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坐个牢都不消停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8-03-03 05:46:12 字数:2488 阅读进度:355/370

换班的两个牢头,其中一人我认识,正是上次我冒充四合堂中人时被抓到顺天府六扇门中的李捕快。

当时他冒充吕仲远亲信,后来被吕仲远找了个机会,把他弄到了金陵大牢当看守,因为这件事,李牢头对我记恨在心。

今日一来,李牢头就道:真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你家啊。苏大人,既然你落在我手中,今天我就要好好炮制你一下了。

身后传来一声咳嗽,诸葛烧饼踱步走了进来,如今他成了南江湖司代总捕头,真是春风得意之时。

李牢头连忙施礼请安。

诸葛烧饼沉着脸道,你这是准备炮制谁啊?大明律规定,不得以任何形式虐待或者变相虐待犯人,你不知道北周每年的人权报告天天提这事儿?

李牢头满头是汗,连连称错。

诸葛烧饼来到我身前,呵呵一笑,道:苏大人年轻有为,本是前途一片光明,可想不到却误入歧途,犯下了通倭罪行,可惜啊,可惜!

我冷静的问,证据呢?

诸葛烧饼道,若要人证,有金陵守备城门校尉郎彧为证,物证嘛,你身上有与天狼号倭寇勾结的账本,朝廷已经找人破译了,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狡辩?

我往怀中一摸,却发现原先贴身的内衬已经空空,里面装着徐开山给的羊皮星图、张幼谦给的银票还剩一万多两,以及当时从天狼号偷来的账本的一个手抄。

没想到,这个手抄的账簿,竟成为了我通倭的物证,真是可笑啊。

诸葛烧饼见我没说话,又问,你果真不说两句?

此刻我冷静的可怕,转头望着问他道,你一本正经的满口喷粪,我跟你说话那是染了我的口。

诸葛烧饼冷笑,道,早晚都是一死,择日不如撞日,撞日不如今日,苏犹在,不是我不容你,是有人不想让你活到处决,只好今日让你畏罪自杀了。来人!

有人端上来一个酒壶,三个酒盅。

诸葛烧饼道,这是我珍藏多年的鹤顶红,本来想毒死家里那位来着,一直没机会,你今天有口福了。

我心说能不能有点新意,昨天鹤顶红,今天又是鹤顶红,难道鹤顶红最近搞促销嘛?

诸葛烧饼倒了一酒盅,觉得不行,又换了一个海碗,倒满后端给我,说,加量不加价,喝完好上路。

我一饮而尽。

诸葛烧饼等了半晌,见我没有反应,嘀咕道,难道时间太久过期了?

于是又倒了一碗,递给我道,第二杯半价。

我又饮而尽。

诸葛烧饼骂道,什么卖假药的,等我抓住那臭道士,一定饶不了他。

此刻,我浑身站立,外面看上去平淡无奇,星宿海却开始起了反应。

对付鹤顶红之毒,徐开山若称天下第二,没有人敢称天下第一,我要是敢称天下第三,就没有人敢称呼天下第二。

当年押送徐开山南下时,他将排毒之法传授与我,而如今我星宿海内一片死气,在两杯毒酒刺激之下,竟开始有了反应。

我体内星宿海空间早已塌缩,二十八星宿的位置早已被打乱了,然而此时竟开始有些反应。那一颗镂空球,本已如死物一般,又开始发出微弱的光芒。

我心中暗喜,于是问,还有嘛?

诸葛烧饼道,对不起,不续杯!他转身对李牢头道,上面有命令,明天法场处决之前,必须要在今夜畏罪自杀!

李牢头说诸葛大人您放心,阎王让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

诸葛烧饼脸色一沉,嗯?

李牢头知道口误,道,我说是这苏犹在今天晚上,就会幡然悔悟,写下忏悔书一封,畏罪自杀!

诸葛烧饼道,谁让他住单间的?把他弄到通号去。记住,决不能让他看到明天的太阳。

我说,放心,明儿阴天,你也看不到。

金陵大牢牢房分为两种,一种是单房,一种便是通号。一般来说,只有犯了重罪,或者官员犯罪,才有资格住进这种单房。毕竟是朝廷命官,想当年也是个体面人,你犯了罪不假,朝廷还得要脸嘛不是?

李牢头押我来到通号,却见有人喊道,啊哟,这不是堂堂的苏捕头、苏大侠嘛?怎么着,今天苏大人好兴致,竟然亲自来视察工作,体验民情了?

我看了他一眼,却是去年刚当捕快时,在夫子庙那里抓了一个强暴未遂而灭门杀人的一个江洋大盗,姓卜,名积德。

李牢头道,这位苏大人当年可是六扇门总捕头,如今犯了通倭罪,你们悠着点。

卜积德问,通倭罪?

我漠然道,我是冤枉的。

卜积德及周围众人轰然大笑,在座的诸位,除了李牢头,哪一个不是冤枉的?他指了指几个人,李瞎子,他被抓进来是因为偷看寡妇洗澡,刘公公是净过身的,被抓进来的理由是强暴妇女。

我说,去年你在城内杀人放火,被我抓了进来,你就不冤枉!

卜积德道,所以,我才能在这里当老大。兄弟们,今天是苏捕快来得头一遭,大家有什么好酒好菜,都拿出来招呼招呼,免得说咱们怠慢了客人!

众人轰然应声,什么躲猫猫、看大片、出气筒,这些东西我都门清的很,一群人就要上来。

我忽然大喝一声,慢着!

众人闻声止步,我冷冷看着卜积德,道,看来你们在号子里呆得太久了,还不知道我的武功究竟有多厉害。

在三杯鹤顶红刺激下,我星宿海之内开始恢复了一些功力,但对付这些市井泼皮无赖,已经足够了。

卜积德道,有多厉害?在咱们这里,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是狗你得趴着。

一盏茶后。

我对众人道,我让你们趴好了,谁让你盘着腿来?看来你不但是龙,而且是真“聋”啊!

说着上去一通胖揍,那人一阵哀嚎,趴在地上不敢动弹,口中苦苦求饶,道:老爷,我是罗圈腿,不是故意的啊。

对付这些市井无赖,是不需要讲道理的,若必须要讲,那就用拳头来讲,这比说得口干舌燥、唾沫横飞快得多。不是有句老话,劝十次不如揍一次嘛。

我心说坐个牢都不消停,叹了口气,在地上撒了一泡尿,道,谁若超过这条线,杀无赦。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