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行走江湖三要义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7-12-16 10:05:09 字数:3394 阅读进度:293/370

找死!

女子暴怒,抡起皮鞭就向张幼谦抽了过来。张幼谦哎哟一声,连忙躲了过去,喊道,你这女子,长得这么漂亮,怎么一言不合就打人啊?

宋奇一声令下,几名属下拔剑而出。这时,宋奇身后那位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道,住手!此人说话显然有些分量,众人连忙将剑放回去,宋奇道,赵师叔,这家伙侮辱萍妹,这口气我可忍不了。

中年男子道,在下关东万马堂赵贯,江湖上的兄弟送了个诨号叫奔雷手,不知两位少侠如何称呼?吃哪口饭的?

这赵贯说话不卑不亢,很是老练,上来就盘口问路,做足了江湖规矩,于是收起了玩笑之心,道,原来是赵大侠,久仰久仰。我们兄弟是江南六扇门的公差,今日途径此处,坐下喝口热茶,谁成想竟生出这么多事来。

赵贯道,原来是公门中人,不知江南六扇门诸葛烧饼是两位什么人?

我笑道,诸葛大人是我们的顶头上司。

赵贯哈哈一笑,真是不打不相识啊,原来是故人门下,在下与你们赵总捕头乃八拜之交。这话说的虽然比较客气,但却也并未将我二人放在眼中。

两人寒暄几句,赵贯让掌柜在一旁准备了两张桌子。赵贯、宋奇与那女子一桌,其余人挤在另外一桌上。宋奇有些不满道,赵师叔,这两人不过是六扇门两个无名小辈,你跟他们那么客气干嘛?

赵贯道,临出门前,你爹不放心,让我照看着你。就是怕你少年气盛,惹是生非。我来问你,行走江湖,第一要义是什么?宋奇道,不是仗剑天下,快意恩仇嘛?

赵贯道,错了。是忍!

忍?师叔,都说中原武学博大精深,这次我爹同意我来江南历练,见识这武林大会,谁料南行一路下来,遇见的斗不过是三脚猫的功夫,要是中原武学真实实力如此,这个武林盟主,我都有把握来当!

旁边众人纷纷道,公子说的正是!公子才二十三岁,就已经是知玄境高手,天下还有谁能有这等天赋?依属下看,用不了十年,不,三年,这天下第一的名号,就是公子的囊中之物了。

这马屁拍的,连宋奇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赵贯瞪了那人一眼,这一路下来,你们才见到几个人?以为在关东横行霸道,就以为中原武林没人了?

那人显然不服,可天下皆知,当今天下第一乃北周呼延无敌,中原已经许久没有三境之外的大宗师了。赵贯气的笑出声来,真是井底之蛙,要是呼延无敌真是天下第一,那为何却不敢踏入中原?

众人边吃边聊,张幼谦眼睛不断瞄那女子,女子瞧见,面露鄙夷之色。

吃罢饭,那赵贯却抢先一步帮我们付钱,我们连忙道谢。赵贯却道,既然大家都是前往江南,不如同行,正所谓多个朋友多个照顾。我与张幼谦商议了下,觉得这个建议还不错,便答应下来。

那女子道,我不同意!

宋奇跟着道,我也不同意。

赵贯问为什么?

女子指着张幼谦道,这小子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好人!

在赵贯的坚持下,我们还是选择一起南下。上路之后,我们一路跟在后面,与对方马队保持几十丈距离。宋奇策马跟上去,问,赵师叔,不过是小捕快而已,为什么要带这两个人一起走?

赵贯解释道,出门靠兄弟,在外靠朋友。这两人武功虽不高,不过却是官差身份,与他们搞好关系,南下之行,能省掉不少麻烦。宋奇说,有麻烦不怕,我们用剑解决就是。

赵贯道,天下这么大,江湖人这么多,你能杀得完嘛?宋奇说那姓张的小子,讨厌极了,眼睛老往萍妹身上乱瞟,我要趁机修理他一下。赵贯说,那个女子,迟早是个祸害。

张幼谦听了,说这赵贯武功虽然不高,不过江湖经验还是不错的。

我深以为然,这种世家子弟,武功虽高,但江湖经验浅薄,有一个赵贯这样的人指导,对其游历江湖还是大有帮助的。赵贯为人世故,又懂得处世之道,性格小心谨慎,不会轻易树敌。要真依宋奇这性格,一言不合就想动手动脚,别说金陵城,估计连山海关都过不了。

此处丘陵众多,转过一处山头,却见路中间横着一块巨石。按江湖规矩,这是遇到劫道之人了。赵贯命众人停下,站在石头前等候,果然没多久,有几十人围了过来,估计是附近一带的山贼,为首之人,身穿一个虎皮大衣,披头散发,颇有山贼王的气势。

一人站出来喊话,说话有些口吃,此山……山……山是我栽,此树……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留留下……买……买……买……

估计这家伙也是新手,一紧张,连句话都说不利索了。

宋奇哈哈一笑,买买买,买什么?你再给我栽一座山,我就买!

虎皮大汉伸手就是一巴掌,一……一句……完完整……的话都整……整不明白,还来……这……这劫道?他上前对赵贯道,各位……兄……台,在下……下……山虎,这……山头……我承包了……要要想过……每人交……五两银子。

赵贯皱眉,说五两银子,有些高了。

下山虎道,这还是……双十……十一特惠价。

宋奇问,要是不交呢?

那……就……手下见真……章。

那女子道,且慢。宋大哥,这种货色,还用得着你出手?宋奇问,你的意思是?女子指着我与张幼谦道,他们两个不是朝廷公差嘛,这种拦路抢劫之事,那道不应该他们管嘛?

我心说宋奇的江湖经历终究还是经历浅,那下山虎已经说了,这地方收过路费是承包的,意思很明确,他们还有后台。

张幼谦说我是金陵的捕快,在江阴也不好使啊。不过办法倒是有一个。

女子问,什么办法?

张幼谦从怀中取出十两银子,正是在酒肆时万马堂给的银子,递了过去,一些茶水钱,不成敬意。那群人将我与张幼谦放了过去。

女子不屑道,孬种。

张幼谦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动手是最不明智行为了。要是用别人的钱来解决,那就更完美了。这一句话,自然是针对宋奇用十两银子买座之事。

女子冷哼,不是男人。

张幼谦嘿嘿一笑,是不是男人,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女子怒骂,流氓。

宋奇冷哼一声,拔剑而出,对那下山虎道,我来请教下高招。说着,一道剑光闪过,身前不远处一块巨石头被一分为二。这一剑将众人惊呆了,那些人纷纷逃窜,赵贯喊道,站住!

下山虎喊道,怎……么,我……们不要……钱了。

赵贯却从怀中取出一块碎银子,交到下山虎手上,道,兄弟们出来一趟不容易,打秋风哪里有空手而归的道理,这点银子就当兄弟们的车马费了。

众贼人轰然逃窜。

宋奇道,师叔,明明可以打过他们,你为何还要给他们钱?

赵贯说,这些人不过是站台的喽啰,你怎么知道他们的后台是不是厉害的角色?行走江湖第二要义,和气生财。江湖上这么多人,难道遇到个挑衅的就杀了?你能杀得过来嘛?

宋奇再问,那行走江湖第三要义呢?

赵贯正要说话,却见不远处仍有人朝这边打量,鬼鬼祟祟的样子。竟是方才那一批山贼没有走远,派了几个哨子在远处望风。赵贯见状,几个纵跃追了过去,过了半炷香功夫,才若无其事的返回来。

众人向前走不远,却见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若干尸体,正是下山虎众人。原来刚才赵贯过去,对那些贼心不死的人来了一次大清洗,一个活口也没有留下。

赵贯解释道,行走江湖第三要义,斩草不除根,吹风吹又生。我讲的前两大要义是行走江湖的基本原则,但要是发现对方有意算计你的话,那就以雷霆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他们斩除,以绝后患。

宋奇重复道,斩草不除根,吹风吹又生。说罢,他看了张幼谦一眼。

张幼谦警惕道,怎么,有想法了?

经此一闹,我们耽搁了赶路的行程,看来进城的可能性不大了,于是只得在野外住宿。

贝爷在《江湖行走安全法则》中介绍过,荒郊野外宿营,讲究依山傍水避林。

所谓依山,背有靠山,如此在布置岗哨之时,可以节省一些人力。

傍水则是临近水源,一来安营扎寨方便汲水,而来若出事,可以水遁而逃。

所谓避林,则是要避开在树林夜宿,主要是因为树林之中视野较差,若有贼人算计,很容易被埋伏,所以行走江湖,在林中过夜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万马堂一行人安营扎寨,安排好人放哨。我们虽然同行,并没有加入到他们之中,而是在不远处生火,烧了几个土豆,撒了点盐,吃了起来。对于吃东西,张幼谦倒也洒脱,山珍海味也吃,死鱼烂虾也吃,鱼翅燕窝也吃,白菜土豆也吃。

两人吃的不亦乐乎,这时,那青衣女子走了过来,张幼谦说,姑娘,大晚上的,这么多人,有点不合适吧?

女子冷哼道,张幼谦,你几次三番羞辱我,此仇不报,今天晚上我跟你没完!

(这几天双倍月票诶,一天两更更有人投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