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为什么不去做鬼?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8-01-03 00:56:12 字数:3280 阅读进度:310/370

果然是冯零感!

去年刺杀未遂,冯零感事后还假模假样来探望,我们之间关系至少保持表面上的平静。但前几日在赵聿成亲宴席上,我对武三郎的试探已让他彻底动了杀心。

只是,我没有料到,事情会来的这么快。我心中急剧分析着,等等,为何我前脚刚离开青山镇,后脚他们就在这里等着我了?这绝对不是巧合,而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刺杀。

想到此,我顿时手脚冰凉,我遇到谢奋,得知了谢君衍的消息,然后必然会前来青山镇。难道谢君衍的婚事也是被人精心策划好的?此刻我头脑飞快转动,心却平静下来。

愤怒只会让人失去理智,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帮助。

这十个蒙面人,八个知玄,两个通象。从他们站立的位置来看,其中一名瘦弱的男子与另九人保持一定距离,很明显并不是一伙人。而且,从另外几人的动作来看,似乎还对此人有些戒心。

我再次问,以你们武功,在江湖上必是响当当的人物,怎么现在却甘愿给一个太监当狗!

那瘦弱中年男子道,钱掌门,赶紧动手吧。

九人中为首那人瓮声瓮气道,干你娘的,赵卓群,老子戴个面具就是不想被人认出来,你他娘的一喊,大家都知道了!

我心中一凛,钱掌门?赵卓群?原来是他们!天下武功通象境并且姓钱的掌门,只有昆仑掌门钱乾前。昆仑位于西凉以西,基本上已不算是中原武林了。钱乾前有八名弟子,号称昆仑八杰,钱乾前都到了,剩下的便是昆仑八杰了。

赵卓群号称塞外刀魔,也是西北一头孤狼,此人嗜杀成性,喜吃人心,在西北武林中号称能止婴儿夜啼的人物,想不到看上去就像一个瘦弱的汉子。

赵卓群被骂,也不动怒,道,钱乾前,你还真拿自己当根葱了,在中原武林,能知道你钱掌门的,一根手指都数的过来。不信,你问他!

赵卓群指了指我。

我深吸一口气,平静道,昆仑派钱乾前还有昆仑八狗,在中原还是小有名气的。

赵卓群哈哈大笑,昆仑八狗,亏你想得出来。

钱乾前道,既然你认出了我们,那你只有去死了。

我反问道,如果我不认出你,你会放我一条生路?

钱乾前说,当然不会!

我一指不远处,道,看那里!众人顺声下意识转身去看,我趁机释放法则空间,身上铁剑出鞘,瞬间来到昆仑八杰中一人身前,一剑割在了他喉咙上,那人声音都未出,鲜血直喷,仰面而亡。

虽然偷袭有些不光彩,但他们既然要杀我,那便想尽一切办法来杀死对方,或者他逃走。可从一开始,对方站位就已经锁死了我各出逃生的可能,而且现场还有两名通象高手,我要突围,那必然是先趁机杀出一个缺口。

以通象境对法则来斩杀知玄高手,而且还是偷袭,一击得中。但当我准备杀第二人时,对方已有所反应,我来到两人面前,一剑挥出,钱掌门道,当心!

咔嚓!

两人连以臂格挡,我一剑削去了两人胳膊。

方才发生的一切,就在电光火石之间,我暴起偷袭,昆仑八杰一死二伤,钱掌门顿时发怒,老三,老五,老七!宰了这小子。另外五名知玄高手,向我围攻过来。

钱乾前与那塞外刀魔,却站立不动,在一旁掠阵。

进入通象境后,那种对武功与招式的了解,对力量的掌握,与知玄境完全不一样。只要那两人不出手,这个五个人根本奈何不了我,十余招后,我又斩杀一人。

昆仑八杰,一半死去或失去战斗力。

一名昆仑弟子道,师父,你们不出手,咱们昆仑派就要覆灭了。钱乾前看了一眼赵卓群,你还不出手?赵卓群道,死的又不是我徒弟,关我屁事?钱乾前道,那你保证,我要出手,你不在旁边偷袭?

赵卓群道,咱们都是替冯公公效力,赵某人虽然跟你们昆仑派有仇,但赵某也不是不识大体之人,凡事以大局为重,将私人恩怨放在一边。

我边战边寻思,原来这两人有仇,互相忌惮对方,这才不会理解加入战阵,否则,两人一旦联手,恐怕我只有将小命送掉的份儿了。

钱乾前闻言,释放通象境界,顿时天地真元剧烈波动,长剑之上,开始泛起幽光。一种奇怪的剑意在空间之内充斥着,我顿时感觉到危险。

如今,过山之路已被对方封死,后面虽然已打开了缺口,我也有机会逃脱,但我是要去阻止谢君衍成亲,说什么也不能后退。心中打定主意,既然不能后退,那就咬紧牙关,硬冲过去。

钱乾前一手昆仑剑,携带天地之威,向我攻来。这一剑在他法则空间内,而且他浸淫剑法几十年,剑法浑厚,有风雷之声。我不敢硬接,连施展迷踪步,来到一名昆仑弟子身后。

钱掌门顾忌门下弟子,连忙撤剑,我于是趁机送出一击阳关三叠。万剑河山招式虽然精妙,但过于耗费内力,除非必要,我也不敢青衣施展。

当当当!

铁剑三叠,发出三声脆响。

我胸口一闷,钱乾前这一剑内力古怪,一道真气如蚂蟥一般钻入我经脉之中,我隐约星宿海内一阵生疼。钱乾前一连几招攻击,都因为我借他弟子来躲闪,而逃过一劫。

钱乾前怒向赵卓群,你还不出手?

塞外刀魔哈哈一笑,手中一把圆月弯刀抽出,整个人便如一把刀,向我劈来。我与钱乾前对战已很是吃力,十余招后,只有被动招架挨打的份儿,要不是有四名昆仑弟子给我格挡,恐怕我早已倒下了。

赵卓群这一刀,在空中划出一道黄色的刀罡。

我连闪转腾挪,来到一名昆仑弟子身后,准备故技重施。然而,却有些想当然了。赵卓群是塞外刀魔,不是钱乾前,赵卓群毫不回避,一刀劈了下来。

刀还在半空中,那名昆仑弟子全身经脉已经碎断。

手起刀落,一团血雾,将我笼罩其中。那名弟子被刀罡劈成两半,刀势不减,我连忙挥剑抵挡。

轰隆!

封万里长剑竟出了一个缺口。

我连人带剑飞出三丈多远,一口鲜血喷出,竟然受了不轻的内伤。刚才若不是那名昆仑弟子挡了一下,恐怕我不死也只剩下半条命了。

塞外刀魔,果然人如其刀。

钱乾前将赵卓群杀了他弟子,怒道,赵卓群你竟然杀我的人!

赵卓群道,我只看到你十几招都没奈何得了他,我只一招便将他击败。

若不是钱掌门顾忌弟子,恐怕早已将我拿下了,而赵卓群没有丝毫的压力,直接杀一送一,一刀将我劈伤。昆仑掌门怒道,那你也不能杀我的弟子!

赵卓群不屑道,我连自己老婆都敢杀,天下还有我不敢杀的人嘛?

传说赵卓群年轻时练功走火入魔,杀死了自己妻子,才逐渐修炼入通象境,成为塞外刀魔的。只是,这种令人发指的事情,被一个瘦弱中年男子,以一种漠然的态度说出来,令人不寒而栗。

钱乾前抱着那名弟子劈裂的尸体,对赵卓群怒骂道,你这个畜生,禽兽,禽兽不如!昆仑八杰,四死两伤,其余几人或死或伤,钱乾前都漠然,唯独方才被赵卓群劈死之人,钱掌门抱头痛苦,阿飞,你怎么走的这么惨,你活到十八岁,连声爹都没叫过我啊!

我恍然,原来是死的这人,竟是钱乾前的私生子。

钱乾前对我怒道,我要杀了你,为我飞儿报仇!

我指了指赵卓群,说,钱掌门,冤有头债有主,杀死你儿子的是他,可不是我!

钱乾前道,你要不躲在他后面,他会被赵卓群杀死?

我说钱掌门你这么说就有些强词夺理了,按你的逻辑,你要是不来杀我,你儿子也不会死。你要不来中原,你儿子也不会死,十八年前你要是管住你裤裆的东西,你儿子都不一定生出来。

钱乾前对塞外刀魔赵卓群道,姓赵的,我要取你性命,给我儿子报仇。

钱乾前说,方才你还让我以大局为重,不要破坏团结,就算想跟我打架,那也得先把这小子给宰了,到时候无论如何了断,跟冯公公都有个交代。昆仑掌门冷哼道,我自然会杀。说着,提剑来到我身前,此刻我星宿海内真元仍翻腾不已,刚才赵卓群那一刀威力太大,我还未能恢复过来。钱乾前道,小子,把你项上人头拿……

忽然,声音戛然而止。

钱乾前的脑袋飞了出去,站在他身后的,正是刀魔赵卓群。赵卓群道,我杀了你儿子,要不是杀了你,将来还不够给我找麻烦的。昆仑派群龙无首,昆仑五杰三死二伤,剩下的那三人,一人拔腿就跑。

才跑出几步,便被赵卓群以刀罡杀死。

另外两人连忙磕头求饶,赵前辈,我们愿给您做牛做马做狗,只求前辈放一条生路。

赵卓群道,为什么要做牛做马?为什么不去做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