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化计划为行动

小说: 正义的使命 作者: 旖旎小哥 更新时间:2019-02-10 12:22:04 字数:3313 阅读进度:236/260

因为提前做好分工,张国瑞负责农业社这一块。

孙奇继续抓招商引资。自从林木死了之后,孙奇整个人受到很大冲击,林木是他最大的后台,后台倒了,他一度有段时间十分消沉。是厉元朗主动找他谈话,让他放开心思,专心干好本职工作,不要有思想包袱,只要全心全意为老百姓做事,就一定会得到百姓支持,得到他这个乡党委书记的认可。

孙奇回去静心思过两天两夜,整个人眼窝深陷,胡子拉碴,头发毛毛糙糙像抱窝鸡,感觉厉元朗不计前嫌,没有那他以前做的那些个龌龊事跟他计较,终于痛下决心敲开厉元朗办公室的大门,表示他以后一定要按照厉书记的指示去工作,就请书记发话吧。

结果厉元朗的头一句话却说:“你先回去洗个澡刮刮胡子,把觉补齐,我希望明天早上看到一个意气风发的孙副乡长,而不是你现在这个样子,身上脏兮兮的一股馊味,像是刚从垃圾堆里爬出来一样。”

“遵命。”孙奇答应着出去,第二天还真是把自己捯饬干净,人也变成神清气爽,浑身上下充满活力。

厉元朗让孙奇继续负责招商引资这一块,因为有了贾刚冒充贾思道的那段经历,孙奇差点上当受骗,所以格外小心。

对于先前他联系的那个南方客商,孙奇通过详细了解,觉得这人不靠谱。再者,伤人草项目由厉元朗牵头,已经和郑海欣签订协议,由郑海欣投资建种植基地,不用外人插手了。

倒不是说厉元朗独断专行,实在是他担心伤人草这个项目落到不知根知底的人手里,再成为第二个刘万全和马唐,这个责任很重大,毕竟牵扯到全乡经济发展这一块,同时他还要做好维护法律的保护神。

郑海欣,厉元朗了解她,她是实心实意用伤人草提炼麻醉剂,她和南方几个厂家都联系完了,等到收获后,第一个卖给制药厂。

对于郑海欣,厉元朗非常的放心。

厉元朗给郑海欣选址兴建的伤人草种植基地,就是当初刘万全采石场的原址。自从采石场被查封后,那个地方一直闲置。因为之前种植过,验证了这里的环境、气候和土壤十分适合伤人草的生长。

另外,厉元朗还在乡政府旁边一处空地上,为郑海欣选择好建立伤人草开发研究基地。郑海欣从卢耀庭那里得知,伤人草除了医用的麻醉剂成分,还有开发价值,她便决定建立这个基地,专门从事研究工作。

郑海欣带来的团队,经过几天细致考察,采集了大量数据,觉得厉元朗的两处选址条件很好想的也周到,当即和水明乡签下合同,并且马上安排投资兴建事宜。

伤人草的合作伙伴已经敲定,厉元朗就让孙奇负责山产品深加工企业的招商活动。

按说厉元朗认识有钱的大老板,比如说老同学周宇。可是周宇的正道地产正在县城忙碌棚户区改造,前期投入了大量资金。山产品加工厂,由建厂到投产,前后需要投入不少钱,周宇再有钱,一下子也难以筹集到这么一大笔资金。

再说,人家主营的是地产业,山产品加工是门外汉,一心不可二用,厉元朗才不会腆着脸动用老关系做人家不擅长的投资。

孙奇完全静下心来,带领乡里几名手下去广南去省城允阳,又南下南方数个地方,参加各地招商引资洽谈会,接触的客商倒是不少,有意向的却不多。

究其原因,都是忌惮水明乡地处北方,光运输这一项无形中增加成本。况且,水明乡道路不好,运输不方便,还是等到路修好后再说。

孙奇前前后后跑出去一个多月,空手而回,士气低落,感觉对不起厉元朗对他的信任,心生惭愧。

厉元朗同样没辙,他最近忙得脚打后脑勺,沈知晓那边已经开始修路的工程,他经常亲临第一线,他若是忙不过来,就派常鸣帮忙盯着。

这条路一定要确保工程质量,不能有任何的偷工减料,这是他的原则和底线。

私下里,厉元朗也有个打算,他和张国瑞商量,想从乡里抽出一部分资金,乡里出财力,各村屯出人力,同时把全乡各村之间的原有路段修缮一下。

张国瑞觉得切实可行,就召集全乡各村干部集体开了一次动员大会。在会上,厉元朗将修路的好处一一罗列出来,希望在座的各村支书和村主任,多多予以支持。

海浪村的郭定寿第一个发言,他坚决支持乡党委和乡政府的决定,要想富先修路,这是谁都懂的道理,他当即表态,海浪村将要组织五十名青壮劳力,负责维修乡里分配好的那一段路。

接下来,刘家地的信明浩和刘平贵,下养马村的马泽生、韩家屯的韩忠旺等人,纷纷发言表态支持。

有了这几个村干部带头,其他处于观望的也都举手同意,就是几个比较落后的村子,像旧地村,还有上养马村,被逼硬着头皮点头通过。

于是,一场以村民为主的修路大军,在厉元朗一声令下,并且他亲自参与劳动,水明乡的另一个修路阵地就这样形成了。

这一段时间,厉元朗扎根在工地,巡视指挥,有时候还抡锹挥镐,挥汗如雨,和村民们一起动手修路。

饿了,就吃乡里提供的馒头和大锅炒菜,渴了,喝一口凉水,困了,就在工地上打个盹。

老百姓看见乡党委书记身先士卒,和他们一样干活一样吃苦受累,心受感动,干活更加卖力气,眼瞅着工程进度一天天加快,厉元朗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转眼四月份到来,天气逐渐转暖,风沙也大,这些日子,厉元朗起早贪黑,人变黑了,也瘦了,头发长都没时间剪掉,胡子几天才刮一次,衣服裤子经常沾着灰,鞋上都是泥土。

谁会知道,这身打扮的竟是乡党委书记,还以为他是工地上的民工呢。

这天,他正在工地上干活,手机响了,一看是展鹏飞的号码,接听后便问:“你这位大财主找我有什么事?不会是给我送钱的吧?”

展鹏飞开的是投资公司,就是把客户的钱放在他这里,让他帮着钱生钱,说他是大老板也不算过分。

“呵呵,还有心情开玩笑,说明你的精神状态不错。”展鹏飞说道:“我的投资公司目前有一笔闲置资金,考虑到你那里有个山产品加工项目,急需找合作伙伴,为了提升你的政绩,我决定过两天去看看,争取咱们合作一次,也好报答你搭救我的恩情。”

“少来,感觉你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心里还不乐意是不是?”厉元朗半开玩笑道:“山产品深加工实际上是一个肯定盈利的项目,你过来看看也好,咱们在深入交谈,我让副乡长孙奇和樊政陪你,让他们给你讲解,好好给你上一课。”

“别说的那么高大上,到时候我会提出很多刁钻问题,他们要是回答不上来我就找你回答。我的钱都是客户的钱,我要对他们负责。”展鹏飞如是说道。

“你可千万别找我,我现在真是忙死了,没时间陪你,这样吧,我让李薇接待你,怎么样?”

“李薇?”展鹏飞略一吃惊的否决道:“算了吧,我怕你让李薇给我施美人计,把我迷得晕头转向,没弄明白咋回事就签了合同,想反悔都来不及。”

“哈哈……”厉元朗哈哈大笑起来,又跟展鹏飞说笑一会儿,这才挂断手机。同时他联系了孙奇,把展鹏飞的手机号发给他,让孙奇负责和展鹏飞联络,详细商谈合作事宜。

厉元朗在水明乡搞得热火朝天的时候,远在广南市的水庆章和沈铮却迎来一位非常尊敬的客人,省委书记王铭宏亲自到广南视察工作。

王铭宏轻车简从,由省委秘书长蒋兆俊陪同,还有几个省委厅办的负责人,乘坐一辆考斯特中巴车,前面警车开道,赶到广南市委大院时,市委书记水庆章、市长沈铮率领广南市党政班子全体成员,在大门口迎接。

没有在地界上迎接,这是省委最新下发的决定,根据上面精神,领导干部到基层视察,杜绝兴师动众的搞迎接活动。同时,也对处级以及处级以下干部的住宅问题做了明文规定,禁止住宅使用面积超标。为此,甘平县所有常委集体搬离了常委楼,都住进县委办公室安排在县委住宅楼后身,用院墙隔开的一个都栋四层高的楼房里。

每层只有一户,比原来住的别墅面积小许多,也没有之前清净,即便心里不舒服,也没办法,上面的规定,只有照章执行,不可以讲条件。

已经到了四月份,王铭宏此次视察广南,时间点上关键且微妙,沈铮始终不离左右,而且王铭宏提出问题,都习惯性的首先问沈铮:“沈市长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摆明了,他是给沈铮站台来的。

水庆章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他不动声色,心里却在暗自盘算,是不是借此机会,也来个公事私用呢?

于是,他立刻蹦出来一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