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蛛丝马迹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7-05-06 04:30:50 字数:3465 阅读进度:47/370

金陵谢家二少爷谢士廷之女谢君衍失踪了!这不过是中午发生的事情,不到半日就在金陵城内传得沸沸扬扬。谢君衍是金陵第一才女,又是金陵双璧之一,在金陵城内名气极大。

到六扇门时,诸葛烧饼正在对着众捕快大发雷霆。

连日来的失踪案,早已让金陵城人心惶惶,作为城内治安主要负责人,这些日子他压力极大。知府大人限他十日内破案,结果旧案未破,新案又起,怎能不让他窝火?

一群废物!诸葛烧饼大骂道,你们拿着朝廷俸禄,平日里鱼肉乡亲也就罢了,如今城内出了这么大案子,八天了,你们竟没有一点进展,你们脑子呢,都被狗吃了吗?

我见他发火,也不主动说话,连侧立一旁不作声,免得触了霉头。谁料,我刚进屋,诸葛烧饼就冲我道,苏捕头,你是京城来的,这个案子我来听听你的意见。

我说事情既然发生了,光在这里开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以我所见,咱们应该去谢家做一下调查。大人觉得呢?

诸葛烧饼没回答,反问其他人,你们觉得呢?

众人应声道,苏捕头说的好,苏捕头说的对!

诸葛烧饼点点头,那就你去吧。

我顿时愣住,我怎么觉得自己被坑了呢。张幼谦在一旁偷笑,看他一副贼兮兮表情,我不由来气,于是道,诸葛大人,您是上级,安排个工作我没有意见,不过我一人身只力单,不如让张捕头陪我同去。

诸葛烧饼说张捕头是你们江湖司的,你自己安排就是。小苏啊,你们是新来的捕快,而且又年轻,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时机,一定要把握住这个机会,未来升职加薪就看这次了。

我心说还没开始行动呢,这就给我灌迷魂汤了,口中却道,感谢大人对我二人的信任和悉心栽培。诸葛烧饼道,行了,时候不早了,你们快些去干活吧。

走出六扇门,张幼谦说怎么都觉得这只烧饼在针对我们,有便宜他们自己占,难啃的骨头都让我们上。

我说你怎么说话呢,你属狗的嘛,还啃骨头。趁着还没入夜,赶紧先去谢家一趟,了解下情况。

我寻思谢君衍失踪一案,极有可能与江南五鬼有关。当日在断崖台我无意间听到了幽冥神教病虎杨隐、江南五鬼与一灰衣老者的谈话,那人要江南五鬼在花神节绑架的那人,很可能就是谢君衍。

这件事与幽冥神教有关,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如今幽冥神教大举出击,逐渐吞并江南武林的一些中小门派,又在王家的寿宴之上闹事,如今又绑架了谢君衍,这是准备对江南武林全面开战了。

金陵谢家位于城北凤凰岭,当我们抵达之时,整个谢家乱作一团,连原本举止朗逸,风流潇洒的谢士廷,此时颇为焦急,见我们到来,面露不悦道,你们怎么来了?

我说奉诸葛大人之命,前来调查贵府谢姑娘被绑架一事。

旁边一青年男子道,这是我们谢家私事,你们六扇门不要多管闲事。

我说话虽如此,但近期金陵城内已发生了五六七失踪案,若没猜错,当是同一伙人所为,我们六扇门身负城内治安之责,还请贵府能够配合调查。

那青年男子正要说话,却被谢士廷阻止,不得无礼。

我这才想起,谢家除了是武林世家外,这谢士廷是应天府小礼部侍郎,职务清贵,也难怪,家中遇到这种事情,毕竟不怎么光彩,他们不愿意让官府插手,也是情理之中的。

谢士廷将我们迎入客厅,命仆人看茶,这才道,两位捕头既然有心,那就多谢了。青年男子说,父亲,君衍失踪一事,伯父已派出府内高手,就算将城内翻个底朝天,也要将寻到君衍下落,又何必让他们插手进来?

张幼谦听着不爽,反口相讥道,要不是总捕头发话,你以为我们想管嘛?我连拉了他一下,示意他不要乱说。谢士廷摈退左右,起身向我二人拱手道,若能寻到君衍下落,谢某定当重谢。

我心说谢士廷前倨后恭,态度变化竟这么大,某非其中有什么隐情?想到此,我说道,谢大人,不知令千金是何时何处被人掳走?谢士廷道,听丫鬟说,今日午后,君衍觉得不舒服,回房休息,半个时辰后,再去看时,就已不在,桌上却留书一封……

讲到此,谢士廷忽然闭口不语。

我说奇怪,金陵谢家戒备森严,高手如云,就算幽冥神教绑架令千金,也绝无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谢家,除非……

青年男子道,除非什么?

我说除非有人里应外合,偷偷将谢姑娘送出府外。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我偷听到了灰衣老者与病虎杨隐的对话,正是他将谢君衍的信息提供给江南五鬼,若不出所料,灰衣老者必是谢家之人,而且身份必不会太低。

谢士廷叹道,这正是我所担心之处。

我问道,不知能否见一下谢家主?

谢士廷在谢家行二,老大则是谢家家主谢士印,这人在江湖上很是低调,极少露面,不过据说与谢士廷关系并不融洽。谢士廷道,我大哥最近在闭关修炼,极少见人。

我见他说话有些含糊,心想他也怀疑谢君衍失踪一事,可能是内部人作祟,所以这才想借助我们之力,帮他寻找他女儿。又与他聊了两句,见没什么实质性内容,于是便提出去看下谢君衍房间。

那青年男子带我们来到内宅一处阁楼,指着道,这边是我姐姐的房间。我问道,不知公子怎么称呼?青年道,我叫谢君帆,方才因家姐失踪,言语间多有得罪,还请莫怪。

我摇了摇头。

推门而入,房内十分古朴,并不如我想象那般奢华,墙上挂着一副仕女簪花图,一张床、一个书案还有一壁书,若不是事先知道,我甚至以为这是儒生的书房了。

张幼谦叹道,想不到金陵双璧之一的谢君衍,生活竟如此清苦。

谢君帆道,家姐平生不喜脂粉,唯嗜书如命,房内有此布置,也不足为奇了。

书案上放着一本汤显祖的《牡丹亭》,还有几封书信。我忽然想起,谢君衍被绑架后,对方曾经留书一封,于是问谢君帆,那谢君帆却支支吾吾,说不上来。

下午谢君衍才失踪,不过半日金陵城便人尽皆知,肯定有人故意在外面放出风声,也正因如此,才让谢家乱了阵脚。我又问道,谢府上下两百多人,而且还有若干江湖高手,对方怎么在眼皮底下将谢姑娘运出府外?

谢君帆摇头,表示不知。

张幼谦忽然道,会不会有这个可能,对方劫持了谢姑娘,苦于无法运出去,故意在城内制造谣言,引谢家高手尽出,然后想浑水摸鱼,趁机溜出去?

我眼睛一亮,不是没这可能,于是道,谢公子,贵府出入的车辆是否都登记?

谢君帆一拍脑袋,这个我怎么没想到?说罢,连带着我二人来到大门处,翻阅了出入登记,却发现,半个时辰前,一辆菜车刚从后门离开。

拉车那人姓蔡,名白菜,给谢家送了十几年的菜,住在金陵城东甲四胡同,我与张幼谦告别谢君帆,连夜赶往甲四胡同。

路上,张幼谦说那谢家全家人都有些古怪,出了这么大的事,却如无头苍蝇般,怎么看都不像一个豪门贵阀的做派,连一个主事的主心骨都没有,我说这是人家家事,咱们管不到,先去调查那老蔡再说。

来到甲四胡同蔡白菜家,上前敲门,有个老妇人在屋内问道,谁啊?

张幼谦道,开门,老蔡在家吗,我们想找他打听些事情。

屋门打开,一粗布麻衣老妇人手持扫帚出来,伸手就打张幼谦,张幼谦连躲过去,说别打,我们是捕快!老妇人道,那逆子欠你们的钱,你找他要去,来骚扰我这个糟老太婆算什么本事?

张幼谦说,我们不是讨债的。

那妇人兀自叨叨道,那逆子天天在外赌钱,欠了一屁股债,我家里可一文钱也没有了。

张幼谦又道,我们是六扇门的捕快!妇人说,对啊,捕快不是讨债的嘛?我说大娘您误会了,我们是执法人员,您家老蔡可能涉嫌一起绑架案,他没回家吗?

老妇人呜呜道,我又聋又瞎,好几天没见他了。

张幼谦嘟囔道,还又聋又瞎,这身手比猴子都利索。我说你少说两句。于是挤出个笑容问,老蔡上次回家是什么时候了?老妇人道,昨天晚上,他倒是回来一次,说什么过了今天就有钱了,可到现在我也没见到钱。

我又问道,他没说去哪里嘛?

老妇人道,他好像说,今晚去娘娘庙,去送一车菜,明早就回来。

娘娘庙?

这是金陵城外一处破庙,二十年前香火极为旺盛,后来着了一场大火,便败落下来,据说那里不怎么干净,一到夜间就有鬼哭狼嚎声,如同鬼魅,城内有些大人经常用娘娘庙吓唬小孩子,你再不听话,晚上送你去娘娘庙过夜去。

张幼谦问,你才来半月不到,怎么连这事儿都知道,真是天才啊。

我说哪里是天才,我不过是把你去秦淮河夜场的时间用在看书上,走吧,今晚上我们就要夜探娘娘庙。

张幼谦说不会真闹鬼吧,我胆子小,别吓我。

我说子不语怪力乱神,怕什么。

张幼谦道,子还说过,要敬而远之呢。不如咱们分工,我回六扇门搬救兵,你先去打头站如何?我没好气道,我就知道,关键时刻你掉链子,也罢,你倒要快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