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耳光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7-12-13 08:31:38 字数:3434 阅读进度:285/370

剑身透气海而入,李长陵一声闷哼,浑身颤抖,仿佛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修行之人,气海乃真元之根本,李长陵三处气海被破,原先凝聚于体内的真元,从他体内散出。若是以前,他能以内力引导,不至于爆体而亡,可如今他经脉断裂,若干真气失控,从全身三百六十窍穴中透出。

一时,李长陵口眼鼻中渗出了鲜血,形容甚是惨烈。

此刻,他面如白纸,惨笑一声,钟前辈,当年你传授的武艺如今已悉数奉还,三刀六洞之刑,长陵也都尝尽。在此,长陵奉劝前辈一句,莫要误入歧途,将琅琊阁带上不归之路。

钟长生闻言,脸色很是阴沉。眼见他一手培养出来的徒弟,散去了全身武功站在了自己对立面,不知道如今他心中作何感想。口中却道,好一个李长陵。自今日起,你李长陵便不是我琅琊阁之人。

钟鹿鸣虽然身中剧毒,本来正在运功祛毒,听到钟长生如是说,也忍不住道,钟长生,李长陵跟你断绝师徒关系,并不代表他不是琅琊阁之人,只要我不同意,他就依然是琅琊阁弟子。

李长陵此刻仅凭一口气撑着,听到钟鹿鸣所言,他情绪有些波动,身体摇摇欲坠,我与张幼谦连忙闪到他身旁,将他扶住。张幼谦想要渡入内力给他疗伤,被我阻止了。

你想害死他嘛?如今他体内气海已毁,你这道真气进去,他不死也得残废。

张幼谦闻言,连忙住手。说,本来我们是来辞行的,怎么搞成了这样子?

钟长生望着我俩,你们两个王八蛋……

我说你怎么骂人呢?好歹你也是琅琊阁主,说话如此粗俗,要是真传出去,岂不让天下英雄耻笑?

钟长生哈哈一笑,传出去?你以为你们还能活着走出琅琊阁?就算你们出去,你们所说的话,就一定有人相信?

我指了指张幼谦,说,看到没有,这位少侠,便是《八卦周刊》的大东家,想要捧红你,不一定容易,但是要搞臭你,轻而易举的事情。

钟长生哦了一声,这么说你们给了我一个杀你们的理由。不过,事已至此,我决定给你们一个机会。他对钟鹿鸣道,只要你说出琅琊阁密令,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

钟鹿鸣反问道,你有把握杀的了我?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钟长生武功不过通象,要是逼的急了,钟鹿鸣真要拼死一搏的话,谁也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他对长老会两位长老道,李长老,钱长老,有劳二位了。

我心中咯噔一下,这两人在江湖上名声不显,但实力却是三境之外。要是他们真的愿意出手,那就有些玄了。此刻,刁婆婆却忽然道,老李,老钱,这件事,你们不能管。

李二爷道,凭什么?

刁婆婆道,长生阁、平安阁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们若要出手,那我平安阁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理。他们如何争斗,终究是钟家内部之事,你们要是插手,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

李、钱二位长老听了刁婆婆一番话,觉得有些道理,于是便作罢了。

我让张幼谦护住李长陵、钟鹿鸣二人,如今之际,只能拖延时间,寄希望于钟鹿鸣将体内之毒逼出体外。我拔出铁剑,拦在了众人身前,钟长生皱眉道,滚开。

我冷冷一笑,姓钟的,你可真够失败的。今日要想从这里过去,先问问的剑答不答应。

一旁的赵聿问,你的剑答不答应?

我说你叫我爹我就答应。

赵聿骂道,叫你妹。

我微笑,我妹是你姑。

钟长生道,姓苏的,当年在风云岛,我听了李长陵妄言,饶了你一命,你不知自怜,反而又跑到这里来找死,那可就怪不得别人了。一会儿你死的时候,可不要后悔。

我说我现在就后悔了。

后悔什么?

后悔跟你说这么多废话,而不是一剑宰了你。

我将剑尖指向钟长生,轻蔑的摇了摇头。我与钟长生虽都是通象境,但我不过是新丁,他却早已是通象巅峰,要真的动手,我只有三四成把握,若是没有钟、李二人,我与张幼谦还可以逃之夭夭,可如今事到临头,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毫无征兆,钟长生出手了。

他整个人向前踏出一步,然后从我身前消失,进入了他自身的法则空间。

武功到了通象,真元的运用随心所欲,幸亏我早将蛛丝真元遍布周身十丈之外。他意念一动,蛛丝真气便有了感应,给了我刹那的反应时间,正是这刹那,给了我足够的反应时间。

在钟长生空间内,我根本无法感应到他的存在。

这就是空间法则的测不准原理。身侧一阵寒意,紧接着一道紫剑从虚空中生了出来。我心头一震,此时来不及挥剑格挡,情急之下,倒提剑身,切在紫剑之上。

钟长生旋即现身,真元爆吐。

我连连后退,铁剑在空中划出了三十七个圆圈,方寸圆。

只听到噼啪一阵真元爆声,我向后翻滚出去,口中溢出了鲜血。钟长生这一剑,竟让我用了三十七剑来抵挡。我心中暗呼不妙,都是他通象境,对于空间法则的运用,我跟他简直是天壤之别。本来,前两日跟李长陵东海跳崖练剑,我自忖已掌握了法则空间的精髓,可是与钟长生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

别的不说,光他躲在空间之内,我就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我根本感应不到他的存在。

钟长生一剑施完,并没有接着追击,冷静的看着我,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的实力。我没有回答,更不想跟他斗嘴,以真元催动星宿海内那一颗球体。

真元催动之下,球体开始发光。二十八星宿开始绕着球体旋转起来。星辰环球绕行,亮球与二十八宿的旋转,无数真元开始释放出来,不断的压缩,经过星宿脉传入剑身之中。

我朗声道,请你吃我一剑。

说着,将最近悟出的空间法则尽情释放,我几乎突破时空限制,瞬间来到了钟长生身前,连续刺出了三剑,三道剑意与体内星宿海产生感应,然后层层叠加,呈几何倍数放大,刺向了钟长生。

这是我倾力一剑。

还未等刺到他,钟长生也消失在我眼前。我急速调动蛛丝真元,却丝毫感应不到他的存在。此时,钟鹿鸣喊道,巽三艮五!

我想也不想,将剑刺了过去。钟长生猛然现身,旋即又消失。

钟鹿鸣又喊,乾二兑一。

震五离三!

坤四坎六!

钟鹿鸣接连喊了几个位置,方位一报出,长剑便跟了过去。钟鹿鸣虽然中毒,境界受压制,但眼光还是在的,每一剑刺过,总能逼的钟长生现身。

七八招之后,钟长生被逼的狼狈不堪。此刻我也是有苦自知,刚才的每一剑,我都倾尽全部真元挥动,饶是我体内经脉特异,也无法一直支撑这种攻击。

不过,钟长生更倒霉。除了第一剑,其余时间都在东躲西藏。终于,他意识到,只要钟鹿鸣在指挥,我就能处于不败之地。他忍耐不住,不顾我在身后追击,瞬间来到钟鹿鸣身前,向她胸口刺了出去。

钟鹿鸣见状,喊道,乾一坤一!

这一下,钟长生暴露出了命门所在。我倾尽全力刺了过去,要是钟长生不管不顾,他这一剑势必会杀死钟鹿鸣,可我这一剑也定让他成为半残,权衡利弊,钟长生还是选择了保命一途。

两人双剑相交,硬拼了一记!

我噔噔噔向后连退了几步,脚下青石也被我踩烂了若干。钟长生虽没有这么夸张,身形也晃了几晃,胸口起伏不定。我此刻如同发疯一般,不顾全身疼痛,不给他喘息空间,脚下施展迷踪步,提剑谨靠了钟长生近身,施展的都是闪转腾挪的招式。

钟长生疲于闪躲。

我冷笑道,琅琊阁主也不过如此嘛。手下之剑毫无停顿,就在此时,钟长生猛然弃剑,我一愣神的功夫,他便来到我身旁,右手拇指按在了我腰间。

我大呼不好!

一道真气透体而入,这一处正是我全身经脉薄弱之地,剧痛传来,我接连后退,身形晃动不已,最后将剑撑在了地上,才保持不倒下。原来钟长生方才的隐忍只是假象,他正是想利用这个来麻痹我,然后从中寻找反击的机会。

他做到了。

姜还是老的辣啊。

正在钟长生准备痛施杀招之时,钟鹿鸣忽然喊道,住手!

钟长生停住,怎么,想通了?

钟鹿鸣咳嗽了一声,我告诉你进入琅琊阁的密令,你怎样保证这些人的安危?

钟长生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答应不找你们麻烦,那边是不找了。

钟鹿鸣笑道,你的话比放屁还难听。不过,我权且相信你一次,钟长生,你附耳过来。

钟长生哈哈大笑,怎么,想通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要早这样,咱们之间也不用撕破脸皮吧?说着,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钟鹿鸣身旁,将耳朵凑了过去。

钟鹿鸣缓缓起身,使出了全身力气,一个耳光拍在了钟长生脸上。

啪!

钟长生哎哟一声惨叫,向后倒飞出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