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大侠的成名之路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7-11-17 04:20:29 字数:3601 阅读进度:267/370

居庸关。

此关属于太行余脉,坐落于八达岭长城之上,千岭陡峭,万壑群山,下有巨涧,自古以来乃兵家必争之地,乃天下九塞之一,与倒马关、紫荆关并称内三关。

我们决定在这里与呼延无能决战,张幼谦做出了这个决定。

按照他的理论,一个大侠要想成名,必须要满足三个条件。

一是要有拿得出手的战绩。光靠耍嘴皮子是无法成为绝世高手的,真正的高手都是踩着别的高手一步步爬上去的。光靠耍嘴皮子隔空骂架,参加座谈会侃侃而谈是没用的,除非你是来自少林、武当等超级大门派。

二是要懂得造势。既然要打,那就做足戏份,如果选择在马家沟下洼村跟呼延无能打架,就算杀死了他,见证的人也不过是李二狗、张三娃子之流,谁知道你的厉害?居庸关长城,正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三是要舍得撒银子。江湖那么大,每天发生的事情又多,而晓生江湖、八卦周刊的每期也就那么点篇幅,你不舍得花钱推广,除非你宰了武林盟主李名秀,或者封万里、徐开山这种天榜、地榜高手我,谁会关心你战胜了谁?要想上这两本期刊,那就要花大价钱了。

这是张幼谦的想法,我只总结了一句话,要想成名,必须得骚。

一年之计在于春。居庸关内,来自中原的商旅行贾带着满车的货物,三五成群,到关外做些生意。车上装的多是茶叶、丝绸、锅碗瓢盆等货物,这种看似寻常的东西,运到关外价格几乎翻好几倍。当然,回程之时,采一些牛皮、羊皮等贩运到南方,又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芸芸众生,都是在为了生计而奔波。也有一些浪子剑侠儿,结伴出行,体验塞外风光,也不是人生一大乐事。

北周使团才车队有特权,穿过居庸关无需排队。穿过城门时,两条十余丈以白底黑字的条幅从城楼上飘了下来。

一曰:呼延无能与狗不得入内!

一曰:楼上说的对!

手持条幅之人,自然是我与张幼谦。我俩站在城门之上,望着正要过关的呼延无能。北周众人望着城楼上的条幅,破口大骂,这一骂不要紧,反而引来了大量的人群围观。

张幼谦得意道,我这主意不错吧,这种居高临下的气势,会不会给呼延无能造成心理压力?我晒然道,道法术器四境界,这不过是最简单的术而已,关键还要靠实力。

张幼谦说我们可不放过任何一个打击他的机会。

呼延无能脸色阴沉的可怕,他并没有抬头,只是淡淡望着城门上居庸关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沉声道,一路上我忍你们很久了,莫非你们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们?

张幼谦说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呼延无能,我敬你是条孙子,你敢不敢接受我兄弟二人的挑战?

呼延无能怒道,你特么能文明点嘛?

张幼谦喊道,我敬您是条孙子。您敢不敢接受我二人的挑战?

呼延无能忍无可忍,手中一道寒光闪过,一股真气涌上居庸关城楼,两个条幅碎为了齑粉,那我就来领教一下二位高招了!说着,便要提气纵身跃起。

张幼谦喊道,慢着!

呼延无能停住身形。

张幼谦说,我看了下黄历,今日不宜比武,而且我好几天没洗澡了,先去换套衣服,明日午时三刻,我们在长城上等你!

呼延无能道,一言为定。

我们下楼,在关内一家客栈住了下来。我问他卖什么关子,张幼谦嘿嘿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按照大侠成名指南,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呢,你看今天城门下人稀稀拉拉的,就算胜了,也没什么意思,要比武,那就先造势。懂不?

当天下午,张幼谦雇了几个散工,找人抄了几百份传单,挨家挨户发放,然后又花钱买通守门将领,同意让我们在长城之上比武。我觉得无聊,自己在客栈喝茶,在居庸关内闲逛,他一个人忙的不亦乐乎,弄完这些,已是深夜了。

可累死我了!张幼谦往我床上一躺,发出了感慨,我在外面累死累活,你却革命小酒天天有,太不公平了。我晒然道,这是你自找的,既然选择了当天下闻名的高手的路,那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张幼谦说你个没良心的,就不会说两句安慰我的话嘛?对了,你说咱俩对上呼延无能,有没有必胜的把握?老苏,你觉得咱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鲁莽啊?

我没好气道,做都做了,这时后悔有毛用?如今之计,就是想办法怎样战胜他。

张幼谦道,估计呼延无能也没有把握杀死我们俩,所以一路下来始终不跟我们正面交锋。

我说呼延无能嘛,杀就杀了,我只是有点担心,在北周还有个呼延无敌,这可是北周第一高手,三境之外的大宗师啊,要是把他引了出来,形势就不妙了。

张幼谦点头道,所以我才大费周章,弄得人尽皆知嘛。这种公开挑战,无论输赢,别人都挑不出理来,让呼延无敌没法为此事找我们算账。

我心说张幼谦看似粗条,其实做起事来还是挺有分寸的。要是呼延无能死于暗杀,很容易就引来北周的报复,就算不会引起两国交战,但要呼延无敌要真为其弟报仇,我们二人只有吃不了兜着走的份儿了。今天张幼谦将这一场决斗,弄得人尽皆知,反而是一件好事。

次日,我们睡到日上三竿,吃罢早餐,换上了一套新买的衣衫,来到街道上。

居庸关内热闹起来,看来张幼谦昨日的折腾还是有了效果,关内百姓,往来旅客,都纷纷聚集在城楼之前,就为了中午的比武抢一个好位子,这场大战虽不说十年难得一见,却也是一场盛事。

一路上,众人在讨论中午决斗之事,就连当地的赌场,也为我们比武开出了盘口。为了吸引客户参赌,甚至还将两者恩怨上升到大明与北周的层次上,本来是私人恩怨,结果成了国仇家恨。

看来,这场决斗,我们输不起啊。

城楼之下,人山人海,摩肩擦踵。

我们正要往里走,一个形容猥琐的汉子过来,低声道,我看两位大侠想必是来看居庸关之战的吧?怎样,想不想近距离观战高手比拼?我这里有关系,可以帮你们搞到城楼上的位子。

我说那敢情好,真是多谢了。

汉子道,不过得花钱打点一下,那种位子一般都是贵宾才能去的。不过名额有限,就剩下两个位子了,我见二位器宇轩昂,相貌不凡,将来必是笑傲江湖的英雄。

这马屁拍的让人心旷神怡,于是问道,要多钱?

汉子道,每人五十两银子。

我咂舌道,这么贵!

汉子道,买东西嘛,不是看贵不贵,而是看值不值。要是寻常百姓,白送他人家都不一定要,但两位就不同了,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要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我正要拒绝,旁边有个蓝衣公子哥道,听说你这里有贵宾票?我请朋友观战,给我来两张!

汉子道,原来是宋将军的公子,实不相瞒,位子就剩两个了,已经被这两位大侠预订了,真是抱歉哈。

蓝衣公子问,付钱了嘛?

还没呢。

蓝衣公子道,没付钱就是还没卖喽?

蓝衣公子身后跟着两个家仆,看穿着打扮及跟那黄牛的对话,这蓝衣公子应该是当地某个大户人家的公子,他来到张幼谦身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说,一百两,这两个位子让给我。

张幼谦笑吟吟道,我出二百两,坚持要这两位子。

咕咚,那黄牛咽了一口唾沫,目中发光,说,好啊,好啊。

身后仆人恶狠狠道,小子,你小子不开眼是不,你也不扫听扫听,我们宋公子的爹可是居庸关守备,你要识相,老实一点,把位子让出来。

蓝衣公子道,来福,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出门在外,不要动不动就搬我爹身份出来,今儿出来图乐子,可不是来扫街打架了。说着,对张幼谦一拱手,兄弟,我出三百两,交个朋友,如何?

张幼谦一点面子也不给,道,五百两。

蓝衣公子道,八百!

张幼谦点点头,道,你赢了。

蓝衣公子脸色微变,我看到那黄牛脸色也变得难堪起来,我心中暗笑,原来张幼谦早就看出来,这两人在演出双簧呢,还守备大人的公子,要真如此,去城楼之上观战,还需要花钱?

蓝衣公子连忙改口,我不要了,五百你拿走!

张幼谦也道,我也不要了,三百你拿走。

蓝衣公子:二百你拿走!

张幼谦:五十你拿走!

蓝衣公子怒道,你小子成心耍我呢?

张幼谦哈哈大笑,你们演技太差,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黄牛道,兄弟们抄家伙,揍了这俩小子。说罢,旁边又过来几个人,将我们围在中间,我无辜道,这事儿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啊,要打你打他啊。

张幼谦说你怎么这么不厚道?

众人抡起家伙就要打,张幼谦在人群中左躲右闪,这些人奈何不了他丝毫,反而由于动作过大,误伤了自己人,场面一度有些混乱。城楼之上,日晷已指向午时三刻。

当啷,一声锣响。

张幼谦道,诸位不奉陪了。

说罢,纵身一跃,从几人头顶上越了过去,脚尖儿城门之上一点,又向上跃起了两丈,中间再次借势,只三下,便跃上了十丈高的城楼。

在场众人,纷纷叫好。

我比较中规中矩的从楼梯口上去,一名白衣侠士,满脸傲气,站在城楼之上。

是你?

是我!

张幼谦问,你俩认识?

Ps:困极,更一章,明晚有应酬,尽量更新。

(本章完)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 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