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有两样东西让我们深深感动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7-12-13 08:31:40 字数:3493 阅读进度:288/370

钟长生一走,赵聿眼见自己的目的也无法达到,也灰溜溜的走了。我有些不解,钟长生在琅琊阁掀起了这么大风浪,这一番举动几乎将琅琊阁弄得分崩离析,陷入万劫不复之境,柚木竟然放任他离去。

我对柚木道,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啊。

柚木叹道,我又何尝不想留下他?钟长生是长生阁推选出的意见领袖,要是真动了他,势必会引起长生阁动乱,只要他武功无法更近一层,留着他掀不起什么风浪。况且……柚木顿了一顿,继续道:就算这个江湖真容不下他,那也是某一天他的良心被发现,自愿留下忏悔书一封,自挂东南枝啊。

我心中叹服,这个看似游戏风尘的憨厚道长,心思缜密起来,也非一般人所能及。不过,他本来就不是一般人,换作是任何人,要是有机会能跃出三境之外,谁能忍三十年才晋级?反正我是不行。

钟长生被驱逐,琅琊阁群龙无首。接下来,长生阁和平安阁的长老经过慎重讨论,决计推选柚木为琅琊阁主。众人道,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新任琅琊阁主一职,非你莫属!

这个建议很快酒杯柚木给否决了,他说道,我自由自在惯了,根本无意当这什么阁主,管你们张家长、李家短的事情。而且,我的心是追逐无尽的天道,人世间的事情,除了小公子,我根本没有任何兴趣。

这让众人犯难了,李二爷问道,你要不来当,咱们琅琊阁谁还有这个资格?

柚木指了指在天书四阁门口的李长陵,此刻他正在闭目疗伤,长陵就是个不错的人选。

众人道,长陵毕竟还是年轻,而且他现在武功尽废,怎么能担当此大任?

柚木笑了笑,一个人的武功废了可以再修炼,心术要是歪了,那才是没救了。长陵出道以来,剑心通明,而且有赤子之心,若有天书四卷帮助,恢复武功也不是没有可能。

咔嚓一声。

张幼谦终于将最后两个罗盘归位。刹那间,天书四阁上光芒大作,“天下武库”四个大字,渐渐隐去,四道门呈现在众人眼前。天书四阁终于打开。

柚木问道,稍后你们将长陵带入天书阁,之后有没有机缘,全靠你们的造化了。我来问你俩个问题,无论在天书四阁中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你们都能发誓保密不外传嘛?

张幼谦问,连亲爹都不能说?

不能!

张幼谦点头,我能做到。

我想了片刻,也点点头。天书四阁号称天下武库,之前虽说并没有野心,可如今真有机会能够进天书阁观书,要说不想,那定是假的。有人说过,面对诱惑,神们自己,也保持缄默。

山顶之事告一段落,柚木吩咐众人退去,他对我三人交代了几句,准备给钟鹿鸣驱毒,张幼谦问道,作为过来人,柚木道长有什么攻略可以传授嘛?

柚木没好气道,自己去悟。

三人站在天书四阁前,陷入苦恼之中。天地玄黄四卷天书,每人只能选择其中一门而入。如何选择,将直接关系到我们能获得什么样的机缘和修为,柚木说过,天地玄黄四卷天书,分属不同类别,并不一定非要选择最好的,而是选择最适合自己的。

李长陵经过短暂修正,勉强能够自己站立,不过脸色仍然很是虚弱。他三处气海被破,此刻全身经脉不通,被分成若干小天地,他虽在琅琊阁长大,但所有进入琅琊阁之人,都对在其中境遇闭口不提,他也没有太多的主意。

张幼谦道,天地玄黄四卷天书,天最大,论年纪,我最大,论饭量,我吃的最多,论睡觉,我时间最久,依我看,我选择天卷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说你漏了一项。

什么?

咱仨之中,论脸皮属你最厚。

张幼谦哼哼道,你想去天字阁?你想去你就直说嘛,不过说了也没用,我走先,你们慢慢选。说着,身形一闪,冲入天字阁的大门之中。

咦?张幼谦瞬间又回到了原地,一头雾水道,什么情况?我明明进去了啊?

我笑道,你选择了天阁,可人家未必选择你啊。

张幼谦喊道,退而求其次,地阁也是不错的嘛。说罢又冲了进去。

张幼谦又回到了原地,张幼谦有些忧郁,玄阁也不是不行嘛。一连四次,张幼谦无论冲入哪一道门,最后都回到原地。

张幼谦有些急了,四位阁兄,别闹哈,不带这么玩的。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尽管开口,我家大业大,什么条件都能满足你们。

眼前浮现出两个大字,门票!

张幼谦哈哈一笑,原来如此,早说嘛,说罢他手一挥,从怀中掏出了一叠银票,足有数万两。保险起见,放在了黄阁之前,银票尽数收入其中,张幼谦迈步进去,消失不见。

这样也行?

我与李长陵面面相觑。我说你们天书四阁也真有意思,连进去观书还要买路钱,都快赶上丽江古城了。

李长陵却道,心有所念,必被感应。据我所知,并非所有人都是要交钱进去的,只要理由合适,天书阁大门随时为你打开。说罢,李长陵向前两步,朗声道,在下李长陵,下一任琅琊阁主,若我能入阁观书,长陵发誓将琅琊武学发扬光大!

说完这句,李长陵迈入天阁,不出意外,返回到了原点。我说你们天阁还傲娇呢,这么正当的理由,它都肯让你进去。李长陵摇摇头,踏入地阁,消失不见。

张幼谦、李长陵都择阁进入,目前供我选择的,只有天、玄两阁。我要钱没钱,要身份没身份,于是试探道,在下苏犹在,若能入阁观书,等事成之后,送两个美女进去。

我踏入玄阁大门,砰的一声,一道内力将我弹了回来,跌的我呲牙咧嘴。我心说怎么着,还嫉恨上我了?莫非它们有龙阳之好,不喜欢女人?便道,要不送两个小鲜肉?

一道金光从天阁射出,我脸色骤变,一个懒驴打滚,堪堪躲开,方才立足之处的石板,陷入了三尺多深。

我不由火大,俗话说,买卖不成仁义在,一卷破书而已,不看就不看,竟还想要我性命?我破口大骂,你若不让我进去,从今日起,我就在这里骂你三日三夜,要是有一句重复,我就不姓苏!

天、玄二阁大门逐渐暗淡下来,我心说糟糕,这是要关闭的节奏啊。我说既然你们不给面子,也别怪我放大招了!说罢,我缓缓站起身,不多时,便弄了两堆干树枝来。

我从怀中掏出火折子,冷哼道,若不让我进去,今日,咱们就来一出火烧天书楼!

话音刚落,天、玄二阁大门重新亮了起来。

我点点头,孺子可教也!

我踏入玄阁之内,眼前一片黑暗,我说道,要有光!光芒亮起,玄阁呈现在我眼前,从外面看上去,玄阁占地不过一亩左右,可如今放眼望去,竟一望无边。

我心中恍然,这天书四阁,竟也是一处独立空间。我试着运功,忽然发现在天书阁之内,所有内力竟无法施展出来,甚至感应不到丝毫的真元波动。

就算我手中再来十个火折子,也没法点了这里啊。难道是因为我威胁天、玄二阁,它们故意难为我?我向前探索了几步,却发现墙壁之上有一行大字,只见上面写道:

数学,是人间最强大的武器!

这就是玄阁的秘密?我心中不由暗骂,难怪钟长生几次入阁观书,都没有成功,反而差点走火入魔,换作是谁,都会疯掉。不过,转念一想,所有入阁观书之人,因心性不同,所见都不一样。

再往下看,又是密密麻麻小字,凑前观瞧,墙壁上写着,黄冈秘籍!往下则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符号,什么高斯定理,黎曼数学等等,我看的头昏脑涨,要不是内力在这里失效,恐怕我也走火入魔了。

我大声骂道,算你狠!

说着,转身踏出了玄阁。我进去才不过一会儿功夫,等再出来时,竟已是晚上。柚木道长站在门口,一脸期待道,你竟然进了玄阁!我说有什么奇怪的嘛?

柚木说天地玄黄四阁,自创立以来,从未有人进入过玄阁!

我摆摆手,这个破阁,不进也罢。

你快说看到什么了?

我反问,临入天书阁之前,不是你说让我们保密嘛?

柚木语噎,气馁道,算了不说也罢。

眼见张幼谦和李长陵还没有出来,却不知两人在其中遇到什么境遇。我心想还有时间,于是进入了天阁。要是天阁也如玄阁这样对话,等我出去,真一把火把它们点了。

天阁之上,墙壁上也刻着一行字。

世界上惟有两样东西让我们深深感动,一是我们头顶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律。

我抬头,天空之中一片黑暗。

我恼道,不带这么玩我的。

心说我不玩了,你爱咋咋地,转身就要出来。却见轰隆一声,大门关闭,我被困在了天阁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