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这里不欢迎你们!

小说: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作者: 三观犹在 更新时间:2017-05-06 04:30:43 字数:3981 阅读进度:34/370

应天府古称江宁、金陵,太祖皇帝开国之时曾定都于此,乃六朝古都,自古是江南富庶之地,成祖皇帝即位后,迁都燕京,便是现在的顺天府。

据说当时迁都时,成祖皇帝力排众议,朝中大臣如丧考妣,舍不得江南繁华,更不想去北方苦寒之地,结果皇帝一怒之下,在顺天府重新拉班子、建队伍,将这里的老臣留在此处,变成了陪都。两百年之后,才看出成祖的英明之处。

金陵城也是江湖的中心,如今天下四大世家之一的金陵王家,便在城东狮子坡。据说三十年前,原四大世家之首的慕容山庄也在金陵城,如今成了武林联合理事会的总舵。晓生江湖记载,当年慕容山庄盛极一时,慕容白云几乎一统江湖,如今却成了一抔黄土,也算是江湖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

凭借六扇门开具的文书,我们一路畅通无阻,我本意是进了金陵城之后与徐开山分别,可他执意先去应天府报到,我心说昨天他们就得到我们前来消息,估计要送他进去,没有那么简单。

果然来到了应天府衙门,只见大门紧闭。我上前敲了半晌,才有个门房出来回事,我说我是京城六扇门捕快,奉命押解朝廷要犯前来金陵,求见六扇门总捕头诸葛烧饼。

那门房说了句知道了,转身进去,没过多久,转身回来道,我们诸葛捕头说他今天不在,让你明天再来。我说不在你通禀个毛线,快点叫他出来收监!门房又道,诸葛总捕头癫痫犯了,今天休沐。

我心中冷笑,既然诸葛不在,还请通禀知府大人,就说有朝廷要犯送达。门房嘿嘿一笑,知府大人家里治丧,估计要三日后才能临事。

那通判大人、同知大人呢?

回官爷,同知大人去句容县做扶贫调研了,至于他通判大人,城南张院外家有一庄风化案子,前去驻点了。所以,还请改日再来吧!

我怒道,偌大一个应天府,病的病,死的死,就没有个喘气的嘛?

门房指着门口一只中华田园犬,说这个喘气。

我气急而笑,说行,你们先商量,我下午再来。

离开府衙,我说这些当官的都什么人,遇到点事都躲得远远的,一点担当都没有。徐开山冷笑道,千里当官之为财,这些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遇到这种事,躲都躲不及。

我说这可如何是好,我把你带到金陵城,却办不了交接。算了,你与封万里大战在即,不如你先走吧,这里的事情我再来想办法。徐开山哈哈笑道,那我岂不陷你于不义?封万里还没入城呢。

我说你怎么知道?

徐开山一脸傲然,每个高手身上都有独特的真元感应,武功到了我这个级数,你就会感应到了。我说能不能别这么玄乎?搞得我对武学没有一点信心了。徐开山嘿嘿一笑,其实我也是瞎猜的。

到了次日,我再来送徐开山,不出所料,仍然碰了一鼻子灰。我心中无名火起,要不然算了?

徐开山悠然道,当年有刘玄德三顾茅庐请诸葛孔明,你不三送徐开山,怎么对得起这一路惊险?

我心说也对,不过既然来硬的不行,咱们就换个思路。徐开山饶有兴致问,计将安出?脑海中灵光一现,我说有办法了,跟我来。

在路上找了个叫花子,问道,金陵最大的酒楼是哪里。那叫花子拿了铜板,知无不言,要说来金陵,不去便宜坊那就太可惜了。那里的盐水鸭可是一绝。不过话说回来,这酒楼虽叫便宜坊,东西可一点都不便宜。

我说老哥,这便宜坊可有后台?叫花子说,你还真问对人了,这便宜坊的老板,就是咱们金陵城六扇门总捕头诸葛烧饼的堂弟诸葛咸鱼,这诸葛家算是垄断了城内半数以上的餐饮行业。

我点点头,那是烧饼配咸鱼,下饭。

叫花问道,你们要去吃饭嘛,你看我下一顿没找落呢,要不带我一起去?

我说行啊,头前带路。

便宜坊在朱雀大街上,是金陵城最繁华的商业区,勾栏瓦舍沿街开设,倒也热闹。来到便宜坊,我对叫花说,来吧你点菜吧,管够。叫花要来菜单,有模有样的坐下,估计不认识字,用手指指点点,说这个不错,还有这个。

伙计笑道,客官您拿反了。

叫花怒道,这个跟你有关系嘛,我说点就点。还有这个,这个和这个……

伙计嘿嘿笑道,这个不能点。

叫花说奇怪了,哪里有不让客人点菜的道理,怕我们付不起钱嘛?伙计说这个真不能点,叫花懊恼道,为啥不能?伙计说这是我们便宜坊的简介和特点。

我看不下去,照着最贵的来一桌就是。

没多久,荤素搭配的饭菜上来,吃了两口,觉得味道一般,毕竟在北方习惯了,吃不惯甜口的饭菜,徐开山倒是心情不错,跟叫花子有说有笑,推杯换盏。

等吃饱喝足,伙计上来道,一共五两银子。

我看了眼叫花子,问吃饱了嘛?

吃饱了!

吃饱了就躺下吧。

叫花子问躺下干嘛。

我说吃了霸王餐,就要有挨打的觉悟。我看着伙计笑道,这位小爷,咱们出门走的急,没来及带钱,要不你打我们一顿出气?

伙计大声道,老板,有人吃霸王餐!估计饭店那些看场子的打手近来闲着没事儿,呼啦一下全围上来了,叫花子哭丧脸道,不带你们这样的,这不是坑人嘛。

一穿着苏锦绸缎的中年人过来,这人脸上干瘦,嘴角有痣,上有一撮毛,目光如鼠,看着我们说,哎哟,不赖啊,在咱们便宜坊,向来都是我诸葛咸鱼占别人便宜,今儿竟有人欺负到咱们头上了。

有伙计道,你也不扫听扫听,咱们诸葛掌柜是谁,六扇门总捕头诸葛烧饼,那是掌柜的亲兄弟,我看你们三个是不是皮痒了不是?我说实在是没有钱,要不咱们报官府吧?

诸葛咸鱼阴阴一笑,报官?进了应天府大牢,不死也得脱层皮。

徐开山听得不耐烦,你不报官,我现在就让你脱层皮!诸葛咸鱼被惹怒,吩咐众人道,给我往死里打!哗啦,菜刀板凳抡了起来,那叫花子抱着脑袋吓得躲在后面。

砰砰砰砰!

都不用徐开山出手,我将几个人打的头破血流,放倒了一地,我上前踏着诸葛咸鱼道,你不报官嘛?诸葛咸鱼被打怕了,连说,这位英雄,有话好商量,都是江湖混饭的,不用报官。

我伸手就是一拳,报不报官?

诸葛咸鱼说,不报了,打死也不报了。

我说你不报官我就打死你!

诸葛咸鱼一头雾水,我见他不说话,扬手又要去打,诸葛咸鱼连喊道,快去报官,报官,报官!旁边伙计诧异道,掌柜的,这是几个意思?诸葛咸鱼怒道,重要的话都说了三遍了,你听不懂怎的?伙计连跑了出去。

我与徐开山坐在桌子上,喝茶等人。叫花子说你俩这是什么套路?我下午要开会,要不先走?我说你一个乞丐,开什么会?叫花子说我们下午开丐帮乞讨专业座谈会,我还要主题发言呢。

我指着凳子,坐下。叫花子嘟囔道,我就不该吃这顿饭。

没过多久,三五个官差闻言跑了过来,毕竟是总捕头的场子,有人闹事腿脚自然要利索。一见到官差,诸葛咸鱼连忙爬起来,顿时有了底气,指着我们道,邢捕头,他们吃白食,还口出狂言,要挑了咱们衙门的场子。

那邢捕快一听,看着我说行啊,小子胆子挺肥的啊,跟我们走一趟吧。说着就让属下来铐我们。

诸葛咸鱼说小心,这两人有武功。邢捕快说咱江洋大盗抓的多了,来到了金陵地界,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等进了大牢,我招呼兄弟们好吃好喝的伺候你。

我说那敢情好啊,来吧。

哗啦,众捕快将我们三人锁住了,叫花子道,我江南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吃顿饭都遭个牢狱之灾,我找谁说理去。我说原来你叫江南啊,名字不错。

我与徐开山心情舒畅,江南却哭丧了一路。三人被押送至应天府大牢,从我专业角度来看,这大牢的安防设施比京城要差多了,不说徐开山,就是我想逃,一路上都有四五个破绽。

在甬道内,我边走边参观。

我忽然停下脚步,邢捕头说看什么看。我说这块墙砖有些凸起,稍微懂点武功的就能跑出去。邢捕头点点头,对属下道,你先记下来。我接着道,你看这水缸,摆在了这里,要是牢房走水,取水灭火不太方便。邢捕头说有道理,我们这就整改。不对,你小子这是视察工作来了,说着推搡我,说赶紧进去,一会儿有好玩的给你看看。

我说有什么好玩的,辣椒水还是老虎凳,大明律规定,严禁对犯人用刑啊。邢捕头冷冷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进了大牢,门口坐着一人在晒太阳,邢捕头见之,连上前施礼,说总捕头,你怎么在这里待着啊?

我看那人官服,正是六扇门红衣捕头,我心说这人便是应天府六扇门总捕头诸葛烧饼了。

诸葛烧饼道,他娘的,京城来了个棘手的人,知府、通判、同知三位大人都出去躲着了,让我来应付他们,我心说这事儿我可干不了,这不来这里避避风头。这时,诸葛烧饼看到我们,斜楞眼问道,这三个犯了什么事儿?

邢捕头说在便宜坊闹事呢,吃霸王餐,还打人,被我锁过来了。诸葛烧饼闻言大怒,说什么人这么大胆子,竟敢在我兄弟地盘上闹事,活的不耐烦了嘛?

邢捕头说总捕头您息怒,我这就准备老三样,伺候伺候他们,再让他们家里来赎人,没有五百两银子,休想从这个大门里走出去。您先稍候片刻,我先去带他们去登记。

诸葛烧饼说岂有此理,这三人我亲自来审!来到内堂,拿出笔墨,问姓名,籍贯等,我一一说了,诸葛烧饼一边写一边嘀咕,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等填完,诸葛烧饼在书案上翻了翻,说,收押单呢?我明明记得这里有一摞来着。我心中暗笑,打死你也不知道收押单被我顺走了,于是从怀里掏出徐开山的收押单,说您看是不是这张?

诸葛烧饼说对就是这个,于是在收押单上签上大名,盖上印鉴,然后对着墨汁吹干了。房间内灯光有些暗,诸葛烧饼看着签押单,说不对啊,怎么还多了个印呢。

我说没事儿,多就多了呗。顺手将收押单放入怀里。

诸葛烧饼蹭的跳了起来,这时候邢捕头刚烧红烙铁,说总捕头,老三样准备好了。

诸葛烧饼脸色铁青,沉声道,这里太暗,走,将他们拉出去到院子里,大刑伺候!我说行,外面就外面,三人刚走到院子里,砰的一声大门就关上了。

我说开门啊,不是大刑伺候嘛?

诸葛烧饼说,你走开,这里不欢迎你!

(公众号:三观犹在。有更多更新。)