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小说: 渣攻不渣了[快穿] 作者: 月牙白不白 更新时间:2020-03-26 10:50:34 字数:6099 阅读进度:54/66

孟向北为那10小时心中悲凉, 纪允墨见他久久沉默,生怕他反悔,连忙将笔塞到他手里。

“签吧。”

孟向北捏紧了手里的笔, 算了,就当配合纪允墨戏精一回吧。孟向北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纪允墨珍惜地将已经签名了的合同收好。

“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吧?”孟向北生怕他再弄出什么骚操作。

“嗯,走吧。”

孟向北回忆了与纪允墨的第二世。

第二世,纪允墨是被遗弃在孤儿院的孤儿。

他不愿被领养,一直生长在孤儿院。

纪允墨成绩不算好, 孤儿院的经费不足, 他主动早早辍学。

孤儿院里的小孩生活艰难,他与孤儿院的人情同一家, 辍学后,凭着好看的脸进了娱乐圈。

可好看的脸在娱乐圈多不胜数, 他没有背景,又不愿意被潜,多年下来, 接的都是小龙套, 挣不到多少钱。

八年前, 也就是纪允墨二十四岁时,孤儿院的院长妈妈得了尿毒症,需要透析, 做手术。

当时正是孤儿院最艰难之时。

孟向北挣扎之下,来了蓝郁,与老板签了十年的“陪酒”合约。

拿到的钱治好了院长妈妈。

从此, 除了娱乐圈的小龙套,他成了蓝郁的一名MB。

所幸他签的是“陪酒”合作,并不是需要卖身。

当然,八年间也有很多或男人或女人看上他,都被他拒绝了。

直到遇上了孟向北,一见钟情,身心沦落。

第二世的孟向北是一个豪门继承人,风流多情。

喜欢上孟向北的纪允墨,为了留在他身边,在孟向北提出包养的时候,答应了。

那时,两人也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间。

直到孟向北与豪门千金联姻,纪允墨想与孟向北解约离开,可孟向北不愿意,以孤儿院为要挟,想继续将他养在身边。

就在两人纠缠时,两人的关系被那豪门千金发现了。

深爱孟向北的她,肆意打压孤儿院,绑架了院长妈妈。

纪允墨哀求孟向北援救时,看到的却是孟向北与另外一个少年赤身纠缠的画面。

纪允墨报警解救时,被抓住的绑匪拿出小心藏着的枪,直接向他的胸口打来。

最后是院长妈妈替他挡了这一枪。

纪允墨眼睁睁看着自己视为母亲的人在眼前死去,难以接受。

孟向北的冷漠与背叛,院长妈妈的死亡,导致纪允墨得了重度抑郁。

他很快出现自残自杀现象,两年后终究熬不住自杀而亡。

孟向北分析了下,第二世纪允墨的心结应该就是他还有孤儿院吧。

-

孟向北按了指纹,进入了别墅,开灯。

“你先去洗澡,把你身上这衣服换下来。”孟向北瞥了一眼他那辣眼睛的着装,果断收回视线。

身后,纪允墨没有说话,他的视线落在鞋架上,那里,有两双拖鞋。

一双是孟向北的,另一双,不言而喻,明显是上一任的。

纪允墨的心微微酸涩。

“怎么了?”

孟向北见他垂着眸,情绪低落,有些担忧。

纪允墨摇了摇头,拿出“上一任”的拖鞋穿上。

挺合脚的,可惜是旧人的。

“我可以先参观下这里吗?”纪允墨小心翼翼地问,又补充道,“放心,我一定不会擅自动自己的东西。”

这里,肯定有很多孟向北前任留下来的东西吧。

孟向北没有让人收拾掉,肯定是怀念那人的。

“可以。你想去哪,做什么都可以。”孟向北没太注意他的语气,赶着去洗澡,把一身的酒气散了。

他的话也没毛病,之前两人都同床共枕,夜夜钻被窝了,没有什么不能看的。

孟向北去洗澡,独留纪允墨一个人在别墅走动。

他并没有因为孟向北的话而沾沾自喜。

厨房里,是两人份的碗筷,浴室里,是两人份的洗漱用品,纪允墨又打开衣柜。

除了孟向北的衣服外,还有其他衣服。

大部分是古装的袍子,码数比孟向北小,和纪允墨差不多。

纪允墨知道,码数相同,却不是他的,他并不喜欢这种风格的衣服,而今晚,也是他突发奇想找上孟向北,此前,两人并不认识。

纪允墨的指尖想去触碰那些衣服却不敢,他隐隐有个猜测,眸底的光越发暗淡。

好一会,他转身去沐浴。

沙发上,孟向北穿着蓝色长袖睡衣,双腿随意交叠,一只手撑着额头,一只手正翻阅着报纸,姿态慵懒,灯光打落在他身上,冷白的肌肤仿佛泛着光。

听到脚步声,孟向北往后看去。

少年站在楼梯处,白色浴袍包裹着他纤瘦的身材,腰带虚虚绑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松开,浴袍微微敞开,露出漂亮的锁骨和肌肤。

头发湿漉漉的,蓝色的眸子泛着水雾,如同一只刚出浴的奶兽。

孟向北心痒痒,莫名想欺负。

视线落在少年的脚上,孟向北眉心蹙了蹙。

“怎么不穿鞋。”

孟向北放下报纸,起身,将有些无措的少年抱起坐在沙发上。

“鞋呢?”

纪允墨咬了咬唇,低垂着头,声若蚊呐:“不想穿。”其实,是他不喜欢那双拖鞋。

这里的东西,都是孟向北前任的,不是他的,他不喜欢,不想用。

也幸好孟向北不知道他的想法,不然该打他了。

孟向北:神特么前任,本医生的前任,现任,下一任,下下一任……都是你啊。

“不穿鞋怎么行,家里有铺地毯,也不能不穿,着凉了怎么办。”孟向北把纪允墨当不喜欢穿鞋,喜欢赤着脚走路的熊孩子。

他俯身,将他的双脚挪到自己大腿上。

少年裸露在浴袍下的小腿白皙修长,双脚小巧可爱,指甲圆润如贝壳,是粉色的,灯光下,似乎还泛着莹莹的光泽。

孟向北的大掌覆上去,触手所及,是一片冰凉。

他瞪了纪允墨一眼,慢慢用给他暖着脚。

原本被瞪了后有些伤心的纪允墨大哥住了,男人手掌上的温度透着脚传了上来,连着纪允墨的心也一点点暖了。

等纪允墨的脚暖了,孟向北给他套上自己的拖鞋。

去浴室取了干毛巾,给纪允墨擦头发。

“我自己来就行。”哪有身为金主,却为小白脸服务的,虽然他年纪挺大的。

“别动,坐好。”毛巾已经按在纪允墨的湿漉漉的头发上,孟向北不容置喙道。

纪允墨怕孟向北生气,乖乖坐好。

孟向北的力道不轻不重,纪允墨闭着眼睛,头不自觉往他手掌心蹭了蹭,流露出惬意的表情。

-

“孟先生,晚上我睡在哪里?”被孟向北箍在怀里的纪允墨犹豫了片刻后开口。

孟向北给他擦了头发后,抱着少年又看起了报纸。

闻言,头也没抬,随口道:“主卧啊。”

纪允墨眼睛微微睁大了些,不知道想了什么,脸颊越来越红,恍若三月的桃花。

“嗯,知道了。”他有些小害羞。

没想到今晚开始走肾了。

10个小时,他是不是需要准备准备。

这么想,他也这么问了。

“上次买的抽屉剩下很多,一时半会用不完,不用再准备。”每晚纪允墨都会缠着他,抽屉里的东西也都是纪允墨准备的,一应俱全。

此时,纪允墨脸上失了血色,原本因为孟向北帮他擦头发有些雀跃的心思又凉了下去。

一直到回房睡觉时,整个人还蔫蔫的。

“去把睡衣换上,睡觉吧。”孟向北边铺床边开口。

纪允墨站在衣柜前,看着那不属于自己的衣服,再次心生排斥,怎么都没有动。

“我可以不穿睡衣吗?”

“为什么?”

“我不想穿别人的衣服。”

一想到自己可能是替身,纪允墨心痛到没办法呼吸。

孟向北铺着被子的动作骤然顿住,回头,少年站在打开的衣柜前,头微微垂着,纤瘦的身影显得有些可怜。

略微思索了下,他按了按眉心,总算知道纪允墨为什么不穿鞋,不换睡衣了,也怪他,今天纪允墨的第二个人格出现得太意外,没来得及准备将原先“男妾”人格的衣服换掉。

第一个“男妾”的人格已经消失,孟向北不能再提起,怕如今精神还不稳定的纪允墨受到影响。

第二世里,他又是个风流花心的人设,在纪允墨前有几个前任是理所应当的。

孟向北总不好否认,否认了,那这些衣服该怎么解释,肯定不能说那是你第一个人格,其实也就是你自己的衣服。

斟酌了片刻,他道:“是我考虑不周,明天我让人全部换新的。”

“好。”

纪允墨点头,眼睛亮亮的,像是清澈的湖水般,他没想到孟向北会这么纵容他,他其实有点怕孟向北觉得他恃宠生娇,毕竟,孟向北给他擦了头发,对他其实挺好的。

上了床,只留床头的一盏小灯,孟向北熟门熟路从抽屉里把东西拿出来。

纪允墨一眨不眨地看着,虽然这是别人用剩的,但没关系,以后都会是他在用,这就够了。

不过……

想到接下来的事情,纪允墨脸颊发烫,视线有些闪躲。

孟向北余光瞥见他红了的脸,勾唇一笑,“怎么,害羞了?现在才不好意思,是不是晚了?”

纪允墨觉得自己被看不起了,有些小羞赧,哼唧了一声道:“我哪里害羞。”

“那就好。”孟向北也只是随口一提。

毕竟这小妖精夜里可浪着呢。

“不过……”纪允墨犹犹豫豫没敢开口。

“说。”

纪允墨鼓起勇气,闭了闭眼,骄里娇气道:“不过你要轻一点,人家毕竟是第一次。”

孟向北顿时咳嗽了起来,我的妈呀,神特么的第一次,是第n次吧。

纪允墨以为孟向北不信,又羞又恼道:“我说的是真的,我虽然在蓝郁待了八年,可我只陪酒,身子清清白白。”

孟向北看着攥着自己袖子,可怜巴巴,生怕被他误会的少年,俯身亲了亲他的唇角,“嗯,信你。”

第二世里,纪允墨跟着孟向北时,确实干干净净。

纪允墨开心极了,于是服务起来,嗨翻天。

孟向北看着这几乎要了他半条命的少年,呵了一声,暗道一声妖精。

-

翌日,秦礼来了,还带来了剧本。

纪允墨的前一部戏里的小角色已经演完,秦礼给他接了新的几个剧本。

纪允墨想起协议里说的资源,耐心拿起剧本来看。

孟向北对他不错,昨天黑卡给了他,他已经打了一笔钱到孤儿院,今天这几个剧本也挺好的。

“怎么样,喜欢哪个角色。”秦礼难得见自家小祖宗看得认真,耐心等着他看完才问。

“我喜欢《三世缘》里的男主。”

《三世缘》是一部热门ip改编的仙侠剧,无论是剧本还是导演,都是一流的,再加上最近仙侠剧流行,若无意外,这部电视剧会爆。

秦礼诧异了下,点头,“行,就这么定了。”小祖宗以前都是佛系,随性选的一些小角色,如今终于肯演男主了,难得啊。

“你不再跟我说说其他的吗?”纪允墨对秦礼立刻同意有些惊讶,难不成这就是背靠金主的待遇!?

“要说什么?”好好加油?再接再厉!?

“你不觉得我没名气,没演技,却要接一个男主,有些不合适吗?就不怕导演会不同意?”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可是带资进组的。”秦礼理所应当道。

纪允墨:......这怎么有一种,老子带资进组,想要什么角色随便挑的感觉。

“可带资进组,有的导演也不一定会同意。”

“不会有不同意的,就算有,那也是钱砸得不够多,放心,这部剧的男主肯定是你。”秦礼打包票,带资进组的事,他已经熟门熟路。

纪允墨没再说话,暗道,背带金主的感觉就是这么霸气。

不过,这是不是可以证明,孟向北对他其实是挺上心的。

纪允墨还在感慨一个MB能靠金主带资进组,却万万没想到这个金主,其实是他自己。

纪小少爷拍戏,从来都是带着钱来的。

半个月后,《三世缘》开拍,纪允墨再次见证了来自金主的霸气。

专属的化妆间,专属的服装师,化妆师,总统套房,拍戏安排在最好的时间段,不熬夜不伤身体,一日三餐有鱼有肉有营养,还有饭后甜点,饮料,宵夜等。

不仅把他养得精细,连带着剧组的人对他的态度也恭恭敬敬。

这会,纪允墨刚刚拍完一场戏,正在树下的贵妃椅上休息,精致的小脸上戴着墨镜,小风扇在旁边吹着,带来微凉的风,惬意得很。

“现在的娱乐圈真是越来越脏乱了,见不得人的事到处都有。”

“小小年纪不知道求上进,偏偏要去扒金主。”

“没办法,谁让人家脸好,身段也好,我们是比不上的。”

“演技那么差,如果没有金主,怎么可能演男主,我看这部好好的剧就在扑街了,真是可惜。”

议论声细细碎碎,传入纪允墨的耳朵里,纪允墨本不在意,除了演技这一点,他靠金主,也是事实。

可后面他们夹带各种器官辱骂的话,饶是脾气再好的纪允墨也忍不住了。

他本就没有睡着,只是想着歇一会,没想到会听到这些话,当下一怒,摘掉墨镜。

议论的两人看着气势汹汹走过来的少年,面面相觑,有些慌乱。

毕竟他们只是没背景的小演员,眼前的人背后有金主,大势力,对上的话,倒霉的只有他们。

“你们刚刚说的话,我都听到了。”这几日在剧组里乖巧又好脾气的纪允墨此时冷着脸。

“听到了又怎样,难道我们说的不是事实吗?”

“说我背靠金主的事,确实是事实啊,我没有想否认。不过可惜啊,我有金主,你们却没有,这个是你们羡慕不来的,谁让你们长得没我好看呢。”纪允墨的表情很无奈,似乎长得好看,被金主看上,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

这话听在那两人耳中,却像是在炫耀般。

毕竟他们曾经也想过去攀附金主,可确实因为长相的原因没有被看上。

被纪允墨戳穿了心思的两人又羞又恼。

其中一个暴起,“谁羡慕你,不就是一个出来卖的,有什么了不起,老子看到你就恶心。”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

纪允墨还未发作,秦礼回来了,刚好听到那小演员的话,当即就怒了。

小祖宗虽然戏精了点,偶尔难缠了点,可从小一起长大,就像他亲弟弟。

他怎么能看着自家亲弟弟被这么辱骂。

两人当即打了起来。

-

事后,两个演员被导演开除了,忿忿不平地离开,临走前,狠狠剜了纪允墨一眼,带着怨毒之色。

秦礼脸上被揍了一拳,纪允墨拿着药给他擦,秦礼骂骂咧咧。

“那狗东西,这么容易就放过,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还敢骂人和打人,他算老几啊。”

“……”

“好了,不说了,都过去了,好好养伤。”纪允墨这么安慰秦礼,可转眼回了自己房间的纪允墨情绪还是低落了下来。

白日里,那两人的话犹在耳边。

他和孟向北之间,确实只是买卖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3-21 16:49:43~2020-03-22 17:10: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iy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人生若只如初见 44瓶;miya 22瓶;岁月风平 10瓶;尘生花火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