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 彻底放弃她

小说: 总裁,爱上瘾 作者: 笑歌 更新时间:2016-09-05 04:42:09 字数:4576 阅读进度:119/483

赫连城暴怒,当场将报纸揉成一团,扔到了垃圾桶里!

从来高傲不可一世洁身自好的赫连城,竟然被一个女人连骗了两次(其实是三次),**又……失心……

没错,他突然明白了对她的感情,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看走了眼,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利用自己,在将自己吃干抹净之后,就蹬了自己,可恨的是她还整天谎话连天将他骗得团团转!

太可恨!

她居然已经未婚先孕有了两个孩子,什么侄儿侄女,明明是她的亲生孩子!

简直是可恨到极致!

赫连城双目几乎喷出火来,暴怒,“陆子皓,通知广告部,取消和魅力杂志所有合作!”

他不想再和那个骗子有半点关系!

陆子皓抹了抹汗,冒死进言,“可是总裁,魅力杂志影响力比较大,广告投放收效不错,如果撤销合作,我们还要赔偿违约金……”

赫连城眼刀子嗖嗖地射了过来,杀气凛凛,“陆子皓,如果你不想干,有成百上千的人想坐上你的位置!”

“是,是,总裁,我马上去办!”强权底下,不容许反抗。陆子皓连忙跟广告部总监任志杰通电话,把总裁大人的意思传达了下去。

任志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又确认了一次,结果得到相同的答案,他就当英明神武的总裁大人突然昏庸了……

赫连城阴沉着脸回到办公室,大家还以为谈判不顺利,赶紧埋头工作,沉重的低气压笼罩着整个公司。

总裁秘书琳达压力尤其大,硬着头皮泡了咖啡送进办公室,刚想溜,赫连城将他平时惯用的抱枕扔了过来,冷冷道,“替我扔了它!”

“好的。”琳达大气都不敢出,抱着抱枕快步离开,出来之后,小声跟其他秘书八卦,“总裁今天就跟吃了火药一样,太可怕了!”

说着心有余悸地拍着自己高耸的胸脯,哎,为什么她这么命苦呢,人家是秘书,她也是秘书,人家都爬上了总裁的床,她却要战战兢兢的过日子,还要替总裁扔抱枕,也不知道这抱枕哪里得罪他了?

有秘书小小声回应琳达的八卦,“我估计是因为苏小姐,听说苏小姐向咱们总裁逼婚了。”

“不是吧?”琳达压抑地低叫了一声,“苏小姐出身名门,又是有名的美人,总裁又那么爱她,她还需要逼婚?”

“哎,女人嘛,就算是再出色,心里都缺乏安全感,以咱们总裁的条件,追他的女人都从一环排队到五环了,苏小姐跟着他五年,却没有名分,她能不急吗?”

“那倒是……远的不说,就说公司的合作伙伴,那个魅力杂志的主编,前段时间不就追总裁追得火热,不知道打了多少电话到我这里,总裁都对她避而不见。”

“你可别嘲笑人家,她现在可是钓到金龟婿了!”

“是啊,北堂深那也是骨灰级的钻石王老五!哎,什么时候这种好事能轮到我呢?”

“别八卦了,总裁不是让你把抱枕扔掉么,还不快去扔掉,免得被他看到,又要发飙了!”

琳达深以为然,赶紧抱着抱枕到了走廊,将它塞到了垃圾桶里,转过身,就看到苏希雅提着一个纸袋,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连忙礼貌地打招呼,“苏小姐,您来了。”

苏希雅微笑,“你好,琳达,我找你们总裁。”

“总裁刚出差回来,正在办公室整理下午会议需要的资料,苏小姐请。”

总裁办公室门口。

苏希雅敲了敲门。

“进来。”

苏希雅温柔地笑,“城,是我。”

赫连城抬起头,她今天穿着翡翠绿的真丝长裙,头发挽成了发髻,显得高贵又迷人,她的温柔,她的优雅,让他心底产生了愧疚感。

他的身体背叛了她,他甚至为了一个欺骗他的女人而暴跳如雷,失去理智,他一点都没有想到过她。

“希雅,对不起。”他走到她面前,将她拥到怀中,亲吻她的脸颊。

“怎么突然道起歉来?”

她的声音柔和,抚慰着他,他却越发愧疚,真正的原因说不出口,只是将她紧紧抱住,“对不起,我出差的时候没有联络你。”

“我知道你很忙啊,我一点都不介意。”她笑着在他脸颊上亲了亲,“是不是还没吃东西,我带了吃的给你。”

“好,我们一起。”赫连城拉着她坐到沙发上,帮她拆开食盒。

她用筷子夹了他最爱吃的菜,笑意盈盈的喂到他嘴边,他刚张开口,她却突然缩回了筷子,放进了自己嘴里。

“你这个调皮的丫头!”他恼怒地瞪她。

她咯咯地笑,笑得眉开眼笑,“城,你真笨。”

“不是我笨,是你太狡猾!”

他们互相捉弄,办公室里笑声不断,直到琳达打来内线电话提醒赫连城,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会,他们才停止打闹。

面对赫连城歉意的眼神,苏希雅给予理解,温和地笑了笑,“城,你忙吧,我先走了。”

她提着纸袋走到门口,突然回头看了一眼他的办公椅,曾经刺眼的抱枕,已经不在了,唇角不自觉地翘了起来,赫连城问道,“怎么了?”

她笑,“没什么,你认真工作的样子最帅,所以我想再看一眼。”

赫连城好笑地捏了捏她的脸颊,“今晚让你看个够,不知道苏小姐有没有时间,陪我和小翼吃一顿晚餐。”

“乐意之极。”她唇边的笑意越发灿烂。

她会好好准备今晚的约会,让它变得永生难忘。

晚上七点,赫连城到苏希雅家里接她。

一进房间,就看见苏希雅,她穿着一条宝石蓝的低胸露背晚装,一边肩膀裸、露着,一边是细细的吊带,吊带由许多许多小颗粒珍珠砌成。头发高高盘在头上,露出优美的脖颈,迷人得就像神话里走出来的女神。

他轻轻拥抱着她的腰,吻了吻她的脸颊,“希雅,你今晚很美。”

“你也出奇地英俊,我的王子。”他穿着银灰的晚礼服,英俊完美的五官在灯光下光灿夺目。

赫连城笑,迷人的眼睛弯了弯,挽起她的手臂,“尊敬的公主殿下,现在由您的王子带您前往赴宴的城堡。”

他很少说甜言蜜语,更难有调侃的玩笑,苏希雅惊得睁大美目,他抿着唇笑,“怎么了?”

她抱紧他的手臂,“城,你知不知道,你今晚出奇地迷人。”

来到赫连城的别墅,佣人恭恭敬敬地等候在大门口,礼貌地向他们问好,赫连城点了点头,淡淡吩咐,“管家,请小少爷下楼。”

“是的,大少爷。”

赫连城牵着苏希雅的手,走进饭厅,饭厅门口,有小提琴手彬彬有礼地站着,演奏着悠扬的乐曲。

饭厅里那盏水晶大灯熄灭了,只亮着两盏小小的壁灯。长条形的餐桌上铺着素雅的桌布,桌面的正当中放了一对大烛台,每个烛台上面都插着三支红色的蜡烛。烛台之间放着一束红色的玫瑰。桌边摆放着一瓶冰镇的红酒。

苏希雅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城,你今晚不光出奇地迷人,还出奇地浪漫。”

他浅笑望着她漂亮的眼,“喜欢吗?”

连暴揉一感。“再喜欢不过!”她挽着他的腰,“我喜欢这样的你。”

赫连城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赫连翼穿着一身白色的小西装,领口还扎着一个小小的领结,他从楼上走了下来,小小的脸颊上没有什么表情,冷淡却又彬彬有礼地说道,“爹地,希雅阿姨,晚上好。”

“小翼,你今晚好帅,就像一个小绅士!”苏希雅弯腰,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希雅阿姨,您今晚也很漂亮。”赫连翼神色淡淡的。

“小翼真乖,我抱你到椅子上好不好?”

“不用麻烦您了,我可以自己坐上去。”

为了配合他的身高,赫连翼的椅子是特制的,比正常的椅子稍微矮一点,但也到了他的腰部,要是换做一般的小孩子,肯定会比较狼狈的爬上去,但是他的双手撑着椅面,轻轻松松就坐了上去,动作优雅。

吃牛排的时候,苏希雅主动帮赫连翼切好了牛排,赫连翼说了一声“谢谢”,接受了她的好意,两人相处看起来非常和谐。

赫连城看在眼里,心里很舒畅,亲手倒了红酒在苏希雅的酒杯里,她笑着与他碰了碰杯,今晚的晚餐,从开胃菜到甜品,都按照她的喜好,她看出来赫连城的用心,心情自然非常好。

吃完水果,赫连翼礼貌地说道,“爹地,希雅阿姨,我先上楼了,晚安。”

“晚安。”苏希雅摸了摸她的头,就像女主人一样,招呼保姆带他上楼。

“我们现在要做什么?”苏希雅依偎在赫连城的怀里,问道。

“去海边兜风?”

“还是不要了,海边风很大。”她抱住他的脖子,撒娇,“我们去你的房间,一起看碟。”

“好。”

“别忘了带上红酒。”她拖着他离开饭厅,走上楼梯。

与此同时,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隔壁的房间阳台,偷偷爬到了赫连城房间外面的阳台上,他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甲壳虫,粘贴在偌大的落地窗上,老远看去,只是一个黑色的小点遗留在窗户玻璃上,很容易被人忽略,特别是在光线不好的夜晚。

做好这一切,矮小的身子又翻过阳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小小的笔记本,调好视频,电脑屏幕上立刻显示出赫连城卧房的情形。

屏幕上,苏希雅牵着赫连城的手,进了房间。

躲在被窝里的小家伙,脸上立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那个塑料甲壳虫里面安装了针孔摄像机,他已经用这种监视的方式,破坏了很多次那个讨厌女人和爹地的约会。

苏希雅关了房间里的吊灯,只留下床头边的壁灯,两人脱了鞋,互相依偎着靠在柔软宽大的沙发里面。

碟机里面播放的是一部爱情文艺片。

看到最后,苏希雅趴在他的胸膛上哭得稀里哗啦。

他拿了纸巾替她擦脸,“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看文艺片就哭得像一只小花猫。”

“不许嘲笑我。我去洗澡了,免得你嫌弃我。”她捶打了一下他的胸膛,爬了起来,调皮地眨了眨眼,“我刚才把眼泪抹了你一身,你确定不需要下楼洗一洗?”13acv。

赫连城没好气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苏希雅进了浴室,赫连城有很严重的洁癖,当然不能忍受身上脏兮兮的,拿着浴袍下楼,打算使用楼下的浴室沐浴。

听到关门声,苏希雅立刻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身上的衣物还是完好的,明摆着在等赫连城离开。

她匆匆走到沙发那边,找到自己的手袋,取出一个小瓶,从小瓶里倒出一颗药丸,放进了红酒里面,还摇晃了一下,确定药丸全部融化,她才放心地回到浴室。

赫连翼蹭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讨厌的女人,竟然下药害爹地!太可恶了!

紧紧地握了握小小的拳头,他突然从床上跳了下去,咚咚咚地跑下楼,爬到椅子上面,咬着牙,吃力地从吧台边的酒架上取下一瓶一模一样的红酒,抱着它,偷偷摸摸地上了楼。

他把红酒倒掉一半,留下差不多的分量,翻箱倒柜的找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一颗药丸,放进了酒瓶里面。

抱着酒瓶,不可能从阳台上爬过去,就算爬过去,他也没办法弄开从里面上锁的落地窗,那就只剩下一条路了。

赫连翼伸出小脑袋左右看了看,很好,走廊里没有人,迅速抱着酒瓶冲到了隔壁房间门口,快速地推门而入,幸好刚才爹地没有锁门!

果断又迅速地调换了红酒,抱着红酒刚要离开,浴室里面突然传来苏希雅的声音,“城,是你吗?”

赫连翼用另外一只肉呼呼的小手紧紧捂住嘴巴,挨着墙壁,蹑手蹑脚地往门口蹭,已经靠近了,还有一步,很好,他灵敏地从门缝里钻了出去。

抱着酒瓶,刚跑到自己房间门口,就听到爹地的脚步声,以及他疑惑的声音,“小翼,你在门口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