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童子尿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7-07-12 05:55:52 字数:3542 阅读进度:157/370

没过多久,管事就拿来了一万两щww..lā我双手背负身后,一副道骨仙风的样子,收钱这种事当然有徒孙辈的逍遥二仙代劳。

收了银票,我才语重心长对罗有道,罗大人,今夜我们三人虽与黑白无常达成交易,不过这两人也都是吃地府皇粮的,俗话那人钱财替人办事,两人总得拘个人回去,不然没法跟阎罗王交差啊。

罗有道那是自然,只要不拘我,知府衙门上随便找个替死鬼都可以。

这人如此贪生怕死,为了活命不惜牺牲别人性命,我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想到此,心中不由一阵鄙夷,不过口中却沉吟道,我们三人也是这么以为的,不过用谁来当替死鬼合适呢?

罗有道环顾四周,看到了管事,来福啊,老爷我这些年对你如何啊?

管事来福脸色蜡黄,连连摆手,老爷,这些年我给罗家当牛做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疲劳,老爷还请手下留情啊。罗有道点点头,有道理。又去打量周围人,那些差役见状,连忙四处逃窜,生怕被他逮到。

管事来福忽然道,老爷,你看咱们大牢之内死囚那么多,不如从其中找个替死鬼,也算替老爷分忧解难啊。罗有道眼睛一亮,就这么办。

我心中暗笑,脑海中灵光一闪,于是道,罗大人,黑白无常还特意交代,明晚两人来知府衙门拘人,为了避免误抓,他们让老爷头发上撒上一些童子尿,这样一来,他们闻到头顶有童子尿之人,就知道是咱们求情之人,就不会拘他魂魄了。

罗有道这个好办,来福,限你在明日之内,收集好一壶童子尿。

这时,忽然听到有衙役道,老爷,公子回来了。

话间,一个身穿绫罗绸缎的公子哥打扮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这人十五六岁,有些虚胖,脚步虚浮,来到罗有道身前。罗有道不悦道,都什么时辰了,才回来。

胖公子我在先生家温习功课,所以回来有些晚了。

罗有道也没追究,有才啊,爹平日对你如何啊?

罗有才爹爹待我恩重如山。

罗有道满意的点点头,道,如今爹爹遇到难关,有黑白无常要拘爹爹魂魄,这两位老神仙让我们找个替死鬼,有才啊,是时候你来尽孝了。

罗有才脸色苍白,颤抖道,爹,我不想死,我不能死啊,咱们罗家三代单传,您要孩儿代你受死,这是让咱们罗家绝后啊。俗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罗有道行了行了,谁让你当替死鬼了,我是爹要躲过这一关,要童子尿护体,这两日你的尿可不要浪费了。罗有才爹爹,我觉得为了你好,不能害了你,这童子尿还是另找他人吧。

我时候不早,我们三人损耗了修为,需要找个地方修炼静养。

罗有道老神仙,你们可不能丢下我不管啊。我你放心,我们会在松江府盘旋几日,我们都是有职业道德的修道之人,既然收了你银子,不会不管你。

罗有道让我们住在府衙,我们没有答应,回到客栈休(分)息(赃),一夜无话。

这童子尿之事我本意是想作弄罗有道一番,谁知第二日一早,整个松江府官差都动员起来,四处收集童子尿,更有甚者,一泡童子尿竟卖到了一百文。

我心中还纳闷,这罗有道这是要闹哪一出啊,收集了这么多童子尿,这是要准备洗澡的节奏啊。后来才知,原来知府衙门闹鬼之事已在松江府传了开来,为了不想当替死鬼,知府衙门的差人、衙役、仆人等,全都在收集这童子尿。

这东西越传越玄乎,一开始还是用童子尿洒在头上,到了后来,传成了用童子尿洗澡。

有奸商看到了商机,出钱租了松江府若干男童一日,贴出了“现尿童子尿”的招牌,让这些童子使劲喝水吃西瓜,收集童子尿,无奈市场需求太大,童子尿供不应求,于是以次充好,硬生生发了一笔横财,这是闲话,不必细表。

到了下午,三人再来到知府衙门,我问准备如何。管事一切妥当,罗大人想让您去天牢走一遭,去看看谁比较适合当这替死鬼。我心正好借这个机会把武三郎救出来,于是来到了大牢之处。

松江府大牢比较阴暗,无论规模、守卫森严程度都比金陵差了许多,不过应有东西,一应俱全。我掏出罗盘,在大牢内走了一圈,为了掩人耳目,我故意略过了武三郎,指着一个魁梧汉子道,此人当不错。

来福连连摇头,这人不行。

我问为何?

来福嘿嘿一笑,此人面有凶相,是我们大牢内的后备采花大盗。

我疑惑道,什么后备?

来福不瞒二位神仙,咱们松江府刑名考核排名年年靠前,正是因为我们罗老爷高瞻远瞩、高屋建瓴、未雨绸缪啊。今年内要是有妇女遭奸~杀,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破案,这些大牢内关的都是些刁民和江洋大盗,我们从中拎出一个就可以结案了。

这来福此话时,面有得意之色,还补充了一句,这个主意还是人想出来的呢。

逍遥二仙一旁道,怎么老天爷没有一个雷把你们给劈死。

我心中也有气,朝廷对地方知府考核,包括政绩、治安、刑名等若干指标,有些不作为的知府为了排名,竟在指标上做手脚,甚至做出一些伤天害理之事。

这种事以前跟老孙头他们闲聊时听过,但今日却是第一次遇到,不过作为龙虎山的老神仙,不便于插手这些事情。

那魁梧汉子见我我们,大声道,老爷,我冤枉啊,我天生隐睾,根本不可能是采花大盗啊。来福吩咐两句,便有差人上前拿着棍子就一通乱打,一边打一边还骂骂咧咧,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

我又指了另外一人,管事此人也不行,这人是偷儿,今后衙门内很多事还指望他呢。我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哪个行吧。管事指了指武三郎,此人乃通倭之罪,这两日还没定案,可以让他来顶包。

我故意迟疑道,这样不太好吧。

管事这也是老爷的意思。

我脸色一沉,你们老爷都定下来了,还要咨询我的意见干嘛?你们怎么就怎么办呗。告辞了。管事连老神仙,这不是跟您商量吗,要走,也得是明天再走。

我这个人也可以,那就这么办。

虽然已是八月,但接连半月无雨,天气异常炎热,鸡耷翅膀狗吐舌。到了傍晚,知府衙门内骚~气熏天。

我开始懊恼,这是自作孽啊。罗有道早已在属下的护送下,住进了客栈,可如今我却还要在这里受罪。

我在大牢之内点了香案蜡烛,烧纸作法,众人远远躲避,管事倒胆大,手中拿着一尿壶,站在不远处观瞧。

呼呼,一阵阴风起。

谯楼上鼓打三更,黑白无常出动。

逍遥二仙换了黑白无常服,施展轻功,从天飘落。两人一黑、一白,面无表情,头带三角高帽,一个写着“天下太平”,另一写着“一见发财”,口吐长舌,与城隍庙中黑白无常并无二致。

来福见状,几乎吓了瘫倒在地。逍遥二仙一蹦一跳来到他面前,管事吓得不敢作声。

无眉鬼道,范无救,今夜你我二人来拘魂魄,我见此人发间无童子尿,不如就他如何?面瘫怪道,谢必安,我正有此意。

管事一听傻了,端起尿壶往自己头顶上浇了下去。

无眉鬼道,这个不行了,我们换一个。

我手持桃木剑,口中念念有词,那两人从我身旁飘然而去,我们互相假装谁也没看到谁。管事见两人进了大牢,问,你看到黑白无常了?

我奇道,黑白无常,没有啊,来了嘛?

管事一听,顿时吓死过去。

不过片刻,就听大牢里哭爹喊娘,哭哭狼嚎。然后,逍遥二仙拎着武三郎,走了出来,道,今日也算完成任务,回去跟阎王爷交差去也。着,两人带着武三郎,施展轻功飘然而去。

我上前将一壶尿倒在来福头上,醒醒。

来福老神仙,走了嘛?

我差不多了,你今日见了阴物,若不好好医治,恐怕大病一场。

来福还请老神仙指一条明路。

我指了指香案,将这桌香灰掺在水中,连服三日,可以祛除体内寒邪之气。

在民间,香灰治病的传言已久,岂不知这香灰吃多了容易便秘,我给管事出了这个主意,就是看不惯他为虎作伥,帮罗有道残害百姓,要真算起来,这么整他还是便宜他了。

武三郎在牢中带了三四天,幸亏有武功傍身,气色还算可以。武三郎一见面,就跪倒在地,武三郎多谢苏捕头救命之恩。我连将他搀起,以后都是自家兄弟,不用这么客气。

武三郎可惜便宜了那狗官。

我罗有道不过是江南制造局冯公公的一条走狗,杀一条狗也没什么意思。冤有头、债有主,你要真想报仇,等到了金陵再。我将道袍脱下,换了一身夜行衣,对逍遥二仙道:走吧。

武三郎问,去哪里?

我哈哈一笑,当然是跟我们罗老爷辞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