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离火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7-06-18 05:32:11 字数:4026 阅读进度:133/370

我哪里来的逍遥三宝,你们不是逍遥二仙嘛?无眉鬼本来是二仙,但算上你就是逍遥三Щщш..lā

我见这两人话语无伦次,也懒得跟他们胡搅蛮缠,这竹君子潇湘、松君子无崖、梅君子梅扑乃幽冥教岁寒三友,在幽冥神教中文化造诣最高。

我心如今幽冥教大敌当前,这些人还有心情组织什么诗社、斗诗大赛,也不知是不将江湖中各大门派放在眼中,还是过于轻敌了。

释教长老今日是我幽冥诗社成立一周年的日子,在过去一年里,我们幽冥诗社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诗社会员已成功扩大到十人,活动经费也从每年一千两,扩大到五千两,今年我们诗社将再接再厉、再创辉煌,争取实现诗词创作零的突破!

我点点头,原来如此,这所谓的诗社,其实就是成立出来套钱用的。

正如京城六扇门,下面也成立各种组织,如七扇门物业、六扇门饭店等,这种第三产业类型的组织,一来是给领导解决亲属就业问题,二来是通过资产转移,将朝廷的钱套出来,当做领导的金库等。

由此可见,无论是朝廷六扇门还是江湖幽冥教,在这些方面,运用的规则都是一致的。

潇湘子其实还有个问题,上个月徐教主颁布教主令,要求各个部门严格控制费用支出,尤其是是招待费、餐饮费,要求必见结果。所以今天这顿饭,究竟是公款还是自费,全靠今天斗诗大会的成绩了!

酒菜上齐,众人开始划拳行酒令,这所谓斗诗大赛,在当今文人圈十分流行,其中一般以联诗为乐,从《平水韵部》抽出一个韵脚,然后每人作两句,有书童在一侧记录,作不出来者,自罚一杯酒。

这种酒间诗词文学造诣不高,但重在参与和乐趣,也能看出一人才思敏捷程度,很多半吊子或文抄公很少参与这种活动,就是怕在圈内露出马脚。

释教长老道,酒菜已备,斗诗大赛开始!我先来一句,正所谓抛针引线,抛砖引玉。

他端起酒杯,这时他正对着钱塘江,江水湍急,波浪跳跃,他忽道,有了。于是一边拍桌子,一边道,一条大河波浪宽,怎奈垃圾扔的欢,我们祖国是花园,和谐社会齐创建。

我暗中偷笑,这是什么狗屁倒灶诗啊,本想吐槽两句,却听众人纷纷道,好湿,好湿!然后就是什么文学泰斗,才气纵横,更有甚者将他比作李杜。

潇湘子,这首诗不像诗、词不像词,押韵平仄都不对,不妥、不妥!

无崖子大声道,你什么,你竟敢质疑释教长老?领导怎么会不押韵?领导怎么会不懂平仄?

潇湘子一听,连忙闭嘴。

轮到无崖子,他本是逍遥派中人,学富五车多,才高八斗半,这种问题,怎么会难得了他?他左思右想,问道,做不出来咋办?

罚酒一杯!

无崖子,释教长老诗文冠绝天下,此诗一出,万诗黯然失色,我就不在这里献丑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然后听无崖子对释教长老低声耳语,领导,你看我提干的事儿……

哦,不做诗,罚一杯酒就可以,还可以这样子!梅扑子大声道,太无耻了吧,你们这是玷污文学与诗歌。

无崖子脸色不好看,你行你上,不行别比比。

梅扑子一副不屑的样子,我自罚两杯!

到了逍遥二仙,两人目不识丁,更是直接罚酒,我见状心也不献丑了,既然大家都这么配合,我也不会站出来乞讨无趣,这斗诗大会,白了,就是给释教长老马屁大会。

三轮酒下来,众人喝的东倒西歪。这场酒喝得卓有成效,促进了人文交流,做出了天下第一七绝诗,并且结集成册。

事后,有人拿着一个单子找我们签字,逍遥二仙别我不带着你,这种赚钱机会,一般我们都不喊别人。后来才知道,这次诗词大会,诗社从幽冥教套取了五千两银子,由诗社的人分了,我也分得了将近百两银票。

从诗社出来,不由感慨,就算是江湖,也是一个社会啊。已将近中午,我问逍遥二仙徐开山如今在哪里。

逍遥二仙话支支吾吾、吞吞吐吐,顾左右而言他。我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问:徐前辈怎么了?

无眉鬼这事你就别问了,反正问我们也不。

我转身就走,这件事与其跟这二人纠缠不清,还不如直接找徐若男问个明白,无眉鬼见状,连,你等等。

我怎么了?

无眉鬼这座风云岛,西北处有个离火洞,你去那边碰碰运气。我担心徐开山安危,听闻此言,连声道谢也没,径直向风云岛西北奔去。

越靠近西北,风云岛上草木变得稀薄,不远处有个湖,湖面上一阵气泡翻腾,一阵风出来,带过来一阵硫磺味,原来这里竟是一处热泉。

不远处传来一声吼声。顺声看去,却见那声音来自一处洞穴。

离火洞?

我连忙施展轻功,向那处洞口跃去,人影一闪,徐若男拦在了我身前。此刻我心情很是复杂,问道,徐开山在里面?

徐若男点点头。

我顿时一阵火气,为什么?

徐若男道,不得已而为之。

我好一个不得已位之,徐前辈是我的长辈,也算我的半个师父,你若顾及咱们情义,还请让开。

徐若男你不会想见到他现在的样子的。

为什么?

徐若男,他中了天下第一杀手的毒,这种毒乃天下第一寒毒,就连我师尊也束手无策,若非有着离火洞这天下至阳之火,恐怕早已离世而去了。

我看着洞口,徐若男叹了口气,让到一侧。

当我在此见到徐开山时,几乎已认不出他来。

当年徐开山乃江北枭雄,身材魁梧,相貌英俊,才两月不见,他头发稀落,牙齿都掉光,竟成为一个废人。若非他眼神还有一丝凌厉,与寻常老者并无二致。

我心情沉重,眼中几乎湿润了,颤声道,徐前辈。

徐开山张口就骂道,哭什么哭,我又没死,你这要哭丧呢。

他声音虽然不如以前浑厚,至少中气还在,我心中一宽,,你怎么这样了?

徐开山他娘的,想不到老子喝了二十年鹤顶红,最终却栽在了一个女娃手中。咦,你学到了大盗之术?

我连将当日遇到疯丐吕九,并将他赠书之事告诉了我,这大盗之术玄之又玄,这短短两千字,单单每个字都能看明白,然而连成一篇大盗之术,我却觉得晦涩无比,修行进展极为缓慢。

徐开山这事儿不能一口吃个胖子,叮嘱了我几句之后,不由叹了口气,想不到连疯丐吕九、东海赵凌霄也重现江湖了,江湖上没有老子,那是多么的寂寞。

我前辈你好好养伤,将来重出江湖,弄他娘的个天翻地覆。

徐开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我已经是个废人了。

我惊道,什么?

徐开山道,当日我全身经脉被寒毒吞噬,若要保住性命,只有散去了全身功力,断掉全身经脉,如今每日要在这离火洞中呆够三个时辰,才能确保寒毒不发作。

我打量着这离火洞,洞有十丈见方,中央有一处深井,井中隐约有热气、硫磺喷出,奇热无比,若非我有内力护体,恐怕也承受不了这份炎热。

我才发现,原来风云岛竟是一处火山岛,这离火洞下,深不见底,却是沸腾的岩浆。火洞石壁之上,刻着一些奇怪的符文,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试着用神识去试探这些符文,顿时觉得一股热流,从地心升起,铺天盖地向我拥来,我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头晕脑眩,连忙运功抵抗,可是越是抵抗,越是难以承受。

徐开山见状道,泄去内力。

我闻言将体内真元散入星宿,这种烦闷感才稍逝。

徐开山,这石壁之上记载了一套奇怪的武功,能压制住我体内寒毒,反而像你这种情况,越是抵抗,反噬越大。

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景象,我以前见过这些奇怪的符文!

当日在桃山内,黄阵图中那一百多块青石之上,上面的那些纹理,与这些符文应该同出一源!不过此事过于重大,我没有告诉徐开山。

我问徐开山有何打算。

徐开山道,内力尽失又如何,经脉俱断又如何?我徐开山绝不向任何人妥协,就是冥君亲至也不会,我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不甘,只要我有口气在,就算当狗也要活下去。

他这么一我倒放心了,至少他自己还没有放弃自己,不过这段时间,在寒毒为驱尽之前,他是无法离开风云岛了。

我将近期江湖上发生的事情跟徐开山了一遍,当听到武林盟与各大门派要进攻幽冥神教之时,徐开山忽然道,他们是冲我来的。

我将天刀还给徐开山,也算是物归原主了,徐开山接过天刀,问道,你去过藏剑山庄了?

我点了点头,深知冥山绝学的诱惑太大了,足以让整个江湖疯狂。

只是他们却没有想到,天刀徐开山早已将冥山的秘密给了我,而半路之上,剑神封万里却又抢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在徐若男手中。除非封万里与徐若男手中地图合二为一,否则,冥山之秘永不见天日了。

走出离火洞,见一名幽冥弟子站在门口,恭敬道:徐教主有急事离去,临行前叮嘱的,若苏少侠出来,让我直接带你离开风云岛。

我听到远处传来一阵阵急促的钟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p:啰嗦两句。最近家事太多,更新不稳定,见谅。另看到有书友的提问,这里我解释两句。

关于更新的问题。三观有工作,要养家糊口,因为写作,三观已经错过两次升职的机会了,所以今年会将重心放在工作以及锻炼身体上,写作在我的日程表的优先级要向后调整,每天三千字是我尽量保证的。

2关于职业化问题。有人问我要不要成为专业写手,我的答案是不会。刚入行时,看到那些大神们收入羡慕的很,但写了这么多之后,我的结论是赚钱的毕竟是特例,扑街才是常态,写作不赚钱,稿酬收入是我收入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所以我只当作一个乐趣来写。所以大家在这本书中,我很少跟大家要订阅、要月票、要打赏之类,只要你们喜欢看,我就继续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