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第 11 章

小说: 总裁夫人述职报告 作者: 叶不弯 更新时间:2021-10-27 字数:3830 阅读进度:10/66

从晚霞烧天到华灯初上,夜幕的网渐渐笼罩了整个城市。

思瑞虽在科技园区里,可并不是远离市区,从高层望出去,依然可以看到灿若星河的盏盏城市灯光。

十七楼。

江凛如常在案台工作。

他的身后是巨大的落地玻璃,像是一道透明的墙,把里外隔绝出两个世界。

一边是热闹的,繁华的;一边是沉寂的,宁静的,甚至有点孤单的。

良久,他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按了按眉心,然后拿起旁边的手机,手刚按到上面,想了想,又放了下来。

赵宇勋今天请假早退陪女朋友过生日,他还让他跑腿的话好像太过不近人情。

算了,自己跑一趟吧。江凛想。

已经晚上十点,思瑞大楼里基本已经没多少灯光还亮着,公司楼下更是少人。

要是往常,门岗那里多半是冷冷清清的。但今天江凛路过的时候,却意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穿着肌理感小上衣搭奶白色半裙,长发微卷,背影看上去慵懒且温柔,不过此刻她正在做的事却跟形象完全不搭。

只见今语双手提着两大袋东西,因为身子看着孱弱,外貌也是娇滴滴的,门岗的保安大约看着不忍心,走了出来想要帮忙一把。

不知道他两说了什么,只见今语鞠躬道歉,然后两人一起往楼里走去。

江凛眉峰微皱,没想到今语这个点还会在公司,然后才想起来自己让今语补报告的事。

看来工作能力有待增强,这么点工作竟然要加班到这个点,而且看样子,还没完成。

他对今语提不起什么同情的想法来,更多的是上司对下属的审判。

但他也不知道,今语大概还要忙得更晚,因为为了惩罚她,原本由其他同事完成的后续报告都交给她做了。

眼见今语和保安正在往楼里走,距离自己也越来越近,江凛下意识地退了两步躲进黑暗里。

保安这样算是擅自离岗,要是见到他,势必会马上回到门岗那里去,东西就得今语自己提上去了。

江凛也未察觉自己的这点小恻隐跟平时有何区别。等两人进了电梯,他才从隐暗处走出,抬步往外走。

这个点,园区内只有一个便利店能买到吃的东西。之前晚上想吃东西都是赵宇勋为他准备的,所以江凛只知道便利店离公司不远,却不知道具体位置,明明只有三四分钟的路程,愣是让他走了快十分钟才找到。

简单买了一个饭团和三文治,再添两瓶牛奶。

因为是无人便利店,连结账都是自动靠机器完成。江凛觉得这社会太过自动化也不是一件好事,比如现下,就让这样冷清的夜晚,更冷清了。

回去的时候,江凛在门岗处再次遇到那位熟人——今语小姐。

他眉心皱起,觉得难怪今语加班效率这么低,总不在岗位上,能高吗?

这次江凛没有避忌,远远看见后也没有停下往前走的脚步。

走近后他看到今语正在给保安送吃的,嘴里还说着感谢的话。

“刚刚谢谢你帮我提东西,你走的太快,没来得及给你。”

“我看你在这里守着也挺无聊的,这个拿着做夜宵。”

保安半推半就地接下了,嘴里一直说她太过客气,脸上笑开了花。

江凛这才发现,公司的保安原来很年轻,看上去才20出头。

江凛挑眉,继续往前走。

或许出于职业敏感,保现了江凛,他连忙收了脸上的笑容,毕恭毕敬地说了句“总裁好”。

今语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江凛,也是一愣,连忙也道“总裁好”,然后退到一边,做出恭送他离开的姿态。

江凛点头,却没有就此离开,反而停在原地瞄了一眼放在门岗里小桌上的零食,问今语:“你很闲?”

“?”

“不。”

托他的福,她正沉浸在加班的痛苦中,何来的闲。

“没用的善意。”江凛眼神在今语和保镖之前打量了下,突然说。

今语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又说:“与其浪费时间在无谓的事情上,不如好好提升自己的能力,我交给你的任务不应该加班到现在工作还没做完。”语气冷冷的,跟所有秉公办理批评下属的上司没什么两样。

今语总算明白他是在嘲讽自己不好好待在办公室里加班却来给保安送零食的行为。

其实这本不是她的作风。只是陈伯在知道她加班到这么晚后,给送了一大堆东西过来,吃的用的一样不少。她最近因为怀孕本就胃口不好,上楼拆封后发现很多都不是自己想吃的东西,想到刚刚才被保安帮了一把,便把东西挑拣好了做个顺水人情送给他。

却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在江凛看来是竟然是这个感受。

今语脸沉了下来:“难道总裁连员工处置自己的物品,都要管吗?”

大概是因为今天心情实在不佳,今语语气不如往日温顺。

江凛第一次看到今语臭脸的样子,他从在飞机看到她后,就一直想拆穿她的真面目,之前今语都能应付得当,没想到这次却这么轻易就被他激怒。

江凛先是惊讶,然后笑了起来。

今语觉得这人真是有病,被员工顶撞还笑得出来。

感情他就喜欢这个套路?那之前自己那些虚与委蛇都白委屈自己了?

“倒是牙尖嘴利。”他说。

今语看他一副高高在上看热闹还要指摘审判的样子,也有了怒气:“你说我加班到现在工作没做完是因为能力不足,那你呢?”

总裁这个点还在公司,也是因为能力不足吗?她默默在心里加了一句,也相信自己就算不说完全,江凛也会明白其中意思。

保安站在一边整个人惊呆,这女孩看着斯斯文文的,脾气怎么这么冲啊,连总裁都敢顶嘴,是不想要工作了吗?

江凛也一愣,没想到她竟然得寸进尺。

“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

“知道,可是现在是下班时间不是吗?”

“你现在站的地方,是我的公司。”江凛说,“如果我没记错,思瑞是会付加班费的,严格来讲,现在还是你的上班时间。”

“……”

今语终究是吵架经验太少了,才几句话就语窒,嘴巴笨得说不出回嘴的话来。她突然想起下午庄又夏那泼辣的样子,顿时有些羡慕。

看着今语吃瘪的样子,江凛嘴角微勾。

他想,今语今晚之所以对他脾气这么冲,大概是因为他让她加班这件事。

便又说:“与其为做错事后受到的惩罚而生气,不如努力让自己一开始就不要犯错。”

保安在旁边听着,觉得总裁不愧是总裁,说的话听上去就很有道理,一下子就把今语□□得说不出话来。

今语确实说不出话来,她想江凛是误会她了,误会她今晚的怨气是因为加班,可她又不可能说自己之所以那么容易被激怒的原因更多是因为意外怀孕。

她只能憋着。

毕竟不得不承认,站在江凛的角度,他说的话并没有错。

见她憋得脸通红说不出话的样子,江凛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话说太重了。

以前今语对他总是应对自如能屈能伸的,还善于伪装,让他误以为她适应能力很强,然而说到底她只是个刚毕业的学生,前面22年大概也是在宠爱中度过的,自己会不会一下子让她受到太多社会的毒打?

江凛自省之余脸色也放柔和了些,但他不屑于去做哄员工的事,如此一来,待在这里竟然觉得有些尴尬。

他咳了一声,说了一句自认还算体察下属的话:“做事也不能一蹴而就,工作能力不够,可以用努力弥补。”

然而今语听了他的话反而更加觉得委屈。

她能力虽然比不上厉害的人,但也不至于像江凛想的那么差,要不是要把其他同事的工作也做了,她早就下班了。

但她不认为自己说这个江凛就会理解她,说不定还会嘲笑她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吧。

大约是情绪上来了,今语想着想着,眼里竟然有了泪意。她瞪大眼睛,努力不让自己掉眼泪,不让自己在江凛面前丢脸。

然而更糟糕的是,情绪牵引之下,她喉咙涌上一股酸涩味道。

这个不是她控制就能忍住的。

意识到这一点,她连忙转身,猝不及防地扶着门岗的墙就吐了起来。

江凛:“……”

保安被吓了一跳,连忙从门岗室里拿了包纸巾递给今语。

一时间,除了今语呕吐的声音,一切都像有默契般地静止了下来。看着她羸弱的背影,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心情复杂。

好一会,今语才转回身来。

灯光下,她眼眶泛红,脸色发白,楚楚可怜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像一只受惊的小兔。

保安看了都心疼,觉得刚刚还厉色批评她的总裁真是不近人情。

江凛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顿时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走过来,他刚刚就应该像出来的时候那样,在黑暗中避过他们独自走进去的。

“你……没事吧,别哭。”他不自在地说。

“我没哭。”

说着没哭,但话里却带着忿忿和哭腔。

“没哭就回去好好加班吧。”

江凛说完便越过她和保安,抬步离开。

保安腹诽,总裁这怎么跟落荒而逃似的。

看来不只有自己抵挡不住漂亮女生的眼泪攻击,总裁也一样啊。

江凛的身影终于消失不见,保安想安慰一下今语,可出乎意料地,今语恢复得极快,他还没开口,今语已经换上了如常的神色,仿佛刚刚那只楚楚可怜的小白兔只是他的错觉。

“我先回去加班了。”她说。

她也说不明白为什么刚刚情绪突然就上来了,为什么这情绪来的快收的也快,大概,是成为孕妇后荷尔蒙失调导致的情绪多变吧。

---------

十二点钟刚过,江凛终于结束一天的工作,他按了按手掌心舒缓疲劳,拿上外套准备回家。

进入电梯后,鬼使神差地,他没有按地下一层,反而是按下了九层的按钮。

九层是今语所在的部门。

他觉得自己这样有点妇人之仁,今语作为员工犯错,这是她应做的补偿。但下一秒他又在想,等会要是见到今语,就跟她说让她先回家,明天再做吧。

他这般想着,可当电梯提示到达,电梯门打开时,他却迟疑了,迟迟没有迈出脚步。

很快,电梯门自动关闭。

他神色恢复如常,按下了b1的按键。

不知是理智战胜了妇人之仁,还是对于要面对今语这件事有了胆怯之意。

汽车驶离时,江凛抬眼往上看了下思瑞大楼,九层的灯光还在亮着。

他想:

他说的也没错。

真挺笨的不是吗?

加班到现在还没完成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