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月上柳梢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7-05-06 04:30:55 字数:3843 阅读进度:57/370

前不久六扇门备忘录中,提到有贵人前往金陵,要求江南守备、六扇门全力做好花神节安全保卫工作,原来这贵人便是明帝。

空印案中,大明皇帝朱润泽大开杀戒,官场上人人自危,户部尚书一职也空缺半年有余,前不久皇帝两次下诏命谢士廷入宫出缺,结果谢士廷两次辞谢,惹得明帝不悦,想不到竟亲自下江南。

江南向来人才辈出,空印案导致了户部官员大量空缺,今年春试在即,朝廷科举向来是礼部负责,如今皇帝竟请来了北方文坛领袖卢冠中,想必也是为朝廷招纳贤才。

明帝走后,谢士廷也紧跟着离去,我与李牧歌在这里觉得也没什么意思,于是出了门来,当然对联十两银子的彩头,也不了了之。

我说恭喜李兄了,今日学宫一事可算赚足了名声,竟然让皇上亲自为你研磨,当代文豪替你铺纸,将来想不高中都难啊。李牧歌却正容道,我李某人考取功名,报效朝廷,凭的是真才实学,岂能凭皇上的喜好来进入仕途?

我心说这小子真是迂腐,有这么好的机会不把握住,不过他才高学广,就算凭真本事,想必在春闱中脱颖而出,也是迟早的事。我问他道,方才李兄说起吉庆之战,如历在目,不知吉庆守备李大人是你什么人?

李牧歌脸色一黯,正是家父。当年城破之时,我被一位江湖侠客所救,来到了江南,立志科举。在下想要为官,一来是为造福天下百姓,二来便是想有朝一日,能够为家父平反。

我纳闷道,平反?

李牧歌恨然道,吉庆之战,家父为国捐躯,却被辽东大都督宋成良说成不战而降,将杀敌的功劳尽数抢了去。我又问道,那方才你怎么不说?

李牧歌叹道,如今我人微言轻,宋成良乃朝廷重臣,就算我说了,谁有会信?与其四处哭诉,倒不如一日登科,将来有足够的能力,我再行报仇不迟。苏兄,你我一见如故,我才对你说出这些,还请你为在下保密。我说那是自然。

卖花不成,李牧歌与我告辞,出了江南学宫,挑着担子离去。

没过多久,张幼谦屁颠颠跑了回来,我见他满脸是泥,讶道,怎么了?被人给揍了?张幼谦哼哼道,我看那家伙五大三粗的,想不到是道上混的,那泼皮纠结了几十个无赖,我一人力战群雄,将他们打的满地找牙。

我说你武功如何我也不是不知道,不吹牛能死吗,说实话。

张幼谦道,吃了点小亏。

我反笑道,小亏?

张幼谦怒道,人艰不拆,你这么打破砂锅问到底,就没意思了啊!

我说你爹给你配的那个高手呢,怎么没跟着一起来?张幼谦说我这不是嫌他碍事嘛,我爹派他来监视我,我躲都躲不及,苏犹在,这个仇我一定要报,你帮不帮我?

我说当然要帮,不过今日不行,我约了人了。

女人?

我不耐烦道,张捕头,我跟你很熟嘛?张幼谦一听顿时来了精神,我以为凭我俩的交情,虽不说无话不谈,但至少也算是同气连枝吧。

我顿时气结。

张幼谦大笑道,那一定是女人了!怎么样,对付女人我比你有经验,要不要传授你一些?我晒然道,你那经验仅限于对青楼妓院的女子有用,都是套路,我可不想让你破坏掉我的好事。

张幼谦嘿嘿道,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啊。

我摆摆手,你该干嘛干嘛去,再见!张幼谦一脸不悦,见利忘义、见色忘友、见异思迁的家伙!来来,我告诉你哈……

我看天色不早,心想可不能迟到,好不容易打发走了张幼谦,向夫子庙街走去。

按照惯例,花神节当夜,家家户户都在秦淮河上放花灯,所以夫子庙街之上依旧人山人海,来到约好地点,路边行人熙熙攘攘,我等了许久,却也没见到徐若男身影。

莫非她忘了今日之约?

她一定是临时有事,抽不出身来。我心中有些忐忑,直到华灯初上,依旧没有等来她,来到秦淮河岸,看着一对对青年男女在在河边放并蒂莲,用当地方言说着绵绵情话,不由怅然若失。

正看着秦淮河水发呆,忽然听到身后有人道,呆子,你在等谁呀?

回头看去,却见徐若男一身青衫,俏然站在岸边的一棵柳树下,饶有兴致的看着我。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我几乎笑出声来,连道,等你。

徐若男来到身前,说抱歉让你久等了,刚才遇到点麻烦。

我闻言连道,在金陵地界上,谁要找你麻烦就是与我六扇门过不去!话音刚落,却见三五个年轻泼皮无赖向这边走来,看到徐若男道,小娘子,我找得你好苦。

我踏前两步,拦在徐若男身前,神色不善的望着那几人,为首那泼皮道,小子,这事儿跟你无关,跟我滚远点!徐若男笑道,麻烦来了。

我冷冷道,不知几位高姓大名?

那泼皮道,小爷江南小霸王游勇,你小子若是识趣,让一边去,兴许留你一命。我哈哈一笑,有个事情,我想跟你请教一下。那泼皮道,什么事?

我问道,你会游泳嘛?还未等泼皮回答,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拳打在他胸口,那小子还未等反应过来,便被我扔下秦淮河中。那泼皮喊道,快来救本少爷!

我哈哈一笑,拉起徐若男的手,一路狂奔而去。这么容易就牵手了,心中不由给张幼谦点了三十二个赞。一口气跑出三四里路,来到一处三生桥头,我们才停了下来。

徐若男脸色通红,呆子,还不松手?

这个“呆子”听得我心花怒放,当然若换做张幼谦这么称呼我,我肯定揍他。

我有些尴尬道,不小心忘了。不过你放心,有我在,那些小泼皮奈何不了你。

徐若男嗯了一声,没有作声,此处人并不多,我俩并肩而立,望着秦淮河中流水,不远处画舫之内,传来丝竹声乐,给夜色中添了一丝生气。若时间静止,一直这样下去,此生也无憾了,我心中想到。

我见她不作声,仿佛有心事的样子,问道,怎么了?

徐若男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这两日我遇到了一个厉害的仇家,今夜本不想来,又怕你久等,所以才出来了。我心中生出保护欲,正色道,徐姑娘,你放心,只要我苏犹在还活着,就算天王老子来,我也帮你挡着。

徐若男还要说话,我心中一时冲动,忍不住将她抱住,在她额头亲了一口。徐若男满脸通红,连忙挣开,随手啪的一声,一个耳光打了上来,胸口起伏不定,怒意渐生。

我捂着火辣的脸颊,心中又把张幼谦的八辈祖宗问候了一边,是不是进展太快了?

我讪然道,徐姑娘,我不是故意的。

徐若男道,你果真喜欢我?

我点点头,我喜欢你。自从在亭中遇到你的那刻起,我心中便喜欢你了。这几日来,我寝食难安,脑子里都是你的影子,也许你觉得我有些孟浪,但我却是真心的。

徐若男又问,我长得不好看,脾气也不好,你也不后悔?

我说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子,便是金陵双璧,比你也差了十万八千里。能够遇到你,我都觉得是老天爷眷恋我。

徐若男道,你发誓?

我举起手道,我发誓,我苏犹在此生只喜欢徐若男一人,愿用一生去守护、爱护这个女人,至死不渝!若违背誓言,让我吃饭噎死、走路摔死、喝水呛死、被尿憋死!

徐若男噗嗤一笑,行了,贫嘴。

我又要抱她,她很巧妙的躲开了。

徐若男正容道,我也喜欢你,你记住,你是我徐若男今生碰过的第一个男人,也将是我唯一的男人。你若再喜欢上别的女人,就算天涯海角,我也要杀了你。

我心说要不要这么恐怖,她见我不说话,怎么,后悔了?我抱着她肩膀,双目注视着她道,有你这样的伴侣,我苏犹在此生无憾了。

徐若男道,有件事我要告诉你,其实我来金陵不是探亲,我的真实身份是……

未等她开口,不远处有人道,那妖女在这里!

顺声望去,只见有七八个江湖人手持兵刃,气势汹汹向这边靠拢过来。三生桥上本还有些游人,见来人凶神恶煞模样,纷纷逃窜到岸边,驻足观瞧。

从衣着看,这人是江流帮的人。为首那人一连络腮胡,模样凶恶,全身散发着煞气,武功怕也是四五品高手。

江流帮是金陵城内的一个帮派,控制着长江下游的船运,在当地颇有势力,江流帮帮主陈江流是知玄境高手,在江湖上也颇有名气。我心说徐若男怎么会惹上这些人。

为首那人道:妖女,昨日你刺瞎了我们少帮主的眼睛,我江流帮今日要取你性命,为少帮主报仇。

徐若男宛若换了个人般,冷冷道,他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这几日本姑娘心情好,没取他性命,已是格外开恩,你们竟不知死活,还想着报仇?

我连上前道,在下金陵六扇门捕头苏犹在,不知贵帮与徐姑娘有何过节?

那汉子道,六扇门?你身为朝廷官员,竟与这妖女一起,难道想包庇她不成?小子,我们帮主与你们诸葛大人是莫逆之交,你少管闲事!

若我非要管呢?

那汉子怒道,找死。说罢一摆手,几个属下抽出兵刃,二话不说,向我砍来。从桃山出来后,我一直无法提聚功力,本想用六扇门的身份摆平此时,谁料那几人竟一言不合,拔刀相向。

我回头对徐若男,你先逃。我来挡住他们。

话音未落,却见那几人冲到半路,如被施了定身法一般,一动不动,紧接着轰然倒地,不知死活。其余人见状,连说这妖女邪门,破口大骂,那汉子见状,抽出长剑,纵身向我跃来。

一剑尚未递出,只见一道寒光从徐若男袖中闪出,那人在空中如断线纸鸢一般,坠落河中,再也没浮起来。

众人轰然道,杀人了!

几息之间,三生桥头空无一人。

我上前探了下那三人,只见他们满脸发黑,显是中毒而死。万没料到,徐若男出手之间,竟将四品高手一招毙命,这几日相处下来,却从未见她身上有一丝真元波动。

我看着徐若男,你为何杀他们?

徐若男脸色一沉,怎么,苏捕头,你要抓我进大牢?

我心中不悦,就算有恩怨,也不能乱杀人。

徐若男冷哼一声,我想杀就杀,你若想替他们报仇,杀我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