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钦差大人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8-02-01 08:14:31 字数:3564 阅读进度:332/370

我低声骂道,还大空寺的得道高僧呢,怎么做起事来跟村头的二流子一样?

口中虽说,心中却也明白,整个江湖中,每日都是蝇营狗苟,鸡鸣狗盗居多,行侠仗义、抱打不平为少。而且,天下哪里有绝对的公平?能够让绝大数人公平,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

江湖,江湖,一团浆糊。

徐若男笑道,这就是你们江湖司对江湖的监管力度不够了。

我点头道,也对,等我出去,要通告江湖,讲文明树新风,杜绝下三滥的行为。徐若男说,先不说这些,当务之急是我们如何能从这里逃出去?

我伸出右手,正是一串钥匙。就在刚才,慧面被我挤兑之时,我使出了在盗门出师之时学会的那一招移花接木,神不知鬼不觉,将那一旁和尚身上钥匙取了出来。而这一招移花接木,靠的是手、眼的技巧,并不需要内力。

打开牢门,来到枯井旁,那看守的两个和尚正在打盹。我正要拍昏他们,却见徐若男一挥手,两根金针封住了对方身上死穴,估计应该活不成了。

顺着枯井出来,才发现身上禁制竟然消失。我心中好奇,通善寺这口井,究竟有什么玄妙,竟然能够感觉天地真元?难道也是当年天绝僧的手笔不成?

此时正是清晨,通善寺和尚们正在做晨课,后院中并没有太多人。我们正要离开,却发现武三郎坐在偏远处一个凉亭上,正在独自饮酒,神情颇为落寞。

我顾不得被人发现,两步纵跃过去,道,武三哥!

武三郎身形比以前富态了许多,不过气色却很一般。他看到我,有些奇怪,问,苏捕头,怎么在这里遇到你?我说此事说来话长,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你我出去再说!

说着就要去拉他,武三郎却道,我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我心中冷笑,莫非你留在这里,还要做什么皇帝的春秋大梦?

武三郎一楞,你怎么知道?

我说醒醒吧,别被人灌了迷魂汤。他们留下你,是为了让你去祭那黄阵图!

武三郎长叹一口气,你说的这些,我又何尝不知?他们在我体内种了蛊毒,冯零感那时还知道掩盖一下,来到大空寺之后,他们便原形毕露了,我心知必死,留在这里,也是得过且过了。

我说当年为了松江府百姓据理力争的武三郎,哪里去了?你心中的血性呢?

武三郎道,没了。我也想通了,以前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如今有好酒好肉的伺候着,能活一天,就算赚一天吧。苏捕头,这里非是善地,你还是尽快离去。

哀莫大于心死。

我从武三郎眼神中读出这句话,朝廷在找他,西门吹灯也让我找他,如今找到了他,他却落得这副模样。心中盘算,反正西门吹灯就要来金陵了,到时候跟他们商议之后,再做打算。于是劝道,你要小心苏素素,那个女子不简单。

武三郎眼中闪过一道狠毒之色,道,我体内的蛊毒,便是她种给我的,这小贱人,我迟早会亲手杀死她。

我听到有脚步声过来,于是拱了拱手,向凉亭顶上翻了上去。不片刻,却见苏素素端着一个药罐,袅袅婷婷走了过来,柔声对武三郎道,三郎,把这碗药喝了,你的病就好了。

武三郎道,当年我大嫂对我大哥也是这么说的。

苏素素问,现在呢?

武三郎道,现在她坟头的草差不多有一丈多高了吧。

苏素素道,三郎,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一年多来,我为了跟你在一起,放弃了那么多,想不到你还是这样看待我?这药你要觉得有毒,那,那我自己喝了便是!

说着端药就喝。

武三郎忽然道,好妹妹,我是跟你开玩笑的。这一年要不是你的照料,恐怕我早已命丧黄泉了。刚才我心情不好,说出那种话,妹妹你莫要生气。苏素素道,能够服侍你这种英雄豪杰,便是素素三生有幸了,哪里还有生气的道理?

我闻言,心说这女子真不简单,难怪武三郎沦陷在她石榴裙下。怎得当初却没有发现这点?

我施展迷踪步,在对方发现我们逃离之后,与徐若男悄然离开了通善寺,一路上并没有遇到过多的阻拦。

徐若男是幽冥教主,背后还有幽冥教和风云岛的势力,在江湖上有足以跟英雄盟抗衡的力量。而我与那守护冥山的秦三观又有传剑之情,与大空寺动手时,他们也识破了我的剑法。

我甚至怀疑,是大空寺抓住我们后,对如何处置我们拿不定主意,故意将我们放走了。

从通善寺出来,我让徐若男跟我一起回金陵,被她拒绝了。

徐若男道,如今天绝舍利出世,大空寺、英雄盟等蠢蠢欲动,桃山大阵若真启动,恐怕将来天下就要陷入动荡之中,此事关乎我幽冥教和江湖运势,我要尽快赶回去,禀明师尊定夺。

我略带失望,她又道,此去风云岛,少则半月,多则两月,我会在武林大会前赶回来的。反正我的话,你也不听,你家中那位,自己多留心吧。

回到金陵城内,张幼谦问,昨日你去了哪里?

我将通善寺内遭遇与他说了一遍,他听了目瞪口呆,我只道是这个武林大会是英雄盟为了统一江湖而做的折腾,想不到还与冥界有关!

我问道,你师父乃天下一流高手,他也说过要来金陵,这种时候出了这等事,他不会坐视不理吧?

张幼谦道,我那师父,只要钱给到位,什么不能做呢?对了,还记得那白毛怪物嘛?柚木道长将他治好了,下午若有空,我们去瞧瞧吧。

吃罢午饭,两人来到了城外娘娘庙。

柚木擒获白宠后,由于白宠形状怪异,而且曾经犯下滔天大错,城内客栈无人敢收留,于是柚木便在这里住了下来,一心想帮助白宠恢复心智,这段时间,江南一直跟着柚木,给他备好药材、食材等。

白宠身上的毛发已经逐渐退去,眼珠也不再通红,而是一片茫然。按照柚木所说,青灵道长被慕容白云抓获时已是四十岁,那到现在也差不多七八十岁了,然而他看上去却没有半点衰老。

经过几日的调教,他甚至逐渐清醒,已恢复了约一半,只是言语却语无伦次,无法正常与人交流。柚木告诉我们,这三十年来,白宠对自己所做所为竟都有印象,唯独却无法控制他自己的行为,如今神志清醒,悔恨交加,已经尝试着自杀了几次了。

我将在通善寺内遭遇又同柚木说了一番,问,天绝舍利之内,真有天绝僧和二十七名陆地神仙修为嘛?

柚木道,此事着实蹊跷,当时天绝僧和吕纯阳杀尽天下陆地神仙,逼着三境外的大宗师,签下了房山公约(详见《行镖》),创立惊神阵,从而保证朝廷与江湖气运一种平衡,才有了天下三百年的安稳。我们还纳闷,那多出来的江湖气运都去了哪里,如今想来,多半是封印在天绝舍利之内了。

难怪盗圣门与盗仙门之争的终极目标,便是这块天绝舍利。

原来西门吹灯与李青衣早已知晓这件事,盗圣门擅长偷术,盗仙门擅长大盗之术,一个负责将天绝舍利偷到手,一个负责施展大盗之术,将舍利为己所用。

与青灵道长稍作交流,他说话语无伦次,只道是如今仍是开泰年间,却不知如今江湖都已经过去了三十年。当听到慕容白云名字时,青灵道长又恨又怕,可见他对青灵道长的影响。

我又问道,前不久你又滴血认主,可记得逼你认主之人的模样嘛?

青灵道长抱头痛苦大叫,我于是不再逼迫他,又与柚木说了会儿话,便起身告辞。

两人刚回到金陵城,知府衙门的书吏李点前来投帖,他虽然没有品秩,却是宋知府的心腹。我连忙让进屋,命人吩咐茶水,道,有什么事情,让管家来一趟就好了,这么晚了,还要李大人亲自来?

李点道,苏大人折煞小的了,今日宋知府让我来,是为了一件事。

什么事?

李点道,关于钦差大人的事情,如今钦差大人已经到了金陵城外,却如何也不跟入城,我们金陵府一众官员都已急坏了,宋知府这才让我来求您帮忙。

我干咳道,李兄,我如今属于南江湖司,虽说衙门还在金陵,但这种事情我出面不太合适吧?

李点连忙跪下道,苏大人还请开恩,宋大人吩咐了,若我不能将您请过去,我全家老小都要发配到岭南去。

我寻思道,这次督查盐茶与丝绸的钦差很是厉害,带着尚方宝剑一路南下回来,将沿途几个路州折腾的不轻。金陵是他的最终目的地,也是这次代天子巡查的最重要的一站,如今来到了金陵,却不肯进城,这分明是释放一种信号啊。

皇帝派他来督查丝绸,他仍还没到,金陵城三大家族就用一次生丝霸盘生意来迎接他。这个城门,恐怕进来就出不去啊。

我说,我真的无能为力了。

李点磕头道,这件事,整个金陵城唯独苏大人和张大人能办成了。

此话怎解?

李点道,这位新来钦差大人,正是当年从江南学宫走出去的李牧歌李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