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疯狂!

小说: 追妻有桃花 作者: 何止情深 更新时间:2020-06-30 11:10:16 字数:2225 阅读进度:183/185

沈道玄一字一句质问,眼眸之中流露出来的愤怒以及悲痛是无法用一切表情掩盖。

顾争冷笑着说道:“至于那个女人,我本来没想至她于死地。”随即眼眸之中放出来一抹亮光,仿佛得意洋洋又说道:“是她自己自作孽不可活!就在她生产的那几天,我已经派杀手出手解决我大哥,事情已然解决妥当,我大哥跌落悬崖,生死不知。”

“那个女人听到我大哥失踪的消息之后,疯疯癫癫的,就直接跟别人说我杀了我大哥。一个人做错事情了,又怎么会让那些真相曝光在众人面前?所以说我就要解决后患,杀了花月容。”

说着眼眸之中还有一丝高兴,回味:“我夫人就说,女人生孩子啦,一个不是去一趟鬼门关。更何况?万一生出来个孽障,日后还要继承这顾府,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就这样,给花月容直接下了提前催产的药,在生产过程中又服以红花。”

沈道玄此刻眼眸之中闪烁过一抹猩红,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真相竟然是如此残忍吗?手掌心不自觉的攥了攥,下一刻,手中已然寒光闪现。身上的肆虐之气,已然克制不住。

聂雪歌看到沈道玄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不自觉闪过一抹微微疼痛。看出了他眼里的波涛汹涌,以及刻骨铭心的情感,这么多年来日夜遭受的折磨。

伸出手的那一瞬间,聂雪歌安娜住了沈道玄的手臂,眼膜微微的闪过光芒要他不要这样做。

沈道玄眼眸之中想过一摸愤恨,遏制不住。

“让他讲将,把这一切来龙去脉全部都讲清楚!我们这对他出手也不迟。”更何况这是一个迟来的真相,敏殊有权利知道这所有的过往。

顾争此刻眼眸之中依旧是嚣张:“果不其然,是挺如我所料那样。可是花月容拼死,依旧产下了一个孽障,幸亏的是一个女儿。花月容就那样直接死在血崩之下,我心中那时舒爽。”

“那时候,看见是一个女儿,我心中就在想,一个没了父母照料的女儿,将来也没有继承顾家的权利,到那时还不是我这个叔叔说什么就是什么!”

“所以说随后你便散布谣言,说我娘亲与我师傅有染。”

“是!”顾争承认的极其干脆利落。

“我,就是不想让他们两个人生的孩子光明正大的活着,我也让他试一下,生活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之中是什么样的感受,让别人瞧不起?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种体验?我要他们的女儿就像一个可怜虫一样,每天祈求着我。我可以随时随地主宰她的生死,顶多就像一条狗一样呼来唤去。”顾争此刻已然神情扭曲,疯癫的将当年的真相讲出来。

敏殊此刻手指直接咯噔咯噔作响,捏成一团。

宁策也没之中闪过一抹心痛、怜惜。没曾想到目光清澈如水的姑娘,会有这样一段刻骨铭心的仇恨。

苏千澜此刻眼眸之中透露出杀意,嘴角勾勒起了一抹恐怖让人后怕的笑容。

“畜生,你怎么有脸讲出来?”沈道玄此刻已然控制不住那种发疯的神情。微微儒雅的五官之上此刻显露出来的确是一股子疯狂,杀欲漫天。

手上不知何时已然生出了几根长刺,大约有筷头那么粗,就那么看起来锋利至极。

随即“蹭蹭蹭!”只见几十道白光,在顾争身上闪现。顾争疼痛的直接在地上打滚起来,那种痛意,无法用言语来描述。

沈道玄刺的穴位,是那种不致命,却又致命疼痛的地方。所谓冤有头债有主,这么多年以来心中一直放不下,被折磨,到现在都难以释怀。

敏殊也好不到哪里去,眼眸之中涌现出来的全然是一股子深寒的杀意。

嘴角不自觉的勾勒起了一抹冷笑,所谓折磨一个人,要从他最喜欢的方向来。

既然他顾争展现出这么不怕死的精神,她怎么也要满足一下他那变态的要求。

随即,目光转向了顾府后院,嘴角勾勒起了一抹诡异笑容。

“扑通、扑通、扑通。”地面上三个重物落在地上。

顾秀珠此刻眼眸之中还带着刻薄的憎恶,甚至一脸的不屑。

“你们居然敢这么对本小姐,本小姐一定要让你们生不如死。”到这时依旧没有看清眼前的情况,还在这里嚣张肆意,口无遮拦。

顾夫人与顾少爷比起这位不知死活的顾小姐,可谓,看清形式许多,头脑清醒许多。

敏殊一把直接将顾秀珠放在了顾争面前。

“你可要好好看清楚了,这里躺着的人是谁?”也谋之中的那一抹深意,不自觉的就让顾秀珠心中升起了恐怖。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着,嘴唇泛白。面前趴在地上,左右蠕动的人,正是她的父亲顾争。顾秀珠本来嚣张的神情,在看到顾争的时候,面色一片煞白。

一屁股直接坐在地上,眼眸之中散发出一抹不可置信。

“你们,你们把我父亲怎么了?”

敏殊冷笑着说道:“怎么了?你难道不会自己看吗?”

顾秀珠眼眸闪烁过一抹害怕,却还捏捏说道:“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敏殊红唇不自觉地露出了一抹讽刺笑容。

“无怨无仇?有没有仇?你们还不知道吗?不如你好好质问一下你的爹娘,为什么要给你们闯下如此滔天大祸,让你们现在,从此刻要忍受生不如死。”敏殊嘴里此刻说出的话,让顾争夫妇骤然间面色大变。

顾夫人更是面色一片煞白,眼眸之中显然有着一丝丝的后怕,以及爬在地上直接向着敏殊的方向而去。

“求求你,求求你放了他们吧,他们只是孩子犯错的是我们两个!”

敏殊眼眸之中闪现着讽刺:“放过他们?我为什么要放过呢?给我一个理由啊!”

“说话还真是冠冕堂皇啊!当年的时候?为什么不放过我父母呢?”敏殊嘴角的冷意慢慢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