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不一样的她

小说: 追妻有桃花 作者: 何止情深 更新时间:2020-06-30 11:10:15 字数:2183 阅读进度:182/209

“你知道我是谁吧?”敏殊拉长的声音在空气之中荡漾,黑白分明的眼眸之中一闪而过的恨意,里面的光芒震慑了在场的一群人。

顾争被被这样的目光感到刺眼,甚至心中隐隐约约有一丝丝的害怕蔓延在心底。不断的告诫自己没有什么,然而这双眼眸之中,迸发出来的光芒像极了自己的长兄。凌厉而又锋刃,就像是,多年前熟悉让人惧怕的目光。

敏殊嘴角勾勒起了一抹嘲讽,心中不自觉的蔓延着痛意。看不到伤口却能感觉到蚀骨疼痛。

“你说我应该叫你一句叔叔呢?还是应该叫你一声畜生?”言语之间的锋刃,再抬头之时从容淡定,就像是手机闪烁着寒光的匕首,下一刻便可以刺穿他的胸膛。

顾争眼眸之中的震惊以及害怕掩饰不住,嘴角微微张开,讶然无声。

“怎么你刚才不是想说吗?花月容是怎么死的?我也想知道花月容是怎么死的,不说一说嘛。”言语之间的犀利,嘴角微微向上翘,若隐若现的笑容,这么笑容使得本来精致的五官看上去就好像是冬日里冷冽的寒冰,耀眼而又刺骨。

顾争一脸的汗水,整个人就仿佛是虚脱一般,再也没有先前的那般虚伪,看着敏殊说不出话来。

敏殊拿起匕首直接在顾争的苍老面孔上拍了拍,寒光闪烁着人的眼睛,直达顾争的心底。

“啧啧,像你这样的畜生还真是脸皮厚呢!像这匕首拍上去都觉得脏了着匕首。”敏殊此刻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目光冰冷,眼眸如同阴森的寒冰。

随即手中的匕首,以及眼眸之中爆发出来的那一股子震慑人心的光芒,让顾争心中抖嗦。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知道吗?”

说这话的同时,手中散发着寒芒的匕首已经刺入了顾争的锁骨之上。伤口已经溢出鲜血,顾争疼的面色发白。拖着笨重的身子不自觉地往后挪移,眼眸之中的害怕,无从掩饰。

“你听到了没有?我在问你话!”敏殊声音沉闷,带着一股阴风阵阵。

周围的人,显然被这一幕有点吸睛。从来不知道面前这个娇小的身躯。居然也有如此蓄满爆发力的时候。

顾争神情慌慌张张,此刻就想着如何躲避面前的孽种。果然当初留下这孽种,就是错。

敏殊看见了顾争眼眸之中闪过的那一抹憎恶,嘴角不自觉的勾勒起了阴测测的笑容。

“我都说了我脾气不好,你为什么老是要调戏我,不听我的话呢?”

随即手中匕首,已经将顾争的另一端锁骨刺穿。

敏殊眼眸之中闪烁的那一抹邪魅,以及漫不经心的调笑,仿佛在人身上动刀子,也只不过是在轻而易举的事情。

“将这两侧锁骨刺穿,老东西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此刻那一汪清泉一般的眼眸之中笑成了弯月。

顾争在这种疼痛之下,挣扎的意图越发明显。

“知道那些罪犯吧?十恶不赦的那些人。会被刺穿锁骨,终身带上铁链吧!不过就像你这样的畜生,的确应该下十八层地狱。”敏殊自言自语,心中满是愤恨。恐怕也只有那样畜生不如的东西,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别人。

顾争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不甘迷茫,嘴角勾勒起了一抹得意洋洋笑容。

“那又怎么样?活着的时候没有风光无限,死了下地狱又如何?像你那一段善良的父母,他们的结局是如何?我到现在就觉得心中舒爽。”顾争此刻就像是疯了一般,不管不顾将这一切说了出来。眼眸之中疯狂涌动出来的报复之后的舒爽。

“我嫂子花月容,是怎么死的?让我告诉你们他究竟是怎么死的,你们不是好奇吗?”顾争眼眸之中流露出来恶心的笑容。

“当年,我大嫂,花家大小姐花月容,于我大哥,可谓是天作之合。自那之后,我大哥面容之上时时带着笑容。而我却只能娶一个落魄家族的庶女,这对我而言就是一种羞辱。大哥什么都有了,可以继承顾家所有的家产,娶了心爱的女人,而且很快还有自己的孩子。这一切都是我心中深深不甘,怎么天底下所有的好事全让他那样的人占光了?”眼眸之中露出了疯狂狰狞的面孔。

“而我呢?同样也是顾家人,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刚结婚就面临着要被立马分出去手里面没有足够的钱财,就连站在那里都直不起腰板,蹑手蹑脚。我也是父亲的儿子,可那老东西从来都没有想过我要如何?一心一意心中只有他的长子,既然是那样,为什么又要生下我?这让我感觉到虚伪、恶心。动不动对我非打即骂,对我长兄,就是截然的两种态度。即便是兄长犯了错,更多的时候只有慈爱的抚慰。”说到这里的时候笑容崩溃,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笑容阴森。

“凭什么?同样的是儿子凭什么要这样区别对待?就因为一个是长子,一个是庶子,所以说两个人才要过着天差地别的生活。才要经历这一切不公平的待遇。”

“所以呢?所以你就可以抛出所谓你的良知,所谓你的道德底线,做出这样的道德沦丧事情吗?这便是你所有的借口,一个触犯道德底线的借口。”

敏殊此刻眼泪珠子直接从眼角滑落,说出这句话咬牙切齿!不自觉狠狠地攥了攥自己的拳头,不停地告诉自己,一定要让面前的这个畜生生不如死。

沈道玄刺客指甲陷入了皮肉之中,疼痛蔓延到了心底,如无数的挣扎着。听到这一消息之后,就像是依附在自己骨头上的虫子,无时无刻噬咬着他的伤口。

随即,眼眸之中的波涛汹涌恢复了一丝丝的理智,从而显现出从容平静。只是嘴角流露出来的那些魔诡异,让周围的空气顿时下降了几分?

“月容呢?月容她做错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要那么对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