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晋江独发

小说: 总裁夫人述职报告 作者: 叶不弯 更新时间:2022-01-17 字数:5005 阅读进度:24/66

ll今语为什么会不假思索地就通过一个陌生微信的好友请求呢?

因为微信的主人实在太省事了,微信名直接就叫江凛。

你说她加不加?

好友加上了,对方更省事,话不多说,字都懒得打,直接一个截图拍她脑门上。

这干净利落的,让今语怀疑他发完截图可能就会把她好友给删了。

在验证对方到底有没有删自己好友之前,今语还是循例先看了那张截图,毕竟要有话题做引子,她才能开口回复,才能收到那个红字感叹号提醒您已不是对方好友不是?

今语现在还能开玩笑自我调侃,然而等她点开那张截图细看,就发现自己再也轻松不起来。

她都忘记还要办婚礼这回事了。

关于孩子和江凛关系的解释,她昨天只是在电话里跟章偲囫囵说了一下,还得到家里再仔细给他们说清楚事情原委。本来今语中午打算问问江凛他是怎么跟伯父伯母解释的好套个供词,结果也给忘了。

那位传说中的江家的老太太,她是不是也要提前做好功课,好讨她欢心?

这事情一桩桩的,今语想着想着,表情就耷拉了下来。

我没什么想法,按长辈的来吧。不过,我们真的要办婚礼吗?可不可以不办啊。

等了好一会没收到江凛回复,今语又继续补充了两句。

婚礼办起来的话,岂不是全公司都会知道我两的关系?

什么时候去见你家老太太,给我个准信儿,我好准备准备。

几分钟后,江凛的回复姗姗来迟。

婚礼避不了。

小型婚礼,只会宴请熟人,公司的人不会知道。

看婚礼日期,时间紧的话,不用提前去看。

简意赅。

今语想了想,除了哦也不知道还能回什么了。

江凛这人大概有点社交冷漠症,两三句话就能把聊天聊死。

可是接下来这个问题,他总不能一句话就把她打发了吧?

你是怎么跟伯父伯母解释我怀孕的事的,你告诉我,我就按你说的跟我爸妈说吧。

手机又是半响没有回答。

今语甚至都要忏悔自己是不是不识抬举占用了总裁的宝贵时间。

就在她快要放弃等待,准备小憩一会时,江凛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

今语按了接通。

不等她说话,江凛就开始一板一眼地回答她刚刚的疑问关于他是如何告知父母今语已经有了两个月身孕的事。

其实话也不多,江凛条理清晰,不到两分钟就说完。

今语得到答案,心里一琢磨,也有了想法,决定今晚就回家跟家人摊牌。

今语:“其实你可以微信跟我说的,不想打字发语音也很方便。”

江凛:“嗯。没这习惯,以后会注意。”

额……怎么搞得好像她在责备他一样,其实不是的啊,她就是给个建议。

而且江凛怎么突然这么好说话,直接就把她的话听进去了,还跟她做保证。

她想解释一下自己没有怪他的意思,但江凛似乎不欲跟她多说。

江凛:“时间不多了,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吧。”

“哦,好。”今语对着空气点头,“我不会让孩子困着的。”

电话那头好像传来江凛的轻笑。

声音轻不可闻,但今语就是觉得他应该笑了。

因为他连最后的“挂了”两个字听起来都像染着笑意。

下午,沈季青突然把今语叫到了办公室。

今语想起早上赵宇勋跟她说的那些话,瞬间心领神会。

但其他同事就不知道了,他们只觉得主管大概是要给今语安排sophia剩下来的工作,目送她进办公室的眼神满是同情。

如今语所料,沈季青没给她安排新的工作,不过也没给她缩减工作。

他脸色不善,大概只猜到今语是个有关系的,但还没想到她会是未来的总裁夫人,于是这后门开得也不大。

在沈季青看来,不给她增加工作就已经是另一种形式的给她减负,毕竟在赵宇勋来之前,他是打算把sophia留下来的将近一半的活都交给今语做的。

尽管如此,沈季青还是不忘旁敲侧击地提醒她:“其实年轻人还是趁精力充沛,拼一点好,不怕苦不怕累,才能成大事。就算做到我们总裁那个位置,经常也是加班到深夜的。”

今语觉得他说得很对,连连点头。

“可惜赵特助说你身体不太好,我也不勉强你,你就把本职工作做完就行,至于选秀节目那边,我看能不能换个人去跟进。”

“不用,一直都是我跟的,我继续跟下去就好。”今语对养胎的诉求其实就是不加班,原来的工作任务说轻不轻说重不重,还要推诿的话,这特权未免太明显。

不过原来赵宇勋给她开后门的借口是身体不行,今语看了下自己的肚子,觉得这话虽然意思有所偏颇,但也不失为一个好原因,算是为她以后肚子大起来后的措辞做了个铺垫。

沈季青对她的态度还算满意,语气也稍缓了些,又交待了几个工作要点,让她下午去平台开会的时候顺便跟节目组提提。

说起来今语也好些天没去选秀场地看了,节目初舞台和第一次公演都已经拍完,接下来就是等播出和观众投票,顺便练习第二次公演的表演。

这期间,会拍一些小广告和衍生物料,时间太不规律,今语就没每次都去跟。

到达场地的时候,摄制团队刚刚拍完一个中插广告的物料,正在收拾场地,导演们则聚在一起看片。

今语随便找了个工作人员询问会议时间,得到答复估摸着还要等半个小时。她便先坐到一旁等待,偶尔跟另外几个赞助商的工作人员聊天。

节目组选赞助商基本都会避开同行竞争,所以他们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竞品关系,今语一向跟他们相处得还算融洽。毕竟说到底,大家都只是完成任务的打工人而已。

也是几次聊天以后,今语发现江凛在外还是挺有名气的,起码她已经不止一次在这些年轻职员口中听到江凛的名字,每每提起都是夸赞和羡慕。

以前看到女生们发花痴的样子,今语总是心里无语表面客气,她能理解年轻女孩对这种年轻又帅气的多金总裁会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是有些时候她们也为免太过神话他了。

比如她们觉得江凛天赋卓然随随便便就把公司开到这个规模,然而其实江凛比普通人要努力很多倍除了工作几乎没有个人时间。

比如她们觉得江凛私生活一定很丰富,无数女伴趋之若鹜,然而就江凛那高傲自负的样子今语实在不觉得有多少女生会自找苦吃。

再比如她们觉得江凛长得那么帅要是进娱乐圈肯定能大红大紫,可是今语觉得要大红靠的不只是样貌,性格和业务能力也很重要,江凛比之最近自己追的爱豆还是差远了。

……

种种种种的夸奖之词,今语早已听得烂熟,以往她都是敷衍应对甚至还会附和一下她们,但是今天再听,心境却大不相同。

特别是听到江凛肯定很多女生追求这一点时,今语只想到八个字:招蜂引蝶,不守男德。

而且听到自己未来老公被别的女人这么讨论,她除了不自在竟然还有点不舒服。

其余几人发现今语今天话特别少,也是疑惑,问她怎么回事。

今语想了想,决定履行一下未婚妻的职责,帮江凛切断烂桃花,同时也帮这些女孩尽早清醒,不要再被江凛的表象所迷惑,

她做出犹豫的样子:“其实我最近还隐隐约约听到我们总裁的一个八卦。”

说到帅哥的八卦,大家兴致马上就上来了,纷纷往她身边凑,问是怎么回事。

今语抿了抿唇,故作神秘地悄声说:“我们总裁好像要结婚了。”

这个消息就像一颗炸弹直接在女孩们的心中炸开。

“帅哥要绑定了?真是暴殄天物啊!”

“哪个女孩这么幸运,可以做江太太,哎,我真的太羡慕了。”

“不是说之前一直没有固定女友的吗,感觉是政治联姻呢,木得感情那种。”

“反正心里也清楚帅哥永远不会属于我,联不联姻也没区别。”

“他要是成了有妇之夫,我以后都不好意淫他了。”

“这消息好劲爆,迫不及待想告诉我的小姐妹们。”

“也不能这么说啦,要是联姻的话不就代表没有感情很有可能会各玩各的?说不定我们以后还能继续讨他的周边八卦,不觉得更刺激吗?”

……

听着她们的话,今语先是无语,后是欣慰,最后却是脸都要黑了。

要不要这样,还没结婚就开始猜测江凛会有绯闻八卦!

今语以前讨论别人的时候不觉得,现在代入自己才发现都是什么跟什么啊,真想掐灭那些八卦的声音。

就像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今语的那句话不仅没有让她们歇了讨论的心,反而越聊越起劲,甚至还开始追问江凛未婚妻到底为何人。今语都以她一个底层小职员无处窥知总裁的秘密为由,拒绝了她们的探秘。

幸好节目组那边这时候过来通知可以开会,今语忙不迭地逃离现场。

不远处,结束拍摄的女孩们换好衣服,刚好经过这边要往宿舍区走。

青春洋溢,窈窕多姿的美丽身影引得今语不禁侧目多看了几眼。

毕竟美女谁不爱看呢?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那群女孩里有一个人的身影特别眼熟,可等她眨了眨眼,准备再细看的时候,女孩们已经消失在拐角,无迹可寻。

她大学在国外,国内几乎没再认识新的朋友,刚刚那个该不会是中小学时候的老同学吧。

今语心里嘀咕,但终究也没太放在心上。

开完会离开的时候,今语还遇到了严浩俊,本来想打招呼,但是想到自己最近跟今桐闹得并不是很愉快,又把到嘴的问候收了回去。

严浩俊也看到她的表情,觉得奇怪但还是开口跟她闲聊了两句,发现今语似乎没什么跟他聊天的兴致,便也不多叨扰,早早道别送她离开。

当晚今语回今家吃了晚饭。

她按着江凛给的说辞跟家人解释了一遍前因后果。

大家一开始是愤怒的,觉得两个人把长辈们耍得团团转,但是由于孩子父亲就是江凛这个消息将他们近日的担忧一扫而尽,如释重负的感觉让他们也没功夫再追究那些让人不愉快的过往,反正好处有了,还跟江家成了亲家,这结局总归是让人很满意的,于是斥责了今语几句后,今雅正就歇了教育的心,章偲更是眉开眼笑觉得接下来可以全程投入到今语的婚礼筹备中。

今桐就不一样了,这件事中她没得到什么利益,在她看来自己就像是在江凛和今语的爱情故事中担任了一颗不讨喜的恶毒垫脚石,这让她实在不能真心实意地说出恭喜的话,但父母都是欢天喜地的,她不忍煞风景,只得把心里的气忍了下来。

晚上跟严浩俊打电话,没想到从他这里也能听到今语的名字,今桐顿时一阵火气上来。

对于今桐突如其来的怒火,严浩俊也感到很莫名,想到今天今语面对他也是不甚热络的样子,两件事串联起来,便有了一点小小猜测。

严浩俊:“你们最近吵架了?”

今桐:“没有。倒是你今天怎么突然提起她。”

严浩俊:“哦。我今天工作的时候遇到她了,见她好像心情不太好,觉得奇怪,刚刚突然想起来就想问问你。”

今桐呵呵一笑:“她最近春风得意,怎么会心情不好。”

严浩俊:“春风得意?有什么好事吗?”

今桐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我忘记告诉你了,今语快要结婚了。”

严浩俊闻吓了一跳,在他心里今语就是个邻家妹妹,这个消息也太突然了点。

严浩俊:“之前没听你说过,我还以为今语是单身呢。”

今桐:“谁说不是呢,上周之前我也以为她没有男朋友。”

严浩俊:“那怎么……她连你们都瞒着?”

今桐:“哼,不仅瞒着,连孩子都有了才跟家里人说,说实话我们家的惊吓不比你少。”

严浩俊乍舌,不仅结婚,连孩子都有了吗……

未婚先孕其实现在也不算罕见,只是他一下子无法把这个词跟今语挂钩在一起,他印象中的今语就是那种涉世未深的乖妹妹。

严浩俊:“可能也是意外吧,既然都要结婚了,只要两个人好好生活,其实也是一件好事。”

听到严浩俊不仅不觉得今语离谱,反而还在给她找借口,今桐也是一阵不快。她真想告诉他,今语私底下偷偷跟未来姐夫来往,还怀了未来姐夫的孩子,这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好妹妹好女孩会做的事。

可她不能说,江凛跟自己有婚约这件事,她一直都是瞒着严浩俊的,即便现在心里有气,她也还保存着理智。

今桐:“可能吧。不过也轮不到我们担心,虽然这婚结的有点勉强,要不是有了孩子估计两个人都走不到结婚这一步,不过男方一表人才年轻有为,今语算是嫁的不错了。”

严浩俊:“……那就好。”

今桐:“我们也会幸福的吧?”

严浩俊:“肯定的。”

……

就算严浩俊嘴上不说,今桐知道经过她刚刚那些话,今语在严浩俊心中的形象必定会大打折扣,再听他给自己说一些好听的情话,今桐整个人心情都好了不少。

电话挂断,严浩俊不自觉地又想起了今语的事。他刚刚察觉今桐的情绪不太对,说话的时候便有意顺着她,也不好对今语的事关心太多,只是从今桐的话中也可以知道,这并不是什么水到渠成天作之合的良缘,反而像是为了孩子不得不凑合的婚姻。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今语今天看上去恹恹的,不欲与他多的原因。

结婚应该是一件开心的想与人分享的事,所以大概今语也没有很期待这段婚姻吧。

焉浩浚有想安慰一下今语的冲动,可调出跟她的微信聊天页面后,斟酌良久,还是点了退出,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