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晋江独发

小说: 总裁夫人述职报告 作者: 叶不弯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4831 阅读进度:21/66

ll江凛看着她,面上露出一副欣慰的表情:“你终于想起要问这件事了。”

“……”说起来这算是目前最重要的事,她问的确实晚了点,但今语可不想轻易落了下风,她嘟哝道,“这不是要问的事情太多,我要一件一件来吗?”

“确实挺多的。”

“是啊……那……”

江凛乜她一眼:“比如那晚我们为什么会在一起,你好像一点都不好奇。”

“……”今语觉得自己耳廓可能红了。

她不是不想问,而是不好意思开口问。自从江凛告知那一晚跟她睡的人是他后,她跟他独处的时候就有种最熟悉的陌生人的感觉,只要想起两人曾经有过那么亲密的肌肤接触就觉得十分不自在,为了更好的谈判,她都是逃避性地略过那件事。

然而江凛再一次向她证明,在他面前没必要有什么男女之间扭扭捏捏的情绪,想说什么就大大方方地说出来,就跟他们接下来即将拥有的关系一样,透明且公式化。

“关心孩子之前,我觉得你作为母亲,可以先关心一下自己,毕竟我不希望以后我孩子的母亲是一个稀里糊涂的人。”

他话语凌厉,今语听了也不禁认真起来。

说实话,那晚的事她根本没有什么印象,现在听江凛的语气,却似乎另有隐情,她板正身体,也生了想得个答案的心思。

江凛目光冷凛:“那晚你状态不太对,我想你可能吃了点不该吃的东西。”

“状态怎么不对?”今语抓紧关键字就问。

江凛抿了抿唇,看着她的眼神颇为复杂:“那晚,你很主动,很热情,可以称得上是投怀送抱……”

“好了别说了!”今语赶紧打断他的话。

这种让人羞燥的话,江凛是怎么说得出口的,车上还有司机啊!

江凛喉咙微动,低哑地“嗯”了一声。

他那时候觉得这个女孩过分热情,但其实也没想到那方面上,只是觉得可能在国外呆久了比较放得开,但是后来认识今语,再跟她慢慢熟识后,发现她跟当初的性情很不一样,渐渐地,江凛才怀疑起那晚的事来。

仔细回想,江凛遇到她的时候,她正在被一个男生纠缠不休,江凛替她解了围,却也被她缠上了。她热情又主动,漂亮还很会勾人,明明长得清纯无比,一颦一笑却都是风情,江凛承认,他那时候是心动了,美人主动邀约,加上他也喝了点酒有点上头,便没把持住,顺理成章地一起去了酒店。

现在想来,要是今语那时候是被下药了的话,那他的行为就可以说是乘人之危,实在不怎么光彩。

本来今语不想提,他便不提好了,省得大家都尴尬,但有些事关她以后的安全意识,江凛还是想提醒她一下。

“我不知道我遇到你之前发生了什么,如果你能想起来,最好做好防范的意识,这样的事,不要再发生第二次。”

在这之前,今语曾经担心过江凛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是一个能随意跟陌生人bed的女人,但是现在听了江凛的话,她却觉得自己之前那些担心真是多余,她是怎么样的女人先不说,难道江凛随便在酒吧带女孩去开房这种行为就好到哪里去了吗?

“你能说说是怎么遇到我,为什么会跟我那啥的吗?”

“……”江凛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如实相告,“在酒吧上厕所的时候我无意中听到一个男的说要把人灌醉再行不轨之事的话,出来不久就看到那个男的在跟你纠缠不清,我觉得不对劲,就把人拦了下来,那男的大概也怕事,被我说了几句就吓跑了。”

其实他还省略了一些话,比如那个男的说是有人教唆他这么干的,私底下说了很多不尊重女人的混账话,甚至还说了成事的时候要拍录像给指使他的人存档。

“所以意思是你救了我,然后再睡了我?”今语问。

江凛手虚握成拳,放在嘴巴前轻咳两声以掩饰不自在,“我那时候以为是饮食男女。”

“好了。”今语已经对事情知道了个大概,再追讨下去除了让两个人难堪不会再有别的好处,但是她心里也有些相信了之前听说的江凛私生活有点乱的话,觉得他不是什么老实人,以后需要对他随时存在戒备之心,回家以后也要好好想想刚刚列的那些条款需不需要再加细一点。

想归想,表面上她还是适当地给了双方体面,“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但我想说我那时候应该是被下药了,我不是随便的人,私生活一直很干净。至于你,不管你以前随不随便,婚约条议里面规定了不能给对方找麻烦,所以婚姻期间也想请你忍一忍,不要乱搞到我面前来。”

“在你看来我就是这样的人?”江凛隐有薄怒。

“我怎么看不重要,在我们之间,契约精神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江凛嗤笑,话里也带上了刺:“你说的对,有一件事我想我也需要明确一下。孩子是不是确定是我的,那段时间你有没有别的男人?”

他的话可谓是一点情面都没留,直接把今语置于道德审判的十字架上。

今语虽然理解他的顾虑,但难免觉得被冒犯:“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

江凛回以她同样的话:“我怎么觉得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实到底是什么。”

“无聊!”今语不想跟他置无谓的气,认真回答,“孩子我能保证是你的。不过你前面的话也提醒了我,我觉得我需要再好好做一次身体检查。酒后乱性,下药,避孕药,这几种情况加在一起,这个孩子真的还安全吗?”

江凛倒是没想到孩子健康这一层。

不过……

“你还吃过避孕药?”

“不然呢?”

江凛点头:“挺好的,有自我保护意识。我前面说了,不希望孩子母亲是一个稀里糊涂的人。”

“那当然,毕竟父亲那么精明,糊涂一点恐怕都要被吃得渣都不剩。”

也不知道今语从哪里突然来的火气,江凛似笑非笑道:“今语,你不要忘了,我们还没结婚,你目前来说,还只是我的一个员工。”

那是以前,今语心想。

她现在面对江凛可没之前那种社畜的心态了,而且她现在确实心情一般,看江凛也不怎么顺眼。

她低眉顺目,语气却不怎么客气,“不好意思,孕妇心情比较多变容易波动,希望你可以习惯和见谅。”

“很好,我见谅。”江凛声音干干的,大约也不怎么愉快。

今语无视他的情绪,归正传:“所以孩子的事,你打算怎么告诉别人?”

“我既然能提出要娶你,自然有办法跟他们解释。”江凛恢复一贯的冷矜模样,“你父母那边需不需要我出面?”

今语:“不用了,我自己来,横竖没什么好说的。”

就算过程曾经有过不适宜的情感起伏,这场谈话到最后却是真的如了今语一开始的想法,板正又公式化,没什么感情和温度。

钟虹英一晚上都在为江凛是不是早跟今语勾搭上这件事不安,如果今语真的是明知道对方是未来姐夫,还要生出一些不该有的念头的人的话,那她真的需要再好好想清楚自己到底能不能接纳这个儿媳妇。

江凛送今语还没回家,她就只能打电话给自己在公司的眼线赵宇勋了解情况。然而赵宇勋听到江凛要跟今语结婚的事,比她还要惊讶,她便断了跟他打听的念头,顺便对赵宇勋的办事能力产生了质疑,明明每天陪在江凛身边,却连他跟今语好上这件事都不知道,这种眼力见能做好总裁特助这个工作吗?

赵宇勋:我能说什么呢?我也很委屈。

钟虹英挂断电话后又想到上次饭局上庄又夏似乎跟今语关系还不错,便打电话向她询问。

庄又夏比赵宇勋还要激动,惊讶之余还十分愤怒。

“舅妈,你们就这么任今家的人欺负吗?表哥是什么样的人啊,从小到大喜欢他的女生数都数不过来,现在倒好了,今家还好意思挑挑拣拣,姐姐不想嫁就塞妹妹过来?搞得好像表哥没人要似的,表哥能受得住这个气吗?你们能受得住这个气吗?就算你们都受得住,我庄又夏不行!”

钟虹英当下就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找上庄又夏这个暴脾气了,但事到如今也只能委婉安抚。

“是你表哥自己想娶今语,大家倒也没有逼他。”

庄又夏却不信:“表哥主动?怎么可能!在公司那么久也没听说这两人有什么恋爱的传,是不是今语对表哥做了什么?这件事一定有隐情,我回到公司一定要好好问清楚才行!”

钟虹英无奈,只觉得自己这两通电话不仅毫无作用,还无意中又挑起了事端。

她索性歇了打听的心,一心等江凛回家再找他要个准确答案。

幸好江凛回来得挺快。

他刚进门,钟虹英就迎了上去,试探着问:“怎么回来得这么快,没跟今语再相处一下吗?”

江凛有些无奈:“妈,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钟虹英听他这么一说,就知道有戏,他愿意跟自己聊,便直接问了。

“今晚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跟今语在一起的?”

江凛却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朝她扔出了一个惊天炸弹。

“今语怀了我的孩子。”他说。

如果手上有一个鸡蛋,江凛想他大概能直接扔进钟虹英因为震惊而大张的嘴巴里。

这件事不宜久拖,他本来就要跟她说这个事,正好开门见山了。他知道,只要这个信息一出,钟虹英就不会再有心思管他什么情情爱爱的事。

钟虹英震惊过后仍然觉得无法置信:“真的假的?你不要跟我开玩笑?”

江凛点头:“如假包换。”

钟虹英夸张捂嘴:“我的天!你们……真是糊涂啊!”

江凛无语:“我知道你心里高兴着呢,别装了。”

“……”心里想法被揭穿,钟虹英轻咳了一声以掩尴尬,然后情绪放开,脸上笑容止也止不住,“这下好了,不仅有孙媳妇,连孙子都要有了,你奶奶一定很开心,我得赶紧告诉她!”

果然,如江凛所料,钟虹英早已经忘了要询问他跟今语的感,心思都被那个未出生的孙子勾走了。

钟虹英拍了拍手掌,但很快又谨慎起来:“不对,宝宝现在多大了?我得等三个月稳定了再跟你奶奶说。”

“两个月了。”

“两个月?”钟虹英心里琢磨了下,发现不对劲,然后看向江凛的眼神也变得一难尽,“今语回国还不到两个月,你确定这孩子是你的?”

江凛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跟她多掰扯,囫囵回道:“我们在国外认识的。”

“???在国外就在一起了?”瞒得可真深啊,之前根本看不出,她还当两个人不认识。

“那你怎么不早说呢,你早说你喜欢今语,我就跟今家谈了,哪用搞到今天这个地步,还白耽搁了今桐这孩子。”她现在倒是有点理解今桐了,甚至觉得今桐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才一直对这桩婚事那么抗拒。

不过这样的话,也怪不得今语,她跟江凛先在一起的,那时候两家的婚事还没定下来,她也算是受害者。自己生的儿子自己了解,她估摸着这事还是江凛让瞒着的,毕竟江凛想做的事,基本没人可以抗拒。

说到底,都是江凛的错。想到这,钟虹英看他的眼神都带上了责备。

江凛无奈地叹了口气:“妈,你别多想,那时候我两还不确认会一起。”

“嗯。我懂。”

估计那会儿闹别扭了吧,小情侣吵吵闹闹不是很正常?钟虹英想。

江凛知道自己这位思维一贯有些跳跃的母亲肯定又想岔了,但也懒得解释,甚至觉得她想岔了也挺好的。毕竟真实情况说出来可能会影响她对今语的印象。

接下来,钟虹英也不纠结两人的事了,很快进入婆婆的角色,提醒江凛:“既然怀孕了,订婚就可以免了,直接结婚吧。还有,孩子才两个月,还不稳定,我看今语还是好好留在家里养胎比较好,就别再去公司上班了。”

“不用,她要是不想上班,会自己说的。”江凛像是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很快回道。

今天两人定好协议,互不干涉对方的生活选择,他也无意让她为自己适应和改变什么。

江凛既然都这么说了,钟虹英也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他的决定,便想着到时候直接跟今语说,听听她的意见。

不过当下她也不忘提醒和关心:“那你在公司一定要好好关心今语,像之前加班那些事千万不要有了。还有,今天我跟又夏说了你们的事,她好像有点激动……”

江凛没想到庄又夏也要来搅一下局,很是无奈:“知道了。”

而后又想起今晚今语在车上的那些要跟他划清界限除了必要场合都装不认识的话,他不紧不慢道:“让她提前适应一下也好。”

钟虹英左瞧右看,愣是看不出江凛脸上有一丝对于今语的心急和心疼。

她迟疑着问:“你是喜欢今语才娶她的吧?”

江凛回眸,嘴角挂起一抹微笑。

“当然。”他说。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孕期,前面都对应时间作了一点改动,不过不影响后续观看。

注关于孕期:临床上普遍采取的计算方法是按照最后一次月经的第一天来计算。所以江妈妈会一时没反应过来,觉得今语回国还没两个月,宝宝却已经两个月了,时间对不上。至于江凛,他本来就心思缜密,加上前面今语告诉他以后他自己也是有反应时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