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你们可要帮我报仇啊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7-11-21 08:48:45 字数:3429 阅读进度:270/370

铁夫人看着眼前这位俊逸秀气又弱不禁风的年轻书生,她不相信李长陵会是用剑高手,用一副不屑的眼神道,你好像很懂剑的样子?

李长陵乃琅琊阁天下行走的剑子,又是天生剑痴,一身剑法远在我与张幼谦之上,本来想收个便宜徒弟,结果却被一个俏寡妇鄙视,不由气结,指了指张幼谦道,你问他我懂不懂剑?

张幼谦嘿嘿一笑,顺声道,他当然懂剑,每天抱着剑睡觉,还天天跟剑聊天。

铁蛋说这有什么用?我铁少秋要学的是能保护我娘的剑法。

张幼谦说,你这位李大叔,一个月前刚杀了呼延无能。

铁夫人说都叫无能了,估计也不是什么高手。

李长陵有些生气,转过身去,准备不管。张幼谦却圆场道,呼延无能你可能不知,但他兄弟呼延无敌,你总应该听说过吧?

铁夫人说我夫君说过,真正的高手,名字一般都很低调,从来不起名叫什么无敌。呼延无敌很厉害嘛?能比得上黄河帮少主赵金刚?

李长陵回头看了我俩一眼,我俩纷纷摇头表示并不认识此人。

黄河帮在江湖上不过是三流门派,以打劫路人、收保护费和过路费为生,只是听说帮主赵治是南盗赵钱孙的堂弟,武功不过知玄境,在江湖上口碑不佳,不过靠着赵钱孙的关系,江湖上一般人也都卖他个面子。至于赵金刚,鬼知道是什么阿猫阿狗。这种人,给呼延无敌提鞋子都不配。

李长陵碰了个钉子,对张幼谦道,你,攻我!

张幼谦摆手,抱歉哈,我不是攻,也不是受,虽然你长得还不错,但我真不好这口,不如你问问苏犹在。

我说就你这贫嘴,等赵金刚来了,把你打的屁滚尿流。铁蛋,你看好了!

说着,拔剑而出,向李长陵慢悠悠使出了一招方寸雷。这一招没有使用内力,为了让铁蛋看清楚,故意施展的比较慢。这一剑将要刺到李长陵时,李长陵剑身倾斜,迎上我的铁剑,顺势一切,沿着我铁剑来到我手腕处,在即将击中我手腕时,横向用力,道,松手。

我当然不会如他所愿,踏出迷踪步,铁剑借力打力,向外一翻,将李长陵带了出去,李长陵一个转身,以剑柄为轴,刷刷刷刺出了三剑,速度虽不快,招式却精妙无比,我呼道,好剑。以剑为枪,施展了一招金蛇枪法中的躺枪式,躲过三剑。

收剑。

张幼谦道,妙!

铁夫人对管事道,让来福准备点吃食,在路上吃。这里就不留几位了。

李长陵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铁夫人说你们剑法慢吞吞的,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在这里只会白白送了性命,趁着我们仇家没来,你们赶紧走吧。

李长陵问,铁蛋,你看清楚了嘛?

铁蛋似懂非懂,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说,剑法是很好看,但不是杀人的剑。

就在此时,门外一阵脚步声,来福推门而入,说夫人不好了,赵金刚带人过来了。话音未落,只见大门被人踹开,在几个黑衣黑袄的帮闲的簇拥下,一个油头粉面、手持碧绿扇骨折扇的公子哥打扮的男子走了进来。

铁夫人道,赵金刚,你想干嘛?

赵金刚色眯眯看着铁夫人道,铁娘子,你家夫君死了一个多月,晚上有没有觉得空虚寂寞冷?我看你娃儿也怪可怜的,总得需要个人来疼不是?不如你从了我,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不会亏待了你。

铁娘子被赵金刚当面侮辱,气得浑身发抖,铁蛋见了赵金刚,满眼都是仇恨之色,骂道,赵金刚,你去死。说着,挥剑就向赵金刚刺了过去,赵金刚脚步虽虚浮,但总算是闻境中上的练家子,毫不为忤,以手中折扇轻轻一拨,将铁蛋带出了两丈多远。

啪!

赵金刚打开折扇,扇不动,脑袋轻轻晃动,道,十日之期已到,娘子,你若不从了我,这个娃儿我可要带走了。

我低声对张幼谦道,这情景你不觉得眼熟嘛?

什么?

我说这个赵金刚一脸欠揍的模样,颇有你当年在京城时的神韵。

张幼谦骂道,滚!老子当年那叫风流倜傥,这家伙最多是下流猥琐。

李长陵一旁道,我一直觉得风流倜傥和下流猥琐是同义词。

我也点头道,深表赞同。

赵金刚这才发现站在院子中我们,哟呵,我说说话硬气了,原来找了帮手,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吧?朋友,我奉劝几位,这里没你们的事儿,少掺和我黄河帮与铁营镇的恩怨。不过,你们要是不嫌弃,等我玩腻了这娘们,送你们玩玩也未尝不可。

铁娘子气的浑身发抖,铁蛋道,我跟你们拼了。

李长陵倏然而动,将铁蛋拎了回来,横在了铁、赵两伙人面前,一脸傲然的望着赵金刚,道,我数到三,你们要是不滚,我今天就让黄河帮从江湖上除名!

铁娘子虽然怀疑李长陵武功,但在这种时候他能够为铁家出头,也不由动容,道,李公子,我们铁家当遭此一劫,今日之事与你们无关,你们不要趟这浑水了。

李长陵朗声一笑,乐陵小枣甲天下,我昨日吃了你们半斤枣儿,这个人情,我一定要还。

张幼谦打了个哈欠,对我说,有点无聊,我回去睡会儿,中午吃饭再喊我。

赵金刚对李长陵道,今日就拿你来祭剑。说着,碧绿色扇面打开,向前踏了几步,挥手就攻了过来。

铁娘子道,小心他扇子有毒!

李长陵怎会放在心上,提聚内力,怒喝一声,滚!

赵金刚闻言浑身一震,道,好的。

说着向后倒退了十几步,转身就跑。李长陵道,站住。

赵金刚回过头来,眼巴巴笑道,您究竟是让我滚,还是站住?李长陵一愣神,扇骨之内,三道蓝光射出,呈品字形向李长陵眼前袭来,李长陵看也不看,随手挥出方才与我对招时的那三剑。

同样的三剑,此刻施展出来,剑身之上如龙吟虎啸,带出一道尖啸声。

当当当!

三枚暗器原路折回,两枚射入赵金刚屁股上,一枚打在他脸上。哎哟,赵金刚捂着脸,不片刻,整个脸浮肿了起来,他对属下道,解药呢?

一名帮闲道,公子,上午走的急,忘了带了。赵金刚怒骂几句,对李长陵道,我知道错了,还请大侠出手相救。李长陵说我又不懂解毒。

赵金刚望着铁蛋,道,这毒要用童子尿来解。

铁蛋面对杀父仇人,想杀他的心也有,口中冷哼,你罪有应得。

黄河帮此刻已依附在英雄盟下,那赵钱孙岂不也与英雄盟沆瀣一气了?正好趁机刺探一下消息,于是我对铁蛋道,你就赏他一泡尿吧。

铁蛋不甘心,解开裤子,对着赵金刚脸上尿了一通。赵金刚为了解毒,仰面迎着,一点也不肯落下。过了半晌,却见他脸肿的更厉害了,于是问,不是童子尿嘛?

铁蛋在赵金刚身上出了口气,哈哈一笑,恶声道,我早熟。

赵金刚怒不可言,又不是李长陵对手,灰溜溜离开了,临走前,赵金刚道,有本事你们给我等着!

李长陵冷冷道,赶时间,没空!

我说最多等一天,否则就是你们等我了。

赵金刚一帮人离去,铁蛋扑腾一下跪倒在地,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铁夫人知道自己错怪了李长陵,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良久,这才对李长陵盈盈下拜,还请公子能收劣子为徒,我做牛做马,在所不惜。

张幼谦不知何时回到了院中,说做牛做马就不必了,准备点牛肉、马肉填饱肚子才是正事儿。

铁夫人这时不再怀疑李长陵武功,中午吩咐众人杀鸡宰羊,弄了一顿丰盛的宴席。席间,铁夫人似乎有心事的样子,夹了几口饭菜,便放下了筷箸。

我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今日李长陵大显身手,赵金刚等人打不过,只有示弱,但我们又不会在这里守他们一辈子,铁夫人是害怕我们一走,黄河帮又来找麻烦。

吃完午饭,李长陵便开始在院子里传授铁蛋剑法。

琅琊阁一套春秋剑法,以快剑著称,讲究快中取直,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铁蛋悟性不错,不到两个时辰,一套剑法招式学了七七八八。

如此一来,我们便要耽搁几日,李长陵道,黄河帮一去,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这两日我在传授剑法,那边要麻烦你二人去辛苦一趟了。

张幼谦叹道,归根结底,还是我们来给你擦屁股啊。

李长陵脸色一沉,你说话怎么这么臭呢。

眼见两人又要吵架,我连忙劝阻,将此事答应下来。

当天晚上,我与张幼谦打听了黄河帮总舵,连夜赶了出去。

黄河帮总舵位于乐陵城西,有一件事我不明白,就是此处距离黄河足有两百里,这种旱鸭子帮会,怎么会起个黄河帮的名字,后来张幼谦告诉我,黄河万里,从上到下,光黄河帮就有五六个,这些人占山为王,打家劫舍,并不是真正的走黄河水运的帮派。

我们潜入黄河帮内部,这时听到赵金刚的声音,爹,堂哥,你们可要帮我报仇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