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负心郎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8-01-05 00:33:16 字数:3677 阅读进度:313/370

话音刚落,就见人影闪动,就见徐若男落在了刘家院中,随后跟来的正是逍遥二仙。逍遥二仙不知从哪里弄了两只烧鸡,正在啃的津津有味。

徐若男一出现,张幼谦便对江南道,这下有热闹看了。

当日在皇宫一别,徐若男便杳无音信,我曾给风云岛去过几封信,却如石沉大海,本想等忙过这段时间,亲自去一趟风云岛,却没有料到,在我大闹谢君衍婚礼现场,徐若男却出现在了我面前。

我讶道,若男,你怎么来了?

徐若男脸色阴沉,见我开口,冷哼一声,怎么的,今天是你大喜之日,别人能来我就不能来嘛?

我连说,当然不是。我欢迎都来不及。

徐若男又道,欢迎?哈哈哈,恐怕是怕我来坏了你的好事吧?苏大人,我来是碍你眼了吧?

我语结,说你明知我不是这个意思,若男,京城一别,我找得你好苦。

徐若男冷笑,却是好苦,又去居庸关,又去琅琊阁,我见你日子过得很滋润嘛,既然找到我这么苦,干脆娶美娇娘,来给你解解乏不是?

我奇道,你怎么知道?

逍遥二仙在一旁道,你个傻小子,从京城到金陵,我们一路跟着你来的。亏我家若男对你一片痴心,本想等给你个惊喜,你倒了个更大的惊喜。

我心中大惊,难怪我找人打听徐若男却不得下落,原来她一直跟着我们的。

我看了一眼谢君衍,又望着徐若男,这两个女子,一个温醇如酒,一个性烈如火,各有千秋,性格却截然相反。对谢君衍,你会生出一种保护的欲望,而对徐若男,除了敬佩,还有些惺惺相惜之意。

谢君衍见徐若男前来,也顾不得成亲仪式,将红盖头揭开,道,徐姐姐。

住口!

徐若男怒喝道,我可不是你徐姐姐,不然我等会杀你的时候,还总有心理负担。你这个妖女,真有本事啊!

我说若男,有话慢慢说,你不要胡闹!

徐若男惨笑一声,胡闹?苏大人,你觉得我在胡闹?她向前几步,眼睛盯着我,问,苏犹在,你还记得当日在三生桥上,你当初发过的誓嘛?

我心中一痛,我当然记得,当日我曾对徐若男发誓,此生此世,只喜欢她一人,至死不渝,若违背誓言,吃饭噎死,喝水呛死,走路摔死。当时虽有些开玩笑,但徐若男却当真了。她告诉我,我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她喜欢的男人,若我喜欢上别人,无论天涯海角,她都要杀死我。

徐若男指了指谢君衍,道,苏犹在,你这个负心汉。我徐若男说到做到,我先杀了她,然后杀了你,最后再自杀。

我见她在气头上,道,你能不能听我解释?

徐若男惨笑一声,倏然而动,手中三道金光乍现,冲谢君衍激射而去。我大惊失色,连忙以掌风劈过,将那三根金针劈落,一把将谢君衍拉在身后,道,徐若男,你不要胡来,就算我负了你,你冲我来就是。

徐若男道,好,就遂你所愿!说罢,袖中青菱射出,向我面门攻来。我以铁剑迎上,那青菱如有了生命,绕了两圈,将我长剑卷住,一道内力从青菱中传至。

我胸口一震,向后退了两步。徐若男竟然动了真火,若非我境界破通象,这一招,恐怕我早已受了重伤。谢君衍娇斥一声,欺身前来,掌风翻动,如蝴蝶一般向我拍来。

我又不敢运足内力,只得见招拆招,被迫的连连后退。趁我不留神,她那青菱又冲谢君衍卷了过去。谢君衍没有武功,若被她击中,恐怕不死也得重伤。

我大喝一声,伸手向徐若男拍去,想要逼迫她放弃追杀谢君衍,可徐若男此刻早已不管不顾,就算被我击伤,也要把谢君衍拿下。我心中懊悔,这一招却不得不使出。

谢君衍惊呼一声,向后跌落婚台,巧合之下,才躲过徐若男这一击。我临时强行收起内力收招,这一剑相当于自己攻了自己,识海之内真气翻滚,几乎吐血。

徐若男还要出手,却拦在了她身前,我痛声道,若男,负你的人是我,你要杀人,杀我便是。谢君衍是无辜的。

徐若男怒道,无辜?她死一千次都是死有余辜。你让开!

我摇头道,无论今日发生什么,无论我有没有娶她,你这样冲动,便是你的不对。

徐若男哈哈大笑,笑声中带着一丝苍凉,是,谢君衍做什么都对,我做什么都是错的。但我徐若男认死理,既然你想要替他受死,那就去死吧!

说着,一道青菱从怀中射出,冲我胸口而来,徐若男竟使出了京雨柔的绝学,水云袖。

轰隆!

青菱击中我前胸,我直觉全身经脉如被刀绞,真气被震散,一口鲜血喷出,向后倒飞出去三四丈,落在了看热闹的人群之中。这些都是附近村庄的寻常百姓,哪里见过江湖高手对决,见此情况,一哄而散。

徐若男道,你为何不躲?

我擦了下嘴角鲜血,若这样你会舒服一些,你再来几次,我也忍得。

徐若男冷笑连连,这是你自己说的!说着,两道青菱如灵蛇一般,在她身后盘旋缠绕,徐若男释放出通象境界,张幼谦连喊道,徐教主,你不要乱来啊!

逍遥二仙见她动了真怒,也连劝阻道,徐丫头,这小子虽然不对,却也罪不至死,我看这件事应该有些误会,不如从长计议!

徐若男哪里能听得下劝,道,我徐若男一生从未服输,但在看男人这件事上,我输的一败涂地。今日之事,我要杀了这负心汉,你们谁也不要阻拦我。

张幼谦说那不行,这是我兄弟。

我摆了摆手,道,张幼谦,你退下。这件事终究是需要一个了断。若男,这件事是我不对,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徐若男哈哈一笑,你被这妖女蛊惑了,既然到现在还执迷不悟,那我就成全你。说着,徐若男运起全力,向我疾驰而来,一掌拍在我胸口之上,我闭上眼睛。

那一掌始终没有落下。

徐若男在击中我之前,收了内力。

噗!

徐若男口吐一口鲜血,大声道,苏犹在,我恨你一辈子!

说罢,转身几个起落,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我来到逍遥二仙身前道,两位前辈,你帮我劝一劝若男吧,等金陵事了,我亲自去风云岛负荆请罪!逍遥二仙却道,小子,这事儿我俩也管不了,你好自为之吧。说着,追随徐若男而去。

谢君衍悄然来到我身前,将我扶了起来,用衣袖擦了下我嘴角鲜血,柔声道,苏大哥,是我不好,害的徐姐姐误会了你。

我摇摇头,说若男就是这种脾气,等过两天她冷静下来,我再去找她好好谈谈。

谢君衍闻言,却低头不语,我心中一凛,方才已经拜堂成亲了。当我得知谢君衍下落时,我根本没有料到这是冯零感的阴谋,奋不顾身的赶了过来,当得知她要成亲时,我大闹婚场抢亲。

我知道,自己心中对谢君衍是有一份情意的。而徐若男,她就如烈火,爱的炽热,却也灼伤了彼此,让我心中隐隐作痛。

我望着她眼睛道,君衍,你本是天上的仙子,我苏犹在何德何能,竟有幸得你青睐,今日之后,你便是我苏犹在妻子,只要你不嫌弃,我会对你好的。

谢君衍声若蚊吶,道,我自然是愿意的。苏大哥,我知你心中是喜欢徐姐姐的,只要她愿意,哪怕让她做正妻,我也是很欢喜的。

我说方才她想杀你,你还肯替她说话?

谢君衍道,徐姐姐人不坏,可能是她对我有些误会吧。

我叹了一声,心说这种话也就谢君衍能说得出,以我对徐若男的了解,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今日她负气而去,肯定也不会走远,等过几日,我在找机会跟她说清楚吧。

张幼谦凑了过来,说行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照在……

我白了他一眼,瞧你幸灾乐祸的样子,小心等林红衣来了,我说你去怡红院被六扇门给抓了!

张幼谦说算你狠!

众人都已散去,刘财主指了指刚才我与徐若男动手时被毁坏的家具等,说,这位大侠,咱们的账是不是应该算一算了?

这时,刘胖子的原配从后面走出来,说,算什么算?砸的好!不但不要赔,老娘我还要赏银子。

说着,拎着刘胖子耳朵,向后堂走去,边走边低声骂道,你财迷心窍了嘛?那家伙能飞天遁地的,他又刚跟新欢旧爱闹别扭,你不怕被当做出气筒,一刀子把你宰了?

谢三夫妇也道,君衍啊,既然刘老爷不娶你,是不是跟我们回去了?昨儿泡的豆子,还没有磨呢。

我斜楞他们一眼,说,今天在山顶上发生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们算账呢。我来问你,这婚事是怎么应承下来的?谢三立马慌了,说我就赌钱输了银子,刘老爷说用谢君衍来抵债,其他的一概不知啊。

我心说估计他也不知,这场刺杀是冯零感策划的,但要说谢东来在其中没有搞鬼,我是决计不信的。账不怕迟,最多秋后,冯零感,谢东来,老子迟早跟你们算清楚这笔账。

我对谢君衍道,如今我在乌衣巷有套宅子,虽比不过你们谢家高门大院,却也能住的安心,你随我回去吧。

谢君衍低声嗯了一声。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