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通倭之罪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8-03-02 22:15:51 字数:2385 阅读进度:353/370

谢君衍一脸戏谑望着我,你确定?

我点头,一脸肃容道,我苏犹在生于大明,长于大明,我的亲人、朋友、爱人都在这片土地上,若因为你们几人的话引冥界入侵中原,给天下百姓带来灭顶之灾,生灵涂炭,我又何配苟于世间?

谢君衍冷冷道,我们神界子民如今在水深火热之中,又有谁管过他们?就算你不承认,你也是我们神界之人,体内流淌的是我们的血!你若不肯归服,就算你是往生神座,我照样让你血溅当场。

我深吸一口气,将徐开山天刀举在手中,道,废话少说,愿意领教阁下高招。说着,开始催动星宿海内真元,二十八星宿缓缓转动,越来越快,将无数真气汇于星宿海中。

张幼谦喊道,老苏你别乱来。

我说道,今日之事与你无关,你快些走吧。若是见到若男,替我告诉她,我若活下来,一定娶她为妻!说罢,我送出一道真气,将张幼谦推出去几十丈,他说了句你妹的,落入悬崖之中。

以他如今的实力,就算能从山顶跳下去,也伤不得他分毫。

谢东来一旁劝道,苏捕头,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朝廷腐败,皇帝昏庸,人心险恶,这样的人间,你还维系它干嘛?我喝止道,你错了,在我的眼中,我们大明江山是世间最美的江山,我们大明子民,是天下最令人敬佩的人。

谢君衍呵呵一笑,好,那我就让你见识下,你最令人敬佩的人,是如何待你的。

趁她说话功夫,我猛然拔刀,凌空跃起,在空中释放出法则空间,利用空间之力瞬间来到谢君衍身前,星宿之力浑然而出,在天刀之上携出一道风雷声。

脑海之中,一个剑招闪过,我以刀为剑,施展出了万剑河山第十招。

斗转星移。

一个能破掉秦三观桃木剑的谢君衍,一个将天下六大高手击退的谢君衍,又怎会将我这一通象境之人看在眼中?

此刻的谢君衍有黄阵图加持,她面无表情,在我天刀砍中她的刹那,她双手举起,动作很慢,似乎在弹去身上的灰尘一般,我却感觉到一道阴冷的幽冥之力,如泰山压顶一般挤压过来。

这一刀无论如何也砍不下去,而我星宿海之内,却如翻江倒海,所有真元被这股幽冥之力挤压。星宿海变得越来越小,原本神识中的二十八星宿,竟然开始塌缩起来。

谢君衍脸上露出一股柔色,问,苏郎,你又何必负隅抵抗呢?若你我联手,将来神界降临,这个天下尽在你我彀中。

我冷冷道,我没有那么大野心,我的梦想就是,与若男一起游历江湖,想去山巅去山巅,想去海边去海边,你的天下,我没有兴趣。

谢君衍一听徐若男,脸上顿时冷若冰霜,道,不说我还忘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去杀了她,然后再来问你这句话,也许到时候你会改变答案。

我大声道,你敢!

说罢,我也不顾星宿海爆裂,强行提聚内力,将体内那颗球体之上吸收的真元尽数释放出。

谢君衍道,找死!

手中结出一个莲花印,右手食指轻弹。

轰隆!

我神识之中一片混乱,整个体内星宿海空间,瞬间爆裂。我浑身动弹不得,一阵剧痛从神识之中传来,紧接着整个人如被瞬间掏空了身体,飞出去十几丈远。

我全身动弹不得,额头汗水如浆。

谢君衍这一招,直接将我二十八星宿海打散,原本错落有致的二十八星宿,竟都变换了位置,我几乎昏死过去,双目圆睁,怒视谢君衍。谢君衍道,你放心,我暂时不会动你的小情人,如今要务,是从西门吹灯手中夺回天绝舍利,待红月之日,我们神界有救了。

红月?

谢君衍道,今年八月十五,乃三百年一遇的红月。这一夜,红月将占去人间一半气运,正是冥界之门最薄弱的时候,到时候,便是大事成功之日。典籍记载,红月一出,天下有大能出世。当年天机老人便是在这一日飞升。

谢东来道,盟主,这小子若不除,空绝后患啊。

谢君衍冷笑道,他不是自称百姓之子嘛,我便要他尝尝被众人背叛的感觉。说罢,我只觉得一道威压降临,将我体内二十八星宿尽数击碎,我大叫一声,晕死过去。临晕过去之前,我听徐若男给谢东来安排了任务,隐约与桃山山巅的武林大会有关。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缓缓醒来,全身经脉尽数碎裂。打量四周,却发现我被关在了一个两丈大小的牢房之内。门外,一胖、一瘦两个牢头,摆了一张桌子,桌上放了一坛酒,一盘花生米,两人正在神侃。

看他们服饰,正是金陵六扇门之人。

如今我被关入了六扇门?

却听胖牢头问,李兄,听说这甲字第一号关押之人,以前是咱们六扇门捕头?却不知犯了什么罪名,落得如此下场?

瘦牢头道,据说是私通倭寇,这可是要杀头的罪名啊。

胖老头问,通倭?倭寇之乱,不是去年已经平定了嘛,怎么还有这等事?

瘦牢头呷了口酒,慢悠悠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总会有几条漏网之鱼的。抓住他时,他怀中给寇首汪横的投诚信,而且金陵城门的郎彧郎校尉也认出了他,说去年倭乱之时,他从金陵城门逃走,当时他自己承认是倭寇的。

我心中一惊,当时为了护送徐若男出金陵,我装了一车白菜从金陵城出去,结果被那校尉阻拦,为了吓唬他,我说自己就是汪横,还给他封了个浪`货的封号,想不到今日竟成了我入狱的罪名。

谢君衍当然不能用冥界的事情来给我定罪,这种事在江湖上也属于机密。当然真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却不知动用了什么手段,给我扣上了个通倭的罪名。

瘦牢头接着道,如今宋知府已经奏请朝廷,革了他南江湖司的职务,暂由诸葛大人兼任。此人与京城首富之子张幼谦走得很近,如今张幼谦畏罪潜逃,官府也下了通缉令了。

胖牢头道,真是想不到,前不久还威风凛凛,如今却锒铛入狱,这叫什么来着?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来,喝酒,喝酒哈!

我也不知昏迷了多久,此时口渴的要死,强忍剧痛,缓缓起身,拍了拍铁栏,道,两位牢头,可否给口酒喝?

那两牢头吓了一跳,见我醒来,却也不过来,道,你个通倭的贼寇,还有脸要酒喝?我这里有上等的鹤顶红,你喝不喝?

我连连点头,说,我喝,我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