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 晋江独发

小说: 总裁夫人述职报告 作者: 叶不弯 更新时间:2022-01-28 字数:4222 阅读进度:34/66

ll公司明文规定:禁止办公室恋情。

江凛甚至也拿这个来压她,让她注意分寸,收敛自己。

可是他好像忘了,他也是思瑞的一员,如今和她却已经远远超出了恋爱这一层关系,直接到达已婚层面了。这难道不是大大的违反了公司的准则?

今语越想越觉得理直气壮,与江凛对视的时候都多了几分底气,眼睛瞪得圆圆的,下巴也昂扬了起来。

“我跟陈岩还没犯错你就那么急着批评了,不知道对于我身上这个更大的错误,你打算怎么办?还有作为共犯的你,是不是也应该共同承担罪责!”

江凛早就领略过今语被逼急时的牙尖嘴利,今天也一样,她一板正经地把他拉到同伙的位置上,以反讽他之前的话。他的小妻子,平时看着软软的,却其实是一只藏了刺的小刺猬,一旦被逼急了,普通人可不一定能从她身上讨到好。

他眯了眯眼,似一只蛰伏的狮子,然后扯了扯被系至衣领顶端的领带,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在今语因意料不及而略显慌张的眼神中缓缓走到她的面前,俯首低颌,骨节修长的手勾起她的下巴。

江凛与她脸颊的距离不过一公分,今语能清楚看到他眼眸里隐藏着的危险气息,他说话时今语甚至能闻到清新的薄荷味道。

“今语,这是在公司,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他说,声音喑哑带着欺压感。

这句话今语很熟悉,在这之前,只要自己说了江凛不爱听的话,他都是这样用不急不徐的语气,让她摆正自己的身份,不要试图忤逆他。

真是一副地头蛇资本家的姿态。

然而兔子憋久了也会反抗。

今语想别开脸,却被江凛捏紧了下巴,她因微疼皱眉,嘴上却一点不服输:“当然没忘,我是您的妻子,在某些方面,我们是一体的。”

她故意再说起这一点,提醒江凛,她就算有错,他也是她的同伙。

江凛突然轻笑出声:“很好,很高兴你有这样的自觉。”

他唇角勾起的弧度让今语有一瞬的茫然,本来以为自己说出那句话后,应该会更加惹怒江凛才对,可她此刻却能清晰感受到他笑容不似讥嘲,反而像是发自内心的愉悦。

疯子。

看见她的眼神从茫然变成倔强,江凛眸光一敛,身体里的征服欲似乎在蠢蠢欲动,想要抹掉她眼里的不服,他没有压制自己的心,稍一低头,唇瓣落在了今语的眼睛上。

眼皮有软软的凉凉的触觉,像刚刚闻到的薄荷香气,待印到肌肤上,传达至感官时,又让人感到微微发烫。

薄唇如蜻蜓点水,转瞬便离开。今语眨了眨眼睛,茫然重现于眼底。

在她怔忪之际,江凛已经放开了钳制住她下巴的手,敛起眸底在刚刚那一瞬暴露的情绪。

他看着今语,道:“你赢了,我的妻子。”

如果这场景落在别人,特别是那些花痴江凛的同事眼中,应该会感到氛围旖旎少女心冒泡,或许还会大呼总裁真帅。

可今语回醒过来后的反应却不尽如人意。

她颇有点咬牙切齿地喊出了“江凛”二字,握拳想揍他一下却被他抓住手腕动弹不得,她不得已之下哼了一声,把他的手甩开,眼神四顾,不爽但倔傲。

今语脸上虽不喜,但心里却感到不可思议,她好像并不讨厌他的触碰,此刻的愤怒更多的来源于他对自己的不尊重。

“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她怒视道。

一向自信的江凛觉得今语不按套路出牌,他没想到自己蜻蜓点水式的吻竟然会如此遭嫌。

他承认刚刚有一瞬的情不自禁,但心底却不觉得后悔,不过他还是为鲁莽的行径道了歉:“不好玩。对不起,情不自禁。”

什么叫情不自禁?他难道没有发现自己说的话很像一个登徒子吗?今语瞪圆了眼,怒气不减。

江凛捏了捏眉心,显然也觉得自己这话难以说服今语。

“我的错,这样吧,你说个条件,当作是我的道歉。”

今语却不能接受他这样用谈判的语气来说这件事:“我觉得我需要尊重。”

“我没有不尊重你。”江凛认真道,“是我鲁莽了,我再次真诚道歉,要打要骂随你。”

他突然放低姿态,今语这边占着理,倒是想顺杆子爬不依不饶,但想象了一下依他所会发生的场景后,却反而觉得像是娇嗔多于责骂。因为性格使然,她不是那种能破口大骂大打出手的人,说得多了就会像是怨妇纠缠,而如果套上她和江凛的关系……甚至还有种夫妻情趣那味儿。

今语再次羡慕起庄又夏那得劲儿的性格来。

既然靠骂解决不了问题,那为了不让自己吃亏,今语沉吟之下,觉得不妨考虑一下江凛刚刚说的条件这个事儿,她不能靠骂制人,但从其他方面搞人也是有一套的。

于是江凛就眼瞧着刚刚还愤愤不平的女孩瞬间就变了脸,理直气壮地试探着问他,“什么条件都可以?”

江凛挑眉,觉得今语可能在想坏点子,又好奇到底是什么点子,便好整以暇地点了头。

“要不你帮我教训一下冯爽吧,中午我被欺负了,挺不爽的。”

今语说这话的时候十分理直气壮,但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除了幸灾乐祸想看江凛左右为难的样子之外,也是带着点试探的意思在的。

她希望看到江凛承认自己只是空口说白话遇到事情却做不到的囧态,又不愿意看到江凛真的因为对冯爽心软而拒绝她的要求。情绪拉扯之间,脸上的表情也受到感染,十分复杂。

江凛没想到他一直想听到的关于冯爽的告状,会在这样的时刻被提起,很奇怪的,他并不觉得开心,反而再次想起了婚前奶奶对自己说过的话,今语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不爱麻烦别人,坦诚心事,大概是没有安全感。

所以是他没给够今语安全感,让她只能以这样条件交换的方式来向他求助吗?

如此一想,他的脸不禁冷了下来。

夫妻相处的门道很多,而自诩聪明的他却总是后知后觉。

他的表情落在今语眼里却成了另一种意思。

今语想,果然自己的要求让他为难了吧,他是不是要拒绝她,甚至还要嘲笑她不自量力了呢。这本是今语预想过的情况,只是如今她却感受不到原来以为会有的挖苦他的痛快感。

江凛望着她,眼神明明灭灭,晦涩难认。

他不说话,今语便又补充了一句:“怎么,你不才刚盖章认证过我是你的妻子吗,现在你前女友来公司挑衅你的老婆了,处理一下不过分吧?”

江凛突然有了笑意,轻舔唇角:“我盖章?”

明白他是意有所指,今语也懊恼自己话说的太急辞没来得及斟酌,但话既已出口便收不回去,她闷哼一声,别过了眼避开他调侃的目光。

江凛视线落在她因为愤怒而微微嘟起的红唇上,觉得她眼下的情态比起恼怒更似娇嗔,心神也不禁随着她移开的眼神晃了晃,他定了定心神,以免再出现刚刚那样情不自禁的行为,虽然不后悔,但他还是不想给今语留下一个登徒子的印象。

可是啊……

江凛叹了口气,张开双臂,把刚刚试图离他远一点的今语拉到怀里,把她整个人按入怀中。

抱一抱,不过界,应该可以的吧?

今语被他猝不及防的举动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反抗,便撞进了一个稍显硬朗的胸膛,然后眼前一暗,视觉消失,嗅觉更甚,淡淡的雪松味仿似充盈了她全身。

她再次确认,她好像真的不讨厌跟他有身体上的接触,此刻伏在他怀里,她甚至突然想到了两个多月前,他们有过的第一个夜晚,也曾这样拥抱过吗,不对,应该更亲密才对,那她是不是也曾经被这样的雪松味笼罩过……

被自己漫无边际的想法吓了一跳,今语赶紧唤回神智,闷呜了一声,试图动弹,腰和背却都被江凛按了回去。

“别动。”他声音下是刻意的自持。

罢了,今语想自己的脸上或许已经泛起红霞,这样有点遮挡,也是好的,她很快给自己找好了示弱的借口。

“你这样,我可能要多加一个条件了。”今语闷声道。

头顶传来江凛的轻笑声。

“不是前女友。”他自顾说道,语气晴朗。

“什么?”

“你前面的话只说对了一半。”江凛声音低哑带着磁性,“你是我老婆,冯爽却不是我前女友。”

今语耳侧枕在他心脏的位置,噗通噗通的,在他轻笑和说话时能感受到微妙的起伏。而她自己也同理,听到江凛的话后肾上腺素快速升高,心脏也随着噗通多蹦了几下。

今语脑袋动了动,扯了扯他衣服的下摆,语气似怒似嗔:“你少扯。”

“嗯,我不扯,你也别吃醋了。”江凛懒淡说着,像在哄小孩。

“谁吃醋了。”今语至今仍然没觉得自己是在吃醋,认为她不过是在捍卫自己的权益,不想被丈夫出轨影响自己而已,她闷声道,“我还觉得是你在吃醋呢!”

她算是回味过来了,江凛两次三番地跟她提起第二十三条,不就是担心她跟陈岩会有什么嘛。

江凛对她的指控不以为然,认得飞快:“那你就当我在吃醋吧。”

“……?”

她没听错吧?江凛这是说的什么话。

吃醋这个词,对他们的关系不合适,她自己都在尽力规避,怎么江凛就这么坦诚地接受了,他到底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吃醋的前提是在乎。

他是想说,他在乎她吗?

今语不敢再往下想,只觉得是两人现在姿势太过亲密,才导致江凛色令智昏,连说出来的话都不经大脑了。

她抬起双手覆在了江凛的腰上,使劲推开了他,然后仰头对上他的眼,脸上是不解的表情:“江凛,你是不是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江凛盯着她,眼神暗了暗,低头把衬衫抚平后又抬头,淡淡道:“没忘。我是你的丈夫。”

今语一窒:“你明明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

江凛眼神难测地觑她一眼,然后似乎低声叹了一声气。

他回到办公椅上坐好,双手交握,手肘撑桌,看向今语的眼神也变回了以往的样子。

“怎么?我不能吃醋?站在你丈夫的立场上,我吃个醋也无可厚非,男人嘛,有点占有欲是正常的。”他耸了耸肩,故意把话说得轻松。

看他才没一会的功夫就重新变回她熟悉的那个江凛,今语不禁在心里庆幸自己没被他刚刚的话迷了眼,踩进他的温柔陷阱。

诚然他说的没错,吃醋除了因为在乎之外,还有可能只是纯粹因为男人的占有欲在作祟,而像江凛这样自信到近乎自负的人来说,占有欲只会更强而不会更少。

今语暗自苦笑,或许他只是把自己当成是他目前持有的一样物品,就算他不喜欢,别人也不可以觊觎和染指。

“你说的对。那你就当我也在吃醋吧,女人嘛,其实有时候跟男人也差不多,也是会有占有欲的。”她学着江凛的话,把问题丢回给他,“所以你吃醋了,我会按你说的跟陈岩划清界线,那我吃醋呢?”

今语又强调了一句:“夫妻之间,平等也很重要吧。”

江凛嘴角微勾:“那自然,虽然她不是我前女友,但我也会跟她划清界线,不让你有吃醋的机会。”

“满意了吗?我的夫人。”他特意拉长了最后四个字的声调,语气像是意有所指,比起暧昧更似调侃。

今语:“……”

比起厚脸皮,她确实比不上江凛!

直到离开了办公室,今语才回过神来。

不对啊!她本意不是这样的!

她明明是想让江凛帮她教训一下冯爽,怎么最后被他一说,自己却变成了吃醋的媳妇让丈夫远离别的女人啊!

江凛果然狡诈狡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