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生子秘方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7-12-03 00:46:56 字数:3718 阅读进度:281/370

琅琊台上人山人海,为了让这次比武显得公正公平公开,钟长生昨日便通知琅琊阁及琅琊村所有人都来观战。

起初大部分村民都不愿意过来,因为正是农忙插秧时节,看一场打斗,远不如多收三五斗米来的实在。直到钟长生表示,来观战的人家可以免去三成的租子,众人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万人空巷,将琅琊台挤的水泄不通。

三人来到赛场旁边,有人准备了一份比武生死文书及免责声明要我们签字。虽说只是点到为止的切磋较量,可万一真有人杀红了眼狗急跳墙,出了人命后本家找来,那也是一场麻烦。

干脆签个生死状,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领到号牌之后,我们三人来到场边休息,张幼谦对赛事安排极为不满,比赛放在中午不让人午休,这简直要了他的命。

他对伙计发道,我告诉你一件事。我能一月不吃不喝,然后赤手空拳打死一只老虎,你信不信?

伙计说,我不信。

不信你还不赶紧准备点吃的?

场边伙计道,你也就打一场架而已,我们从早上忙到现在,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

这时,有人给坐在对面的赵聿端上了茶水,还有一盘糕点。张幼谦看到,表示抗议,冲赵聿道,凭什么你们有吃的,我们就要饿肚子,赛事组织方搞区别对待,我不服!

赵聿笑吟吟道,我乃琅琊阁贵客,有点特殊待遇,也算是正常。

张幼谦一闪身来到赵聿桌前,伸手就抓起一块糕点塞到了嘴里。赵聿啧啧道,不告而取是为盗,张大捕头,您身为朝廷公差,又是执法人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张幼谦此刻口中满是食物,听赵聿这么一说,噗噗将糕点喷在了盘子上,溅的满桌子都是,狼藉不堪。他点点头,赵公子,你说的很对,不好意思,我还给你。还好,我只吃了一块,祝您用餐愉快!

说罢,他转身回到我们这边。

赵聿脸色铁青,可碍于身份,又没有办法发火,只得冷哼一声,吩咐人将糕点拿了下去。那人说,赵公子,我再给您端一盘上来。赵聿冷冷道,没有胃口了

张幼谦拍了拍手,心中无比畅快,开心的笑了出来。老苏,老李,你们看这么多人都来观战,看来我们在琅琊阁的人气挺高啊。不知琅琊阁的人有没有对这次比武开出盘口,我都迫不及待了。

这时身后有两人正在聊天,一人道,老刘,你说,钟阁主答应要给咱们见面三成稻米,这话有几成可信?

另一人道,我也没把握,钟阁主这种话每年都许这么多次,有时兑现,有时耍赖,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了。听说你家母gou昨天下了三个崽儿,我家阿庆喜欢狗,能不能送我一只?

哎,你不早说。三只崽儿都已经许下送人了。这种破比武,真是浪费时间,赶紧打完了,我山脚下还有半亩水田没有插秧呢。

张幼谦显然也听到了两人对话,神情有点怪异,我与李长陵笑而不语。

叮叮叮。

铜锣三声响,钟长生入场,所有人都高呼,钟阁主好!喊得最起劲的便是身后那两个汉子。

主持人道,在比武之前,首先请琅琊阁钟阁主讲话!

钟长生一身喜庆的红袍,对场间众人道,各位乡亲,英雄好汉,中午好。在这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日子里,我们琅琊阁迎来了第一届琅琊杯比武大赛,首先,我代表琅琊阁长老会对各位的到来表示衷心的感谢!

钟长生又开始了长篇累牍,从天下大势讲到了李二爷家丢牛,从朝廷之争谈到了李寡妇偷汉子,讲话漫无边际,不着四六。

我问李长陵,以前你师父貌似没有这么多废话。

李长陵苦笑,自从去年他聘用了一个叫麦肯锡的顾问之后,整个人变了个样子,原先挺务实的一个人,开始喜欢上了讲战略、谈概念,搞改革,玩创意,前不久还要实行什么kpi绩效,把琅琊阁折腾的鸡飞狗跳。

张幼谦闻言点点头,这个叫麦肯锡的人这么厉害?

我说江湖上就有这么一拨人,号称成功学大师,专门挑人傻钱多的人动手,给他们画饼、洗脑,然后捞一票走人,这种人多了去了。张幼谦点头道,那以后要离着他们远点了。难怪他要把所有人都喊过来,比武是由头,关键想让大家听他胡诌啊。

一个时辰后,钟长生才讲完。在场所有人都纷纷鼓掌,也不知是为他描绘的琅琊阁战略愿景鼓掌,还是为他讲话结束而庆贺。

按照号牌,第一场比武是我与李长陵。

两人纵身一跃,来到琅琊台上。李长陵本就无意比武,我俩早就商量好来一场天崩地裂的假打。

我抽出铁剑,道,李兄,请!

李长陵道,我让你三招,三招后我就不客气了。

我哈哈一笑,真元暴涨,施展出空间法则,瞬间来到李长陵身前,道,看剑!一剑刺出,李长陵挥剑格挡,急速后退,躲过这一招。我真不知他想法,接连刺出了两招,李长陵连续后退,来到刻着琅琊台的巨石之后,逃离了众人视线之外。

李长陵大呼,三招已过,该我了!

两人将剑递给早在巨石之后的铁少秋,然后席地而坐,端起了铁少秋给我们准备的两碗炸酱面。

叮当之声传来,铁少秋拿着两柄剑对砍,发出刺耳的声音。

我俩端着碗,哧溜哧溜吃面,李长陵道,准备的匆忙,简单吃点再说。

我暴喝一声,李长陵,吃我一剑天外飞仙!

说着,一拳轰出,将不远处一块石击碎,旋即吃了一口面条。

李长陵道,那你试试这一招铁笔春秋!

咔擦,一棵大叔应声而倒。

李长陵,吃我一剑日月摘星!

苏犹在,吃我一碗炸酱面。咦,错了,吃我一剑回头是岸!

我俩边吃边喊,只是苦了在旁边挥刀舞剑的铁少秋,不片刻,他对立场领导,师父,还没完啊,我胳膊都酸了。我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算什么?

远处观战之人虽看不到我们,但听声音这边战斗激烈,说长陵那小子,想不到武功进展这么快,去年耕地,还不如我家一头牛干的多快!

李长陵道,好剑法,我与你再战三百回合!

由于一时半刻分不出胜负,我俩又不在琅琊台上,为了留住观众,赛事组决定继续后面的比赛。我俩一边制造声音,一边又拉这铁少秋,三人玩起了斗`地主。

这一玩不要紧,铁少秋运气好的出奇,没几把就赢了我俩十多两银子。

约莫半个时辰,外面比武都已结束。裁判喊道,你俩务必在十招之内分出胜负!我俩眼见差不多,整理了下衣衫,我佯装此刺了一剑,暴喝,万箭齐发!

李长陵道,无懈可击!

轰隆!李长陵飞向琅琊台,长剑落在地上。

我随后跟了出去,道,承让。

李长陵道,我输了。

人群中一阵骚动,长陵这小子竟然连这个家伙都打不过,这小子什么来头?

钟长生怎会不知我俩在其中搞鬼,可这么多人都在,若是质疑,反而显得丢面子,冷哼一声,退下吧。

进入第二轮,乙组的赵聿轻松战胜了对手,而我们甲组刁婆婆,一连两场,连出手都没有,对方都直接表示弃权,用他们的话,说,我要是跟刁婆婆打,赢了,她能骂你一年,输了,她能数落你一年。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弃权来的实在一点。

第二轮我与张幼谦的比武,安排在了最后一场。

张幼谦说,老苏,你尽管出手,我是绝对不会让你的。

我站立,刚抽出剑。

张幼谦哎哟一声,好厉害的剑气,真是无招胜有招,这一剑直接破坏了我的任督二脉,我弃权认输!

我说你还能演的再假一点嘛?

张幼谦说,假作真时真亦假,规则在摆着,我自己痛快就行,为什么要演戏给他们看?我还是给你省点力气,后面还有刁婆婆,你要实在不行,那就投降吧。

我说投降不是我的风格,我更喜欢认输。

张幼谦问,两者有区别嘛?

我说区别大了,投降是不战自溃,认输是战略性撤退,性质大不一样。老苏,下面看你的了!我说不用看,很大。

甲组的最后一战,我对阵刁婆婆。

刁婆婆手中拿着一把擀面杖,冷眼看着我。我说刁婆婆这么巧,咱们又见面了,不知早餐吃的什么?几分熟的痨病?甜的、咸的,还是齁的?

刁婆婆冷笑一声,手中敲打着擀面杖,说,苏小子,你少给我贫嘴,今日之战,我要是掉一根寒毛,就算我输。我说您一把年纪了,没事喝喝茶,跳跳广场舞多好,整天喊打喊杀的,多没意思。

刁婆婆将擀面杖指向我,顿时一道威压从四面八方笼罩过来,她境界还没有完全释放,我就知道,自己跟她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弊。眼见就要动手,我连喊道,慢着!

刁婆婆一愣,什么东西?

我说你不是想要抱孙子嘛?巧了,前不久我遇到薛神医,跟他求了一个药方。这个药方,记载于葛洪抱朴子,后经过药神孙思邈整理,成为生儿子神药,就连皇上都服用呢。

此话当真?

我心说能当真嘛?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在线看: 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