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福气

小说: 掌巫 作者: 谢忘川 更新时间:2020-10-18 03:06:48 字数:2276 阅读进度:168/180

薛翎的声音并不大,但是院子里十分的静,所有的人都能听到她的说话声,“薛家巫术冠绝天下,祈福祥,顺丰年,远疾病,探人事。我虽学艺不精,却也跟着先父习了许多,正想试试看能不能探出这幕后之人是谁?”

邱老太爷这个年纪,虽然在为人处理正事十分的挺透。

但是对于巫术已经近乎于痴迷,道,“薛家的巫医之术,我们邱家是心悦诚服的,阿翎言谈有度,卜筮之术也是极精妙,想来你是谦虚了,或许你能探出这举报之人是谁也说不定。”

薛翎笑道,“舅祖父过奖了。”

她就这样说了一句,并不推托,近乎于默认,薛昊在一旁听着更心虚了。

薛翎一直用余光看着薛昊,将他所有的神色尽收眼底,只做不见。

邱老太爷说道,“阿翎,你们明日就要回了,今日便去邱家吃顿饭,你祖母来一趟不容易。”

薛翎也有这个想法,思索片刻,说道,“我也正有此意,不过舅舅说了今日吃顿饭聚一聚,不如这样,让祖母带着大哥,二哥先去邱家,我和妹妹去和舅舅聚一聚,晚上再去邱家里吃一顿晚饭。”

邱老太爷自然是没有意见。

薛源现在心情极好,经过这个事情之后,对薛翎有一种心悦诚服的感觉,“也好。”

不过一家欢喜,另一家就愁了,现在薛昊满脑子都是心虚忐忑,通过了巫医考试后的喜悦早已经经荡然无存,他心不在焉的答了一句好。

蒋明旭此次前来,包了一个酒楼,薛翎带着薛燕前去。

二楼有一个大大的雅间。

已经备好了茶点。

蒋明旭替薛翎欢喜,“此次过于匆忙,也没有时间和你说几句话。”

蒋明旭端起茶杯,“阿翎,舅舅恭喜你,这第一步总算是稳稳当当的垮了过去,以后的路会越走越顺。”

他一直在暗中观察薛翎,薛翎的成长让他诧异,同时也让他欣喜。

薛翎笑的感慨,同样的一步,的的确确是不一样的心境。

前一世,她也是通过了巫医考试,不过那时候的她对于未来有一种深深的恐惧,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有一种掌控一切的从容。

人,便是从此,对于自己不了解,不熟悉的一切都会觉得害怕。

一旦熟悉,却也觉得不过如此。

“多谢舅舅夸赞,以后的路也难,但是我会好好的往前走。”

说着她问了起来,“吴家二公子考的不好吗?我记得他似乎学的不错。”

蒋明旭点头,说道,“吴老兄已经亲自将他的名字去除了。就是你那日走了之后发生的事。吴二挑拨是非,按理说,比吴四罪名都要大。那孩子有几分聪明,只是心术不正,这个年纪,已经教不过来,取消了补考机会。”

这些本就是在薛翎意料之中。

“阿翎,你上次来信说,你接了一对母女进府,是不是有这件事。”

薛翎简短的说了一下来龙去脉。

“这样大的事啊,你怎么不仔细的提及。你三叔不是个简单的,前些时日,他没有动静,估摸着等此次巫医考试之后再做打算,我估计你这次回去,他定会动手。”

薛翎已经笑了起来,“他之前没有动手,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舅舅不必担心,我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

三叔薛寄蔓十分的在意此次巫医考试,薛翎前一世就知晓了,这也是她放心的把稳婆母女带回家的原因。

巫医考试在即,薛寄蔓不能安下心来做其他的事情,只可惜,薛翎再也不会给这位三叔任何一个机会。

蒋明旭看着薛翎,若说他之前还有几分担心,现在已经尽数褪去。

“若有需要,只管与我说,”他停顿片刻,“还有一事,北地天灾,朝中下令,让南地巫医前去支援求雨,估摸着明日回去,就会有消息了,阿翎,今日特地叫你过来,也就是为了此事,你说说看你的看法。”

薛翎有些犹豫,“舅舅,我还没想好。”

蒋明旭叹了一口气,“不着急,你先好好的想想。”

薛翎知道舅舅的意思,巫族每年会有义诊,今年轮到蒋家,舅舅无法脱身,自己独自前去北地,必然不能放心,故而有此一问。

她并不想舅舅担心,便没有说实话。

说完正事,便用了饭。

又闲话了几句,薛翎才起身告辞。

薛燕有些依依不舍,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

“以后这样的机会,多的是。”

薛翎笑着说道。

她察觉到薛燕心情好起来的时候,心痛发作的次数很明显的减少了。

薛燕有些满足,“这次出门,我已经很欢喜了,昨日序文哥哥还在许愿池许下了心愿,我虽然没看,但我知道,他心愿签上写下的是我的名字。”

无关情爱,被人惦念和祝福,本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薛翎想起来,曾忆写下的薛燕二字。

曾忆写下这两个字的时候,想法如何,薛翎甚至都不敢去猜测。

她不敢再细想,“走吧,去邱家。”

在邱家晚膳的时候,天色并不晚。

薛老太太正在和邱老太太说说话。

薛翎随着邱老太爷去书房拿那一封举报的书信。

邱老太爷感慨的说道,“我跟你祖父是一同长大的,没想到,如今他的小孙女都要接任家主了,阿翎比男儿还要强上几分,小小年纪就能独当一面了,这也是薛家之福。”

薛翎笑的虚无,“舅祖父说的不对,这并不是薛家之福,”

如果薛家有福气的话,祖父应该会和舅祖父一样建在,而不是让她一个十四岁女孩子接下重责。

这一句话,不知道为何,叫邱老太爷心里一震,看着薛翎的时候,多了几分怜惜之情。

“阿翎,你小小年纪竟然这样的通透,实在是叫我意外,你祖母已经和我说了一些你的事情,你小叔祖父前儿晚上与我喝酒,喝得有些醉了,我们说了很多,也说起了你,他心里很是愧疚。”

祖母和邱老太爷是嫡亲姐弟,会和邱老太爷说这些,薛翎并不意外,她意外的是小叔祖父薛承孝会主动说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