。

男人似乎感受到了她的不安和不悦,笑了起来,“我刚好也要去城里,要不,我载你一程。”

“真的?”齐夏激动得两眼冒光,“那就太谢谢你了!”

男人笑了笑,“上车吧。”

“好,谢谢你,师傅!”齐夏爬上了车。

拖拉机轰隆隆地开了起来,走了将近十多分钟,齐夏发现有点不对劲,他们现在去的方向,正是她逃出来的那个方向,虽然一条是公路,一条是小路,但是方向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